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大法在吉林大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二零一二年的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传出二十周年的纪念日。在二十年前的这一天的长春,李洪志师父把他自己珍贵的法轮大法向十几亿中国民众公开,从此,截止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大法,短短七年间,得益于大法恩惠的人们通过人传人、心传心,使上亿的中国民众得法,修炼者普遍得到了身体的净化和精神的升华。“真、善、忍”的法理在中共摧毁了一切信仰的中华古国,开启了道德回升、信仰复归的新篇章。

吉林大学炼功点的大法弟子和李洪志师父有一段特殊的历史机缘,回忆起来我们感慨万千!李洪志师父对吉林大学的修炼者给予了非常多的关爱,寄予了很高的期望。靠着对师父和“真、善、忍”大法的真诚敬仰和坚定正信,吉林大学的修炼者们不仅仅身体受益、精神升华,二十年的魔炼也让他们成熟,成为了坚定、理性、慈善的大法徒。在纪念师父传法二十周年的时刻,我们追忆恩师传法的艰辛,感念师尊洪大的慈悲,回顾吉林大学大法弟子走过的修炼和正法之路,所有这些对于我们都弥足珍贵。

师父曾七次莅临吉林大学。这在师父传法的整个过程中是很少有的。师父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关照,是我们吉林大学修炼者的幸运。师父每一次的到来,都让我们见证了师父的慈悲的心怀和超常的功力,带给我们珍贵的启示和难忘的回忆。

一、师父在吉林大学传法

李洪志师父几次来到吉林大学(那个时候,吉林大学还没有合校)進行传法传功,记有: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吉林大学礼堂为气功爱好者做带功报告;一九九三年七月六日在吉林大学礼堂举办长春市第六期法轮大法传授班;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在吉林大学礼堂举办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以及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在吉林大学理化楼七楼小礼堂为长春辅导员解法。

第七期长春法轮大法传授班

李洪志师父在长春办过七期传授班。其中第六和第七期传法班是在吉林大学礼堂举办的。

吉林大学礼堂位于长春市纵贯南北的人民大街西侧,解放大路北侧这个位置上,礼堂东面现在是牡丹园,每到五月,牡丹园里牡丹盛放,芍药争辉,游人如潮。吉林大学礼堂位于牡丹园的西北角,是一座古风醇厚的唐代风格的建筑,深蓝色琉璃瓦的屋顶,飞檐优雅流畅,四周有朱门和白墙,坐落于绿树环绕之中。吉林大学礼堂在日伪时期曾是日本军方的“靖国神社”,中共篡政后政治运动频频,在反右运动前夕“引蛇出洞”,知识份子被诓骗“大鸣大放”,从而陷入深重的苦难。吉林大学礼堂俗称鸣放宫,就保留了这段历史的痕迹。

'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
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

'长春市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现场'
长春市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现场

鸣放宫不仅有礼堂,礼堂里面的西侧面、北侧面和地下还有很多附属的房间和厅堂。这些附属的部份是吉林大学工会办公和举行活动的地方。礼堂里面两层座位,楼上楼下可以坐一千五百多人。在师父传法的时候,在长春也算是比较大的场所了。当时中国气功热,健身潮也是工会活动的主要项目。

在开办七期班之前的四月二十八日,师父提前来到吉林大学礼堂清理了环境。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第七期长春法轮大法传授班正式举行。到了第七期传授班的时候,其它气功迅速衰落,法轮大法洪传民间的趋势已经比较明显了,门票的需求量很大。消息一出,全部票都没经向社会公开就被各个炼功点分完了。很多想要学习功法的人们得不到票。工作人员把这个情况跟师父做了汇报,师父当即决定每天上午再加一场,当时就规定,学员们只能参加其中的一场,不能重复参加,这样的话就有超过三千多人能参加了。即使这样也还是供不应求,很多老学员本来也想参加,后来都把自己的票让给新学员。

师父早期传法就有这么一种情况,师父走到哪里,学员就跟到哪里。师父在广州办最后一个传授班的时候,最远新疆来的、黑龙江来的都有。学员三番五次跟班是一个普遍现象,因为他们每次听法都会有不同的收获,每次听法精神境界就有所升华。到了这个时候,一些老学员逐渐明白,在对待票的问题上就有心性问题了,把票让给新学员其实也是把受益的机会给了别人,这也是修心性的表现。

