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弥留之际点燃生命之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我曾经是一无名热患者,我的体温一直是在三十七度三到三十七度八之间,长达二十一年之久。我走遍了省内各大医院,包括结核病院,而且曾在国家级医院住院检查,所有检查结果全部正常,查不出发烧原因,而且伴有严重的失眠、头疼、无力。

那时,我不知道什么叫头不疼,我觉的我的脑袋里好象有一根筋,它就是疼的。我的头不动、不晃不疼,一动一晃就疼,这就算头不疼了。

我失眠时,常常伴有一阵冷、一阵热。如果不出现一阵冷、一阵热的现象,我半夜以后或下半夜还能睡着觉,要出现一阵冷,一阵热的现象,我几乎就很难入睡。因为冷时,我盖多少被子都冷,热了,我把被都掀掉还热,根本无法入睡。中、西医治疗包括针灸治疗都无太大效果。我长年都离不开各种安神丸、汤药,每天晚上,都要靠安眠药和各种维生素类药等维持睡眠。

而且还祸不单行,我生孩子的时候,婆婆病重住院呢,妈妈也倒在了病床上。月子里,我也因发高烧去了三次医院。我的辛苦到了尽头,只有愁苦的泪水,伴随我度过了一个女人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所以,我又落了个眼睛疼的病。眼睛疼起来,又干、又痒、又疼、又闹心,而且又红又肿,不能看电视、不能看报纸,不能认真看东西,写字不能超过几分钟,更不能流眼泪等。只要做这些事情,眼睛马上犯病,又红又肿、又疼又痒,真是苦不堪言。而且从那时起,我不能正常睁眼睛了,只能眯着眼睛。

求生和难舍时的痛苦

一九九八年我小产,病入膏肓,也是我生命的转折。小产以后,我身体更虚弱了,我彻底失眠了。汤药、丸药、安眠药,什么药都不管用。由于长时间失眠,加上无名热导致的体虚无力,我又吃不下多少东西,身体弱的腿都有些站不稳,走路都要丈夫或孩子扶着。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我的精神都有点恍惚。我心里有一种怕和不安。

有一天晚上,我吃了三片安眠药,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我又吃了四片安眠药,我整个人象木头一样,僵硬不能动弹,可心却还是明明白白的。我心里害怕了,我想这下,我可没救了,我想到我面临的只有“死”路一条了。我想到了妈妈、丈夫、孩子……面对死亡,我怕了,我怕我死,我不想死,一种求生的愿望和难舍的心,无法形容。我求上天、神佛如果能再给我一次生存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好好的待我身边所有的人……我开始努力的吃东西,喝水,可是不管是饭或是水,到嘴里咽下去,都很费劲。咽几下,才能咽下去。我意识到了,我身体中的器官都在下降了。我开始拿笔、纸,写下我的感受和我心中的挂念(遗书),我写了二份:一份写给妈妈,一份写给丈夫,因为我长期失眠,拿笔的手是颤抖的,一次只能写几句话。

丈夫又领我去了一家省中医院,找到一位教授,那位教授安慰我说:我姐姐六十多岁,半辈子神经衰弱,一丸安宫丸就好了,你这么年轻(当时我四十一岁),一丸安宫丸就没事了。丈夫不放心,一再让她开二丸,那时我头脑已经很不清醒,好象在梦里一样。

回到家里,丈夫马上拿出药让我吃下。我盼望着这药能给我带来疗效,能使我恢复睡眠,哪怕是几分钟,十几分钟都行啊!可是还是没起一点作用。丈夫又买了二丸,还是没有效果。丈夫还给我买了甲鱼,给我喝甲鱼血,喝甲鱼汤,可我还是不见好转,虚的下不了床,每天昏昏沉沉,我绝望了。

