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祥龙励志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参加了师父在长春的第七期讲法班。从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说起参加讲法班,有许多神奇的经历,现在还历历在目,经常唤起美好的回忆。

一、多年备受疾患之苦

一九九四年时,我的身体很不好,多种疾病缠身。我有严重的偏头痛,一般从下午一点就开始痛,一直要痛到晚上八、九点钟,晚上痛的剧烈时,我就用头撞墙,经常伴随着晕眩,甚至呕吐,每年都去针灸,但只能暂时减轻一点疼痛,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还患有严重的腰脱,蹲下就起不来;每年十月份以后,遇有风吹草动就感冒、咳嗽、喘气困难,咳的胸部疼痛难忍,经常去打滴流,一直要到次年五月份才能缓解,已持续十多年;还患有结肠炎,天一亮就肚子痛。这些疾病折磨的我晚上失眠,不能入睡,白天昏昏沉沉,痛苦不堪,也给家庭造成了严重的经济负担,照顾两个孩子也力不从心,感觉活着真累。但这些状况在修炼大法后就都解决了。

二、梦境现吉兆

一九九四年年初,偶然间,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中在厂子上班,换完工作服去开车间大门,看到天空格外的蓝,洁白的云朵飘浮,路的两边杨柳绿油油的,树上的鸟儿叫的这个好听,路中间的花池中,各种鲜花争奇斗艳,令人心情舒畅。

正看的高兴时,突然看到从远处走来两个和尚,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就象电影《少林寺》中和尚的装束。老和尚穿着黄色的僧衣,披着红色袈裟,雪白的高筒布袜,黄色的僧鞋;小和尚穿着紫色的僧衣,也披着红袈裟。两个和尚仙风道骨,容貌清奇,一看那个老和尚,就象个住持。

走到我面前,他们站住了,两个和尚对我微微一笑,老和尚瞅了一眼小和尚,点头示意,小和尚就象变戏法一样双手捧出了一碗饭来。碗象透明的蓝色的玉,碗上还放着一双乳白色的质地很好的筷子。小和尚双手捧给老和尚,老和尚双手接过来,对我微笑着点头,好象在说:“这是给你的,把它吃了吧。”就双手捧给我。

我用双手接过饭碗,看到里面的食物是透明的糊状的,心想一定很好吃。老和尚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的思维中感到是让我赶快直接拿回吃。之后,他们就转身往回走,我一直目送着他们,走到四、五米远,老和尚又停步回过头来,还向我点头示意,我感到那是叮嘱我一定把这碗饭回去吃掉,回去吧。

我就转身往回走,准备回车间休息室去吃。这时我就醒了。当时,也不明白这个梦到底是啥意思,只是感觉很奇怪。次日与同事说起,大家都说一般都梦不到和尚和道士,梦到肯定是好事,你要有好事了。后来,学法了才悟到,这是我幸得大法的前兆,也是师父在看护、寻找我这个徒弟。

三、祥龙励志坚

当时全国气功热,邻居家的亲戚在外地有炼法轮功的,看到我身体很不好,就劝我也学炼。那天她找到我,告诉我说:“现在法轮功师父在锦州办班讲法,你赶紧去学吧,学了病就全好了。”因家里走不开,就没想去,但我委托她给我买一本书回来。邻居回来后,真给我带回来一本《中国法轮功》,我看完这本书,就觉得这本书太好了,太神奇了,这功太好了,就很想炼这个功,想起邻居还告诉五月一日长春还要办班,就想去参加,但还是家里各种因素掣肘,犹豫不决。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邻居找到我,说时间快到了,问我能不能去,得定下来,好提前买参加讲法班的票。我说:“再说吧。”

这天中午午饭后,我突然感到很迷糊,特别的困,刚躺下,就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象有一层浓厚的雾一般,瞬间雾散,看到眼前特别明亮通透。这时出现一条金龙在眼前游动,金光闪闪,特别刺眼,两个前爪上的鳞片有盘子那么大,清晰可见。这时一个意念打入我脑海中:“龙是佛的护法,这是佛光啊!”

之后,我猛然就起来了,想到这不是叫我去学气功去吗?于是下午,我立马去找邻居订参加讲法班的票。

四、电话订票显奇缘

当时,电话很少,得去很远的电报大楼去打长途电话。和邻居约好后,晚上六点,我们一起穿过厂区大院,正好碰到丈夫从他们办公楼侧楼梯走下来,问我们干什么去。我告诉他要学气功,去打电话订票,他就说:“到我这打吧,不用走那么远了,正好经理还没出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正赶上经理锁门要走,碰的巧就打上了电话。一接通,长春那边管票的同修一听要定讲法班的票,就说:“这真是缘份啊!我刚到家办点事,还没脱下鞋就听到了电话铃。你早一分钟打我都接不到。真是与大法有缘的人啊!票我一定给你留着,但你得提前一天来拿票。”就这样,我克服家里的阻碍,终于四月二十八日晚上成行。

