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脑炎后遗症完全康复真是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我们村的老年大法弟子李桂珍,是个大脑炎后遗症患者,时常发病,修炼法轮功后,她完全康复,真是奇迹。李桂珍没有文化,她口述得法的经历时,话未开口泪先流,整个过程一直是流着泪说的。

我叫李桂珍,今年六十岁,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还是从头说吧:

四十二年前,在我十八岁那一年的夏天,就是入伏那天,我去玉米地捋草,天太热,出了满身的汗,回家后我就迫不及待的用井水浇身、洗头。到下午,我就开始头疼,我奶奶听从邻居的偏方,就用水煮蒜把子,然后叫我把头伸过去蒸,本来就热,头疼的已无处可待,还用这样的法儿来折腾我,气得我破口大骂邻居(其实就是疼得没法了)。父亲看我真的挺遭罪的,就骑自行车带着我去离家二十多里路的镇医院,医生一看就说:大脑炎,快点去县城医院吧,要不就来不及了。父亲又找人帮着带我到离家四十多里路的县城医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医院,再接下来的一切检查我都浑然不知,连抽骨髓这么痛苦的检查我也是一无所知。

在医院住院期间,我父亲在照看我,当时痴的:就这么一个才十八岁的大闺女,大白天的,只穿着内衣内裤,就跑出病房在外面转悠。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不要说穿内衣内裤,就是穿裙子也是不多见的,不象现在,袒胸露乳的也能在大庭广众中、甚至在电影电视中晃悠,不知羞耻。

我住院三个多月也没治好,留下后遗症。出院时,是我父亲和我公爹(只订婚,没结婚)去接我出来的,我疯傻的挽着公爹的胳膊边走边扭,要是不了解的肯定说我不正经。父亲走在我俩后边,看我病成这样,难过的直喘粗气。父母亲最担心的是:就这样,人家不能要了,以后嫁不出去咋办呢?这个时候不要说我的父母,连丈夫、丈夫的父母及家里亲人都有退亲的念头,特别是婆婆,其实人家说的确实是事实:娶進家门,能正常过日子吗?不如现在早些拉倒,免的儿子以后遭罪。

那年头不象现在,说离就离,俩人都不负责任,没有一点点的道义。丈夫是个老实人,别看他不大说话,可他心眼挺好的,矛盾一番后,也是很艰难的作出决定:当初看人家挺好的,巴不得快点迎進门,光耀一顿,现在人家这样了,就抛弃她,叫她以后怎么嫁人哪?!就这样,在丈夫的家人大都不赞同的情况下,我俩结婚了。

婚后的日子,苦不堪言。我脑子整天乱哄哄的,感觉自己的头都缩成一个团。至此,我每天吃药就跟吃饭一样,离了不行,什么脑灵素、安定片(我现在都记不起以前吃的什么药了),安定片一次吃四个都不管用,整天睡不着觉,吃多少药都无济于事。有时神经错乱起来,经常往外跑,有时冲着墙壁就跑过去,把白的墙壁当成门。

这样的日子,对丈夫来说有法过吗?所以,我与丈夫就经常吵闹。加上丈夫酒后骂人,赌博,我们整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七五年生下女儿后,我在月子里得了肩周炎,左膝盖就象往里進风一样,总是疼,每天干完活,整个身子就象散架子一样,到医院检查,腰脊椎三个珠增生,医生要我倒退着走路,以减缓疼痛,那时真听话啊,大雪天的我也在院子里倒着走,就想能快点不疼了就行。不要说倒着走,不管什么方儿,就是喝毒药能不遭罪也行啊。那时就听说,和我同病房的大脑炎病友都已不在人世了。尽管我活下来了,可我遭的这些罪哪赶上死了好啊,真的生不如死。我真的找不出用句什么话能表达我的感受了。

一九九八年秋天,我在地里收花生的时候,因为腰腿都疼的干不动活,我就坐在地里边干边哭:人活得这么苦,真不如死了好,这么遭罪,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帮我家拾花生的婶子看我干得太慢,又遭罪的样子,就说:“你快学大法吧。”其实炼法轮功的婶子和我说了好几回了。

一九九八年的初冬,地里的活都干完了,我就到婶子家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半个多月的一天晚饭后,我突然意识到腰不疼了,细一寻思:哎,这几天晚上我还能睡着觉了。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跟丈夫说:“我好了,我腰不疼了,还能睡着觉了。”

从那以后,我全身的病不知不觉全都好了。二十八年的大脑炎后遗症啊,遭受的痛苦可不是两三张纸就能写完的,更不是三两张纸所能表达的。到现在我说什么能表达的出对恩师的感激?

丈夫看我真的好了,高兴地说:“咱真烧高香了,咱家再也不用遭这么大的罪了。”从此丈夫很支持我,也经常出去跟亲朋好友、乡邻乡亲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从那以后,丈夫赌博、骂人、喝狂酒的恶习也无影无踪了,我们整个家变的和和睦睦的,儿女们也都很孝顺。女儿也会很主动的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俺村有好几个人都是看到我的变化,开始炼了法轮功。

二零零五年秋天,我帮邻居去剥苞米,邻居装了满满一手扶车苞米棒,我坐在苞米棒上面,他开车本来是从地里往正道上走,没想到朝着路边的沟里开过去了,那时我紧张的不知要说什么,只是本能的在心里喊:“师父!快点!师父!”就这么几个字,瞬间,手扶车慢悠悠的开進沟底,就象是有人在后边拖着似的,本来沟沿坡度就很大,往下滑,哪能这么轻松。只从车上掉下来几个苞米棒。下车后,我看邻居惊魂未定,瞪大眼睛喘着粗气,就说:关键时刻,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真心默念会保你平安的。邻居答应着,因为邻居们都知道我的情况。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丈夫帮我出去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恶人绑架,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丈夫也被关在拘留所半个月。丈夫出来后跟别人说:“我不觉得丢人,我们不偷不抢,就是说句真话,他能咋地咱。”这几年丈夫的身体也越来越好,连他自己都说:“我跟你沾了不少的光。”我告诉他:“我们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修炼法轮功这几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看护着我,就连我的家人都能感受到师父的呵护,这样的事情都有好多次。就连女儿家的小外孙都知道自己因默念“法轮大法好”,身体特别好。是师父拯救了我的家,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现在我不仅身体好,精神更好,整天乐呵呵的,无病一身轻,走路感到脚不沾地,有离地的感觉,真舒服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