前来学法的人,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吉林大学的不少专家学者,有的还是国内非常著名的学者专家,都来聆听师父讲法。听法的人中,也有七、八十岁的老者和几岁的儿童,特别是儿童很容易开天目,能看到许多美妙的东西。师父讲法的时候,有功能的人能够看到师父的法身、功身在讲课,能看到法轮在给学员调整身体,看到天女散花,看到非常丰富多彩,变幻无穷的美妙景象。但是大多数人看不到,都是从法理上去领会,师父讲的法理清楚明白,内涵高深,极富启发性。

'学员们在讲法现场合影留念。'
学员们在讲法现场合影留念。

师父讲法的时候,礼堂里鸦雀无声,除了师父讲法的声音,掉在地上一样东西都会听得真真切切。听法的人把全部的身心都溶進去了,聚精会神,安静祥和。经过了文革后的中国人很难见到这样的景象。在七期班中,第二天突然停电了,大家都很着急,师父一点都不急,非常温和地说,你们不是有录音机吗?买几节电池,利用录音机的音箱一样可以扩音。学员很快买来了电池,把录音机里装满电池,就用这录音机的音箱,一千五百人的大礼堂,秩序井然,鸦雀无声,只有师父讲法在空中回荡,听法的效果和没停电的时候一样。师父一边排除干扰,一边讲课。礼堂的工作人员感到很惊奇,没有电还能这么清晰的讲课,大家都能静心听讲。也感到了大法和这群修炼者不同凡响。其实这就是大法的力量,是人出了善念后强大的道德自律的力量的展现。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唯有法轮大法是净土,是一个无需外在约束就能做好一切事情的修炼人共同的心性表现。大法不仅能使有病的人完全康复,也能使思想感情变异的生命变好。吸毒的、贪腐的、自私自利的人都能被大法改变,只要你出了真正修炼的那一念,什么都能归正。

师父在第七期传授班上白班和晚班各讲了十堂课。这次共录有二十盘九十分钟讲法录音带,由二十个学员在两周内抄录完毕,每人分担一盘。按照师父的要求,学员们一字不差的将录音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抄录下来,于五月二十五日交总站转送师父。当时师父还在各地办班传法,同时还要审核各地送去的讲法录音抄录稿。直到八月底师父才暂停办班,全力编写《转法轮》,于九四年底出版,九五年一月四日召开了《转法轮》出版的新闻发布会,把伟大的法轮大法给予全人类。

在《转法轮》中,师父把能够指导学员们修炼的一切东西都压到这本书当中去了。“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精進要旨》〈拜师〉)在这部大法中,师父讲的都是往高层次上修炼的法理,有些学员说李洪志大师讲的句句是天机,是泄露天机。师父说:“我们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就是度人。要对大家负责任,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所以就不是泄露天机。而不负责任随便的去说则是泄露天机。”(《转法轮》)师父使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讲的是包括佛、道、神在内的整个宇宙的根本大法!

七期班结束的时候,学员们都想和师父合影留念,都想留住这幸福难忘的时刻。这群修炼人,开始的时候只知道祛病健身,把师父当作一般气功师,想花点钱把病去掉;经过师父两年来的数不尽的艰辛,从教学员炼功开始,到教大家做好人,苦口婆心地引导大家向善,最后学员们懂得了修炼的道理,懂得了发自内心地感恩与敬畏大法,心性的转变已非差之千里能够形容,终于让这群修炼人有了一个继续成长的良好开端。

也许学员们在冥冥中意识到,这可能是师父对家乡人们最后的一次讲法了,学员们要和师父合影留念,师父体谅学员们的心情,慈悲大家。师父一直站在鸣放宫正门外的台阶上,等候着学员们来合影,两个多小时,大家自由自愿组合起来,安静地等候着,分别有序地走到师父的身旁,把自己内心的喜悦与骄傲留给这个瞬间,所有在场的学员都分享了这个幸福的时刻,让这一刻在生命中永远珍藏!

