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大法在长春(1)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

开 篇
第一篇:师父传法

开 篇

师父题词

远古的松嫩大平原,冰雪覆盖、寒冷异常,很多人因饥寒疾病离开了人间。存留下来的人们向上苍祈求,希望天上的众神能够体察民间的疾苦,不要这么寒冷,不要夺去那么多亲人的生命。他们的至诚终于感动了天神,于是派一位仙女下界,飘然来到了人间。她捧着两把种子送给人们,并告诉他们:“你们把它播种下去,当它们都成熟以后,你们将不用再惧怕寒冷,你们的生活也会充满欢乐。”于是人们感激的收下种子,虔诚的播洒在河畔。春天的时候,饱含着人们希望的种子终于发芽了,开花了。柔枝纷披,花团锦簇,生机盎然。人们欣喜若狂,名为“长春花”,希望春天能永远眷顾他们。

天赐福地,也自然是人们祭天祈福之地。在上苍的护持下,这块开满长春花的地方,历经了自然的沧桑巨变,人口的迁移聚合,朝代的更替,设治的改换,由民间自称的长春堡,到辽金时设治的长春州,经清朝和民国时期,设立长春厅、升至长春府、改名长春县,直到民国三十六年(即公元1947年)定置为长春市。

福地长春,吉祥之宝,从久远的历史走过来,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城市,到上一个世纪末已汇聚成市区人口二百多万的都市。历史终于走到了今天!“千年的等待 万年的期盼 神佛到人间 众生喜相伴”(《洪吟三》〈回天是彼岸〉)。

法轮大法从这个美丽而吉祥的城市——长春开传。

第一篇:师父传法

一、长春的七期传法班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首期法轮功学习班在长春市第五中学阶梯教室开办。这是李洪志师父首次面向社会传授法轮功。从这一期班开始,有了第一批法轮功学员。

师父说:“你们来了,第一期,难得啊!我给你的是多少年也得不到的。”

紧接着五月二十五日至六月三日,在这里,师父又办了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参加人数由一期班的近一百八十人增加到二百五十人左右。

法轮功学习班的学员证和结业证

师父以气功的形式传法,参加一期、二期班的学员好多都是气功爱好者,为了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而且练了好多年。还有一些佛教居士,在佛教中呆了好多年了,身体不见好,层次也没上去。针对当时的情况,李洪志师父亲手编写、绘制了讲本《法轮功》,一進门就发给大家。

师父一上来传功就与其它气功不同,师父说到了气功的根本:“从低层次上讲,气功是改变人的身体状况,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从高层上讲,气功就是指修炼本体。”“它实质上是我们中国纯纯粹粹的人体修炼的东西。”法轮功是一种佛家修炼的特殊方法,“为了使更多的炼功人得到提高,同时又满足于广大有志于修炼者的要求,特将本功法整理出一套适合普及的修炼方法传出,即使这样,他也已经大大超出一般功法所学的东西与层次了。”(《法轮功》)这样就要求炼功者要有极高的“德”,在炼功的同时必须提高“心性”的修炼,同化宇宙特有的性质“真、善、忍”,放弃贪、利、色、欲、杀、打、偷、抢、奸诈、妒嫉等等,同时告诉气功爱好者们:长期不见功夫上长,其实是不得“正法”和没有在“心性”上下功夫所造成的。

二期班后,师父骑着自行车,那是最老式的很破旧的自行车,围着长春市骑了一圈,给整个长春市清场,下气机。师父告诉老学员说:“长春市都下上了,在哪儿炼功都没问题。”


长春航空俱乐部

一九九二年八月二十六日至九月四日,在胜利公园的西北角长春市长空俱乐部,李洪志师父举办第三期长春法轮功学习班,参加人数一下比前两期翻了两番,大约五百五十人。就在这里,李洪志师父还做了一场带功报告,专门为这几期班的学员和亲朋好友义务调病,一分钱不收。师父开始就对大家说:“只要能救人,我可以无条件付出。”当时到场的至少有三百多人。只见师父在台上,双手向左转了一下,再向右转了一下,象转大法轮似的,就这样师父把大家的病一下就拿下去了。全场的人都激动不已。

九二年九月八日至十七日,第四期班是在胜利公园猴山南面,仅一路之隔的省委礼堂举办的。之后,师父到全国各地传功讲法,直到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又在这办了第五期班,此时人数增加到了约一千。

