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的走了过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回顾自己的修炼路程,一件件,一幕幕的往事呈现在眼前。修炼路上,无论是怎样坎坷艰难,跌跌撞撞,我坚信大法的心始终没有动摇过。也正是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总能化险为夷,比较平稳的走了过来。

在师父的保护下,修炼中我也遇到了很多神奇的事:

那一年的秋天,菜农很忙,亲家母忙不过来,让我去她们那帮助看孩子。一天三次电话催着让我去,照说作为当奶奶的我去看孙女,这是常人情理之中的事。可是那时资料点还没有遍地开花,我所在的资料点负担的任务量相当大,我走了后剩下三位同修,更要忙的不可开交。我当时想,资料的事不能耽误,可是看孩子的事也是生活的常态,不去常人也会说大法学员没有亲情,况且亲家母那也确实忙的够呛。我想这是旧势力利用常人的情理干扰我们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我坚决不能承认。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任何安排我都不要。我可以去符合一下常人的状态,但我不能在那长期看孩子,就这样我发着正念来到亲家母家。

虽然符合常人状态暂时在那看孙女,但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不能耽误。我带着孙女和邻居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很快很多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过了几天,有同修在我亲家母村周围发了很多真相资料。在我亲家母早起去卖菜时,她的一个邻居就对她说,“那些传单、小册子是你们家孩子的奶奶发的吧?”亲家母说:“孩子的奶奶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拿,不是她发的。”可是第二天那人还和我的亲家母说资料就是我发的。亲家母说:“你不要想说谁就一口咬定是谁,你这样做不好。”

可巧的是那人到市场卖菜时突发脑出血住進医院不会说话了。

还有一位邻居,知道我炼法轮功,见到我就骂,说法轮功到处发传单,反对共产党,现在有吃有喝的有什么不好,你还干这事。结果这个人没过几天就得了舌癌,舌头被切除一半不能说话了,活的很痛苦。

有一天亲家母去卖菜被车撞伤腿住進了医院,经检查倒没什么大事。我和我儿媳说,“你妈住院了,我得去看看,老姐妹挺对劲的。”儿媳说:“你回家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也就是八、九天的时间我就又回到资料点。

今年春天,A同修好长时间没来取资料了。有一天我出去办事,正好路过A同修居住的村镇,就下车去找A了解情况。一下车右眼皮跳了三下,我当时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不承认这些干扰。可是很熟悉的地方就是找不到她的家,在街上转了两圈认为这家就是,就進去了,進去后同修正好在家,她说:“我这有人监控,若有人来,派出所的警察就来搜查,你来时有人看见你吗?”我坚定的说:没有人发现。他们监控不了我们,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们是在做救度众生的事,是助师正法,任何生命都不配干扰。我们两个人坐下来发正念,清除本地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发完正念我们就收拾我给她拿去的资料,收拾完后,同修让我把我的兜子也赶快收拾起来。我刚把东西放到外边回屋不到三、四分钟,A同修一抬头发现恶警已经到了大门口。她对我说:“他们真来了。”我说:“不要怕!”这时就象有人领着我似的径直走到另一间装粮食的屋子去了。我在那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恶警進屋问同修:“你和谁联系?”同修说:“我和谁也不联系。”恶警又问:“你们家谁来了?”同修说:“没有人来。”恶警巡视一遍什么也没发现,就说:“你签个字”,同修说:“我不会签。”恶警说:“你不会签,你怎么会看书呢?”同修说:“这就是大法的力量,我肚子长了五个瘤子做手术只摘掉一个就花了上万元钱。到现在帐还没还完呢,那四个瘤子都是我炼功炼没的,一身病全好了。”恶警说:“不准你到处去说这事”。不一会他们就走了。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被清除了。人什么也不是。恶警走后,我们俩合十感谢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们。

还有很多事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的走过来了。十四年的修炼让我深刻体会到,大法是神奇的,大法是洪大的,大法是圆容的,大法是无私的,大法是严肃的。只要我们认真的学法,真正的信师信法,时刻站在法上就能做好三件事,师父就时刻在保护着我们。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