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师父给了我生命的一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在纪念伟大的师尊传法二十周年之际,弟子要讲述自己在大法中的受益与在修炼中体现的一些神迹,以此赞颂恩师与大法!

一、听师尊讲法时的喜悦

我是幸运的,我赶上了师父九四年在广州第五期学习班,也是师父在国内最后一次传法。那年我三十岁,正在人海中“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精進要旨》〈悟〉),身心极度疲惫。

九四年十二月份,丈夫﹙同修﹚邀我一起去广州听法,我们来到广州体育馆门前,看到一大片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提着旅行包,有的还夹一箱方便面,当时觉的这些人有点可笑,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出远门都是为了多挣钱。而这些人是为了学气功,所以不能理解。

可是九天课结束时,师尊说到:“大家千里迢迢的从外地赶来的就有三千多人,最远是黑龙江、新疆的,四、五千公里,八千多里地赶来的。路途很远,大家吃了很多苦,甚至有些人费用不足,每天吃着方便面,啃着饼干的都有。为了什么呢?大家来这里,就是为了学这个法,得这个法,是吧?”(《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我当时就流泪了,因为我当时已经明白了这个大法比世间任何东西都珍贵,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广州体育馆五千多人座无虚席,我们地区带队的同修只买到无座票。听课的第一天,我们地区的几个学员是插队,挤進去,抢在第一排的。当时象我们这样往里面挤的人还不少,听完一堂课,人心就改变了,第二天再没人挤了,都静静的排着队進场了。

师尊進场时,在里面走一圈,笑眯眯的很亲切的看着每一位学员,学员们都争着与师尊握手。

师尊端坐在讲台上,头上一圈金色的光环,一闪一闪的。师尊讲的法时时打入我的心里,我常常流泪。有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可是耳朵一直都能听到师尊讲法的声音。就象师尊讲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转法轮》〈第二讲〉)。

听完九堂课,走出体育馆,我的大脑象清洗了一遍,思想中没有一点杂念。我和丈夫同修走在广州天桥密密的人群中,一男子从我身边走过去,掉下一捆钱,我看到那钱却无动于衷。

师尊讲:“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转法轮》〈第一讲〉)。确实是这样的,每次回想那段时光,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

二、得法后自己与家人的变化

我从小就多病:头痛、心慌。头痛起来,象要爆炸似的,痛的大汗淋淋。心慌病发作时,象要断气似的难受,手脚抽筋,脸色灰白。每次流行感冒,我都会染上。结婚生子后,我又患上腰肌劳损,不能做事,做一点事,腰痛的就伸不直,加上贫血头晕、四肢乏力等等,使我痛苦不堪,心情烦躁,经常跟丈夫发脾气。得法后,我身心得到巨大的变化,家人也受益了,在此略举二例:

1、公公是个脾气暴躁、蛮横、苛刻、自以为是的人,动不动对我破口大骂,骂的都是脏话。而我性格内向,心胸狭窄,经常气的浑身发抖,实在忍受不了,就与他顶撞。顶撞后,他更是暴跳如雷,气恨恨的彻夜难以入眠,因为他的儿女们都不敢与他顶撞,所以他很气恨我,连我母亲来了,他都不理睬。我也气恨他,在路上碰面,象不认识似的,翁媳之间结怨很深。

听法回来后,我和丈夫同修说,我要修真善忍,就从你爸那里开始修。我记住师尊的话:“与人为善”、“发生矛盾向内找”,“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我反过来找自己的不足,才发现,以前的我总是计较公公对自己怎么怎么的不好,越想越气,从来不想想自己对公公好不好。就算他是真的不好了,我是晚辈,也不能顶撞他呀!想到此,我决心好好修自己,以后公公再骂我时,不但不顶撞,还要善待他。

随着学法修心我身体也好了,那些病都不翼而飞了,浑身有力气,走路象有人推一样轻松。所以家务事我就抢着干,逢年过节,烧饭做菜的,我和丈夫包了。公公婆婆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我发现公公再也不骂我了,总是跟婆婆一起乐呵呵的想去哪玩,就去哪玩。

九九年后,在我遭受迫害关進劳教所时,公公婆婆三番五次提着食品去看我,当我绝食时,公公竟伤心的哭了﹙第一次见他哭﹚,说他家里不能少了我。真是大法之福啊!化解了多少人间恩怨哪!