前五期办班,都是师父先讲法,学员教功,然后手把手的纠正动作。一边纠正动作,一边给大家清理身体,一把一把的往下抓,往外甩。六期班以后,师父就整体为学员清理身体了。

一位学员回忆说:师尊在讲完第一堂课后,给学员们清理身体。师尊当时叫大家站起来,叫大家放松,心里只想一个病,师尊站在讲台稍后的位置说:放松!放松!然后师尊右手用力一挥说一声:下去!然后师尊两手拍打两下。好象扑掉什么东西一样。在师尊挥手的一瞬间,我看到师尊右手有一道淡蓝色的闪光。到晚上班师尊再做净化身体时,我又看到了跟上午同样的闪光,我相信这是真的。后来有人说也看到师尊右手的闪光了。

走过了师父亲自给清理身体这个阶段,师父鼓励大家自己通过修炼提高心性来净化身体,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的目地。

在长春四期、五期传法班期间,即一九九三年四月,《中国法轮功》由军事谊文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师父让修炼的人们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佛法”。明确自己是在佛法中修炼,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传统的、僵化了的观念,跳出愚见所划的框框,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成为一个真正的得道者。

那个时期,《中国法轮功》这本书就是早期指导法轮功学员修炼的第一本正式出版的大法书。后来师父作了修订,1993年12月出版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1995年1月4日,指导修炼的根本大法《转法轮》出版发行后,《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中文版便停止了再版发行,并更名为《法轮功》,作为大法洪传最早期的读本。

长春七期班的后两期班都是在吉林大学的礼堂鸣放宫办的。

吉林大学的礼堂鸣放宫
吉林大学的礼堂鸣放宫

学员们回忆说:在第六期传功讲法班(1993年6月27日至7月4日)上,师父讲的法比较高。当讲到天目时,师父讲了另外空间的问题,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任何物体在另外空间都有他的存在形式。师父看到我们理解不了,就拿起讲桌上的水杯,放到右手上,让大家注意看,天目开不开都可以看到。这时师父用左手的中指和大拇指,从水杯中慢慢的拽出一个小水杯,和原水杯一模一样,但是只有原水杯的四分之一大小,师父问大家看清了?大家激动的回答看清了,然后师父又慢慢的把小水杯送回原水杯里,这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水杯渐渐的同原水杯重合起来。师父让我们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这是现代科学研究突破不了的东西。所以师父说:“人们问宇宙有多大,我告诉大家,这个宇宙它是有边缘的,可是在如来这样一个层次上,都把它看成是无边无际、无限的大。而人身体的内部,从分子到微观下的微粒和这个宇宙一样大,听起来很玄的。造就一个人、一个生命,在极微观下已经构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份、他的本质。所以我们现代的科学研究这个东西,还是差的很远,和整个宇宙中存在着高级智慧星球那些生命比起来,我们人类的科技水平是相当低的。就在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我们都突破不了,而外星来的飞碟就直接在另外空间里走,那个时空的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了,所以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快的使人的观念接受不了。”(《转法轮》)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师父在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举办长春市第七期法轮功传授班。除吉林省学员参加外,还有来自青海、内蒙、山东、北京、黑龙江等十多个省市地区的七百多名学员。远隔千山万水,为了寻求大法,有坐着飞机来的,也有家里人用担架抬来的,还有偏远山村夫妻挑着担子来的,担子里坐着孩子,“大法一线牵”啊!为了让学员都能听到讲法,师父同时开了白天、晚上两个班,满足了三千多人听闻大法的愿望。

七期班的晚班讲法内容远远超越了初期气功的层面,直接讲的是宇宙大法,后来师父根据各地办班的内容,讲法录音,让学员一个字一个字摘录下来,包括了讲法中的口语、口气,那个摘录下来的文字大家复印下来,一大摞。摘录师父在长春讲法文字的是早期学员,听一句,停下录音机,写一句,再放开录音,记录下一句。这些摘录汇集到师父那,师父整理之后,形成了这部天书——宇宙大法——《转法轮》。

这期班上,还有个特殊的故事。


慈航寺

离鸣放宫不远,有座长春最大的庙宇——般若寺,旁边的慈航寺(尼姑庵)的住持法号叫净空,当时八十多岁了,嘴歪眼斜、口齿不清、行走不便,也吃不下东西,表现的是中风偏瘫的症状,打点滴一年多了,由几个小尼姑伺候着她。参加七期班寄住在这里的一个学员,告诉她到长春是来学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是佛法,还有五套功法。净空看完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演示后,马上说:“真佛来了!山外有山,佛外有佛,庙里没有佛,我佛在门外,我师父来了!”然后说:“快带我见李洪志师父去!请帮助我给师父上香,说我心中有师父,请你帮助我见李洪志师父一面,了我心愿吧!我一定要出去见我师父!”第二天,净空到师父办班的会场,师父把净空让到一间办公室里,还亲自倒水、搬凳子,笑眯眯的不说话。后来,慈悲的师父让净空坐在自己的一侧,听了第七期讲法班的最后一堂课。听完课,净空非常高兴的抱住了我,说:“我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放下了!”她还说,师父帮她把病因解决了,并告诉她将在两年后圆满。