七期班结束了,对很多人来说,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师父。传法班一结束,师父又要乘火车去外地传法。很多学员恋恋不舍,到火车站为师父送行。师父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有我的法身陪伴着。师父以这样一种方式回答我们离开师父之后的那种思念,开示我们未来再艰难的岁月都有师父护法。师父站在车门口微笑着向大家摆手,火车徐徐而动,师父的笑容总是那么慈善和祥,这种慈善的力量能融化我们生活中一切的苦难与烦恼。师父的高大形像与音容笑貌留在了送行的学员们永远的记忆中。

为长春辅导员讲法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师父在吉林大学理化楼七楼小礼堂为长春法轮功各个辅导站的辅导员讲法。

吉林大学理化楼位于长春市的中心地带,是当时吉林大学的标志。《转法轮》中所说的吉林大学正门就是指的理化楼前的这个大门。师父给长春辅导员讲法的地点就是这座理化楼的七楼小礼堂,这次讲法的内容经过师父修改,发表在《法轮大法义解》的头一篇当中。题目为:《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转法轮》所说的吉林大学正门,背后是吉林大学理化楼。'
《转法轮》所说的吉林大学正门,背后是吉林大学理化楼。

《法轮大法义解》这本书,汇集了从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到一九九五年一月二日之间,为辅导员和辅导站的各次讲法。出版的时候主要是作为辅导员的参考资料。师父在对长春辅导员讲法的时候,指出学员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把法学透。师父已经把学员应该知道的一切都写在法里面了,只要多学法,理解好法那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师父还对长春法轮功学员提出了一个建议:“再有我还没有和咱们几个负责人说这事儿,就是我们能不能在我家乡带个头,组织一下,我们不能只是集体炼功,我们能不能找个特定的时间集体来学一学法。逐章逐节的,大家念一念、讨论讨论。学习时间的安排象集体炼功一样固定下来。我想这样更有好处,有针对性,这样对我们将来,遇到实际问题就有法可依。我们开个头,在全国各地辅导站能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然后全国各地可以效仿,这样对我们提高认识是非常有好处的,提这么个建议。”(《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师父讲法之后,长春法轮功学员开始注重学法修心性,并很快推向全国。一九九五年,《转法轮》面世,大家更是手不释卷。学员就近组成学法组,有大有小,自动组织起来学法。很多人都是下班后直接就去学法组学法,每天如此,打下了深厚的个人修炼基础。

二、师父为我们选定炼功点

李洪志师父第二次来吉林大学是在一九九二年九月十七日,前一天,参加长春四期班的吉大学员听说师父就要到外地去办班了,就求师父第二天到吉大来帮我们建立炼功点。师父很高兴的同意了。学员们一早就来到科技楼旁的小树林炼功等候师父,不一会师父骑着一辆旧自行车来了,环视了一下环境,师父指着科技楼前面说:“到那边去吧。我给你们清场。”

这块地方位于理化楼后院的中央,师父办第六期和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的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就在这里的东边偏北一点。这里很安静,风景宜人。科技楼把北侧和西侧与外界环境隔开,东侧有凉亭环廊,环廊往东不远就是牡丹园。南面是一片绿树,绿树的南面由理化楼把这里和外界环境隔开。進到这个地方,楼前是柏油路面,宽敞而平坦,中间是花坛,有假山,花坛的周边是花圃,各种花草不时开放,花坛和花圃之间穿插着方砖铺成的小路。这个地方安静优美,真是鸟语花香,楼前路面、花圃中的小路上,树林中的空地都是炼功的好地方。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合适的环境。

