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苗强和谢春生的凶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苗强(手机:13904539856),男,五十多岁,原牡丹江市阳明公安分局南山派出所副所长,殴打、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现华电公安分局社区民。谢春生,原南山派出所所长,后任铁岭河派出所所长,派出所取消成立分局,无其职务闹情绪退养回家。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于市郊铁岭河镇,南山脚下铁岭河炮团对面,地处偏僻,一桩桩迫害法轮功惨案就发生在这黑窝:崔存义被酷刑残忍迫害致死;高炳(音)茹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失常后被逼死,赵军被连上三次绳,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钢针,致使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黄国栋被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钢针扎在肋条里;赵桂玲被多次上绳嘴啃地、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甚至把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不炼功)从学校抓来,将赵丹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了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就连四道村七十多岁老于头和其老伴也遭此噩运,被毒打……

随着其恶行的不断曝光,联合国人权机制各特派专员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年度工作汇报中,就列举他们所特别关注的那些人权迫害情况与案例。恶警苗强也是做贼心虚,当年他在法轮功学员宁军(被牡丹江监狱和牡丹江爱民公安分局迫害死)面前极力掩盖、甚至矢口否认他的刑讯逼供犯罪行为:我能干那些事吗。

臭名昭著的南山派出所,以动迁之名迁至橡胶三厂旁边,又因橡胶三厂盖库房,又在小二楼的南山派出所位置盖了简易的库房,至此南山派出所与铁岭镇铁岭河派出所合并,虽然南山派出所现在不存在了,但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实事却不会因此而消失,那些参与迫害的恶警将永远钉在耻辱架上……

一、崔存义被残忍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崔存义

崔存义,男,54岁。2002年5月13日前被牡丹江市东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楚等绑架,被跨区送到阳明区公安分局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后被残忍迫害致死,无口供又无笔录。南山派出所所长谢春生和副所长苗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崔存义身体被打得遍体鳞伤,经法医解剖验尸,肋骨被打断五根,其中一根断成三段,另一根断成二段;肺部全黑,眼睛红肿,腿部全黑,惨不忍睹。验尸鉴定整个过程,公安部门录了像,照了相,先后做了二次法医鉴定,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做出了公正的结论。但其鉴定报告至今不给家属,不让家属录像、照相、复印。

家属长年多次到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省有关部门上访,多次进京到国务院、高检、中纪委等相关部门上访。在正义人士的督促下,牡丹江市公安局不得不于2004年年底,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五十万人民币。 崔存义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了二年半之久才于2004年12月初出殡。可南山派出所当晚值班几名打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虽然为了掩盖迫害真相,他们已经被调离了南山派出所,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相信将法轮功学员崔存义迫害致死的凶手们终有被正义制裁的那一天。联合国人权组织已将南山派出所列入二零零五年的人权报告中,并向中国发出要求协查报告。

二、高炳茹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恐惧中被逼死

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有一个叫大青背的山村,那里没有公交车,道路很不好走。大青背有一对夫妻俩,男的姓于,排行老六,人称于老六,烟酒成瘾,弄的一身是病,面黄肌瘦的,夫妻俩经常吵嘴,而且生活很不安定,于老六也知道烟酒对身体的危害,和对家庭产生的不良影响,想尽了各种办法,多次想戒掉烟酒都失败了,妻子高炳茹(音)也多年疾病缠身。

夫妻俩有缘得大法后,夫妻俩只看一遍《转法轮》,于老六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炼功人,要达到炼功人的标准,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应该抽烟喝酒了,就这样很普通的这一念,烟酒就全部戒掉了,从此身体一天一天的强壮起来了,而且一扫以往的病态,红光满面,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妻子高炳茹多年不愈的顽疾也消失了,再也听不到夫妻俩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生活越过越好,通过这件事,很多与大法有缘的人走入大法。

然而,就这样一个和睦家庭,在二零零一年,南山派出所恶警苗强将法轮功学员高炳茹诱骗到南山派出所实施酷刑迫害,后导致精神失常。这次有十多人被抓捕迫害,他们分别是:曹茹、赵军、赵桂玲、黄国栋、张玉良、高炳茹,还有四道村的宋民杰,李建华,张老师夫妇,老于头和其老伴。

南山派出所不但未给高炳茹及时治疗,而是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在那里继续实施迫害,后被转到位于牡丹江市爱民区中华路的收容遣送站法制教育学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和肉体迫害的黑监狱)。在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子李长青(后遭恶报死亡)会同办案单位南山派出所恶警副所长苗强提审高炳茹,恶人们害怕承担责任,才勉强将高炳茹释放回家。高炳茹精神失常后,极度恐慌,怕见人,在恐惧中被逼死,离开她的一对儿女,一个和睦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恶党拆散了!

