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助我和我父亲脱险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在大法修炼中已经走过了三年的路程。最近修炼上有点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去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和父亲(同修)骑车来到一个村庄发资料。和往常一样,我们一人发资料,一人在旁边发正念。父亲把车交给我就提着资料袋开始挨家挨户的去发。我找了个地方,把车骑到一旁。一边静静的等待着父亲,一边在心中默默发正念。那晚天很热,人多在外乘凉。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突然看见一女的从前边一条街道跑出来(那个村上街道很多,每道街又彼此相通),直奔正对的另一条街道口。那里有一群人正在打麻将。那女的来到了人群中,大声嚷嚷着:“我在屋里听见我们家的狗一直叫个不停,就跟出来看了看,见一个人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挨家挨户,不知道在放什么东西。”因为当时我就在离他们大约三、四米的一面墙边那儿站着,那群人就在前边的墙根处打麻将。他们看不到我,但我听得一清二楚,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紧接着又听那女的说:“肯定是法轮功,去年法轮功就在每家门口都放过资料。资料用袋子装着,里面还有光盘。法轮功是搞政治的,跟政府对着干,反党!”这时听到另一个人说:“你管人家那么多干嘛,共产党又没给你带来啥好处。”一时之间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可见众生对大法还是存在着很大的误解,眼前这种情况下我是否应该去向他们澄清事实真相?我正在犹豫不决。此时那女的好象一下子充满兴奋的大叫起来:“快来抓法轮功啊,抓住法轮功有奖啊,奖钱,打110报警啊!”

我当时脑袋“嗡”的一下,怕心一下子全返出来了,慌了神,竟然忘记发正念清除操纵她对大法犯罪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心里没了主意。我努力镇定,不停的对自己说:“假相,假相,不要怕,不能被假相带动。旧势力休想利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让众生犯罪。”同时也开始担心父亲的安全,准备调转车头找到父亲和他一起赶快离开。但转念又一想,刚刚明明有人看到我在这里,如果听到这些就赶忙离开,只会让人更加误解大法。本来是堂堂正正来救人的,被他们看到只会更加百口莫辩。如果他们真的会过来,我干脆就给他们讲真相吧。思前想后,我决定原地不动,同时心中默默发正念希望父亲正念闯过今晚这一大关。

人群里麻将声与议论声混成一片。这时出来一个人,朝我这边望了一眼,大声嚷嚷道:“你们看那边站着一个人,肯定和那人是一伙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那群人问:“在哪儿,在哪儿?”紧接着,一群人便跟了出来,朝我这里走了过来。此时我的心怦怦乱跳,虽有讲真相的念头,但大脑一片空白。我一面努力抑制内心的恐慌,一面在心中默默背着师父经文《洪吟二》〈怕啥〉来给自己增添正念。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一个女人看着我问道。开始时我怕心很重,支支吾吾。这时人越聚越多,将我团团围住。我立刻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正摆着阵势向我袭来,看着黑暗的夜空中那颗颗闪烁的繁星,那一刻仿佛感到“满天是眼 众神聚焦”(《洪吟二》<看好>),我想此时此刻天上无数的众神一定正在注视着这一切。自己现在怕心这么重,非但讲不了真相,只会给邪恶以可乘之机。

我从新稳定了一下情绪,看着眼前这群人,开始慢慢说道:“我们是来救人的。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们只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修炼人,修炼人是没有任何政治诉求的。请你们不要相信政府(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那些都是骗人的。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师父要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人怎么会去参与政治呢?”人们静静的听着,我继续说:“论辈分我应该叫你们一声叔叔、阿姨,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家人平安。这几年天灾人祸这么多,生命多么宝贵,而灾难来时的那一瞬间却永远的没有了,真的是很可惜啊。我只想告诉大家,大难来时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之时命能保。”一人若有所思,低声说:“哦,原来是来救人的呀。”其他人沉默不语。只有一个男的仍大声叫嚣,我不被他带动,仍看着其他的人说:“请大家相信我,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着眼前这些众生,觉得他们真是既可怜又可悲。想到他们生生世世历经千辛万苦等待的大法就在眼前,而他们却在不明真相中被邪恶生命利用着妄图对大法犯罪,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呀。师父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这时,刚才叫嚣的那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邪恶的嚣张气焰,低着头,不敢正视我,却一个劲的大叫:“你快走,你快走。”我知道此时操纵他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解体。“你走吧!”说完围着我的人就渐渐散去。我也准备离开。

这时又听见刚才那女的在那大声嚷嚷,说些诽谤师父的话,于是心中十分不悦,心想:我从大法中受益这么大,师父又给了我这么多,现在众生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罪,师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冤枉,我有必要站出来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向世人讲明真相,否则我还算是师父的弟子吗?就算真的被抓我也不怕(这最后一句话并不在法上)于是我骑着车走了过去。

那里有一群人在打麻将,旁边围观的还有一群人,其中还有我刚才讲真相的那几个人。我调整好情绪,直奔主题:“大家好,见面就是缘份,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请大家不要相信政府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法轮功是好的……”我还没说完,一打麻将的人就不耐烦的摆手道:“走走走,一边儿去,少在这儿宣传,我们不听。”“我并不是在宣传什么,只想告诉你们事实真相”,我还准备继续讲,这时回头听见父亲在后边叫我。“让她走吧!”其中有个听过我刚才讲真相的人说道。“请大家相信我,记住‘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命能保,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我走了,再见!”正准备走就又听到那人在那里大声嚷嚷着:“小小年纪整天不务正业,尽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当时有些生气,转过身来义正词严的回答他:“法轮大法好,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这完全是个人信仰。”那人没料到我会反击,就恶狠狠的大叫:“个人信仰你上电视啊,好,你咋不上电视宣传,去电视上好好宣传宣传。”见他这样我不想再与他争辩,于是就转身离去。回来的路上父亲告诉我在他身上发生了相同的一幕,父亲正念讲真相,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离开。

后来我们反复切磋了这件事,才意识到平时一直说要正念正行,可在关键时刻竟然两人都忘记发正念,没有及时清除操纵世人对大法犯罪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才使邪恶敢如此的嚣张。危难关头俩人几乎都没想到求助于师父,并且当时自己还有思想不在法上,但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们一心想要维护大法与救人的心还是保护了我们。因为平时发资料都很顺利,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以在思想上放松了正念,并没有做到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我又找到了自己这段执著心太多,有时学法不能入静,思想中胡思乱想。因学法不入心再加上平时怕心较重,所以魔难来时心中没有足够的法来坚定正念,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修好自己,向内找,放下执著,修去人心,更好的完成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