回到净空住处,众尼姑看到净空眼也不歪了,嘴也不斜了,精神十足,还吃了一大碗饺子,都很惊讶。而且,以前不会打坐的净空自此经常打坐。一九九六年,净空在打坐中离世,火化时炼出了五光十色的舍利子。尼姑们都说:人真的能在大法中修成圆满,这回我们亲眼看见,相信了。

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到一九九四年五月八日,师父在长春办了七期班,仅长春一地直接听到师父讲法的,有七千多人次。学员们每每回忆起师父讲法的那段日子,如同回到当年在师父的身边,如沐佛光。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

看到师父给学员讲的、做的这一切,大家开始明白什么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转法轮》)。这是佛在世度人啊!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师父在广州办第五期学习班,这是师父在大陆的最后一期面授班。长春好多学员都知道,放下手中的一切,紧随师父去广州听法。回长春时带回一张师父打大手印的照片。师父小腹部位有一个法轮,平立着的,呈浅绿色。学员们看到这张照片,明白了师父在小腹部位给下法轮,法轮在另外空间是什么状态,法轮的颜色,法轮的颜色变化,不能掺進其它的东西使法轮变形,师父把这个法借用现代照相技术直接展现给了大家。大家互相传看着,由新奇变的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实,大法的真实存在,“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精進要旨》〈证实〉)。

二、传法班中的神迹

师父在传法教功过程中,显现出来的神迹非常多,凡是见到的人无不惊愕赞叹。直接听到师父讲法的人体悟更多。这些神迹的展现,使在中共统治下、在无神论的灌输下洗了脑的中国人破除了固有的观念返出人的真本性,寻找佛法真理,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一、二期班的学员大部份都是在胜利公园练气功的气功爱好者,好多人都是当时师父把身体调好了。有两个罗锅很严重的,就是在那儿师父把他们的罗锅直过来,当时个头就高了好多,现场看到的人都惊叹不已。

在第三期班上。有位中年妇女,在粮库上班被米袋砸了,瘫在床上很长时间,所有的方法都治了,就是不好。当时她正在医院住院,家里人把她抬到了航空俱乐部,还跟来了医院的几个病友。师父讲课之前让她家人把担架抬到讲台上,就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师父让她坐起来,她就坐起来了;师父让她站起来,她就站起来了;接着师父让她走一圈看看,她就真的在台上走了一圈。家里人和跟来的病友们感激不已,从此,全家人走進大法开始修炼。

在第四期班。师父让几个参加班的学员站在讲台上,有一个人肚子里有个大肿瘤,师父给她清理身体,当时连脓带血顺着裤子往下淌,肿瘤消失了,肚子平复了,裤子一下子系不住了。多少学员见证师父的神迹,大法的神奇。

在第七期班。有两位脑血栓患者扔掉了拐杖。

五月六日白班课后,接近中午的时间,南湖炼功点学员来到礼堂门前等候与师父合影。其中有一位六十七岁的高级工程师,患脑血栓四年了,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师父来了,对他说:“把拐杖扔掉,椅子撤下去。”老人听了,慢慢站起来,撤下椅子,扔掉拐杖。他试着迈出左脚,又迈出右腿,然后在礼堂门前走了几圈。他高兴的笑,又激动的哭。在场的人群目睹这神奇的一幕,无不惊叹:“神了!”老人自己上台阶走進礼堂听课,从此不用拐杖,能自己走路了。他老伴当晚给师父写感谢信,代表全家感谢师父,决心炼好法轮功,报答师父的恩德。

李凤鸣照片和感谢信

另一件事是:那天中午,一个身穿铁路服,五十多岁的人,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他双手合十的向前跑,然后,他又回头往后跑。他一下跑到师父脚边跪下连连磕头,眼泪直流。他激动的拿起拄的大拐杖,跑到礼堂花园水泥台上摔折了,说与拐杖绝缘了,他的脑血栓好了。

脑血栓好了
脑血栓好了

面对这样的场面,师父就那么平静祥和的笑着。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还有一件长春的事。有个学员家旁边在盖楼,现在这个楼盖的可够高的,那个脚手架都是两寸粗的铁管子,四米长。这学员从家里走出来不远,一根铁管子就从那高楼上垂直下来了,直奔他头顶穿下来了,马路上的人都惊呆了。他说:谁拍我?他还以为谁照他脑袋拍一下呢。就在这一瞬间回头的时候,看到头顶上一个大法轮在那儿旋呢,这根铁管子顺着头就滑下来了。滑下之后插到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么重,那真是串糖葫芦一样,一穿到底的,是很危险的!”

