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三退后拣了一条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

弟弟三退后拣了一条命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水莲(化名)

二零一零年的夏天,听弟弟单位的人说:你弟弟入党了。过后我给弟弟打电话,我说:你都五十岁的人了,还入什么党?他说单位让入的,我说:现在人们都在退呢,你还往里入,会有生命危险的,我给你退了吧,他似是非是的答应:再说吧。我说:不行,真的很危险快退出吧,他说:嗯。我用他的名字的两个字给他退出中共党员。

秋天,弟弟休班忙着收自家的黄豆,因种的地在四十公里外的老家,骑摩托车在回来的山路上撞到了一辆停着的大车上,脸上都是血,嘴也撞坏了,但到医院去检查,也没伤筋动骨,没啥大事。第二天我去医院去看他,我跟他说:你看多危险,多亏退出了邪党,他还是不太相信,我送给他一个大法护身符。他住了几天院就好了。

今年五月九日上午,弟弟在单位上班,因他是水库发电站的小负责人,对电路配置很熟练精通。单位要急于发电,他带着全站人对设备检修,电力收入是他们水库收入的主要经济来源。库里领导也很重视,同事告诉他那个电盘有毛病,我弟弟说:你用绝缘杆把闸拉下来,我去修。走到那动手修时,感觉自己的手还没接触到就有很大的力量往上吸,他喊了一声快拉闸。但已经晚了,双手被吸上了。等闸拉下来,弟弟仰面朝天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休克了,左手大拇指、右手臂都烧糊了。几分钟后苏醒过来,因电站离水库有五公里,等车赶到把他紧急送往二十公里外的医院。当地医院说治不了,得去省级专门治烧伤的医院。下午两点多单位用车直接送往省城,晚上九点多到了省医院及时的治疗,第二天做的植皮、截手指手术。

因为事发突然,亲属都没通知,我是六天后才听说的。带着兄弟姐妹的关切,带着一番沉重的心情,我踏上去省城的列车,因病情什么样一点不知,到医院一看,沉重的心情落下了。医生说:电流从右手进,通过心脏等脏器从左手出去的,左手大拇指截去一半,因骨头电黑不能留了。右手臂大面积植皮、肉都熟了,筋都露出来了。现在是恢复时期,一个多月就能好。在医院里的人们都说他是最轻的。

我跟弟弟说你退党保住了命,是师父救了你。他很高兴的答应着,他说:倒地上肩头上摔掉一块小骨头,肿的很大,脑袋怎么没摔着?我说有神保护你呗,拣了一条命,还了命债。他会心的笑了。当时弟弟的儿子和他的同学也在场,跟他们说三退的事,他们很快同意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慧芳被摩托车撞 毫发无损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晚上九点,三十九岁的慧芳骑着电动摩托从新津往大邑方向赶路,后面一中年男子约五十来岁(酒后行车)骑着七零摩托飞速前行,行至新津新平镇路段时,从后面向慧芳猛冲去,把慧芳连人带车撞了个反方向。

慧芳被撞下摩托重重地落在地上坐着,离自己的摩托二尺来远,两辆车撞击的声音二百米处都能听见,七零摩托冲击十多米远,慧芳的摩托后备箱撞坏,可慧芳却安然无恙,连一点点皮伤都没有。她知道是法轮功师父保护了她。

原来慧芳相信法轮功,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一个亲戚,年纪轻轻因久病医治无效丧失了劳动力,修炼法轮功才几天,一身的病不药痊愈,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田里、家里的活路主要靠她)。

在大法受到邪党迫害初期,慧芳把该亲戚的所有大法的书拿回家保护起来,护身符从不离身,早早就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还把大法真相挂历挂在自己厂里。正是慧芳诚信大法,在危难时得到神佛的佑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