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6/201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

  • 昆明市公安局赵立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补充

  • 曝光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八大队恶行

  • 昆明市公安局赵立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补充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昆明市副市长兼昆明公安局邪党书记、局长赵立功,男,汉族,1962年7月生,
    1986年调云南省公安厅工作。赵立功走到哪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就跟进到哪里,赵立功恶行累累。现补充赵立功2005年至2009年任红河州公安局邪党书记、局长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二零零一年三月,在云南省六一零的操控下,红河州六一零和公安局抽调了大量的警力和法轮功学员单位的保卫科大量人员,先后在蒙自县、个旧市举办了“红河个旧市茶山果站洗脑班”、“红河个旧市白云山庄洗脑班”,劫持了全州近两百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其中个旧市有近百名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
    云南省红河州“六一零”带领由被“转化”人员组成的“省转化帮教团”到“洗脑班”灌输邪恶的歪理邪说,逼写“三书”,逼交大法书籍、资料,逼放弃修炼。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的单位深受其害,被罚款勒索,被逼签限期转化合同,被逼交保证金等等等等。从而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跟随中共邪党对佛法行恶。

    洗脑班采用的邪恶方法主要有:(一)剥夺人身自由。每个学员至少由两名“包夹”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看守着,上厕所也跟着,不准与别人交谈,不准私自活动,从精神意志上折磨,企图迫使其就范;(二)强迫听、看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录像、报刊、书籍;听“专家”宣讲、强迫写心得体会,进行所谓揭批、诽谤大法,扭曲人性,企图摧毁修炼人的正信;(三)利用邪悟者灌输歪理邪说,用伪善的言行迷惑法轮功学员,误导其“转化”,放弃正法修炼;邪恶人员轮番做所谓“思想工作”,不让休息,不准睡觉,强迫“转化”;(四)利用亲情,包括家人哭闹、威逼离婚等逼迫放弃修炼;(五)以扣发工资、退休金、开除工职、解除劳动合同,包括威胁开除家人工职、影响子女入学、参军、工作的权利等等,强逼“转化”。(六)最后一招就是:表态“不炼”就放人回家;否则,“炼”就劳教。云南电网公司内定:所属系统单位,如有法轮功学员,给二个月“转化”时间,不写保证放弃修炼的,一律解除劳动合同。下属单位云南电力学校、红河供电局(原名个旧供电局)各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单位书面通知:已违反单位《云南电网公司红河供电局员工奖惩管理标准》新增加的条款。

    参与洗脑班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骨干有:黄应玲(女,云南省“六一零”成员)、蔡朝东(云南省演讲协会会长)、郑维川(云南大学教授)、张某(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组成的“专家组”和由邪悟的法轮功学员组成的所谓“帮教团”,其主要成员有徐太原、黎昆平等。

    被劫持到洗脑班的个旧市法轮功学员有:董铭祖(男)、陈尧(男)、谢曼华、苏琼波、王宇中、张桂仙、刘燕、万乔英、林崇福(男)、王宇平、杨文筠、杨林科(男)、卢子毅(男)、李凤仙、马林、高孟园、张正乔(男)、王丽春、戴金兰、沈绍清、黎明(男)、张丽芸、张苹、张秀英、杨素芬、王兰芬、常萍、万琼、蒋艳华、陈象征、龙智英、宋成英、王有芬、徐丽萍、李惠琴、张如秀、高琴仙、李静琴、杨天宏(男)、张连珍、周火德(男)、敖英、邱华、陈锦辉、李锁英、尹秀生、刘炳恒、周兰芬、李凤英、蒋玉华、李萍、徐绘平、蒋桥、高梦云、杨丽芬、杨膳伟、徐惠琼、何玉兰、李琼芬、刘琼珍、秦凤珍、万红丽、张琼芬、冯学蓉、王忠平、陈云丽、赵永芝、芮忠明(男)等。


    曝光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八大队恶行

    2012年2月18日早上,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八大队七班法轮功学员陈尔山写了书面声明,声明在劳教所期间所做所说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由七班班长张春国交给了队长。

    紧接着陈尔山就被叫到队部办公室。当班队长陈磊,没让陈尔山吃早饭就把他用手铐吊在了厕所内一天一夜。在这一天之内恶警岳振宇、刘琳、张玉华轮番对陈尔山进行毒打,用电棍电。最后陈尔山在教导员李共鸣的威胁下只好写出了所谓书面“检查”,表示“认错悔改”。陈尔山被延长了3个月的封闭期。

    这件事情过去不久,在2012年4月12日下午,省劳教局局长李娥亲自带队参观八大队习艺劳动车间现场。车间内非常严肃。就在此时,法轮功学员柳胜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队长聂树东立即跑上前去用手捂住柳胜竹的嘴不让他喊,局长李娥等人当即离开现场。

    李娥等人离开后,教导员李公明等人就把柳胜竹叫到队部办公室,吊铐在厕所内。

    就在同一天下午法轮功学员王胜华也交上了《严正声明》,这让李公明震怒。

    事件发生后,李公明、刘琳二人马上研究迫害对策。到第三天中午,李公明等人又把柳胜竹吊铐在被褥室内,由帮教赵文安看着,一直到柳胜竹“认错悔改”,写出了书面检查,又当众做了检讨才算完事。教导员李公明又上报申请所政管理科批准给柳胜竹加期一个月的处置。同时李公明又指使帮教杨洪栋说服王胜华,让王胜华“认错”“悔改”。王胜华以绝食反迫害。就在王胜华绝食半个多月的时候,队长王厚刚值班,王厚刚让帮教宫佩健检量王胜华的体温,结果查到王胜华的心跳每分钟120多下,觉得快不行了,王厚刚就给教导员李公明打电话说王胜华很严重,需要马上送医院。王厚刚马上叫车将王胜华送到八三医院检查。因医院满员,没有床位,只好拿了600多元钱的针药回来,由劳教所医务室人员给王胜华打针。所有花费由王胜华个人支付。

    王胜华一直遭受着被帮教李晓东等人灌食迫害,灌的食物有豆奶粉、盐。事隔几天,教导员李公明又拉着王胜华到八三医院去检查,结果医院不收。医生说留下也可以,但必须由两名警察守着。警察不干,又将王胜华带回,直到现在还在灌食。现在王胜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恶警张玉华现已遭报:妻子得了乳腺癌,父母也都得了很重的病,家庭经济负担很重。

    恶警李公明在大会上公开讲:你们“转化”了咱是朋友;不转化就是敌人。非常邪恶。
    望国际调查组织立即对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八大队恶行及王胜华的案例进行调查。

    迫害主要责任人有:
    恶警:李公明、张玉华、刘琳;
    帮教:李晓东,赵文安,刘崇刚,杨洪栋;
    普教有:王百万、何海军、焦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