'师父为吉林大学的修炼者选定的科技楼炼功点。'
师父为吉林大学的修炼者选定的科技楼炼功点。

'科技楼炼功点的一个建筑。每周日晨炼后部份学员在这个楼里的一个房间学法。'
科技楼炼功点的一个建筑。每周日晨炼后部份学员在这个楼里的一个房间学法。

师父给选定的这个炼功点是吉林大学的第一个炼功点,法轮大法吉林大学辅导站就在这里诞生了。虽然没有办公地,但是晨炼的时候,大家在这里聚一聚,议一议,好多事就都办了。九二年冬天,师父从北京回来,带来两面法轮旗,一面给了胜利公园炼功点,一面就给了吉林大学炼功点。能得到师父亲授的法轮旗,是师父对我们的爱护和鼓励,也表达了师父对我们寄予的无限希望!大家对师父给予的法轮旗非常珍惜,一直挂在这个炼功点陪伴着大家晨炼,到现在,这面法轮旗还为学员珍藏。后来,修炼者越来越多,吉林大学发展出来了不少炼功点,吉林大学也成了长春比较大的辅导站。

师父给我们选定了炼功点,还为炼功点清场。到这个炼功点来的学员不只限于吉林大学,周边的居民也都喜欢到这里炼功。晨炼的时候,大家也不用指挥,炼功音乐一响起来,大家马上整整齐齐地站好,开始炼功,动作整齐而优美。

师父给清场后,又答应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说:“你们排好队,每人给去一个病。”几个学员就排成一队。师父的话被人们传扬开来,说是有高功夫的气功师给人免费治病。附近有很多晨练的人,还有练各种气功功法的,一下子上来了近百人,排队的每个人都得到了师父的亲自调理,大家都见证了师父超常的功力,只要说出一种病,师父手到病除,无一遗漏。有人说出的病多些,师父就和这样的人商量,究竟去哪个好,然后这个病就好了。也有人不满足,师父给看过了,他又去排队。师父就说:“给你看过了,怎么又来了?”那人不好意思,师父也没说什么,就又给看一遍。从清晨,到一个一个给看完,给近百人调病,用了两个多小时。师父离开的时候,都八点多钟了。他还有一堂传法的课要上,晚上还要去北京传法传功。

师父不辞劳苦亲手给这么多人免费清理身体,就是不让有缘人失去认识大法的机缘,让更多的人认识大法,走入修炼,亲身受益。师父在后来的讲法中经常强调,给人净化身体这种事情,只能给修炼人做,而不能给常人做。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多想师父为什么会这么做,走入修炼大法后才逐渐明白,这样的机会再也不会有了,师父亲手给祛病是多么稀有珍贵啊!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师父来到了炼功点,看看学员的情况,还和炼功的学员一起合影留念,合影就在炼功场东侧的凉亭边,学员们一直珍藏着这张照片。这是他们人生最珍贵的记忆。

三、师父关心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

李洪志师父第四次来到吉林大学是参加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的活动,并接受了研究会顾问的聘书。

当时全国气功热,人体科学研究会有很多。虽然有研究会的名号,各地情况也都不一样。很多研究会并不从事科学研究,而是从事健身气功和其它健身方法的普及和推广。有的所谓研究会依托官方的一个组织,打着研究的旗号只管办班赚钱。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是在校老师自发的群众团体。由于吉林大学有比较好的学术倾向,这个研究会并不隶属官方,不办班挣钱,很少直接推广普及健身方法,而是了解人体科学的学术信息,开展人体科学的理论研究与探索,推动人体科学研究的交流活动,促進人体科学发展壮大。其中的成员也有气功爱好者,自己锻炼身体,并对气功现象有特别的关注和爱好。气功在当时属于热门的新生事物,无论在自然科学上,还是在人文社会科学上都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但毕竟能進行严肃研究的人不多,吉林大学对研究还是重视的。

進入吉林大学正门往东,依次是理化楼、图书馆楼和白楼。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李洪志师父来到白楼,和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成员及部份法轮功爱好者座谈。李洪志师父被这个研究会聘为顾问。师父在座谈中鼓励了人体科学研究。据学员回忆,师父指出炼气功可以开发人体潜能,也是搞人体科学研究的一种方法。研究人体科学有助于人类认识气功现象。那个时候,社会风气还有文革遗风,人们的行为都不怎么讲究。我们有的学员回忆,师父的风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师父从来不打断其他人的发言,不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口气亲切、和缓,以商榷的口吻说话。态度谦和,尊重别人的风范给学员留下深刻印象。

