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不尽的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一九九五年五月初,我去峨眉山旅游,看到寺庙中有许多居士在听一个老和尚讲法,还解答问题,我就提出我买居士服装做居士行不行,这个老和尚非常认真的回答了我:“你是北京来的,北京的修炼地点非常多,你回去就能找到。”我还不太相信。

第二天傍晚回到北京家后,就到楼外广场上转,心里想找什么,忽然听到一个几天前刚认识的朋友叫我:“明天有一个气功学习班,你来参加吧。”我说:“有资料吗?我想看看。”她当时就把《中国法轮功》一书给了我。我当即拿回家,连晚饭也不做、也不吃,一气将书看完,心里想:太好了,这就是我多少年来在等待的。我后悔自己得道太晚,耽误了几个班。第二天参加班看录相,看到师父就感到是我多少年要找的亲人似的,心里无比的喜悦和崇敬,心里说:这就是我师父,我跟定师父了。

师父在讲开天目时给我天目也打开了,我看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景象,看到远隔千里的老家亲人的景象,而且后来老家来人都得到了证实。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强我炼功的信心,我走入修炼完全是师父安排的,师父用峨眉山老和尚的口告诉我回北京修炼,又让朋友喊我進学习班。我原来有严重的肩周炎、网球肘炎,颈椎的大椎上长有半寸长的骨刺,治疗多年也不见好,连梳头抬胳膊都困难。参加学习班以后,在兴奋、喜悦中,没怎么注意病就都没有了,半寸长的骨刺再拍片子也不见了。

我精力充沛,早上四点多钟就起床赶往炼功点,出门看见石头、墙都在为我高兴,听见炼功点音乐那个动听哪,其实音乐还没有打开,是师父让我听的。我当时快五十岁,已是当奶奶的人了,每天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每天睡觉有四个多小时就够了,当时真的变年轻了,皮肤变白了,工作也顺利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真正的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尝到了幸福的滋味,这幸福是师父给我的。我的心里感谢师父,难以言表,只能说感恩不尽。

我刚得法不久,一次做抱轮动作时,天目中看到一只很长胳膊的大手拿着大漏勺,把我从泥潭中捞上来,满身的泥浆和中药味,冲洗很久还不太干净。当时不太明白,讲给同修听,人家都笑话我。现在我明白了,只有师父才会把我这满身肮脏的弟子捞上来,还给洗去污秽。末世人类道德底线已经在地狱以下了,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上来的。师父把众生业债一身当。

“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了。长安街、平安大道等主要的大街上布满了警察,按段隔离、封锁,抓捕学员。恶警抓着女同修的头发拖着往大车里扔,有的抬着学员往车里扔,有的学员不上车抓住车门,被踢上车去,有的鞋掉了,掉在了车下,车开走了。学员是抱着慈悲的心想向政府说公道话来的,哪会想到政府会这样对待人民呀!

北京铁路俱乐部门前有个大的喷水池,不喷水干了,有两米深,约八十多平方米。当时警察来不及将抓捕的这一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拉走,都扔在干水池里,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学员看着池子深,不敢下去,问:我怎么下去呀?一个恶警过来说:我告诉你怎么下去。一脚就把她踢下去了,头磕在水泥地上,动都不会动了,死活不知。

北京被邪恶践踏了。部份人变得绝望了、麻木了。那时我们多么想念师父啊!我心里祝师父安康!开始每天给师父上香,让一缕青烟传递大法弟子的心愿。

在那个日子里,我天目曾看到千千万万的学员在另一空间匍匐着努力想过一座桥,在地上努力的往前爬,可是狂风吹着,一个都过不去。还看到我们在狂风暴雨中,师父把我们从狂风暴雨中一手牵着一个不停的送到一顶白色的帆布棚里,往往返返不停的操劳,辛苦极了。师父为我们付出无数。如果不是师父引领着我们,不是师父为我们挡风遮雨我们走不过来,我活不到今天。

每当我背诵师父《洪吟三》〈还原〉中的“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时,就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伟大的师尊为救大穹传天法付出了多少艰辛啊!谢不尽师恩,我只有实修,跟上正法進程,以谢师恩之万一。弟子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