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后我能识字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九日有幸得大法的,在我没有修炼之前,丈夫已经得大法三年了,他在这三年中,他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暴躁的性格变得和气了,身体多种疾病也不治而愈了。当时我想这功法真好,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想到修炼。当时也许是机缘不到的原因吧!

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九日的一天下午,我在床上休息,无意中突然看到师父的法身显现在我的面前,当时我惊呆了,我还以为是幻觉,这时听到师父法身对我说:“你治了这么多年的病也没好,我教你炼功吧。”然后师父就隐去了。我马上坐起来拿起丈夫学的《转法轮》,书里的每个字和标点符号都是金光闪闪的,不知不觉中眼泪就流了出来,也许是我明白的一面得了法激动不已吧!但我不认识几个字,当时我想既然不认字就先炼功吧!我把书放下,单盘,不知不觉的就炼起动作来了,就象以前炼过一样,这时丈夫回来了,惊奇的问我:“你什么时候学会炼功了?”我说,师父说教我炼功,我不知不觉的就会了。我把看到的一切和丈夫说了,丈夫激动的说:“你的根基太好了,师父都显现出来教你功,你太幸运了”。从那天以后我就开始修炼大法了。

不识字是我学法的一个障碍,当天晚上在梦中我看到了《转法轮》中每个字都金光闪闪的。神奇的是第二天《转法轮》第一讲我都能念下来了。等到晚上在梦中我又看到《转法轮》的每个字金光闪闪的,我又能读第二讲了。

这样几乎我每天晚上在梦中都学习《转法轮》,在一个月之内,我把《转法轮》和《精進要旨》两本书都能读下来。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师父在梦中给我开发智慧、使我认识了所有的字,而且在一个月内,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身上的病全没了,一身轻,我的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这就是我初期得法的过程。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和快乐。我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有时间就是学法、炼功。把大法的美好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讲给大家听,时时刻刻都按法的要求去做。

就在我全身心的学法炼功时,弘扬大法时,突如其来的打压和迫害发生了。那就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镇压法轮功开始了,那天我们去炼功点,听说辅导员被抓了,我们都很吃惊,我们炼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有什么错呢?我们决定去省政府要人,第二天我们八个同修结伴而行,到了市政府问为什么抓人,要求他们立即放人。他们说:我们不管,人已经送走了。这时我才知道丈夫和其他先来的同修都被送到了小区体育场被软禁起来。我们八个同修赶紧回来,第二天去各地派出所要求放人,丈夫才被放回家。其他同修也陆续被放出来。自那以后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污蔑法轮功。

我们没有被吓倒,反而更增加了我们对法坚定的信心。由于中共利用报纸。电视的谎言蒙蔽众生,有的众生对大法不理解,甚至排斥、抵触。我心里非常难过,为了使众生了解真相,能够得救,还师父一个清白,我走上了证实法的路。

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们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一路上我们顺利的到达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四个同修展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话还没有落警察围上来,把我们推上车带到站前派出所,派出所内还有很多外地的同修,当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下班了,没人管我们了。只有两位警察互相说:“审他们吗?”另一个说:“不审”。过了一段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我们就想不能在这里呆呀,我和另一女同修提出要上厕所,趁人不注意走出派出所。才看见两边有站岗的人,我们非常镇静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我想一定是师父在悄然而护。当晚我们坐车第二天返回家中。当地的同修纷纷来我家,问我证实法的过程,后来也陆陆续续的走上了去京证实法的路。

当时的环境非常恶劣,派出所、街道、单位、还有丈夫村的领导,到我家恐吓威胁,让我们放弃修炼。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讲在我身上发生的变化,讲大法的美好,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不来干扰我们了。在这过程中我没有怨,没有恨,真心的救度他们。后来,他们一部份人退出了党、团、队。也很少迫害大法弟子了。环境变得宽松了,由于我没有顾虑心、怕心,几乎每天都在面对面的讲真相。

我给自己安排了合理的时间,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外,我大部份时间和同修互相配合走出去讲真相,回来有时间还是多学法。所以我们地区同修应该多学法,走出来证实法。整体配合,共同提高,救度众生,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完成我们来时的史前大愿。从修炼到现在,要写的体会太多了,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也太多了,今天就写这么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