我把二份遗书,放到了一个笔记本里,告诉了孩子。我不敢告诉丈夫,怕他挺不住。孩子比较内向。我嘱咐孩子,妈妈要是走了,你千万不要想妈妈,你要是想妈妈,妈妈会更痛苦的。妈妈这些年就是因为有了你、为了你,才与病魔抗争,活到了今天。如果没有你,可能妈妈早就没有勇气、没有信心活到今天了。孩子流着泪说:妈妈我不想你,我就想妈妈去了一个最最美好的地方了……。我开始不说话了,不睁眼睛了,开始“闭目养神”,想把这最后微薄的时间和力气留住,多看孩子一眼。

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就在这时,一位朋友来看我,她拿来了一本法轮功的书《转法轮》,还有一套十二盘的法轮功讲法录音带。她给我讲了几个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例子。并坐在我身边,给我读那本《转法轮》,她读那本书的时候,我听着听着感觉我和床好象被风吹着似的慢慢的转动,再过一会,好象整个房子也在慢慢的转动,飘飘的,有一种舒服感。我流泪了,我求生的愿望,使我感觉到这个功,能救我的命,我有希望了。

朋友临走时,把录音带放到了我家的小录音机里,录音机放在了我的枕头旁。她告诉我:静心听,不管白天晚上都听,你会好的。求生的心使我一秒钟也不敢停的听。真也是太神了,我听着听着,觉的睡过去一下,我能感觉出来,绝对不是休克,是那一瞬间,我睡着了,是睡着了。这一瞬间,象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我真的有救了!就这样,我天天听。

我每天白天都能睡几阵,而且一天比一天时间长,下半夜,也能睡一会。等到十天以后,我几乎下半夜就能睡一个小时左右了。一个月后,我下半夜就能睡觉了,并且早晨能跟那位朋友到炼功点去炼功了。等到二个月以后,我的睡眠竟达到了有生以来最佳状态,而且神奇的是,二十多年的无名热消失了,体温正常了。十多年的月子病:眼睛疼也好了,眼睛也睁开了,胃肠病也好了,有生以来真正的体验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真的是象走進了神话里,难以用语言表达。

炼法轮功的快乐

通过学看《转法轮》这本书,我明白了要想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首先必须从做好人做起,做事先考虑别人,用善去溶化一切,不能以恶制恶。在家里,我开始做起家务活,想到这些年家务活都压在了丈夫身上,真是辛苦他了。开始的时候,丈夫不放心,怕我犯病,不让我做。后来时间长了,丈夫看我真没犯病,才放心让我做。我干活的时候,他还常常站在我身旁看着,脸上充满了笑意。

我病好上班,单位很震惊。因为我是孩子四岁时调到此单位的,大家见到我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是眯着的,现在眼睛睁开了,大家都很关注。另外,我在单位是长期“病号”。那时每当过年、过节,单位工会、行政都要统计单位住院人数,然后买礼品(各种罐头、水果等四样),和本科室领导一同到医院看望住院的职工。记得有一次,工会主席对我说:老妹呀,下次咱就不统计了,直接带你一份就得了。意思是每次都有我。现在,我病好上班了,很多人都来问询,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都很惊讶。有的直接跟我学炼功。有几个人立刻和我一起看法轮功讲法录像。还有一位离婚后,陷在苦闷中不能自拔的同事,也和我们一起看录像、学炼功了。

我每天早晨到炼功点上和大家一起炼功,白天一身轻,没有乏、累的感觉。有一天,辅导员领我们去了一个较大的炼功点炼功。说是电视台给我们法轮功做录像。从那以后,我才发现:电视、报纸等常常能看到法轮功晨炼的场面和采访法轮功学员祛病健身的情况,我真的好开心。

有一次,我们市召开中国体育节大会,我们法轮功被邀请参加。大家都去炼队形和用人编排大型法轮功图案。因为我感觉自己每天上班时间很紧,辅导员让我去参加排练时,我说我不去了,因此我也留下了终生的遗憾。体育节开幕那天,我在电视里看到整个体育节报导主要都是围绕着法轮功,入场式我们法轮功镜头最多、最长。会场上,我们法轮功学员用人编成的法轮图案,一次一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领导、记者都高度的评价法轮功。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刊登的也是法轮功学员入场式的照片和法轮图案。而且还用了多半版刊登了现场采访法轮功炼功者祛病健身的事迹。其中还有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她是国家干部),她开始学炼功时是坐着轮椅的,她是粉碎性骨盆骨折和粉碎性腿骨骨折,而且腿是打着钢板的。医院已经判她永远不能站起来,腿永远不能打弯。她炼法轮功不但站起来了,而且腿都能双盘了。看到这些,我真是太激动了。真是又后悔、又遗憾自己失去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在法轮功被迫害的日子里