三、赵军、赵桂玲、黄国栋等惨遭酷刑逼供

赵军、赵桂玲、黄国栋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苗强、谢春生打伤、打残,有的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1)黄国栋: 2001年2月初,牡市阳明分局南山派出所抓了法轮功学员黄国栋。黄国栋,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很健壮。恶警将黄的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钢针扎在肋条里,而且没完没了多次用酷刑。黄的头被打得肿的很大,给他用刑的房里的墙上都是血,墙上钉着钉子,看迹象,墙上曾经钉过黄国栋,有看见现场的人都不忍目睹。黄至今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已不能说话、不能坐。被用担架抬到阳明法庭的。其妻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黄的房子也被村干部拍卖(作为罚金)。其儿子无人照管。

(2)赵桂玲:2001年2月被阳明分局南山派出所抓去,苗强、谢春生二恶警二多天里连续每晚6时提审,早8点送回看守所。上绳、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几乎憋死,连续十多天如此。赵桂玲的胳膊、肩部至今绳勒痕还在。

(3)赵军:男、40多岁,有一个姐姐(赵桂玲)和一个妹妹,父母都已经70多岁。老父自赵军被迫害后就心脏病复发,多次住院,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成,二老天天以泪洗面。

2001年2月24日,恶警苗强、谢春生到赵军家说,让赵军到门口来说两句话,赵军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就被强行连打带拖抓上警车,拉至南山派出所。当晚,就被连上三次绳,赵军昏死三次,恶警就用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签,让其醒来。当晚赵军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右手抬不起来,失去一切功能,两臂肿得吓人。恶警没有从赵军嘴里得到需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生毒计,将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不炼功),从学校抓来,将赵丹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了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对一个不修炼的无辜的在校学生,他们都不放过,而且还用各种方法折磨他,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残忍至极、灭绝人性。

第二天早上,两个恶警架着赵丹到赵军的面前,喊:“赵军,你看你的儿子。”然后迅速的将赵丹架走。赵军只一晃看了一眼儿子,不知儿子被恶警折磨成什么样子。一想自己一夜之间就被打残了,儿子小,怕灭绝人性的恶警把儿子再打残,就悲愤地说:“你们说什么,我都承认,放了我的儿子。”恶警们按他们的需要编写了长长的几页供词,逼着赵丹签字。恶警又上赵家逼要了5500元钱,才放了赵丹。孩子回来后对奶奶说:“长长的好几张纸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让看就让我签字。”

对于赵军,警察瞎写的供词,前言不搭后语,和别人还对不上。他们就照他们需要的瞎编,逼迫赵军签名。赵军被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一看赵军的手失去功能,抬不起来,两臂肿得吓人,就不收,让去医院诊断。恶警说赵军是装的,后经公安医院诊断赵军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赵军住院期间,恶警一再让赵军手术,可医院说手术只有2%的希望。恶警的目的是手术了就将责任推给医院:是医疗事故致残。

恶警打残人心虚,他们就到处编写罪名给赵军等人,目的不让赵军出来,如果赵军出来,他们的恶行就将曝光了。将赵军等人的材料交至检察院,因为瞎编的材料,漏洞百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省检察院及市检察院都认为恶警的行为太可恶,已看出行刑逼供的内情,一致退回。可是恶警气急败坏了,就又去新疆将赵丹抓回来(因恶警总去学校抓赵丹,故孩子只好辍学,有家不能归,流浪在外。即使这样,也不能幸免),逼迫赵军的儿子及前妻指控赵军。赵丹不诬陷父亲就被判三年,为救孩子,赵丹的母亲也逼赵军,说:“恶警说啥,你就认啥。”

经过10个多月恶警到处窜也找不到证据。恶警目的是将赵军等五人送上刑事法庭,不让他们出来,怕恶迹曝光。

2001年12月12日,阳明法院开庭审赵军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开庭后,黄国栋是被抬进去的,不能说话,不能坐,而且脚上还带着镣铐,开庭举证3个多小时。

有的法官也很正义,法官当场问赵桂玲说:“赵桂玲,你说警察打你啦,有证据吗?”赵说:“现在我身上还有伤痕呢。”法官当庭让女法警验伤,法警验过,上报说有伤痕。10个多月了伤痕还在,当初是怎样的酷刑折磨呢?

因为是公开审理,所以法轮功学员可以找律师,但有几个律师敢接这样的案子呢?五位法轮功学员只有二位找到了律师,而且还是在开庭的前三天才找到的,赵军、赵桂玲姐弟俩家各找到一个律师。二位律师很有正义感,他们和赵家姐弟见了一次面,阅过案卷后,就知道是无罪的,是行刑逼供成的冤案。为了人间的正义,为了不负律师这一称谓,二位律师接下了案子,并在庭上义正辞严地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要求法医当庭鉴定赵军的残臂;律师还讲所有的罪证都不成立;都是同案人证词,没一份旁证,依据法律不生效。律师还说在当今的社会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迫害。法官和律师都谴责公安的残暴(恶警太狠毒了)。下午三时,审判无法进行,恶警原以为举完证就宣判,结果失败了,还丢尽了丑,宣布休庭。其实这真正的审判是一次对恶警的审判。