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功法传出,师父在全国各地到处传功讲法,非常辛苦,没有精力和时间参与与传法传功无关的社会活动。当时全国的气功科学研究会很多,各地都有。师父在气功和开发人体特异功能方面的事迹广为人知,能够接受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的聘请,是一个非常的举动,这是师父唯一一次接受的人体科学研究会的顾问和聘书的礼遇,体现了师父对于家乡和吉林大学修炼者的特殊关怀。

师父来到吉林大学在学校也引起了反响。吉林大学校报与一九九四年五月十一日(第337期)做了详细报道。这个时候差不多是师父传功传法两周年的时候,师父的功法在长春影响日益扩大。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下午,师父在百忙之中再次与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的部份成员座谈。

四、师父关心弟子的一些事情

在师父传法初期,人们只知道师父是一位很有本事的气功师,碰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就找师父解决。师父也不推辞,就帮助解决,这种事情很多。我们吉林大学的修炼者很多都见证了师父对学员们的默默关怀。

早期与师父接触多的学员分别得到过师父亲笔题字,有“真修”,“忍”,“悠悠万事,修炼为大”等,直接得到师父的鼓励和支持。这些题字在纪念师父传法五周年长春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展上都曾展出过,这也是吉林大学大法弟子的偏得和极大的荣幸。

师父对弟子的关心很多都是在学员没有察觉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师父悄悄来到我们炼功点,在炼功场外面看了一会,然后走到一个学员身后,用手在那个学员头上抓了一下,然后重重地往地上摔,师父在为她排除一些什么东西。从那以后,学员的头痛病就好了。接着,师父走到一位做过癌症手术的学员身边,为他调理身体。师父接连给七、八个学员调理了身体,而学员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其他炼功点也有,师父在长春的时候,有时候就出来看看学员的情况,学员有了什么问题和麻烦,师父都会悄悄地为学员做好。

有个学员炼功前脖子上长了一个包,炼功一周后,感到这个包隐隐作痛。这个学员就把这个情况跟师父说了,师父看了一会说,:“没事,不用担心。”果然没两天,脖子上的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师父说话就有效果,说没事就真没事。师父和学员们的接触过程中,类似的事情很多,师父讲了什么,事情就会兑现。一言一语,一来一去,非常轻松自然,不知不觉中很多事情就在起变化。

只要跟师父在一起大家都觉得很舒服,很祥和,想不起不好的事,大家都愿意和师父在一起,这几乎是经常和师父接触的学员们的共同感受。时间长了,大家逐渐知道师父太辛苦了,也就自觉地不去打扰师父了。

对于学员求法,师父更是非常珍惜学员的一片真心。长春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在吉林大学礼堂举行时,有两名五十多岁的外地女学员赶来听法。按礼堂规定,没票是不能参加的。师父知道了这个情况就说,下面没位置可以到台上吗!师父请她们進来,很关心的了解她们食宿的情况。这两个学员为了珍惜大法而来,得到了师父格外的关照,满眼含泪,非常感激师父。

我们吉林大学炼功点,有一个老人,已经退休了。她本来是佛教的居士,一直有心向佛,但是修炼不得法,一身病不说,做居士很久也没觉得自己的心性有什么变化。后来她有幸学了法轮大法,原来的居士朋友们还来找她。师父怕她不珍惜修炼,为了引导她了解真修的涵义,不止一次和她不期而遇,与她交谈,让她注意不同的修炼人的言行。这个学员经常到庙里去,发现僧人有时候会因为香火钱吵吵闹闹,很有名望的和尚做法事的时候心不在焉,还打瞌睡。这些现象让她对于真正修炼似有所悟。

通过学法,这位学员看到师父把佛教中过去非常熟悉的那些名词概念讲的那么清楚,更坚定了她修炼大法的决心,她觉得自己碰到了真正明白佛法的人了。她遇到过去的熟悉的居士就跟人家讲,“知道什么是法身吗?”“知道什么是开光吗?”后来这位学员自己越来越明白,觉得师父的《转法轮》中每句话都是法理,都是真的。过去佛教中知道的那些事情大法中都有,但也只不过就是《转法轮》中的一句话,一个理而已。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的病都好了,一些顽症也都轻松地不翼而飞了。她和她的家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功效,深感师父功力深厚,功法神奇。再有居士来找她,她就跟人家讲:做居士的时候什么病都有,一炼法轮功病就都好了,都是佛家的,还是法轮功比较适合自己。在江泽民迫害大法最猖獗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出去张贴真相标语和传单,力所能及地维护师父和大法。他们一家人对师父都非常尊敬,对大法很能维护,有谁污蔑大法,赞成邪党的时候,他们就跟人家讲事实上的情况。

