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在常人中我是个病业缠身、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活着的人,难受时有轻生的念头。由于种种疾病的折磨,有病乱求医、中医、西医、土方、练假气功。到处拜佛、求佛、皈依宗教、捐款建庙、吃斋。家里还供着观音,罗汉,一日三次上香,也无济于事。

一九九八年九月,经同修介绍喜得大法,一身的病都好了,知道了无病一身轻的感受。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打压法轮功,我非常的难过和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我见人就讲炼功身体健康,什么病都好了,附体也除掉了。从打压开始一直到现在,我每天坚持学《转法轮》一到二讲,其他的所有经书每年要看三遍。

通过学法我逐渐的认识了学法的重要性,只有学好了法,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三件事从未间断过,发资料、贴粘贴、打语音电话、面对面发神韵光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师尊经常鼓励我,做梦飞得很高,飞到的地方都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美妙极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和同修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同修被绑架。第二天,厂公安处三人到家企图绑架我,当时我不在家,他们对我丈夫说你妻子发资料,丈夫明白真相,问:你们有什么证据?把他们堵在门外不让進门。其中有一人進了门不走,丈夫机智的说我去找妻子,你们看好我家,少了一根纱都要赔的。丈夫找到我,告诉我情况,我在外面发了一天的正念,感觉空间场清彻透亮。下午五点钟我求师父加持回家发六点正念。

离家不远看见三个人在楼下徘徊。心想我是神,我有师父,你们看不见我。那天下着雨,我把伞斜打着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回到家发六点正念。晚上他们十分钟,半小时打电话骚扰,不接,我在家边学法边发正念,直到深夜一点多钟楼下监视的人才走。第三天邪恶的人拿着搜查证要抄家。当时我在家坐在床边的地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保护,让邪恶的人看不见我,让他们快走。果然其中一人手机响了,什么也没有抄到走了。第四天厂工会的人来了,怕我上北京。我对他们义正词严的说:“我炼功身体好了,做好人错了吗?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到家骚扰,我如果要有什么事,我丈夫、儿子、女儿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二零零九年四月,我和俩同修到农村去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綁架到镇派出所,在车上一路发正念,讲真相,到了派出所做笔录,我说传福音,其它什么都不说。那天派出所真忙,人来人往,我见到人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跟他们讲大法真相。到中午两点钟趁人多跑出了派出所。由于当时心态不稳,周围的环境不熟,被一个警察发现了,叫来三个警察又是拖又是拉的,我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有犯罪、我要回家”。我用劲挣脱三个警察的手。他们说这老太太的劲真大。三点钟他们说没有办法送区拘留所。

当对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有师父有大法,全面的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在车上双手合十求师父加持:我不去拘留所,拘留所那里面的众生已经明白了真相,拘留所那里不是我救人的地方,常人社会中还有无数的众生需要我去救,我一定要回家。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正念显神威。拘留所不收,只好又带回镇派出所。

七点左右要照像,我不配合大声喊师父救我,让照像机坏掉。他们说你师父在哪?我说师父就在我身边。九点钟他们又要把我送拘留所,我在车上发正念、讲真相,双手合十求师父。拘留所又不收。只好又带回镇派出所。

十点多钟又抓来了二十多个賭徒,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所长说老太太不要喊了。回家吧。把我送到外面告诉我坐什么车回家。在师父的呵护下回家发十二点正念。

第一次投稿,跟师父做个汇报,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