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林业局公务员赖利芬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广州报道)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赖利芬,女,现年五十六岁,梅州市梅江区林业局公务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赖利芬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三次被中共绑架到劳教所、洗脑班迫害。

赖利芬于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曾是争强好胜、重名重利的她,从此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事事不计较得失,不与人争斗,廉洁勤政,面对民众来办事送礼及逢年过节老板送的红包,她都一概拒收。亲友、同事都说,赖利芬修了大法后,什么都做得很好,善待他人,助人为乐,不贪不占,不争不斗,大家都象他们一样,社会稳定,人人都你为我好,我为你好,多祥和、多幸福啊!是中共迫害这群好人不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不法人员对赖利芬进行工作上、经济上的迫害。尤其是二零零二年她被非法劳教出狱后,免掉她的股长职务,安排她在办公室做内勤、内务,每年年度考核不给定等级,公务员不给过渡;不但不给涨工资,还非法降她工资二级,更不发给年终奖金,企图以经济迫害逼迫她放弃“真善忍”信仰。

第一次被绑架 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四月四日晚上九点左右,梅江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区公安分局、东郊派出所及单位领导共十多人闯进赖利芬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十多本大法书、真相传单、录音机等,并将她绑架到梅江区看守所、拘留所。

在邪恶的黑窝,邪党人员逼她“认罪”、“认错”,强迫她“转化”、写“三书”,并 迫使她的父母、家人和亲朋好友、单位领导做她的“转化”工作,还恐吓她和她的丈夫、儿子,说什么不“认罪”不“转化”就开除工职。

对此,赖利芬不为所动,告诉他们修大法没错,信仰没错,真、善、忍没错,做好人没错,错的是邪党人员对她的绑架迫害。之后,赖利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广东三水劳教所,她被迫每天到工场做奴工。

二零零二年,赖利芬被非法劳教回来后,她回到单位上班,但一直受到歧视。

第二次被绑架 被关洗脑班三个月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上午,梅江区“六一零”和区公安分局七、八个邪党人员到赖利芬单位企图绑架她到洗脑班。

开始,赖利芬被叫到局长室所谓谈话,区“六一零”恶人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恶人见无法说服赖利芬放弃信仰,七、八个人也拉不动她,又叫来一批巡警,共二十多人把她从办公室拖到楼下,绑架到洗脑班。

在洗脑班,恶人把她关到一个十来平米的小房间里,关门关窗,吃、住、拉都在里面。每天叫她看污蔑大法、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的书和录像,还利用邪悟的人做“帮教”。就这样,她在洗脑班被熬了三个月。

这次在黑窝的迫害使赖利芬的身体出现虚肿、头胀、心慌、精神非常紧张的状态,经常坐也不安,睡也不好,人很不踏实,写字手都在抖,定不下心来做事。

赖利芬的父亲听到女儿又被绑架到洗脑班,悲愤之下大病不起,几个月后就含冤去世。

第三次被绑架 再次被非法劳教

赖利芬第三次被绑架,是二零零九年八月发生的事。当时,她到梅县荷泗镇(现已与南口镇、瑶上镇合并为南口镇)散发真相资料,被梅县公安局荷泗派出所古××所长、梅县国保大人长罗国雄、县“六一零”叶××等十多名恶警、恶人绑架到梅县扶大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赖利芬拒绝参加奴役劳动,受到恶警薛花指使男犯人给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长达半个多月,使她生活、行走极为不便,双脚被这种酷刑折磨到流血。看到中共这样无人性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其他犯人都哭了。

赖利芬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零零九年九月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在绑架她到三水劳教所的路上,梅县“六一零”的恶人曾扬言“不转化就送到精神病院打针”。

在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赖利芬遭到中共邪党恶徒的残酷迫害。

赖利芬被关在门窗紧闭的小房间里,两名吸毒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夹控”,每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让她坐在塑料小圆凳子上做“思过操”,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能动,动一下就会遭到毒打或谩骂;腰要坐直,稍坐不直或手放不好,就会遭拳打脚踢,或往背部用双手抓住她的肩膀,逼她重重地跪下。那段时间,赖利芬的腰部、背部、手上、脸上、脚上经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
“思过操”不能动的姿势导致赖利芬的臀部又红又肿,后来溃烂到不能坐。见此,那些邪恶之徒就逼她站军姿,站不直同样遭到拳打脚踢,如此折磨的脚又紫又肿,肿到穿不上鞋子。

邪恶之徒为摧毁赖利芬的信仰,让她放弃修炼,每天放诬蔑大法的录像片。赖利芬不看、不听中共的谎言,两个“夹控”就抓着她坐在电视机旁,把声音放到最大,强迫她听、看。要是不看不听,就污言谩骂或动手动脚殴打,对着头部、脸部打,或两个“夹控”把赖利芬抬起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有几次都打的很厉害。恶人在晚上也不让赖利芬睡觉,半个小时或十分钟叫醒强行拖起来,不起来就大声对着耳朵大声骂破坏大法的言论。在这样的酷刑折磨下,很多大法学员因无法承受,往往违心的“转化”了。

因遭到酷刑折磨迫害,原来一百三十多斤的赖利芬到后来瘦到不足一百斤,头发也白了一半,身体虚肿,血压时高时低,头经常胀胀的,发热发麻。看到这样的状况,恶警怕出事,几次送赖利芬去外诊检查。

二零一零年底,劳教所所部十多个恶警集中到三大队,对赖利芬等拒绝“转化”、坚定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的“攻坚”。他们觉的用硬的不行了,打“转化”不了,就企图用软的欺骗她,即用伪善的方法使她放弃修炼。恶警头目王彦为让赖利芬产生“好感”,认同邪恶,经常带她到楼下散步、谈心,白天放一些歌颂邪党的电视、录像给她看,同时又叫“夹控”人员读诬蔑大法的书逼她听。但这些手段骗不了真修的法轮功学员。

赖利芬被劳教所非法加期迫害,在遭受了近两年的非人迫害后,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出狱回家。

以上是赖利芬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中共邪党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无法完全用语言形容,也说不完,道不尽,这仅是冰山的一角。奉劝还在邪党部门干着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的世人,快快理智醒觉,了解真相,弃恶从善,为你和家人留条后路,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