在传法初期,大家也就把师父当作气功师看待,很多麻烦事都找师父,做了不少难为师父的事情。在《转法轮》〈辟谷〉一节中,师父也记录了当时的一些真实情况:“也有的人找到我叫我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也不愿意管这些事。”

后来,人们逐渐认识到了,师父不是一般气功师,师父是来传佛法的,是来度人的。师父以气功师的面貌出现,但是师父所传是真正的佛法,是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要想真正从大法中受益,就得以法为师,真正提高心性。心性提高了什么都在其中了。

五、洪传大法

吉林大学是全东北境内最好的综合性大学,在全国也有比较高的地位。就公共资源来说,吉林大学有很多公共的空地,可以作为炼功点。学校周围的居民可以就近到这些炼功点炼功。吉林大学辅导站从科技楼炼功点开始,逐渐分出了文科楼炼功点、外语楼炼功点、长春市城乡规划设计院炼功点,东朝阳路炼功点和南校区炼功点。几年间炼功人数迅速扩大。

吉林大学的炼功点上,辅导员都是以在吉林大学工作的老师和家属为主,有的教师炼功时间不长就成了辅导员了。这些辅导员和知识份子学员虽然得法晚,但是很多人没有治病等等牵挂,对修炼没有早期学员经历的那种渐進的认识过程,一上来直接就奔着往高层次上修炼的目标来了。这些知识份子学员对于炼功点和学法组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吉林大学文科楼炼功点'
吉林大学文科楼炼功点

'吉林大学南校区炼功点'
吉林大学南校区炼功点

法轮功广传以后,社会各界对于法轮功都是非常支持的。吉林大学有各种空闲的办公场所提供给修炼人学法用。那个时候吉林大学就有不少办公场所建立了学法组,有的学法组还很大,比如吉林大学鸣放宫西侧有一个大教室,是鸣放宫的一个附属部份,里面可以供五六十人共同学法,大家一起读法,然后交流切磋,收获很大。规模十几、二十多人的学法组有很多,也都是利用闲置的或下班后的办公场所。

'学法组在校工会的一个房间学法'
学法组在校工会的一个房间学法

'吉林大学学法心得交流会'
吉林大学学法心得交流会

吉林大学还接待台湾和国外的学员来交流。吉林大学图书馆楼的216会议室曾经是学员们交流的场所,吉林大学学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这里举办过。在大法洪传的那些年,台湾的、国外的学员追寻大法的圣迹,追随师父传法的道路,特别是台湾学员们的那种虔诚朝圣感,当时让我们家乡的一些弟子们感到脸红,师父在我们身边,我们却没有那么强烈的神圣与幸运的感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这个时刻,我们日夜思念的师父已经身在国外,遥望我们修炼与洪法的盛况。

'吉林大学图书馆楼,这里也是和外地学员交流的场所'
吉林大学图书馆楼,这里也是和外地学员交流的场所

学员们得法后的那种找到家的感觉都很强烈。是啊,不管中共怎么宣扬无神论,在人的内心还是存在不可磨灭的返本归真的渴望。有不少人走遍山南海北,到处求法,寻访半生,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得到!这么好的大法,师父却给我们送到家门口来了,捧给我们了。人来到世上不就是来寻找回归的法船吗?

