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个癌症病人的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今年的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在这普天同庆的伟大日子里,弟子无限感恩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曾经是一个癌症患者重获新生。现将我一针化疗针没打,一片药没吃。炼功后一年内身心的巨大变化,修炼法轮大法的心路历程,呈现给有缘人。

我是九八年得法大法弟子,走过了整整十四年的风风雨雨。回想当年得法的那段时光,高兴的是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痛苦的是在那割舍的过程中,心灵与精神上的痛苦抉择。今日想起潸然泪下,那是血与泪的交汇;那是心灵的震撼。把那段鲜为人知的事实呈现给世人,呈现给还不了解法轮大法的世人。那是一种不可抗拒的神奇力量,那是生命的渴望,使上亿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走到今天,那是历史的光辉见证,那是人成神之路的辉煌,将永远留给未来的人类。

绝望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念了十八年书。受过中等专业教育。毕业分配城里工作。工作五年后失业,自谋出路做了服装生意。当时我夫妻俩都从国营企业的铁饭碗变成了无业人员,家里生活很困难,我身体经常有病;乳腺炎、胆囊炎、阑尾炎、妇科病,每年花去上千元医药费。对于贫困的家庭来说,这不是个小数字。

我们借钱做的生意。可不到四年,我又得了乳腺癌,借的钱没还上,都治病了。我没有能力摆脱无情现实,在绝望中等待死亡。

记得当时我看到医生办公桌上病理化验单的那一刻,脑中一片空白,我茫然、无泪、更无助,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病房。同室的病友看到我惨白的脸都吓一跳,问我怎么了,我有气无力的说:我得了癌症。她们既吃惊又似在意料之中,因为住進这里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癌症病人。她们开始安慰我,说些什么,我都没听到,脑袋发木,空空如也,万念俱灰,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停止了,只能等待死亡的降临。

当时丈夫不在身边,他还不知道这个事实。我挪动着疲惫无力的双腿买了两盒饭,等丈夫回来一起吃,我想等他吃完饭再告诉他,先说了肯定吃不下去。丈夫回来,我强装无事的样子让他吃饭,可我咽不下去,饭到嘴里打渣子,怎么都咽不下去。丈夫吃完饭,我告诉他事实,他痛苦的倒在床上,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泪水流在脸颊上。我求丈夫出院不治了,丈夫说:“卖房子也得治病。”

第二天,医生要做乳腺大扫荡,彻底根除术。也就是把整个乳房的肉都得刮掉,还有腋窝的肉都得刮掉,只留下皮包在骨头上,一敲会发出响声,下手术台回到病房,我醒来的第一句话是:我不想活了,让我死吧。浑身疼痛难忍,前胸后背紧紧的缠着白色的宽布带子,刀口处压上沉沉的沙袋,一动不能动,腋窝的后面下一个塑料管子,一头插進肉里,另一头是塑料小盒,用于装血水的。就这样一个姿势躺了十七、八天。出院拆线时,因是两次手术皮肤留少了,缝合处露出了大钱般的红骨头。手术教授告诉我:一个月后开始做化疗,一个月一次,共六次,但必须是刀口愈合后打化疗,否则刀口不容易愈合了。打化疗你还能活十年。

听到这话,既难过又无奈。十年,才十年,太少了,再活十年我女儿才十七岁呀,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感到生命的尽头就在眼前,什么希望都没有了。等待我的只有死了。我还有什么希望呢?!