2、我的儿子小时候非常顽劣,家里来了客人,他一高兴,就要上去踢人一脚。邻居养的小鸡,他看的喜欢,就抓在手里弄死,搞的邻居总是对着我家骂。亲戚都说,这孩子长大了不知会成什么样的人。公公生气时,就说孩子不象他家的人,不是他家的种。我气不过就对着孩子乱打。儿子上学后,老师总是告状,我一去学校,他的同学就围着我告状。我气的不行,回来又是一顿打,打多了,他根本不怕,咬牙切齿的硬搪,逆反心理很重,我说什么,他都顶嘴。

师尊讲法时,就象在说我一样:“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转法轮》)。我忽然明白,生气打孩子是不理智的,我想这孩子只有学大法才能变好,就教他炼功,他很快就学会了五套功法,腿很软,不用手搬,就能盘上。可他平时就是不愿炼,更不学法。但是以后我跟他说话,如果告诉他哪句是师父讲的话,他就不顶嘴了。

有一次,孩子腰部长了好几块大红斑,红斑上长了好多黄豆大的脓疱,我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孩子问我是什么?我说是业力,从法中我知道,常人什么时候该得什么病,就要得什么病,只有修炼,才能改变的。孩子问我怎么办?我说你每天抽半个小时学法吧,他说一刻钟好么?我说好。晚上,我去新学员家看师父讲法录像,他也要去,大概看了五、六天讲法录像,我突然想起了他身上的东西,一看红斑黄疱全部消了,只见一层白白的皮,我当时很激动,说:儿子呀,师父管你了,你要好好修啊!孩子也高兴的答应着。听说长那个东西很痛,痛的睡不着觉,我问孩子痛么?他说只有一点点痛,真是师父帮他承受了啊!

从此,孩子每天放学回来,就先把作业做完,晚上跟我们学法组一起学法,很听话的。那是九八年十月份,一直到九九年七月,迫害来了,我跟他爸反复被抓,家里大法书反复被抄,孩子没有学法环境,就没学了,可是他却受益很多,在那恐怖的环境中,却能坚强的稳住心,天天上学读书。后来考上了大学,公公婆婆喜笑颜开,亲朋好友刮目相看,说这孩子改变太大了。我就告诉亲朋、好友:孩子是读了《转法轮》,学了真善忍变好的,是师父救了我的儿子,我心里千万遍千万遍的感恩师尊!

三、神迹的体现

有朋友问:这些年,你吃了那么多苦,还要坚持炼法轮功,就是因为身体好了吗?我告诉朋友:身体好了,那是次要的,主要是大法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而且在修炼过程中,神迹在自身不断的体现着,使我相信修炼是真实的,人真的能够修成神!下面就略举几例:

1、在广州听课时,师尊讲开天目时,每个人前额的肉往起聚、往里顶,问大家是不是这样,大家都说:“是!”我急着说:我怎么没有哇!回去后,一天早晨,我炼完功,闭目靠在床头,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一座小山,是一块一块瓦灰色的石片垒起来的,石片象水冲洗了一般干净,天空出奇的清澈。我突然意识到:是天目开了吧!心里一阵惊喜!瞬间眼前景象就没有了。我心里甜滋滋的,知道是师尊在告诉我前额没感觉,天目也开了。

2、记的有一次朋友请我吃饭,这个朋友平时知道我炼功不喝酒,可那次,他硬要我陪他喝一口,我实在推不过,就把酒倒到他杯子里,留下一点儿在自己杯子里,准备陪他喝,他说太少了,再加一点,说着就伸手端我的杯子,那是一个高脚厚瓷杯,没想到杯子从有酒的地方齐刷刷的断开了,上一半在他手里,下一半在我手里,朋友大吃一惊!脸色惊恐的看着我,我忙说:没事、没事!心里非常惊喜,第一次感受到师尊在帮我。

3、有一次,天没亮,我在家打坐,炼到柱状加持法时,无意中看到手掌至手臂处的骨头一根根象荧光灯一样的发亮,当时以为看花了眼,再看,确实是自己的骨头。我想起师尊讲的:“真正灌顶,在另外空间里看,人的骨头从头到脚都变成象白玉似的。就是用功、高能量物质净化身体,整个从头灌到脚。”(《转法轮》)。我心里感叹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4、九九年七月底,那时正面临魔难,一天中午,我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定住了,然后就象充气似的浮空起来,并不断的扩大着,我感到手碰到了椅子背﹙椅子离床有两米远﹚。此感觉以前在梦中体验过,而那次是在明白状态下体验的,我明白是师尊在鼓励我,因为在突如其来的魔难中,我对师对法没有丝毫动摇,丈夫被抓走了,我还能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呢。

5、九九年九月,我被抓進看守所,一進门看到冰冷的水泥墙里关满了各种表情怪异的犯人,心里就难受,默默的背着:“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一天,我坐在水泥床上,看到自己周身闪烁着一圈淡蓝色的光,当时心里一震,马上明白是师尊又一次在鼓励我。

6、二零零零年元月,我在看守所呆了四个月,临近新年,阴暗的天空飘着雪花,恶警没有放我回家,而是把我送進了劳教所,因为长期不能学法炼功,时而人心泛起,就感到有些凄凉,心里沉甸甸的。一次,走在走廊上,两只法轮显现在我眼前,离我一尺多远一闪一闪的,我往前走,法轮就往前闪,我当时哭的满脸都是泪水,现在回想起来,又是满脸泪水,泣不成声,师尊啊!如果不是您一路上看护着,鼓励着,弟子哪能走到今天啊!