五、参加讲法班,奇迹频频现

1、无病一身轻

在参加师父讲法班的过程中,有一堂课讲到给学员消业调整身体。师父讲了:“今天给学员祛病,有病的会发作,到明天落日前就好。”我果然以前的病灶都返出来了,偏头痛重新发作,疼的难忍,站都站不起来,最后是两个同修给搀出讲法场的。第二天痛的起不来,就不想去听课了,但同修劝我说:“法难得,别错过了,坚持一下。再说落日前就会好啦。”强挺着继续去听课。听着听着,症状逐渐减轻了,落日前真的好了,一切病灶全好了,以前折磨我的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从来没有过的舒服,真是“无病一身轻”啊,高兴的不得了,总感觉走路轻飘飘的,走多远都不累,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参加此次讲法班后,偏头痛等病业就没再犯过。师父讲 “这是从根本上去业”(《转法轮》),师父给我摘掉了病根。

2、求法心切不怕雨,有师呵护淋不湿

在一次坐公共汽车从住宿地到讲法场的路上,突然遇到堵车,堵了很长时间,眼看就迟到了,这时天空还下着大雨,这可怎么办呢?车上的同修都很着急。这么好的大法,不能落下课,我就对几个同修说:“咱们可不能耽误听法,赶快下车跑去吧!”于是有几个同修和我一起下车,冲到雨里,跑到了讲法场。说也奇怪,这么大的雨,我们几个却一点没被淋湿,而其他一些坐车来的同修却被淋的呱呱透。

我们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是师父对我们诚心学法的鼓励。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六、学法得法,修心向善,提高道德境界

参加讲法班回家后,我学法更投入了。按照师父讲法的要求,不断的提高心性,不断的修心向善,做一个高尚的人。

1、舒服的工作岗位被抢走,我无怨无恨

我原来在车间里是检察员,工作很轻松,风吹不着,日晒不着,也累不着。但是有人看着这个岗位眼红,就给领导送了两条烟,结果我被顶下去了,到运料的地方干最累的活。二十多斤左右的大铜块,不停的搬、运,不知比原来的岗位辛苦多少倍。丈夫为我抱不平,也要去给领导送礼,把岗位夺回来。我平和的对丈夫说:“我学大法了,师父给我一个好身体,咱们讲真、善、忍,不能跟别人争,现在我什么活都能干,安排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就这样,我没有跟抢我工作的人发生冲突,也没去领导那闹,而且心里很平静,也不恨他们。要是没学大法,我可能就不会这样了。虽然新工作很累,但我心里也不感觉苦。

运料就运料吧,我们几个女的要把铜块装到胎车上,推上坡,运到炉上热处理。那几个人不太用劲推,我想我是炼功人,要实干,就使尽全身力气推,上一天班累的两腿站不住,回家还要侍候小脑萎缩的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还真是挺累的,但我必须挺住,还要干好工作,因为我是修炼人。

2、学会忍,突来非难心无恨

我们车间主任是我的邻居,跟我们家关系很好,很熟,互相都很客气。他岁数不大,三十左右岁,我是老大姐,都四十多了。有一天,车间因故停工了,几十号人都在闲聊。我们推料的三个女的却有点推不动了。因我年龄大,又跟主任关系好,她们就让我找主任请求让闲着的男工帮一下忙,支援一下。主任却一反常态,突然恼羞成怒,用非常难听的话训斥我,让我下不来台,当时几十号人的目光齐聚到我身上,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羞辱。但我是炼功人,遇事要讲忍,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提高心性,不能与对方一样的,不能使矛盾激化。于是我没有吱声,默默的走出了车间。推车的几个同事都为我愤愤不平,我说:“没事。”我心放淡了,就继续干好我的工作,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心里也不怨他、也不恨他。

3、修心向善,不贪不占

一九九五年春,回迁分楼抓号。六栋楼,有的地势好,大家都想要。别人都去找算命的算一算,家里谁去抓号能抓一个好楼号和好的楼层。孩子也要去算一算,想抓个好的,还告诉了一般都是让孩子去抓号,并且许多人对孩子说:“你妈是修炼的人,是有福的,让你妈去抓号。”但我想:我是炼功人,看淡利益,不能见便宜就抢,不必特意求这些东西,一切都由师父安排。我说:“我不去抓号,咱们也不去算,抓哪算哪,分哪住哪,随其自然吧。”就没让孩子去算。

第三天,孩子和他爸真的抓了一个被大家认为是最不好的楼,地势又高,又没盖好,别的楼都能進住,我们还要等好几个月才能入住。当时,丈夫非常懊恼,孩子还不断埋怨他,我就对他们说:“什么也不用说了,谁都不想要这个不好的楼,但总得有人去住吧,不用上火,咱若抓不到这个号,也得别人抓到,抓到了就该咱们去住。”我心里很平静,没有怨气,好言安抚他们。

晚上打坐炼功时,心里格外静,感到能量场特别强。我天目看到自己象坐在透明的水里,身体周围一团一团亮亮的白色物质不断的由身边向头上升,白色物质团之间也是纯净的通透的水一样的物质一直向上升。我想这是我心性提高了,师父就鼓励我,让我看到了这么美好的景象。