接缘

回到家中,邻居都来看我,安慰我,有送钱的,有买吃的,告诉我想吃啥就吃啥吧。可我又能吃什么呢,家里本来就没钱,手术把钱几乎全部花光,旧债没还又欠新债。精神压力非常大。

回家四、五天后,邻居大婶来看我,问我想不想学法炼功?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想学呀!她说:“很多人学这个法病都好了,你要能学法,病要好了,那可太好了。”邻居婶看我真心想学,就叫她的外孙女回家把《转法轮》书拿来给我看,我没事就看书,一边看书一边流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就象失散了多年的亲人,历尽艰辛好不容易相见。泪水伴我不知读了多少遍《转法轮》。我恨得法这么晚,如果早得法,不会遭那么多的罪,花那么多的钱。每读到“和尚百年之后火化时就有舍利子,有人说那是骨头、牙。常人怎么没有啊?就是那个丹炸开了,它的能量释放出来了,它本身包含着大量另外空间的物质。”(《转法轮》)时就想:这书上说的有道理,不然人身上怎么有舍利子呢?怎么和尚有,一般人身上没有啊?

后来同修带我到学法点一起学法,同修家敬着师尊法像,我心想:这就是师父啊!师父这么亲切呀。师父慈祥的看着我。有一天正在读法,我突然感到心口窝处有一根似头发丝一样细的东西直刺進心口窝处,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我心想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心脏部位有不好的东西,在给弟子清理呢。

随着一天天学法,同修鼓励我早晨去炼功点炼功,那时刀口还没有愈合,但我很想炼功,早晨去了,辅导员教别人时,我就在一边学。有一天早晨炼功时,感觉头顶没有了脑盖似的;是空的,敞开的,两小腿后面的筋在左右摆动,这种感觉使我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骗人的。

可看见自己还没有愈合的刀口又犯难了,三天两头到诊所换药布,不敢看自己手术的刀口,一看就晕过去,每次换下的药布上发出难闻的药味,还有黄色黏糊糊一样的东西。我的心理压力很大。有时早晨去诊所换药正赶上同修们集体在外面炼功洪法,心里十分矛盾又痛苦,是炼功还是去换药,换药,晨炼时间就错过去了,两者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去诊所。几个月过去了,医生说:“你这种情况很少见,这点皮两周就长上了,怎么这么长时间还这样啊?不大也不小?”我心里明白,我炼法轮功,我要好好炼功就能好的快。但又说不出口,每次换完药,下决心这是最后一次。心里矛盾又痛苦:不看医生又怕复发、扩散,如果我死了孩子这么小,找个后妈不得受气吗,花了这么多钱,人财两空,丈夫怎么生活呀,学法不去看医生,复发找谁算帐啊,如果打化疗还能活十年呢。

奇迹

是学法炼功,还是看医生打化疗针这两者之间,我心里的矛盾特别激烈。虽然知道法好,可我得的不是一般病啊,那是癌症啊,是要命的。我在心里跟师父一遍遍的诉苦:如果是疙瘩疖子我都能放下,可偏偏是癌症,怎么放的下呀。

随着学法炼功时间的增长,我的脸一天天红润起来,虽然有病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晚上身体难受睡不着觉时,我都本能的摸一摸,捏一捏肌肉皮肤,潜意识在想是不是扩散了,又长瘤了,一宿宿的似睡非睡。丈夫劝我去市医大一院找教授们问一下怎么办,我坚持不去,可又横不下心来,痛苦中不知煎熬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在这痛苦的最后,一天晚上吃完饭后,我毅然的扯下刀口上的药布,拿来家中剩下的脱脂棉毫不犹豫的堵在鲜红的刀口上,穿上紧身背心,我长出一口气,心想再也不去换药了,就学法炼功了,爱咋咋地,死就死,活就活,不去想这些了,什么都不想了。这样三、四天脱脂棉自己掉下来了,一看刀口小了一圈,长上一层嫩皮,看鲜红的刀口也不晕了,换下三、四次脱脂棉,一周多刀口自然愈合。从三月份出院时积雪未化到十一月份的满天飘雪,经历了春、夏、秋進入了冬季,八个多月的学法、炼功、修心性的魔炼,看淡了生死,放下了生死之念。