不少外地学员来长春一趟,看看师父的家乡,亲眼目睹师父的圣迹,和师父家乡的弟子進行交流,在他们看来都是最有价值的事。外地学员来长春寻访圣迹、学法得法的事情很多。同时,这些外地学员往往都有学法得法的特殊经历,有他们修炼的动人故事,对大法有很高的认识,这些宝贵经验给我们当地同修鼓舞和启发都很大。

一九九七年初春,山东庆云有一个年轻女居士,走过寒冬,步行化缘来长春。学员就问她,怎么区别出家人中的大法弟子和其他僧人呢?这个弟子说,大法弟子只要饭,别的什么也不要。而佛教的很多僧人只要钱,他们也不吃人家的剩饭。这个女居士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路上吃了很多苦,她自己一点都不觉得苦,反而觉得收获非常大。

当时全国各地来长春交流的大法学员各个行业、各个阶层的都有,吉林大学学法组很多,经常和外来的学员一起学法,交流修炼心得。

吉林大学礼堂也是吉林大学辅导站和长春法轮大法辅导总站利用的场所。在这个礼堂里举办的录像传法班就有多次,一般是放师父讲法的录像,一天一讲,九讲九天。炼功动作可以在录像班学习,也可以到各个炼功点去学。受益的长春市民达万人以上。吉林大学修炼队伍日益扩大,其中有学校主要领导、校部机关的领导、各个院系的教师、学生、家属都有人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日,长春市法轮大法辅导总站举办的“长春市首届大法弟子学法得法心得交流会”也在这里举行。省内外一千七百多名学员参加了交流会,交流会進行了五个多小时,十七个人作了发言,学员们讲了自己学法得法,修炼心性的体会。这些发言者中,有军人有百姓,有学生有干部。有老人也有孩子,会场秩序井然,对于长春市大法弟子学法实修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长春市法轮大法辅导总站对这次法会進行了录像。录像中显现出我们平常状态下看不到的景象。礼堂外天空格外晴朗,空中出现了多道彩色光线,光线中还夹带着各种颜色的光点,这些光点光彩夺目。学员们入场的时候,这些光线和光点也随着学员入场。礼堂入口的大门两侧,各有一个光亮物在大门两旁停留不动,直到学员入场结束光亮物逐渐消失。师父也看了录像,这件事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广州对全国部份辅导站站长的讲法》中提到过。

除了吉林大学礼堂,吉林大学外语楼(现在是吉林大学子弟中学)也有过重要的大法活动。在七期班以前全长春市只有十八个炼功点,七期班以后,学员人数迅速增加。师父给长春辅导员讲法以后,法对学员的要求也高了,学员们除了集体炼功,还集体学法。随着学员和炼功点的迅速增加,有的新学员成了炼功点的辅导员。为了培训辅导员,总站于九五年十月间在吉大外语楼的同声传译室召开了第一次辅导员培训班。这个同声传译室象个小礼堂,大约有三百个座位。由于来的辅导员很多,还不得不加了一些凳子。这里我们看到法轮大法传播的迅速,三年前师父办长春第一期传法班,学员不到二百人,仅仅三年功夫,辅导员就超过了三百人。

'吉林大学外语楼炼功点'
吉林大学外语楼炼功点

'长春首届辅导员培训场景'
长春首届辅导员培训场景

这一期辅导员培训班就是帮助辅导员学好从《真修》到《何为空》等九篇经文。各炼功点的辅导员讲了学这些经文的体会,还有一个小弟子背诵了《悟》,还讨论《明智》一文中说的比较弱的思想业力和自己不好的思想如何区分。这是辅导员培训最初的尝试,为后来辅导员培训积累了经验。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三日,为了纪念法轮大法传出五周年,法轮大法吉林大学辅导站举办了“纪念李洪志师父传法五周年书画展”。书画展就在鸣放宫西侧的附属建筑中,展出了条幅、绘画、书法、图片、手工艺品、手抄经书、学法心得、师父为学员的题字题词等等展品。展品共有两百多件,展出了三天时间。参展者表达了大家对师父的感恩和景仰,对大法的赞美与洪扬,对修炼的经验和体悟。展品展出的时候,人群络绎不绝,除了吉林大学和周边的得法学员,还有整个长春市不同地方的大法学员赶来参加。大法的事情好象都能引起修炼者广泛的兴趣,能够成为修炼者交流和提高的契机。

