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一九九六年正月十七日,是我难忘的一天,那一天,我踏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十几年来,我深深体悟到,大法师尊时时看护、事事点悟着我,我的每一次升华,都凝聚着大法师尊的慈悲的心血啊!

一、千万年的等待

在生命的历史长河中,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记忆,可这一世历经的苦难却历历在目。我刚满十周岁,就经历了文革十年浩劫,一夜之间父母都成了“走资派”,经常被轮流着批斗。母亲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大病一场,卧床不起。十岁的我只好扶着病中的母亲,让她趴在我的肩上,用我一个小小的身躯支撑着母亲的身体,站在几百人的批斗大会台上,接受批斗。母亲从十三岁开始就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文革时,却被这共产党在挑动群众斗群众的运动中,被迫害的死去活来。起初,我扶着母亲站在高高的批斗大会台上,看着下面被坏人煽动起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一阵阵喊着打倒我母亲的名字,把我吓的浑身发抖。慢慢的由害怕到不害怕,又从愤怒到仇恨;再慢慢由胆小怕事变的越来越坚强;小小年龄我就发誓一定要为父母报仇雪恨,从此,我心中就充满了仇恨。

我们全家从县城被赶到了农村,一家十几口人住在了两间牛棚里,一住就是十年,直到文革结束,才回到老家。十四岁时,我被军分区文工团选中当文艺兵,但因父母都是“走资派”而被拒绝。在学校里,受尽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白眼和歧视,在泪水、痛苦、仇恨中煎熬度日。高中一毕业就面临下乡,就连下乡到青年点也得是“根红苗正”的同学挑选,剩下的才能轮到我们右派和走资派的子女。招工下乡青年时,也是被挑剩下的单位才轮到我们。小小年龄的我,处处被“走资派子女”的阴影笼罩着。结婚后,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一直分居两地。我边工作,边一个人带着孩子艰辛、挣扎着生活,长达十年之久。全家人刚刚团聚,历尽苦难的我,身体又不行了。白内障、胆囊炎、偏头疼、腰肌劳损等疾病一直折磨着、困扰着我,压抑的心情使我透不过气来。

从三十多岁开始,我的双眼就时常感到视物模糊,天一黑,就什么也看不清了。再后来,隔几米远看人,就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三十六岁那年,丈夫坚持让我去做检查,没想到检查结果是先天性的“白内障”,使我再一次陷入到极度痛苦之中。丈夫多方求医,寻找医治方法,各种各样的药买回来一堆,药没少喝,但都没有效果。整天迷迷糊糊的,烦躁不安,内心非常苦闷。身体不好,工作单位又远,那真是身心疲惫,度日如年。看到别人生活充满幸福、阳光,而我的生活却如此艰难、灰暗,我抱怨命运对我的不公。那时我经常扪心自问,我来到这个世上难道就是为了遭罪、受苦的吗?我百思不得其解,心灰意冷,对人生彻底绝望了。

一九九五年,丈夫找了一个气功师给我看病,我当时就萌发了想要炼功的愿望。那个气功师当时就给我查了一下“历史”,说我根基好,几次登门来我家,想收我当徒弟,并且表示要把他所学的一切毫不保留的传给我,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当他的徒弟。直到九六年,那个气功师见说什么我也不动心,最后他说:“你不想跟我学,法轮功也很好,你就炼法轮功吧。”我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心中就升起了崇敬感,当时就表示要炼。那个气功师给我请了本《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处去找炼功点。一九九六年正月十七我正式得法,从此走上了修炼的大道。

我手捧《转法轮》,两天就通读了一遍,感到这才是我一生中要找的,我要学的,我所企盼追求的。心中的阴霾、怨恨、迷茫一扫而光。从此以后,一有时间我就学法炼功,什么白内障不白内障的,也不把它放在心上了。

转眼间二十多天过去了,一天晚上,睡醒一觉,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了,全被粘糊糊的东西给封住了。来到洗手间,用清水一遍又一遍的清洗。洗过之后,感觉眼睛清凉凉的,非常舒服,但也没有想到是师父已经把我的白内障病根彻底清除了。直到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一天我发现我的眼睛好了,才恍然大悟。

我跪在师尊法像前泪水“唰唰”的往下流着,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只会连声喊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四十多年的先天性白内障和其它各种疾病在大法的修炼中,一分钱没花,仅二十多天的时间,就奇迹般的彻底清除了。师尊从新给了我一双明亮的眼睛,一个健康的身体,从此那颗对人生绝望的心又复活了,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生生世世轮回,千万年的等待,今天终得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

