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3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

  • 一位善良家庭主妇的遭遇

  • 内蒙古霍林郭勒张秀清女士被迫害纪实

  • 辽宁抚顺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 一位善良家庭主妇的遭遇

    河北满城县善良妇女闫书芹,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精神焕然一新,身体也非常健康。

    二零零四年一天下午,满城县原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带六、七个人,先后闯入闫书芹家开的服装店及住处非法抄查。然后把她劫持到保定市南市区公安分局,手腕过肩头背铐在椅背上,全身动弹不得。张长林和一个副局长还强行给她灌药,她不配合,恶警副局长就狠狠打她嘴巴、踹她,她当时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直响。她被铐了一夜,胳膊被手铐勒的疼痛难忍。第二天一早,张长林和另一胖副局长把她劫持到南奇乡派出所吊铐,不给饭吃,这样折磨了两天两夜,手腕以下都变成了暗紫色,两腿肿胀麻木,直到第三天下午才放她下来,此时她已无法站立,瘫倒在地,胳膊也失去知觉。接着,恶警又把她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方法审讯,她被折磨的头脑眩晕,昏昏沉沉,浑身瘫软,赵玉霞、张振岳趁机逼迫她在所谓的笔录上双手按手印、签字。

    之后,她被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曾遭狱医贾瑞芹扇耳光、狱警赵玉霞的拳殴。两个多月后,张长林等人把她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因被体检出严重心脏病、高血压症状,劳教所拒收。张长林等又把她劫持到某洗脑班。

    在洗脑班,恶徒每天强迫她看邪党诬蔑大法师父的电视,逼迫她用脚踩师父的法像,还强迫她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整天有人看着她,晚上不让闭眼,不许睡觉,白天还得给这些迫害她的人洗衣服,还逼迫她拔草;每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一点稀菜汤。半个多月后,国保恶警张长林勒索她家人六七千元钱后,才放她回家。她被关押、折磨共三个多月。

    此后,每到所谓敏感日,邪党人员就电话骚扰她及她的家人。


    内蒙古霍林郭勒张秀清女士被迫害纪实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今年六十一岁的张秀清女士,曾在原矿区行政处工作,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多。自从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张秀清多次受到恶党各种机构人员的迫害,曾四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四百多天;两次被非法劳教,非法所外执行;非法抄家二次;一次被非法洗脑,共勒索现金六千多元。

    三次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张秀清女士到北京上访,想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的真心话,被矿区公安处管兵截回,关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家人一百五十元,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上午,公安恶警郑明道给张秀清与另两个法轮功弟子刘梅与那丽环打电话,让他们去公安局一趟,说有事。张秀清等三人到了公安局,恶警郑明道、赵秀发问张秀清:“去不去北京?还炼不炼了?”张秀清只说了一句“随缘”,恶警们就把三个大法弟子送进了看守所。

    在送往看守所前,三位妇女要求回家换换衣服,那天穿的是裙子,不方便,邪党公安政委许振喜非常生气的说:“你们以为是谁呀?”又冲别的警察说:“赶紧给我扔进去。”期间共非法提审二次,逼迫她们在土豆地里干活,大热天,让她去掏厕所,厕所蚊蝇四飞,蛆虫遍地。非法关押了三十天,以交保证金与伙食费为由,勒索家人二千三百多元。给一个白条子。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上十点半,中共邪党的公安政委许振喜,领着三个警察敲门进屋,进屋就问:“你家有资料吗?在哪里?都给谁的?”张秀清没有回答他,他让一个警察把她劫持进公安局,许振喜等人留下对张秀清家非法抄家,抢劫走了大法书和一些资料。当天晚上一夜没有让张秀清睡觉,逼迫张秀清说出资料的来源,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张秀清就被关进了看守所。

    非法劳教三年

    到了第二年五月份,邪党公安要给张秀清和刘梅两个人判重刑,报了上去,结果没批,就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张秀清被非法劳教三年后,恶警满都拉、温玉花(女)把她与刘梅一起送到了劳教所,经检查身体,张秀清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当天就拉回来,在通辽看守所关押一夜,第二天又送回到霍林河看守所,始终不放人,经了解是恶警610头子万国清不让放人。

    张秀清绝食抗议,要求见公安局长,讨一个说法,为什么迟迟不放人。恶警赵秀发、秦宝库、翟拓非法提审,逼着张秀清吃饭,张秀清问为什么不放人?恶警赵秀发说:“我们打算再送你去一趟,如果身体真不合格,就放你。”张秀清表示宁死也不去,恶警赵秀发威胁说你要为你的丈夫和孩子着想。

