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去看守所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得大法修炼七年来,虽没见过师父,却时时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深深的感悟到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魔难只要按法的要求,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所谓的魔难都是假相,突破之后能感受到那种升华后的美好。用人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二零一一年二月,我遇到了得法以来最大的考验,就是:丈夫出轨;生意赔钱,负债;正在读大学的孩子失恋近半个月没起床。这些事情几乎同时发生,名、利、色、情的干扰一起向我扑来。那时看似无法过去的情况下,我不断的问自己:还修不修?怎么修?我也一遍一遍和自己说:一定修下去!一定修下去!我开始大量学法,我悟到,生命既然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当同化法,返回先天本性时,就是法的一个粒子。法能正一切不正的,是无所不能的,我是法中一粒子,它们怎能动得了我呢!这些魔难算什么,怎么能和法相比呢。

法理明白了,一切随之改变。向内找,我觉得那些问题的出现主要是没把“三件事”摆在首位。我以前有时间才发资料、讲真相。不主动,好象完成任务似的。我要改变过去的做法。把“三件事”放在首位,并把这些溶入到日常生活当中去。我想是我思想对路了,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这次去看守所讲真相提高的机会。

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名看守所的管教。当时我们地区的一位同修正在看守所里遭受迫害。当我从那名管教那得知同修在里面遭受迫害的情况,就产生了我应该制止这种迫害的想法。通过反复的向那个管教发正念、讲真相,他能及时告诉我同修在里面的情况。通过和那名管教的接触,我也体会到发正念真的管用。只要我想让他来告诉我同修的情况,一发正念,那名管教就会来。我真的感到一切都是为法而来。通过那名管教我去了看守所。

去的头一天晚上下雨,天气预报明天一天的雨。我发正念时和雨神说:明天一点半我去大狱讲真相,那时就别下雨了。不能让同修在雨中为我发正念啊。第二天雨下到近下午一点钟真的停了。

到了看守所,那名管教在大门口说所长不见我。我心里说:你说的不算。我没管他直接就進去了。其实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看守所所长在院子里坐着。我从容的走过去和他握握手,笑着说:我叫某某,家住哪里,在哪工作,和那名管教是朋友。并笑着问:还需要汇报什么?他说:别那么客气,你是某某(受迫害同修)的亲属吗?我说:不是。我是学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一家人,所以也是亲属。他问我有什么事。我就把我如何从一个被附体,给人算命到最后卧床不起,和现在通过学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的经过详细说给他听,他听的很认真。我告诉他:别什么不信,附体真的有,不然怎么能算命,我能看的到,但它是邪的,因为法轮功是正法,邪不压正,所以我能好。我今天来就是希望你们别让邪党害了,才来给你讲这些。那所长说其实他听过真相,信收了一大堆。法轮功好你们在家炼,发那些资料就是反共产党,那就得抓。我看他邪劲上来了,我一言不发。在心里就冲他发正念。不一会儿,他自己又开始骂共产党,也有点语无伦次,东一句,西一句的。

我去的那天同修在外面为我发正念。那时我明显感觉到在同修强大的正念加持下看守所在我脚下变的很小,我丝毫没有怕心。我非常镇定的详细给他讲为什么发资料。我问他:国民党谁反对倒的?他答不上来。我说:是自己腐败倒的。共产党也一样。不是法轮功反对垮的,是腐败垮的,法轮功只是说了真话而已,像我这样,才90多斤体重,没枪没炮,拿什么反对共产党,说真话就认为是反对,说明共产党是邪的、假的,那垮台还不是早晚的事,法轮功劝你们退出党、团、队是为了救人。不过信不信可是你自己的事。就象现在咱俩眼前的楼要倒了,有人告诉你说楼要倒了,你跑不跑是你的事,命是你自己的。我知道你的工作不容易,我理解你不方便表态。不过你可以对着天心生一念:退出这个党团队组织,会保平安的。我真心祝你在灾难面前平安。说到这,那个所长答道:这个我相信。我提出要见同修。他说没判不让见。我说上次开庭有伤。现在如果没有,你就让我见,不然你们有鬼,你迫害修炼人是有罪的。难道文化大革命当中的三种人你不知道吗?他说:我知道,但是他们活该,我相信善恶有报,我没迫害他,上次是犯人打的,我们没打他……我一再坚持,这时我明显感觉到支撑它的邪恶坚持不住了,他有点紧张反复解释不让见的原因,最后几近哀求,并把手举过头顶说:我发誓再没打过他,他现在随便喊“法轮大法好”,我们都不管,我保证判了以后你来随便和他唠,多长时间都行。并说:要下雨了,我看你没带伞,你快回去吧,别让雨浇着了。我看实在是见不上了。我告诉他只要是法轮功的事,我还会来。他说你可以随便来。然后他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口。

那时我在同修强大的正念加持下心里只想着救人,没有一点杂念。出了看守所就上了一辆出租车。我就问司机:你看我从哪过来的?他说从大狱。我说:这里关着法轮功学员你知道?他说不可能吧。也许他在怀疑我是为了法轮功的事从看守所出来的。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我都到地方了。他把车停在路边问我:不忙的话再唠一会儿。给他做了“三退”之后又送他一个神韵光盘。他千恩万谢。我能感受到众生得救后发自心底的感激。

这次去看守所讲真相经历,我深切体悟到整体配合的力量。去时我的心态并不是那么稳定。我也感悟到只要在法上就是最安全的。千万不要怕那些警察,他们才是更可怜的。被邪党害得更厉害。我们在法上时害怕的是他们。

我觉得那次去看守所讲真相是做好“三件事”的一个例子。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再难我们都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我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第三者退出,我结束了二十多年的两地分居,丈夫工作调回本地,他调回后我突然想起我自己为这事求过师父。书写至此我泪流满面,无以言表,师父记得弟子每一个心愿。孩子从失恋中走出来。生意好转,欠的债也还了一半。同修看到我说:明显感觉到我的提高。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没修去的离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的执著,但我悟到关、难是我们進步的台阶。只要心里想着救人,路就是铺好的,我们就能成功。

对师父的慈悲呵护,此时感觉到语言的匮乏,无法表达。弟子唯有精進,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才能回报师父赋予我们的最好的安排。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