休庭后,恶警气急败坏地到处调查,首先针对律师调查,认为律师有问题,还扬言要抓把赵军等人受酷刑的消息透露出去的人,还要抓为本案说公道话的人。可见,恶警是多么的嚣张。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警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在偿还业力的痛苦中层层灭尽。

有消息说不再开庭审理了,秘密审判,而法院无权判,报市委、省委判。恶警气急败坏地还要抓赵军的小妹。

后省里已经秘密判了赵军等5名法轮功学员,而且还不准上诉,也不给上诉时间。这地球上哪家的卑鄙法律,如此的不讲理,不准当事人讲话、申诉,而且连他们自己的律师、法官们讲话都不准。

四、多人被殴打、劳教、判刑 七十多岁老俩口也遭毒打

2001年12月12日,610头子李长清、李高扬及市里公、检、法的一些要员等亲自到阳明法院参与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赵军、赵桂玲(姐弟俩)、黄国栋、曹茹、张玉良被非法庭审,而黄国栋却是用棉被抬进去的。曹茹遭诬判,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九监区,恶人强迫她们在监舍坐凳子,派刑事犯看着,不许说话,不许走动,只能一动不动地坐着,稍有动静就会招来拳打脚踢。恶警不断地想着法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让犯人把凳子抢走,让她们坐在大理石地面上,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7:30.当时天寒地冻,地上什么取暖的都没有,那种滋味可想而知。而且不让买吃的,不让与家人联系,不让写字,不让说话,人的基本权利一点都没有,吃饭只给刑事犯人的一半。

张玉良,被恶警苗强殴打,内脏被打坏,以致后来尿血很长时间。张玉良遭诬判,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三监狱。 在哈尔滨第三监狱,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孙殿斌一次答题不符合狱警张久珊所愿,张久珊指使犯人关德军、刘彦明、金志东、李东辉和集训队的犯人摧残法轮功学员孙殿斌、李成义、张玉良、张传铎,强迫这些学员骑马扎儿、头顶墙、身体稍一动就打,直到后半夜,才让睡觉,早晨4:30起床,仍然继续骑马扎儿;白天训队列,不让休息。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使法轮功学员肉体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

被迫害的还有四道村的宋民杰,李建华,老于头和其老伴。都不同程度的被南山派出所苗强、谢春生扇耳光、毒打……宋民杰和李建华被劳教一年,被劫持到位于四道村本村的牡丹江劳教所迫害。

李建华的妻子宋京华,女,54岁,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铁岭河镇四道村,2000年因坚持修炼,被市公安局和铁岭河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劫持到当时的哈尔滨市戒毒所迫害两年,冤狱刑满后回家。哈尔滨市戒毒所狱警到家所谓回访,不知对她做了说了什么,导致精神失常,于2006年5月2日夜9点被火车撞死。

张老师夫妇被南山派出所绑架,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被勒索钱财后才回家。

铁岭河镇四道村老于头当年七十多岁,也被苗强毒打,是被抬进去,抬出派出所的。其老伴近七十岁,也遭此噩运,被打后老太太说:谢谢,恶警道:谢什么?老太太说:我长这么大第一被打!这就是所谓的 “先进个人”派出所所长谢春生。领导工作的“先进”派出所。

五、墨写的谎言遮不住血染的事实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凌晨六点多,宁军和于忠海在街道的墙壁上喷“法轮大法好”真相标语时,于忠海遭到“蹲坑”警察的绑架,宁军走脱。宁军回到位于西五条路,临时租赁住所后,和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商量如何营救于忠海,西安公安分局共和派出所的恶警用在于忠海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房门,绑架了宁军、付英、杨玉坤等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宁军被绑架到位于桦林镇桦林橡胶厂西的东郊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黑窝),宁军对在场的警察讲真相,揭露牡丹江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谈到了恶警苗强酷刑折磨黄国栋、赵军、赵桂玲等犯罪事实,在场的警察不相信这事,并且找来了苗强本人。苗强在宁军面前矢口否认,信誓旦旦的表示,他没有做过这些,极尽花言巧语掩盖自己的刑讯逼供犯罪行为。因宁军被非法劳教刚释放不到一个月,恶警们觉得从他的口中得不到升官发财的“情报”,就把宁军送回西安分局,一星期后回家。

然而,墨写的谎言遮不住血染的事实。崔存义被酷刑残忍迫害致死,牡丹江市公安局不得不于2004年年底,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五十万。高炳(音)茹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失常后被逼死;赵军被连上三次绳,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钢针,致使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黄国栋被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钢针扎在肋条里;赵桂玲被多次上绳嘴啃地、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

这些血染的事实,岂能是苗强花言巧语掩盖的了!

听到这些迫害真相,善良的人们甚至都会对非人暴行的惨烈极其邪恶程度感到难以置信,但是纵观中共历次迫害运动的历史会发现,如此暴虐的恶行绝非孤案个案,那是一脉相承的中共邪恶本性的集中体现。残酷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原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公安局长王立军在权斗中惨败被囚禁。由此可见,迫害良善,人神共愤。

华电公安分局社区警察苗强手机:13904539856
谢春生:1339453799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