九九年五、六月份、包括七月份,早晨在炼功点炼功时,常常看到有几名警察骑着带斗的摩托车早晨到炼功点上和我们一起炼动。听说是上边派下来了解法轮功的。我想法轮功还用了解?只要炼就受益无穷啊!而且对社会、对国家、对家庭都是百利无一害的。我记得有一天,其中一位警察对我说:这法轮功真厉害呀!他用手拍着他的后脖梗说:我这颈椎病炼这么几天就好了。我也把我炼功前后的变化讲给他听,并提醒他把这些神奇的功效汇报给他们的上级领导,他不住的点头答应。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发生了全国统一将我们法轮功所有的辅导员全部绑架、抓捕的事件。面对空荡荡的炼功点,我惊的目瞪口呆。带着无限的不解、压抑回到了家。我找出了那份厚厚的病历,怀着沉重的心情和对国家各级领导人的信任,来到了省委门前,期待着见到省委领导,说出我一个普通市民的亲身经历和心声。

可是没有想到盼来的是警车、警察和崭新的大客车象墙一样,将我们所有炼法轮功的人挡在了里面。然后是警察指挥我们上大客车,我还以为让我们上车是去见领导。可是上车后,车竟开向了市外郊区很远的地方。象是个很大的球场,四边用网圈着。因为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我们直对太阳,被暴晒了一天。

在这一天里,我们和警察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炼法轮功必须先从好人做起的道理。他们都表示赞同,只是说是上边叫他们这样做的。他们还能让我们回家,就回家吧。有一位警察还说:他姨也是炼法轮功的,肝炎都炼好了。这位警察还说晚上让我和他坐一辆车回去,到市内让我下车。我没有照办,因为我还想见领导,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可晚上,却将我们送到了区体育场,又转各街道,由单位接回看管起来,不准回家。到单位后,孩子来找我了,处长就让我回家了。回家后,我觉的好象天都塌了一样,世道都变了。我不住的流泪,孩子也呜呜的哭了起来,我们抱在了一起哭。丈夫在外地出差,听说此消息,也是连夜往回赶。

我实在没有想到严重到了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刊物,所有的宣传工具全都铺天盖地的象暴风骤雨般,对法轮功進行歪曲报导,栽赃陷害。我的心都碎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生中最崇拜的“党”,竟变的如此荒唐无理、没有了一点人性。把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只想做好人、做健康的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视为敌人?

形势越变越紧,我也因此成了“名人”。有一次区公安分局警察来我们单位找我。厂长、处长怕我被他们抓走,没有让他们见我。厂长处长去见他们,厂长经过我身边时,眼神里流露出无奈,处长告诉我:不要出这个屋,不要让他们见到你。有几位外厂的厂长也来看我,很担心我。因为我是负责進厂原材料、半成品的质量检察员。人们都认为做这项工作很有“油水”,而我炼法轮功是要求从好人做起,不允许随波逐流的。所以我从不收客户任何东西,而且处处为他们着想,从不难为他们。刚开始不收他们东西,他们都不理解、不放心,我就给他们讲我炼法轮功的经历和法轮功要求做好人的道理。他们都非常感动。我也常听厂办主任等人跟我说:客户和我们厂长谈话或请我们厂长吃饭时,常常夸赞我。

有一天午休,我遇到了我们厂的销售员,他招手让我过去,他手指销售厂长说:我们去香港了,香港遍地都是炼法轮功的,还发给了我们大法的真相材料和光盘。

有一天,我接到门卫电话说门口有人找我,我出去看,是分厂保卫处负责人。他手里拿着大法真相材料和真相小册子,他一边递给我,一边说,这都是他家接到的,他还说他也让他小舅子看了,他小舅子是某派出所的警察。人们都这样关心我,理解我,相信我,我很感动。