二、师父给我调整大脑

从修炼一开始,只要双手一结印,我就会入静、入定,虽然不能深度入定,但也能体验到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种状态:“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有时,也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

修炼前,我的记忆力特别差,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头脑总也不清醒。修炼一个星期左右,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打坐,刚一结印,就入定在那里。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你大脑里有病,把你的大脑拿出来,洗一洗。”话音刚落,就感到“唰”一下,完整的一团大脑摆在了我的面前。当时就感觉自己只剩下了一个空空的脑壳,很轻松,也很舒服。看到摆在面前的大脑,我不知所措,并且有点紧张。因刚开始修炼,悟性也太差,也不知求师父给清洗,意念中却跟师父说:“师父,我也不会洗呀!快让我的大脑回去吧!”这时就感觉到“刷”一下,大脑又回到了我的脑壳里边了,我这才放心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出定后,才知后悔,当时怎么不求师父帮我清洗呀!

在一次似睡非睡的状态中,我又看到了师父。师父和我面对面坐着,我给师父倒了一大茶缸(过去用的那种白茶缸)水,师父接过水,边喝边对我说:“你头里有病,我想给你调整,又怕你受不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现在师父要亲自给我调整,我就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请师父就给我发功吧!”

话音刚落,就看到师父抬起双手对着我,从掌心内发出两道很亮的深蓝色光柱向我打来,我顿时感到头象裂开了似的疼痛难忍。我双手抱着头,就喊到:“师父,我受不了了。”听到我的喊声,师父立即收回了双手。我被一阵剧烈的头疼疼醒了,醒来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头疼才慢慢消失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迷糊的感觉了,人也从此精神起来。

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大脑,我感到身轻心旷无比的愉悦。许多同事都说:“大姐,怎么越来越漂亮了。”我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是我修炼了大法,我有慈悲的师父,是师父给了我这一切。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为了洪扬大法,我请了很多本《转法轮》,送给有缘人看,许多人通过看书也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

三、法度有缘疾病立消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小王夫妇来我家串门。见客人来了,我忙着洗点水果,来招待客人。当我拿着香蕉递给小王时,只见她愁眉苦脸的右手捂着肚子,左手接过香蕉。接过后,犹豫了一下,又放在了茶几上。我说:“别客气,快吃吧。”小王说:“我胆囊炎又犯了,刚打完吊瓶就过来了。”我说:“原来我也有胆囊炎病、白内障、偏头疼、腰肌劳损等病,炼法轮功后二十多天全都好了,你也跟我炼功吧?”只见她眼睛一亮,说到:“嫂子,那我也跟你炼功。”我见她悟性这么好,一点就透真为她高兴。

接着,我又给她讲了一些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而又迅速的事例。跟她谈到修炼法轮功主要就是多学法,才知道怎么修,加上五套功法,要坚持炼功等。真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根基好坏能决定一个人的悟性好和坏。”(《转法轮》)小王当时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我学功,并表示,今天晚上回家,我就看书,明天就不打针了。听到她发出了这么纯正的念头,我高兴的竖起大拇指,太好了,你的悟性太好了,师父听了一定很高兴。

我俩坐在地板上,开始教她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坐下来,她就能很轻松的双盘。我说你回家先打坐,还有四套功法,回家照着光盘跟师父学吧!她又高兴的表示,今天晚上回家就打坐。

听到小王发出的每一念都是毫无疑虑,都是那么的纯正、坚定。我高兴的双手捧着《转法轮》和教功带送给她。她如获至宝,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听到的只是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临走时,她边下楼,边高高的举起双手在头顶上空舞动着,边高兴的压低嗓音说:“嫂子,我的胆囊一点也不疼了,太舒服了。”大法的神奇再一次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真为又一个得救的生命而感动。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钟,小王就把电话打了过来,激动的告诉我说:嫂子,昨天晚上我回家打坐时,就看到师父了,师父身穿黄色的袈裟,盘着腿,结着印,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就坐在了我的对面。听后,我也很激动,我连声向她祝贺,衷心的为她祝福,为她的生命走入大法修炼而欢呼。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后,我就一直没见到她,几年过去了,再碰到她时,只见她变化很大,人变的更加文静,更加漂亮了。我问她一直坚持吗?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俩会心的笑了。相互鼓励一番后,都表示,无论邪恶怎么猖狂,我们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跟紧师父坚修到底,圆满随师还。