    第二天下午,恶党公安局长陈宝文,和610头子万国清,非法提审她们,陈宝文认为张秀清的病不大,跟她说:“你的血糖才一个加号,没有问题。”张秀清据理力争,最后他们说:“我们回去研究研究。”610头子万国清又说张秀清的丈夫喝酒闹事,张秀清反驳说自己的丈夫根本不会喝酒,又是一个极其老实的人,更别说去闹事了。

    610头子万国清对张秀清丈夫的迫害

    原来张秀清的丈夫去退休办找老伴的工资,退休办负责人冷志斌说:“你去找610万国清吧,他们不让给。”张秀清的丈夫去找恶警万国清,他正在打麻将,他说我不管,张秀清的丈夫说人家说你不让发。恶警万国清就说他喝酒闹事,给矿区公安处派出所打电话,来了两个警察把张秀清的丈夫抓走了。

    到了派出所两个恶警对张秀清的丈夫拳打脚踢,然后又扣在暖气管子上,扣了一夜,打算第二天,以扰乱公务罪拘留。给单位领导柏秋华打电话,单位领导不相信,因为张秀清的丈夫是一个出了名的老实人,也不会喝酒,更不可能喝酒闹什么事。单位领导柏秋华到派出所一看,果然在那里扣着,就把他保出来了。

    回到家,张秀清丈夫的肋骨,疼了三个多月。

    第四次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九月,张秀清到“地材”发资料,被扫大街的一个恶人构陷,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骑着摩托车,先夺走张秀清的提包,然后把张秀清绑架到派出所。不一会儿,国安大队610头子李布和副队长管兵,把张秀清劫持到公安局,问张秀清叫什么名,资料从哪里来的,一个女警察让张秀清站起来,一把手夺下她身上的钥匙。

    他们要到张秀清家去抄家,张秀清要跟着去,他们不让去,张秀清说:“我必须去,你们原来抄贾海英的弟弟家,把人家一千五百元存折都偷走了,我家没有人,我们家的东西丢了怎么办?”他们就让张秀清跟着回家了。

    当天非法抄走物品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两个打印机,二个机箱,一个显示器,光盘二百多张,小册子、墨水、打印纸等,小收音机,录放机,MP3播放器等物品,价值一万多元。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后,恶警秦宝库、狱医李爱学、局长王宏、一个女警察,把张秀清合伙劫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先去呼市劳改医院体检,又到劳教所。劳教所要求张秀清到看守所附近的武警医院去复查,经检查身体不符合入所要求,恶警秦宝库等人走后门找了一个医生,出了一个假诊断书,妄想把张秀清送进劳教所。张秀清当场揭穿恶警秦宝库开假诊断书,恶警秦宝库反而说张秀清不要脸。

    劳教所主管接收的人回到办公室,约半个小时,又与恶警秦宝库到医院去,过了一个多小时,这个主管接收的人对张秀清说:“你和他们回家吧,好好治病。”他们没有把张秀清送进去,姓李的狱医暴跳如雷,指着张秀清说:“谁作弊了?谁作弊了?”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回到本市公安局,又勒索张秀清家人一千五百元,才放人。

    迫害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王宏。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原矿区公安处::管兵。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公安局恶警:郑明道、赵秀发、满都拉、温玉花、秦宝库、翟拓、狱医李爱学。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政委:许振喜。
    霍林郭勒市610头子:万国清。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陈宝文。
    原矿区退休办负责人:冷志斌。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布和、管兵。


    辽宁抚顺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氏集团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利用“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下,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残酷的迫害。而在抚顺市新宾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不法人员对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迫害严重。下面简述新宾县苇子峪镇、下夹河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一、苇子峪镇

    1、苇子峪镇吕金珍屡次被迫害经过

    抚顺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吕金珍,女,六十五岁,苇子峪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经常遭到中共邪党的骚扰,曾四次被抓捕,拘禁三次,劳教一次,被勒索六千元钱。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新宾县的辅导员被抓,吕金珍去县政府请愿,与数百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广场上静坐。晚上,来了一帮人对静坐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连拉带拽的推上大客车,拉到学校院子里登记,吕金珍走脱。

    第二天,吕金珍去北京上访,在北京每天都受到恶警的盘查和干扰。八月中旬,吕金珍被非法抓捕,先到丰台体育馆登记,都得坐在地上,不许睡觉。第二天,吕金珍被送回本县拘禁三天,并勒索2000元押金,单位领导担保,被释放。

    在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与派出所所长赵连义突然闯入吕金珍家,没有任何理由就进行绑架,后家人(未修炼法轮功)托人,两天放回,又被勒索2000元,钱后来要回。