那位学员回忆说:当时我家在四分局附近住,附近有一处盖大楼。有一天我路过那里,突然一根铁管子从高处下来直向我头上砸来,砸到头上又下来扎到地上不倒,我的头砸了一个坑,但不出血,也不疼。我说谁拍我?我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大法轮一边旋一边往上升呢!当时很多人听说我被铁管子砸了没事都来看我,我就讲当时我是怎样被砸的,大法轮怎样保护我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上次在吉林大学办班时,有个学员从吉林大学正门出去,推个车子,刚走到中间,两辆轿车一下子就把他夹在中间,眼看就要撞上了,可是他一点都没有害怕。我们往往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害怕,在那一瞬间,车就停住了,没有出现问题。”

当时师父就站在吉林大学大门口右侧
当时师父就站在吉林大学大门口右侧

学员回忆当时的情景:那是七期班中午散场,我最后从鸣放宫出来,走到吉林大学正门,看见师父站在大门口。我过解放大路快车道,正推着车子走到中间,东西两边两辆轿车一下就把我夹在中间,就要撞上了,车一下就停住了。我也没害怕,象没事似的走到慢行道,回头看看,师父站在大门东侧人行道上,还在那看着我呢。当时并不明白怎么回事,九五年初,《转法轮》出版了,一看书才明白,那次是取命来了,师父保护了我,我还了一次命债。

还有一件学员见证大法超常的奇事:这件事发生在吉林大学东侧,东民主大街上。一九九四年六月的一天下午四点来钟,丈夫骑着倒骑驴(一种人力三轮车,因为骑车人在车的前面,所以叫“倒骑驴”),拉着防盗门,我坐在防盗门上,往家走。走到一个大下坡,正看见前面一辆大拖车,拉了满满一车石头子在跑。就听“啪”一下,什么东西砸到我身上,力量很大,一下子就把我给砸倒了,侧着身倒在防盗门上,头还能活动,脖子卡住了。我一看,一个大灯泡,汤锅那么大,就在我眼前摔碎了。再一看,原来是大拖车撞倒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砸到我身上了。

此门被压出人形后表面弯曲无法拉合,为了使用主人将其砸平,因臀胯处压得深无法平复,这是十八年后拍摄的现状
此门被压出人形后表面弯曲无法拉合,为了使用主人将其砸平,因臀胯处压得深无法平复,这是十八年后拍摄的

丈夫看到这情景,脸都吓白了,以为我没命了。我看他吓呆了,就喊他:“快找人把我拽出来呀!”他一听我说话,回过味儿来:人没死。这才想起来叫人。

大拖车上押车的八、九个小伙子都过来和我丈夫一起抬电线杆,没抬动。又有几个过路的人过来帮忙,费了好大劲才把电线杆抬走。我站起来,什么事也没有,哪儿也不疼。衣服脏了,可身上连皮也没破。

拖车司机也吓坏了,连说要送我上医院检查检查。我说:“不用,一点事儿没有。你们走吧。我是炼法轮功的。”有一位媒体的记者正好赶上了这个场面,他亮出了记者证要采访我,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儿。”

我们拨拉开人群回到家里,一看,防盗门被印出一个人形来。

这件事情除了家里人,谁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修炼人碰到各种危险的事,都有师父保护,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的事也不稀奇。

可是神奇的是:后来参加师父在外地传法班的长春学员回来说,师父那天在班上讲,说是长春学员被电线杆砸倒在防盗门上,印出一个人形来,人却没事。一听,师父讲法的时间正是我出事那一天的晚上六点多,说的一模一样。这事我没跟任何人讲过,可是师父马上就知道了。

这类的事情在长春发生了很多,师父在讲法中提到的,更多的是没提到的,大家真正的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我们才能走到今天。

三、师父给辅导员解法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在吉林大学理化教学楼七楼礼堂,师父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当时到场的辅导员有一百多人。