一天,一个车间材料员跟我说:她与丈夫和一位朋友去饭店吃饭。那位朋友是记者,谈话中那位朋友说:现在领导硬性规定,全部围绕法轮功报导。他每天都到各医院找住院的患者,让患者冒充是炼法轮功的,按照他们事先准备好的污蔑法轮功的台词说。如果同意这样做的,就给报销所有的住院费用。

一天,厂办主任告诉我:她去局里开会,局里负责迫害法轮功的领导要求各单位,务必将所有炼法轮功的全部“转化”,不准任何职工炼法轮功,不“转化”一律上报。厂办主任说:人家祛病健身也不让,这不是不讲理吗!局领导当场拍桌子,要将厂办主任抓起来。厂办主任语气低沉的说:上边老有让你们脱离法轮功、不炼法轮功的表让你们填写,我都没有让你填写,都是我替你写的。她还嘱咐我:你一定要好好炼法轮功,千万别忘了,你的变化我是看着的。等我退休了,我跟你一齐炼,我们老姊老妹的,到老的时候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不给孩子添麻烦,就是无价的了。

我的良知觉醒的时候

有一天,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修给了我一份法轮功传单,内容是去北京上访的同修被抓,送回当地被迫害的情况。有二例是我们当地的,其中之一是一位年轻女同修被警察用电棍电了三、四个小时后引起发烧,昏迷不醒。另一例是二位大学生被暴打后,又用电棍电,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不能行走。还有一位是潍坊市潍城区的五十六岁女同修陈子秀三天就被活活打死。家属见到尸体看到:嘴上有血迹,牙齿被打断,腹部肿起,臀、腿紫黑。还有一位女同修,警察用电棍电她的嘴,她满嘴大泡,嘴唇翻翻,脸都变了形……我看不下去了。

我的心都在流血,怎么能这样无法无天。昨天还报纸、电视歌颂、弘扬,今天就血雨腥风,杀无赦了。我的心陷入了极度的悲哀、沉重。我的良知告诉我:不允许迫害好人,不允许迫害我的同修,不允许这样欺骗中国人。我要让中国人都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

晚上我背着丈夫,拿了丈夫单位的门钥匙。因为当时丈夫是单位销售部经理。我来到丈夫的销售部,把那份大法真相材料,复印了几十份,装到信封里发送出去、邮出去。我在心中发誓:迫害不停,我此举不止。后来我自己买了打印机。

“天安门自焚伪案”前后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前,单位一片恐慌,不时的传来警察协同街道来单位,当众绑架大法弟子。谁说话也不行,点谁绑架谁,没研究。下班前,全厂就剩下我一个没被绑架了。处长一直在我的办公室,眼神里充满了恐怖和担忧。同室的一位比我小的女同事,坐在我身边,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分厂的保卫处负责人也来了,厂长也不时的打来电话询问,空气都显的格外的紧张。下班分手的时候,处长还不放心的说:警察要去家里抓你,让你写啥,你就写啥,可千万别让他们抓走,别吃眼前亏啊。同办公室的同事和那位保卫处的负责人一直目送我很远。

我直接去了丈夫销售公司,我们一同去买过年的鞭炮。回家一進门,看到警察已经在我家等候了(孩子在家)。警察看到我之后,很高兴的说:真没想到我的管辖区,隐藏你这么个“法轮功份子”。(因为我们家住处和户口不在一起)并威胁说:你想好了,是在家过年,还是上马三家教养院过年去。要想在家过年,就写个“保证书”。二条,第一条保证不去北京,过年期间不去,以后也不去。第二条必须保证不炼法轮功了,和法轮功决裂。然后,他又转话题手指着孩子说:你说你儿子多好,你炼的哪门子法轮功,你要再炼下去,告诉你:你儿子将来大学都上不了了,你这不是把孩子毁了吗?