進入冬季后几乎每天早晨都去炼功点,丈夫每天都提前叫醒我,无论天寒地冻还是大雪纷飞照炼不误,每次出门都有一股力量推着我走,身体轻飘飘的,每次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刀口处,手术一侧的胳膊上同时有四、五个法轮在旋转,调整着我的身体,头顶上、两臂间、胳膊肘处,小腹部位都感受到法轮在快速的正转和反转。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我却能明显的感受到。手术一侧的胳膊术后由于肿胀,抬起后又慢慢的落下来,辅导员帮我抬起来,手碰到胳膊的哪个部位,哪个部位就立刻感受到法轮在旋转,那是非常殊胜、幸福和舒服的美妙感受。那段时光是永远值得回忆的。那是一个生命,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终于选择了生命的最初愿望,不落红尘,得法、修炼,助师正法。

在这过程,伟大的师尊不知为我操了多少的心,呵护着弟子,点悟着弟子。记得一次在看师尊“大连讲法”录像时,当师尊讲到“癌症病人,业力团一样的东西”时,我的大脑刷一下想起来做过的一个清晰的梦境:我站在自家大门外,看到西边天际上空一团黑黑的圆东西,向小锅一样大的东西直奔我而来,速度非常的快,我吓得跑進屋里拽上被子蒙头躺下,这时感到有东西在身边落下,一会没动静了,掀开被子下地,看见东墙是潮湿的并且是黑色,地上落着象鹌鹑一样的东西,已经是死的了,走到大门口,看见地上都是苍蝇、蜻蜓之类的黑东西,象锯末子一样厚厚一层,覆盖着整个地面,有的小翅膀还在颤抖着。我回到屋里拿起笤帚扫成一小堆一小堆的,心想一会拿搓子把它们扔到垃圾堆去。梦就醒了。

今日听到师尊的这句讲法,我豁然明白了:师尊早就给我清理了,身体净化了。我早就是一个健康的人了!我没有病了!我虽然没有喊出声来,可我生命的深处在呐喊!我是一个健康的人了!我得救了!那声音在天地间久久地回荡;久久地回荡着。那是一个癌症病人获得新生的喜悦;那是证实法轮大法伟大、神奇的心声;世上有什么词汇能表达清楚呢?!这就是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生死一念间,终于挣脱了死亡的枷锁,踏上了回归的彼岸。我亲身的感受证明师父讲的都是真实的,没有一丝是虚假的。只有听师尊的话,好好修炼,来报答师尊的再造之恩。

从那以后,我与病永远的绝缘了。邻居们要铺垫门口的小道,我和他们一样去搬砖,用力推拉车,用镐刨硬硬的沙石土地,和他们一样推土、铺砖。邻居不让我干重活,说别抻着,我说没事,我“病”好了。丈夫干活回家晚,我就用大斧子劈大拌子,从煤棚子拽整袋的煤一直拽到最后屋,邻居大娘说:这拌子别劈了,看再震着,这可不是小事,累着咋整啊。我坦然一笑说:“没事,我病好了。”继续干活。用力洗衣服,多脏、多厚、多大的衣服都敢用搓板搓了,家里的大小活全包了,走路轻飘飘的,吃什么都香,睡眠也好。我一针化疗针没打一片药没吃。以上是学法、炼功后一年内的巨大变化,如今已整整十四年了。

一次老同学看见我,拥抱着我,眼里含着泪水激动的说:你还活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是的,我走过了平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路历程。今天流出的泪水就象当年的泪水一样,止不住的流,是师尊一路拉着弟子的手,点悟着、看护着、呵护着、鼓励着、扶着弟子走过了一生中最低谷最痛苦的时期,扶我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结语

以上是一个新生的癌症病人的亲身经历,这说明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不是什么迷信和唯心的。我是切身受益者,是最有发言权的,也是最有说服力的。一切谎言都是徒劳的,谎言永远也掩盖不了真相,永远也不能使真修、实修的大法修炼者放弃。一个生命只有用大法归正自己,用真、善、忍的标准修自己这颗心,对照大法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才能有超凡的奇迹,才能展现佛法——法轮大法的伟大。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