    二零零零年九月末,吕金珍正在上班,派出所恶警将吕金珍强行推上车,送到县看守所,逼做奴工,去割稻子。又是家属托人,七天后放回。当地政府与派出所把吕金珍当重点人物,三天两头去骚扰。

    二零零二年四月,吕金珍和同修去发真相资料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派出所绑架,后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那个黑窝太邪恶了,他们白天黑夜的讲他们的邪说,对师父讲的话断章取义,乱下定义。吕金珍正念不强,在误导下认同了他们的说法,走了弯路。后来她身体弱。旧病复发,越来越重,教养院怕担责任,让家属接回家。非法索要2000元押金。

    2、苇子峪镇刘艳杰、刘桂香、王丽娟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地派出所积极配合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把二十来名法轮功学员拘禁在派出所,逼迫签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刘艳杰、刘桂香、王丽娟拒绝签字,坚持信仰,由当地派出所所长赵林义签字,他们三人被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拘留。

    刘艳杰在看守所里坚持炼功,遭到新宾县公安局看守所恶警马正的毒打。恶警还强迫这些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双手举起面壁而站,体罚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录像,发诬蔑大法的书强迫学员看,每本书强迫法轮功学员交十五元钱。刘艳杰、刘桂香、王丽娟被非法关押28天后释放,通知三人家属每人拿3000元“押金”,强迫本人签字后放回。后刘艳杰、刘桂香要回押金,王丽娟还有五百元没要回。

    当时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新宾县看守所所长曲秀峰。

    二、下夹河镇

    1、法轮功学员魏永力遭骚扰

    法轮功学员魏永力,男,现年六十五岁。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七日,当时魏永力正在家吃饭,下夹河派出所警察崔震尧、占立平、张云、张志才、王相好、付明辉几个人来了到屋里,就翻东西,后到仓房,收走大法师父讲法录像带、大法书等物品。

    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孟兆霞、赵金亭,三人都被戴上手铐押到当地派出所,每人被勒索三千元,才放回家了。

    从此,恶警崔震尧经常来骚扰,告诉魏永力不许炼,炼就抓走。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魏永力正在家听mp3(师父讲法),崔震尧、姜宝林、张成(照相的)、司机马威几人突然闯入,进屋就翻东西,崔震尧发现一份资料上面有师父的话,崔震尧就用照相机拍下。再什么也没翻着,就走了。

    2、王奇、赵金婷被勒索

    王奇,男,是下夹河乡河南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下夹河乡派出所崔震尧和另一个不认识的警察进家乱翻一遍,当场拿走全部的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讲法带,用手铐铐住王奇的双手,押到下夹河乡派出所,勒索三千元,没给收据,后将王奇释放。

    当时,法轮功学员赵金婷也被关押在派出所内,恶警勒索她一千元,她不配合邪恶,第二天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在迫害的精神压力下离世。在二零零一年,当地派出所对赵金婷已经勒索了六千元钱。

    三。抚顺市武家堡子教养院恶人殴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二月八日,辽宁抚顺市新宾县单俊岩被平顶山派出所赵亚军等从家里绑架,送到抚顺市武家堡子教养院。

    第二天,教养院三班(“强改班”)班长刘守静带头,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清原的法轮功学员张喜春被打的最严重,从早晨一直打到晚上,最后张喜春被打的不能自理,由新宾县的曲桂英照顾。

    抚顺将军街的刘淑娟,也被殴打。恶人还把单俊岩按倒后,犹大蜂拥而上,有的拍手背,有的拍脑门,有的按肚子。

    阜新的石亚琴被送到抚顺市武家堡子教养院,恶人连续五天五夜没让她睡觉,白天黑夜强迫她对着墙站着,由包夹轮班看着。有一天早晨,她困得不行了,撞到墙上,鼻子撞出血了,这样石亚琴也没有屈服。管教没招了,认为一班的人不够狠,又把她转到了二班。到了二班,只能听到哭声、叫声,二班对石亚琴比一班更狠,这样石亚琴仍然坚定信仰,不“转化”,他们就继续迫害。抚顺教养院曾管教召集各班班长开会,会后由班长强迫石亚琴和所有人到库房去。他们把石亚琴弄成“飞”的姿势,九十度弯腰,三个班五、六十人围着她,象开“批斗会”似的对她打骂。

    抚顺市黄桂荣,约五十岁左右,她刚进来就不配合邪恶,立掌发正念。管教史某看见后,就打她嘴巴子,黄桂荣的脸被打的通红,她也不妥协,她还在念师父的正法口诀。这样管教就给她戴上了手铐,她开始绝食,大队长吴伟就天天给她灌食,灌完后,又给她戴上手铐,就这样被迫害十五天,黄桂荣正念闯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