孩子听到这里,马上说,如果妈妈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上不了大学,我不会怨妈妈。我也跟他讲了我炼法轮功前的身体状况,和炼法轮功后的变化。他还是一定要我写“保证书”,还说不写他就逮捕我,把我送马三家教养院去。他说他还可以得到一笔奖金。孩子急了对警察说:你不能逮捕我妈,更不能把我妈送马三家教养院去。那里是坏人和犯人去的地方。我妈不是坏人,更不是犯人。另外你知道不知道,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女大法弟子衣服扒光,投進男牢,被男犯人凌辱,已曝光全世界了。我不许你把我妈妈送到那种地方去!警察听到这里,直直的看着孩子,停顿了一会说:我不把你妈送到那地方去,不把你妈送到那地方去。然后,开门向门外走去。

八天后,也就是大年初七,中央新闻电视报导了震惊全国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我恍然大悟,原来年前对所有大法弟子的绑架,写保证不去北京,就是为了制造这桩伪案,真是太卑鄙了。我们大法书中,师父早就讲过:“自杀是有罪的。”(《悉尼法会讲法》)大法弟子敢自杀吗!这种自欺欺人的诬陷也太没人性了。这不是愚弄人民吗!而且中国政府大年初五向国外报导时,报导的是五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可初七向国内报导就变成七个人了,又多了两个孩子。都欺骗到了掩耳盗铃的地步了。

大家想一想,法轮功要是象电视、报纸等宣传的那样,谁还炼呢?难道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没有思想,没有思维吗?纸里是包不住火的,现在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地区,而且得到了各个国家的褒奖。这不是为国争光吗!这不是法轮功的超常和博大精深在全世界的展现和验证吗!这不是大好事吗!对中国政府和人民都是一种荣耀,不值得骄傲吗!国外的人特别是美国人,生命是值钱的。真要象中国报导的那样,早给你驱除出境了。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这份荣耀,而加倍诬陷呢?我们中国人都是经过了一次次运动过来的,谁能轻易的随便去相信什么,去做什么,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大法弟子是国家社会安定、和谐的最有利因素

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堂堂正正的在做好人、做善良的人。对国家、对社会都是大有好处的。就拿我家举例:我丈夫二零零零年下岗,开办了一个销售公司。我们十多年里培养出了二个大学生、二个研究生。其中一个去美国继续深造。

我丈夫兄妹四个,丈夫是老大,父母早逝。他弟弟多年有病,一直没上班。他大妹妹离婚加上早年下岗。小妹妹也是早年下岗,生活都很困难。他(她)们的孩子从初中、高中到大学所有的学费和部份费用全由我们负担。而且弟弟、妹妹生病住院的所有费用也都由我们负担。甚至动迁我们都给他们解决住处。我还常常给他(她)们买些衣物等。因为我对他弟弟妹妹关怀备至,丈夫对我家人也体贴入微,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大家想一想:这不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最和谐、最坚实、最安定的基础吗?!我们每个人都身体健康了,都做事先考虑别人、关心别人,都按照真、善、忍去做。那么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家庭是多么的和谐、多么的温馨、多么的幸福、多么的美好。不值得珍惜吗!不值得提倡吗!为什么一定要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愚弄国人、制造仇恨呢?

我的愿望

一次又一次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歪曲、诽谤和惨无人性的迫害,使我更加认清了真理和黑暗。我凭着一颗人的良心,一颗感恩于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良心。我走向了北京,走向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个大法弟子的心声!而且在广场的几处栏杆上,天安门旁粘上了“法轮大法好”!这个全世界都知道的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我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把大法真相材料、小册子、光盘等,送到千家万户。把大法真相“三退”保命讲给每一个有缘人听。我们是在用心做,用我们自己的良知做。我们的目地是让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是无辜的。我们的愿望是让所有的中国人民都不被谎言所欺骗,不被假相所蒙蔽。我们真心的希望每个得到大法真相的中国人都认真的了解一下大法真相,了解一下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更希望你珍惜这份大法真相材料,那里有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辛苦,有大法弟子对你的一片真心。你更不会后悔的。真心的希望每个善良的中国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