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瞬间戒毒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因为妈妈重男轻女,我从小是在外婆家长大的,到了读书的年龄才回到父母所在的城市。他们白天工作,晚上经常去打麻将,不怎么管我,我每天就是吃饭的时候能见着他们。因为不懂与人交流,我在读书期间和同学相处的不是很好。初中时曾离家出走过两次。

孤独就是我的朋友,一直陪伴着我到十六岁。初中毕业后认识了后来成为我丈夫的男朋友,他家比我家温暖,我渴望这样的生活环境。几年后,因为很多的原因,我们俩都走上了吸毒这条不归路,戒了很多次,钱花了很多,但都是过不久又复吸了,最后连住的房子也卖掉了。他的母亲为了我们俩操碎了心,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也不管我们了,我们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

为了有吸毒的毒资,我们做了很多的坏事,甚至以贩养吸。直到一九九九年底我被送去劳教两年。即使那时还在想,出去后一定好好饱吸一顿再说。

我在看守所待了一个月左右才被送去劳教的。看守所关了一个法轮功学员。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我整天昏昏沉沉的生活,哪知道这个呀。一问,才知道原来她是因为拒绝放弃炼法轮功,被关起来的,还被戴上脚镣。那时候我不明白,这有什么重要的呢?不炼就不炼了呗,说什么真话呀,这世道流行说假话,你骗我,我骗你,不就是这样吗。看着她不屈的表情,我心里虽有点敬佩,但还是觉的太傻。其实那时也没往深处想,共产党你为什么就一定要逼人家说假话呢?

后来在劳教所,我被派去做“包夹”,贴身监视法轮功学员,每天将她们的一切事情口头向警察汇报。她们很多是被单独关在一个个被隔离开的小黑房间里,每人被两个“包夹”监控,而绝大多数“包夹”都是吸毒的。“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有减期奖励,所以私底下那些吸毒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做什么,警察是不管的,如打人呀,或明或暗的抢法轮功学员的钱物呀,这些事情很多,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警察暗中指使的,大队长还教“包夹”怎样打人在外表上可以看不出来。而面对特坚强的法轮功学员,警察就亲自动手,目地就是为了那个一层层上级规定下来的“转化率”。

刚开始的几个月,我和法轮功学员是日夜二十四小时在一起。我也很迷惑,因为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所有的信息都是警察或者新闻媒体告诉我的,但问题是那些我听到的和我看到的、感受到的怎么是截然相反的呢?

初期我对法轮功学员也是不好的,还帮着警察用很坏的语言骂她们。打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她们很多是老人家,比我父母年纪还大,我就想从精神上折磨她们,折磨到她们承受不了,目地就达到了。但无论我怎么对待她们,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一如既往的善待我,还在我需要生活用品的时候无私的、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给予我帮助。因我家人不怎么管我,在劳教所没钱就没生活用品。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无论在任何环境下、任何压力下,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我看到的是“真善忍”,反过来,从警察身上看到的就只有“假恶暴”,只有为了利益的不择手段。

我开始善待身边能接触到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象她们那样高尚的品格。有段时间,我和一位六十几岁的老人家在一起,她是位地震局的工程师,她给我讲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告诉我做人是要有道德有良知的,如果没有这些的约束,那么这个人什么坏事都敢干,按着佛家的善恶因果报应,将来的下场是很可怕的。

老人家还教我背《转法轮》的〈论语〉。我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不长,但受益不浅。慢慢的,我不再讲流氓式的粗话了,言行举止也端庄起来了,开始学会用善念看问题了。当我内心每天都充满和善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没有争呀斗呀算计呀,没有那些坏念头的时候,自己身心是那么的轻松快乐。

说起我戒毒的经历,很多人听了可能会觉的太不可思议了,真的是一瞬间吗?有那么神奇吗?我告诉你,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出了善念、想修炼的一念,法轮功师父就管我了,帮我净化了身体。以前我有时还会幻想出去后找谁谁谁去拿点白粉来过个瘾呢。就有那么一天,突然,我感觉自己不想吸毒了,连吸毒这个念头都没有了,就好象有了正常健康人思想中对毒品的抵抗力一样,就好象自己从未吸过毒一样。原先在体内因吸毒积存的毒素以及没规律的生活所造成的疾病(比如胃病),也通过上吐下泻等一段时间的反应后,都消失了。没花一分钱,没遭什么罪,就这样戒掉了毒品,我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

我出狱后,遇到过很多以前认识的“毒友”,有些会邀我去吸毒,我没有去,这种不去是不需要任何意志力去抑制的,就是根本不想去。反过来我还劝他们把毒戒了吧,作为过来人,我也知道是很难很难,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我的家人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敢相信我炼个功就成功把毒戒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还不单单是这一个方面,亲朋好友都说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什么坏习惯也没有了,又有礼貌,很通情达理,值得信任的。单位的同事也说从没遇见过象你这么好的人。其实那是因为我修炼的是“真善忍”,师父教我们要时时处处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要多为别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就连中国香港、澳门也是合法的,大法的洪传对当地的社会风气也起到了正面的作用,并受到各国各项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我想如果中国大陆有信仰自由的话,就我所在的城市该有多少吸毒的人不会因为怕被迫害而试着修炼大法呀,他们中也一定会有很多象我这样不用花一分钱就神奇的把毒戒了的,他们的家人也就不用再为他们伤心了。那该多好啊!

值此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普天同庆的日子,叩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