四、走出家门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面对突如其来的造谣、诽谤、栽赃等,我震惊了,作为大法弟子,我悟到必须放下生死之念,走出去证实大法是好的。如果不能走出去证实大法,就不配躲在家里炼功。悟到了,要做到,确实不容易,在巨大的压力下,那真是“横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洪吟》〈登泰山〉)我一遍一遍的读着,越读心里越坚定,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两次走出了家门,走到了北京。

那年高温40多度,我们都不知道热,整天没吃饭,也不知道饿,心里想的是怎样维护师父与大法。那时我最喜欢背诵:“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越背胆子越大。

五、迫害中,看到觉醒的世人

1、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派出所的副所长经常带人到我家骚扰,有时半夜敲门闯進来,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婆婆常常吓的心脏猛跳,公公气的与他们大吵,儿子忍不住要与他们拼命。

我牢记师尊的话,善待他人,“修炼人没有敌人”(《向世间转轮》)。所以每次他们来时,我都以修炼人的心态客客气气的与他们讲话,后来他们很少来,最后也就不来了。

二零零三年,儿子考上了大学,我去派出所办户口,副所长看见我,转身想溜走,我就大声招呼:某所长,你好啊。他忙笑着说:你好!你好!你儿子考上大学了啊,以后你要好好的啊,你在家里炼功,我们不会管你的,你去外面就要小心哪!

2、在看守所里,一女警多次找我谈话,我就讲我的修炼体会,告诉她大法是什么,为什么要坚持修炼,最后她明白了,说:你们是金子,不会总被埋没的。

3、一次偶然认识一位朋友,是业余美容师,她很热情的邀我去她工作室玩,我就去了,跟她讲我的修炼与迫害过程,她听的很吃惊,心里震动很大,说从来没听说过,并关切的问:他们﹙警察﹚怎么会这样对待你们哪?你一个弱女子是怎样挺过来的呢?你真坚强啊!我怎么能帮助你呢?我说把我的故事讲给你的朋友听,就是在帮助我。她诚恳的说:一定会的。

4、九九年前,婆婆也看《转法轮》,她看我炼功起的早,打坐时腿痛的流泪,就说她吃不了这苦,不敢炼,但是会按照真善忍修心。婆婆是邪党员,迫害开始前,有次开会回来,紧张的不得了,劝我就躲在家里炼,不然会吃苦的。我当时认为炼功没做坏事,不会有什么事。

不久,突然阴风狂舞,恶浪滚滚,丈夫被抓走了,婆婆吓的不行,每天早上四点钟就守在大门口不让我出去炼功,生怕我被抓走。可怜她一个馒头抓在手里,一天到晚也没咽下去,到处找人救她的儿子。

丈夫回来后不久,九九年九月,我俩在自家门口又同时遭邪恶绑架,并非法关進看守所。恶警要婆婆签字,婆婆一看“扰乱社会治安”,拒不肯签字,说什么也不承认儿子、媳妇“扰乱社会治安”了。

那几年,婆婆担惊受怕,整日整夜提心吊胆,二零零六年,她终于一病不起,弥留之际,对我说柜子里有个白色的包,我找到包一看,里面是我的一件印有“真善忍”的炼功服和几张炼功照片,我以为早被邪恶抄走了,原来是婆婆帮我藏起来了。婆婆的支持让我感动,可惜她没有修炼大法,就离世了。

5、父亲是最疼爱我的,我被关在看守所,他与母亲送饭送菜。当我在劳教所绝食时,他赶过来,隔着玻璃观察我,看我精神很好,就放心的回去了,跟家人说女儿四天没吃饭,还活蹦乱跳的,真是神了。

零四年,我再次被非法劳教,父亲怕我挨打,三天二天往劳教所里跑。那次回来后,父亲说:以后有东西﹙真相不干胶﹚,让我帮你去贴吧!我这么老,抓就让他们抓去,你不能再让他们抓走了啊!

在身边觉醒的世人还很多,看到他们在谎言中能识别正邪,在恶境中,用善念支持大法弟子,真是感慨万千。感慨生命的得救,感恩大法的超常威德!感恩师尊的慈悲伟大!弟子叩谢师恩!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