四、酒精中毒者获新生

我有一个同事,他嗜酒如命,离开酒就浑身发抖,每见到他,那种熏人的酒气就会迎面扑来。原来他是一名劳资科的科员,因为整天喝的迷迷糊糊的,裁员时,就被调到后勤打扫卫生去了。一个刚刚四十多岁的壮年人,却面色苍白,身体消瘦,头发象干枯的黄草,弯腰驼背,毫无气力。我劝他说:“你快炼法轮功吧,看你现在这样,只有大法才能救得了你了。”由于邪恶猖狂迫害,处处都充满了恐怖,我劝他炼法轮功,当时他只是笑笑没有表态。

过了几天,我刚進公司大门,远远的就看见了那个单薄弯曲的身影,手中拿把大扫帚无力的在扫院子。我下车跟他打招呼,当时,他非常痛苦的有气无力的说:“大姐,你快救救我吧。”我说:“我是救不了你,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得了你,从现在开始你就跟我炼功,大法一定能救得了你。”我又给他讲了一些大法祛病健身的一些神奇的故事,讲了“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骗局等真相。明白真相后,他立刻表示要炼功,并且说到:“只要我想炼,我就不怕它。”见他念很正,我请了一本《转法轮》,一盘教功带,送给了他。我对他说:“你要真心想修炼,就必须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下决心一定要把你害成这样的酒戒掉。”

开始修炼不久,一天他来到办公室来找我说:“大姐,我怎么一打坐,就感觉是坐在空中呢?”他有点害怕。我说:“你不用害怕,也不用多想,大法就是这么神奇。你就静心修炼就行了,都是好事。”我边鼓励他,边为他高兴。

炼功近三个月后的一天,外面刚下完一场大雪,办公楼内的全体员工都出来扫雪。这个同修远远看见我后,边向我迎面走来,边高兴的喊道:大姐,你快看看我的头发。说着,脱下羽绒服的帽子让我看。原来那一头干枯的黄毛在这短短的三个月之内,就变的又黑又亮了,人也胖了许多,气色也红润了,腰也不那么弯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看着他的变化,看着他那兴奋的表情,与三个月前相比,那真是判若两人。泪水也一直在我的眼圈里晃动,我默默的连声念叨: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五、警察明真相得福报

二零零二年,一次我给一个人讲了大法的神奇和我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亲身体会,又讲到天安门自焚是共匪惯用的骗人的手段,是嫁祸法轮功的阴谋等真相。她听后很同情法轮功,并且告诉我,她的丈夫就是警察(领导),正准备带队進京抓捕大法弟子。我告诉她要劝其丈夫,千万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因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大法弟子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迫害善的就一定是邪恶的,将来的罪是无法偿还的等一些利害关系。明白了真相后,她回家劝其丈夫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迫害这些善良的好人等。终于,醒悟了的这位带队的警察,临去北京前对妻子说:“这次去北京,千万不要让我遇上大法弟子。”他发自内心的不想再去干这缺德事的这一善念发出后,在北京执行公务期间一个大法弟子也没抓,在回返的路上奇迹出现了。

当这辆警车急速的奔跑在回返的高速公路上时,不知什么时候轮胎跑掉了一个,也一直没发现,车依然急速的往前行驶,但却安然无恙。当这辆缺一轮胎的警车继续往前跑时,前面一辆满载着货物的大运输车突然停车。由于警车速度太快,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的司机刹车已来不及了,眼看就要钻進大运输车底下的一瞬间,大运输车又突然启动迅速往前跑了,一场车毁人亡的灾难又有惊无险的躲过了。

一路两次险情都逢凶化吉躲过去了,难道这遇难呈祥是偶然的吗?正因为这名警察善待大法的善念善行才得到了这么大的善报。

*****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室内阳光灿烂。我想给家里的一盆扶桑花擦一擦叶片上的灰尘,刚要动手,眼前一亮,一簇洁白的优昙婆罗花映入眼帘。今年在我家也发现了婆罗花。谢谢师尊对弟子的恩赐,让这三千年才开一次的,如此吉祥的昙婆罗花在我家多次盛开。我手捧这一簇簇圣洁的神花把它们一一摆在了佛龛前,点燃三炷香,再一次向师尊叩头谢恩。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