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救人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我是山东临沂农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岁,从没上过学,得法已三年多了。因不识字,只看过师尊讲法录像,当我还没炼动作时,我就无病一身轻了,那困扰我多年的浑身难受、双臂象被捆绑着、医院也查不出来的、巫医神汉也治不了的病不治而愈了。

后来,我从很偏远的小山沟里来到了临沂市,城市虽然不大,在我来看是很大的。因为我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我希望更多人受益,就把家里的影碟机搬到亲戚家,放师父讲法给他们看。

受中共媒体谎言的毒害和对中共迫害的惧怕,丈夫和大女儿都反对我炼功,甚至还两次报警,把警察招到家里来。面对警察,我讲了大法让我身心受益的事实,警察劝我在家里炼,别出去说。警察要走时,丈夫不让,说我屋里有mp3,并去我睡觉的屋里乱翻。我向警察曝光了丈夫在外找女人,挣钱也不养家、管孩子的事。告诉他们,不学大法,我有病没钱治,生活都难维持,现在我家里的两亩桃园,不用找帮工,都是我自己管。警察明白真相后,告诉我丈夫:“信仰自由,你无权这样做,这是违法”。因当众揭了丈夫的丑,丈夫恼羞成怒,警察走后,他把我往死里打,大女儿也曾因我不依她说的放弃修炼,用刀砍得我腿上直流血,最后丈夫把我赶出了家门。

身无分文的我遇到同修,借了一百元钱,租了一间储藏室,有时饿了,没钱买吃的,就悄悄去饭店捡剩饭吃,后来就捡废品卖。虽然苦,但心里是快乐的,我终于可以静心学法炼功了。通过听明慧交流文章,知道大难将至,大法弟子要抓紧讲真相救人。

从去年开始,我就边捡废品卖,边给遇到的人讲真相,因不识字,我就准备了笔和纸,让他们自己写上名字和要退党、团,还是队。刚开始也不会讲,心里很着急,就听耳朵里有声音说:“一退党、二退团、三退少先队员,三退,保你平安,没有真心,神不管。”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见到人,我知道怎么讲了。有的讲几句话,他们就高兴的退出。每天退几个人或几十人不等,至今大概退了有一千四、五百人了。经我退的人有政府干部、警察、科研人员、学生和捡废品的。

我讲三退时,各种反应都有,有的感谢不止,有的则蛮横叫骂,有人还要打电话报警,我不惊不怕,发正念锁住他,走了一段距离后,心里想给他解锁,看见他钻進一辆出租车里。

有一次,碰到一个地震局的人,我告诉他:“你能预测地震,却躲不过地震,人管不了天 ,只有顺天意,才能保平安。”他说我说的是这么回事,高兴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三退了。还有一次,给一个人讲三退时,那人说:“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警察,还上过你家呢!今天没穿警服。共产党是要完了,给我退了吧!不过可得给我保密。”警察也有良知尚存的人,也得救他们。

由于有同修被绑架牵扯到和我接触的同修,她放弃了修炼,不知她住在哪里,路上碰到她,劝说不行,看到她离去的背影,我止不住泪流满面。因资料来源困难,我曾经一本《九评》传好几个人,没有资料我就靠一张嘴也得救人。

有时看到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想到他们中有多少还不知道真相,面临淘汰,就禁不住泪流不止,感到一个人的力量太微薄了。

看神韵晚会光盘时,听到阵阵鼓声,感到救人的急迫,我脑海里出现一个场景:全临沂市的大法弟子都出来了,在马路上沿途救人。我期盼这一天的到来,我期盼更多大法弟子走出来,我希望更多众生明真相得救。

如今,我依然住在一张双人床大小的储藏室里,找了一份每月六百元的工作。走在神的路上,心里充实而快乐,找同修代笔写下此文。

我从没上过学,不识字,除了听过师父讲法录音外,其他大法著作都没学过,动作还不准确。我多想尽快识字以学好法,加强正念,救更多的人。

层次有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