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首诗词改变了我的命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颠倒、歪曲法轮大法的事实真相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大法的造谣诬陷,并且利用强权阻挡人们接触、阅读、听闻有关大法的真实信息的一切渠道。

我家里新过门的嫂子和她的家人是学法轮大法的。她对我们讲述了大法的真实情况,并告诉我们电视媒体的宣传全是假的,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是修行多少年的修道人或修行多少世的高僧想求都求不来的高德大法。根本不象电视宣传的那样,法轮功修炼者也决不会去自焚,大法要求不杀生,是教人以“真、善、忍”为指导的好功法。

由于我被邪党的谎言毒害得很深,又因从小受邪党文化的灌输。满脑子都是些无神论、斗争哲学,从小唱的歌词中都是中共洗脑的党文化,做好人都带争斗的意识。我很自负,听不得别人的意见,总认为自己形成的看法是对的,高明有远见。对于嫂子和其他人送来的真相资料、真相光盘甚至是大法书籍根本就不听、不看,不相信法轮功会象他们说的那么好。

我母亲身体一向不好,身体内部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几乎没有好受的地方,我家中的中药、西药、偏方满窗台、满抽屉,桌上、炕上几乎随处可见。母亲告诉我她这辈子吃的药快能装一火车皮了。去过很多医院,中医、西医、民间大夫看了不少,可就是不见效。我经常看到母亲痛苦的半夜睡不着觉,偷偷在那儿流泪。久病使她脾气暴躁、性急、爱骂人、经常发火,我长这么大很少看见她的笑容。

嫂子看到母亲这样,她和她的家人就引导母亲学了法轮大法。刚开始我只看到她们经常到家里来教母亲炼功,后来又让她看大法书籍。母亲没有文化,只上过一年的学,她有很多不认识的字经常来问我。在那种红色恐怖下,大法书奇缺,她就让我帮她手抄一本《洪吟》。尽管我当时很不乐意,但是母亲求我,就硬着头皮帮她抄吧。抄的过程中我心想,大法师父写的诗词怎么这么好?《洪吟》里面有几首诗词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在心里又反复念了几遍,谁知把书合上我竟然能背下来了。

随后的几天,我和同事产生矛盾。一天,经理吩咐两人一组打扫办公楼。和我同组的同事比我大两岁,我管她叫“玲姐”。干活期间,我比她麻利,干得又多、又干净,她干活不太认真,她干过的地方我都要帮她再从新打扫一下。由于经理说下午过来检查,我中午饭都顾不得吃,就一个劲儿的在那儿认真打扫,她不紧不慢很是清闲。等到下午经理一来,就听他说:“哇,玲,你这楼层打扫的最干净了,你干得真好,等有时间我跟老板好好推荐推荐你。”经理边检查边夸赞她。玲姐在一旁也高兴的一个劲儿的点头,好象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当时一鼓怨气冲上心头。我刚要找他俩说理,不知怎么,《洪吟》中的诗词〈做人〉一下从脑中浮现出来:“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我知道我这是为名、利所争,我心里的怨气顿时不见了,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心里想,大法师父你真了不起呀,一首诗词你就改变了我的想法,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帮助我在矛盾中得到心灵的解脱。要以往我会跟他们大吵,不但激化了矛盾,还会使我纠缠在争斗之中苦苦煎熬。

从那儿以后我对大法再也不象以前那么抵触、反感了。

母亲学功不到一年,变化很大,夜晚会睡的很好,有时甚至还鼾声如雷,一觉到天亮,睡的又香、又实。并且她面色红润,性格也变得开朗了,为人也和善了,渐渐的我发现她不骂人了,也不愿发火了,变得慈祥多了。她不但不用吃药了,身体还特别好。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我们有时干活都干不过她。这对我们全家来说触动很大。我们做儿女的不但节省了医药费,而且母亲身体好了,性情温和了,我们都愿接触她了,大家心情也变得舒畅了,家庭变得和睦了。哥、姐有时开玩笑说:“妈,你要早学大法,我们得少挨多少骂、少挨多少打,你身体还能早点变好,你早学该多好。”

后来我想嫂子和她的家人炼了那么多年法轮功也没去自焚呀,也不象电视演的那样呀,他们天天炼功、修心,也不参与政治活动呀。电视说的炼法轮功杀父母,我看她们都是好人呢!有时比我们做的都好,这么好,共产党咋不让学、不让炼呢?后来我们陆陆续续的看了许多有关大法的真相资料、真相光盘。看了法轮功制作的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光盘,将中国播放的电视新闻节目的慢镜头回放中,看到二十多处疑点,违背医学常识,违背常理。心想这么大个中共,怎么干出这么无耻而又伤天害理的事来。哎!这真是世道大变呀!

后来经过母亲的引领,我阅读了所有大法经书。明白了法轮大法确实是千年不遇、万年难寻的高德大法。他揭示了宇宙、时空、人体之谜,他能打开人封尘已久的记忆,开启人的智慧,净化人的心灵,他能让人找回真正的自我,告诉了人们人来到世间的真正目地。他能化解开人与人之间的种种矛盾,善解开所有常人难以解开的冤怨。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他蕴含了种种天机。而且我在读法、听法中也看到了原来大法师父什么都知道哇。他讲:“我们常人社会是按照历史规律在发展,你想怎么发展,达到什么目标,可是那个高级生命可不是这样考虑的。古代的人,他们没有想到今天的飞机、火车、自行车?我说也不一定想不到。因为历史没有发展到那一过程中去,他也创造不出来。表面上从我们这个常人习惯的理论认识,从现有的人类知识这一角度上去看,是因为人类的科学没有达到那一成度,创造不出来。其实人类科学怎么发展的,也是随着历史的安排在发展的,你人为的想达到某一目地,也是达到不了的。”(《转法轮》)并且他在九九年之前的很多讲法中早就预料到了九九年后邪恶对大法的打压与迫害。他还在讲法中以给大家讲笑话的方式为大家讲了很多天机,他预示了很多东西。哇,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的高人呢,我深深被折服了。

从那以后我决心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直到今天,短短几年大法从本质上改变了我,我从一个大病没有,小病不断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人们常说的百病不沾、百毒不侵,做事情能为他人着想,矛盾中先找自己不足,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好人。

值此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之际,我想真心告诉那些还在被邪党毒害的世人们,不要再相信那欺世的谎言了,擦亮您的双眼,放开您的胸怀,发自内心的、不带有偏见的真正去了解一下法轮大法究竟是什么吧!百闻不如一见。千万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