后来证明,这个楼对别人来说不好,但对我来说还是最适合的。因楼建在坡上高处,虽外出、买东西啥的没有别人方便,但特别安静,炼功人不就是要这个静吗?坡下那些被看好的楼地势好,又是烧烤、又是唱歌的,闹哄哄的,他们吵的晚上都睡不着觉。这真是师父的安排。

一九九六年,一天早晨起床,就感觉腰疼,坚持上班去了。在搬料的过程中,双手刚抬起大铜块一直腰,就感觉腰“嘎吱”一声响了一下,周围四、五个工友都听到了,惊呼:“你腰拧了,快找领导弄车上医院,这是工伤啊!”当时腰就不会动了,象折了一样,疼的说不出话来,脸色铁青。

看到大家急着去找车,一着急,就喊了一句:“不用,早晨起床就疼了。”工友就说:“你傻了,这赖工伤都赖不上,谁都听见你干活腰嘎吱一下拧了,这就是工伤,这么累,在家歇两天也好啊!”但是,我的意识中一直有这样一念:我是炼功人,这只是我的一种消业状态,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咱不能给单位和领导添麻烦、让他们费钱去医治,我也不能休息中不出力白拿工资呀,炼功人不能贪这些小便宜。我真就没让她们去找领导。中午回家吃饭,都想爬着回去,午饭疼的吃不進去。下午还是坚持去上班,腰一直疼了一天。晚上坚持与大家一起学法,依然疼的读法都读不出来。

但心性提高了,师父就帮了我一下子,大约学法到晚上八点左右,一个同修突然说:“唉呀,你看你腰直了,不疼了,已经好了,真是奇迹!”我也感到很神奇,这么重的拧腰,学学法,不知不觉中好了,不用打针吃药上医院,就这样奇迹般的好了,是师父又一次帮我去掉了一大块病业,心里对师父充满了感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我是那地区迫害的重点,街道、社区不断的骚扰,要我“转化”。二零零一年,我全家下岗,没有生活来源了。有一天,街道主任突然找到我,伪善的跟我说:“经研究,给你家办个低保,就你家够条件。”我是修炼人,修炼人看淡名利,不为名利所动,我不会为得到利益而放弃信仰,再有,现在这地方还有很多比我更困难的人家连面糊都喝不上,我还能喝顿面糊,低保名额很紧俏,炼功人讲善,我也得为那些更需要的家庭想一想。

于是,我斩钉截铁的对街道主任说:“这个我就不要了,因为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们家人身体都很健康,还能出去打工的,就不挤占你们名额了,把它让给更困难的家庭吧。”我坦然的拒绝了。

七、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一九九八年左右,我们地区的学员很多到边远的山区农村去洪法。许多同修都请假去。这么好的大法,我们自身受益非浅,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但是有一天,我丈夫却突然病倒了。丈夫外出打工半年没开回工资来,元旦前后,老板手机换号又联系不上了,一股火上来,后心处脊骨骨缝鼓起了一个大包,过一段时间,病情加重,包越来越大,同时两个腋窝处也长出两个鸡蛋大的疙瘩,高烧39-40度,只能在沙发上坐着,不能躺。大家都去洪法了,我却没法去了,我也不能丢下病中的丈夫不管哪!我两边都着急。

一天晚上,丈夫对我说:“我可能不行了,医院曾说可能是结核,让去化验住院,至少得花一万多,我要挺不住了,要真走了,就是放心不下你和两个孩子。”当时家里只有大儿子打零工,每月三百到四百元的收入支撑。我就说:“咱没钱,也得给你看病,明天就上医院去再看看。”丈夫掉了一晚眼泪。

第二天,到医院只是让回家等化验结果。回家路上,碰到一个同修,建议先省点钱到小诊所去打滴流。正打滴流时,有同修打来电话,农村洪法正需人手。我很着急,正犹豫着,丈夫却说:“你去吧,别管我了,洪法比我重要,不要耽误了!”我问他:“你能行吗?”丈夫表示能行。我告诉他:“修炼后,我一身病都好了,我应该去洪扬大法。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临行前,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说:“我是为法来的,应该去洪法,一切由师父来安排吧。”

我们去的地方很偏远,一去就是十四天。回来后,看到丈夫活蹦乱跳的,奇迹般的好了。其实,他在我走后第三天就能给孩子做饭了。他后背的大包里挤出半碗脓血。丈夫的重病奇迹般的好了,我很高兴,没去住院,看病只花去了一百多元钱。丈夫还跟我开玩笑说:“你要早走去洪法,我早就好了!”

我想,是师父看到我想去洪扬大法的真心,看到丈夫病重时,还能支持我去洪法的诚心,又一次帮了我一下,帮了我全家,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

这就是我得法修炼以来的一些点点滴滴,一桩桩,一件件,都能感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沐浴在大法中,我不断提高心性,道德升华,从做好人开始到做更好的人,是大法使我心地越来越善良,按照“真、善、忍”做人,是大法使我脱离病痛苦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对师父的崇敬和感恩无以言表。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