参展部份作品展示

为了洪扬大法,一九九七年,吉林大学辅导站还搞了一次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问卷调查。这项调查分别列出了十二种常见病,对炼功经过不同时间后病症恢复的情况做了对比。结果表明,炼功三个月症状消失或基本消失的比率占到了百分之六十二;六个月就上升到了百分之七十五;如果能够坚持一年的话,基本上就都痊愈了。说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突出,而且和能不能坚持下来有直接关系。这样的调查客观上证实了大法,为疾病患者和气功爱好者提供了参考。

吉林大学修炼者来自全国各地,修炼者把大法传到四面八方。修炼者回老家的时候,给亲人们捎带的最珍贵的礼物就是《转法轮》。不管家里的亲友是不是有修炼的意愿,总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知道。我们有的学员从长春往老家带《转法轮》,送亲朋好友几十本之多,到现在还在坚持。

因为吉林大学在长春,也吸引了不少优秀学子投奔而来。从九五年初到九九年“七·二零”,很多高中生、大学本科生、研究生学员,因为《转法轮》书中提到吉林大学,就志愿报考吉林大学。来报到那一天,到学生处注册的同时,马上到炼功点、学法组来报到。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学生,是可以考到清华、北大去的,有的学生能背诵整本《转法轮》,学法的时候就是背,一字不差。他们来吉林大学,就是为了融入这里的学法修炼环境。

还有这样的事。大约在九五年,甘肃省兰州有一个人,在书店里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他一翻,感到这不是一般的书,就请回家去看。他看了书,就想学,可是不知道怎么炼功,动作是什么样。他看到书上写的“上次我们在吉林大学办班”,就给吉林大学校领导写了一封信。学校炼法轮功的人很多,领导教师都有人炼,学校领导把这封信就转给了一位学员,这位学员就把师父教功录像带邮寄给他。他们往来多次通信,直到九九年“七·二零”。吉林大学在大法洪传中对全国乃至世界的辐射作用体现在方方面面。

一九九四年夏天,一位美国的化学家到中国来参加学术会议,他见到吉大的化学学科的一位知名的教授,他对这位教授说,他听说吉大炼法轮功的人很多,他妻子托他去中国一定要学会法轮功动作,回美国后好教她,她非常想炼法轮功。这位化学系的老教授,就把这位美国化学家带到了一位大法学员家,这位化学家学会动作回去教他夫人功法。

在大法洪传的过程中,《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是师父第一次专门为了辅导员和辅导站建设公开讲法,提议长春的大法弟子在学法方面在全国带个头。培训辅导员与大法弟子法会也都是从长春开始,在吉林大学進行的。吉林大学得到了大法的特殊关照,让我们倍感殊荣和责任重大。

六、维护大法 讲清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全面迫害。

在重大的历史关头,吉林大学的修炼者没有被常人中令人羡慕的优越地位、工作、学位、待遇所羁绊,不少师生员工挺身而出,冒着被监禁和死亡的危险,到北京去上访,堂堂正正地向当政者表达对于法轮大法的价值的真正认识,呼吁停止迫害,在流氓和狂暴面前维护正义与良知,体现了大法修炼者应有的大善大勇,博大的心胸和义无反顾的担当。

吉林大学成了中共迫害的重灾区,大法弟子被严密监视,被剥夺工资收入,被开除工职,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也有的人被迫害致死。吉林大学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的事实,也构成了起诉吉林省政法委头目与六一零头目的主要罪行证据的一部份。令中共迫害主流社会的基本民众,恣意践踏普世价值,草菅人命、大展狂暴登峰造极的恶行被国际社会知晓。

吉林大学的大法弟子在对中国民众讲清真相中,也都充份利用了自身的能力和常人社会所学之长传播大法的福音,揭露迫害的邪恶,挽救被愚弄的民众,坚定地走在证实法、救众生的路上。在邪恶的迫害面前,他们锻炼的越来越慈善、越来越智慧、越来越成熟。

在纪念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的这一刻,吉林大学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非常想念恩师,期盼着不久就会到来的和师父最终相聚的那一天!我们沐浴师父和大法的洪恩,唯恐辜负了师父对众生的慈悲,唯恐有负自己的责任。这里通过我们的经历,希望有缘的知识份子和各界同胞,能够从中了解到一些真相,能够为自己的生命作出令您和您的亲人们骄傲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