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之中讲:“大法弟子这些年来走过的路,师父真的很满意。当然了,没走好的哪、没出来的哪,那现在还不能说他是大法弟子。说现在能够走过来的、能够做的,真的了不起,那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没有在邪恶中屈服,没有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大法弟子的这种严酷的迫害中所谓的考验中倒下,同时也锤炼了大法弟子。”

对照师尊的讲法,我非常震惊,原来的我们一直称呼,昔日的功友为同修或者大法弟子。我真的非常震撼。原来昔日的功友不能称为大法弟子。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之中讲:“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

当我学习到上面的讲法时,忍不住的流泪。非常非常的难受,同时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年,功友们一起找炼功场地,为了能够找晚上可以学法的好环境,就去找一些单位的领导商谈,同时向这些单位领导弘扬大法。

当年,为了帮助新学员提高,老学员们在学法结束之后,留下来讨论如何更好的帮助新学员提高。

当年,功友们一起骑自行车下乡去弘扬大法,并且帮助乡镇的同修们学法和纠正炼功动作。

当年,功友们一起接待外地辅导站的功友们,和外地功友们一起学法炼功交流心得体会。并且互相支持大法的书籍,那时,《转法轮》的师尊的讲法书籍经常非常的紧张。但是有时候,外地辅导站会有些。

当年,平时比较容易交流到一起的功友们在忙碌之余,找时间和地点在师父的法中交流和讨论。

那么我看到的当前的现状是什么呢?

在本地区的市区,一九九六年之前,我与他们能够互相认识的辅导员或者学法负责人至少有六十多位。但是今天却只有很少的当年的辅导员或者学法负责人仍然在助师正法。到了一九九七年,本地区的功友超过一万人,但是今天本地区的走出来在助师正法的同修最多是当年学法人数的一半左右,甚至离一半还差很多。这里面还包括了一些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同修们。很多时候,想到过去的很多功友们没有能够回到大法之中,就叹气和难受,虽然自己也多次努力过,收效甚微。但是今天却不同了,他们再不回来,永远的遗憾就会发生了。

没有回来的昔日功友们,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也是从更高的宇宙空间冒着天胆下来的,在历史上为了得师尊今天传的大法,也是吃了无数的苦,付出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是生命,他们也是师尊的亲人。在历史上与我们的缘份也是非常的大。我们在上面的层层空间的时候,互相之间甚至有过约定,如果谁迷失方向,其他的“神”一定要把他找回来。我们真的应该抓紧时间把他们找回来。我们必须珍惜曾经的“大法弟子”们的万古机缘。师尊的《二十年讲法》讲到了他们,是给予他们最后的机会,也是对我们所有大法弟子提出来的要求。我们今天清醒的同修们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把他们找回来。写到这里,泪如雨下。他们如果再不回来,永远没有机会了。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之中讲:“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

对照师尊的讲法,心理既沉重又感到责任巨大,我自己通过师尊的点化,现在开始做三件事情:

第一,首先在内部同修之中找一些各方面状态好的同修,或者学法好沟通能力强的同修,和他们商量讨论怎么去找回昔日的功友们。并且让他们专门做找回昔日的功友们这个助师正法的项目。

第二,在明慧网上面搜索,搜索“昔日同修”和“万古机缘”以及“神通”等为标题的心得体会,准备整理出来给要去帮助昔日功友的同修们和其他有意愿的同修们,给他们提供支持。

第三,把师尊的以上讲法告诉周围的同修们,请他们也重视起来,一起去找回昔日的功友们。同时大家约定,有什么好的方法和思路尽快的交流出来,并且发给明慧网。

在这里,希望外地的同修们,也能够抓紧时间找回昔日的“大法弟子”,当年全国各地到处是炼功点,到处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今天,却有很多昔日的功友们迷失了方向。我们必须珍惜曾经的“大法弟子”们的万古机缘。一定要把他们找回来。

以上是个人认识,如有不对,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