师父强调“应当把法理解透,真正掌握。要多看书,多听录音”,“我说就遵照这个法去学,只要把他吃透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后师父直接提出来,“就是我们能不能在我家乡带个头,组织一下,我们不能只是集体炼功,我们能不能找个特定的时间集体来学一学法。逐章逐节的,大家念一念、讨论讨论。学习时间的安排象集体炼功一样固定下来。我想这样更有好处,有针对性,这样对我们将来,遇到实际问题就有法可依。我们开个头,在全国各地辅导站能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然后全国各地可以效仿,这样对我们提高认识是非常有好处的,提这么个建议。”(《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这以后,辅导员组织学员们背法、集体学法,对法的理解和领悟有了一个飞跃的变化,也逐渐认识到把心性的提高放在了首位。当时学的、背的还是《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这本书。

师父也明确修炼大法、心性提高对社会的正面影响。师父这次讲法和解法共有五小时三十分钟。

一九九五年八月,《法轮大法义解》这本书由长春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书中收入了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北京、广州接见法轮功辅导员时的讲法及答疑内容。在长春、北京、广州接见法轮功辅导员时的讲法及答疑内容。


祝贺《转法轮》首发式的条幅

一九九五年一月四日,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举行了《转法轮》首发式和国内传法总结大会,李洪志师父在此会上宣布法轮功在国内传法全部结束。长春市辅导站的几位负责人参加了,奉上了代表长春学员心愿的条幅,表达对宇宙大法的渴望。辅导站的负责人也带回了《转法轮》。从那开始,每个渴望得到佛法真经的人如饥似渴的徜徉在佛法中。

师父到国外传法去了,很长时间没回长春。但师父记挂着每一位弟子,尤其是辅导员和辅导站的建设。这期间,师父写了《如何辅导》、《不是工作是修炼》、《再去执著》、《修炼与工作》、《金刚》、《修炼与负责》、《法会》、《负责人也是修炼人》、《再论衡量标准》等经文,及时修正存在的问题。

每次师父回长春,虽然时间很短,都要见一见辅导员,场合不同,人数多少不一,针对的问题不同,师父采用的解决方法也不一样。甚至是一个辅导站中的某个学员,俩口子吵架闹不和,师父都会提到,让辅导员去帮助学员认识上来、修上来。辅导站内部、辅导员和辅导员之间,存在矛盾,自己往往解决不了,有的直接反映到师父那。

记得一次师父从国外回来,在文化广场接见了一部份辅导员。那天正下着小雨,师父一来,雨就停了。就在雨后广场的湿地上,大家围着师父,师父讲了法,回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师父也没说很多,好象一下什么都化解开了,对对方的一切不解、怨气、不平衡等心结都没了。师父的慈悲、师父的能量、师父的作风,辅导员们都直接感受得到的。师父刚刚讲过:“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学着师父那样做,还有什么做不好的呢?之后,师父和辅导员们在地质宫大楼门前留影。这次师父会见辅导员是在一九九七年夏天,八月三日师父发表了经文《取中》。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师父回来了,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多功能厅为长春辅导员讲法、解法。为了让后面的学员都能看见师父,师父坐在摞起来的椅子上,整整讲了五个小时。

这是师父在国内最后一次讲法、解法。一年后,宇宙中最大的邪魔从天而降,一场血雨腥风横扫神州大地,正邪大战在全宇宙、在整个人类社会、在中原大地、也在长春惊心动魄的展开了。

师父说:“我们在修炼中,社会上和不同的人给我们制造方方面面的麻烦,我们都能针对不同的情况维护好大法,这不就是护法吗?”“至于说这些坏人,干坏事的人,如果他要能挽救的,我们劝说他,可能他说不定他还得度。如果他一意孤行,就这样干下去了,歇斯底里的这样干,那到一定时候,我们就会处理他。也可能是考验学员暂时利用利用他,等我们修炼结束,他自己做的一切他都得去偿还,这是肯定的。”(《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现在回想师父的讲法,已经是在迫害之前对学员们的谆谆嘱托了,只是大家看不到,体会不出师父对弟子方方面面的苦心叮咛。

师父非常周密有序的把宇宙大法传出来了,把修炼的形式留下来,千秋万代,金刚不破,永世长存。学员们扎扎实实的学法修炼。

1999年1月,师父的诗作《洪吟》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书中收入了师父1976年12月至1998年11月的诗作72首。大家得到这本《洪吟》时,是“4.25”后,师父的法指导学员们修炼。

心明

为师洪法度众生
四海取经法船蹬
十恶毒世传大法
转动法轮乾坤正

(待续)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