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更多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利用全部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用谎言欺骗煽动仇恨,挑动人心。湖南怀化市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判刑,高额勒索等迫害。下面是陆续曝光的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一、丁香莲在迫害中离世

丁香莲,女,湖南怀化中方县锦溪乡山斗坡村人,一九九七年冬,丁香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身体受益,身心健康,幸福。丁香莲曾三次被非法拘留,共六十多天,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个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在劳教所里,丁香莲受尽了酷刑折磨,悬铐数小时,昏死过去,门牙被打掉两颗,被暴晒,长时间不给水喝,不准大小便,长时间不准睡觉,强迫背牢规,穿囚衣,不依就打,有一次,丁香莲被恶警打倒在地上很久爬不起来,回家后全身麻木。

丁香莲被恶人抢走现金、大法书、电视机、沙发床、风扇、缝纫机、大录像机等私人财产。

丁香莲受尽了恶党肉体上折磨和精神上的折磨,听说“六一零”又在抓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恐惧被再次遭到恶党迫害,身体一直得不到康复,在另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几天后,于二零一零年冬天,精神压力太大,离世。

二、易芳英遭非法劳教

易芳英,女,溆浦县黄茅园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易芳英在深圳打工,跟同厂的几位法轮功学员早上炼功,被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天,强迫写“保证”。

二零一一年三月,易芳英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与法轮功学员打横幅,被恶警强行带上警车,拳打脚踢,易芳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被打倒在车上,恶警用脚踩他们的头。后来,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一个派出所,只要说不放弃信仰,他们就使劲打,打得法轮功学员们眼睛冒金花。一个恶警抓住易芳英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将易芳英和一法轮功学员背靠背铐在一起。易芳英被恶警一棍打出去二米多远,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正告他们不能打人时,他们就用牙刷使劲刷法轮功学员裂口的嘴唇,刷得鲜血直流,最后将易芳英和法轮功学员连铐在塑料椅上三天三夜,不给饭吃,这期间易芳英的小便全是血。

后来,将法轮功学员们分批送看守所。在看守所,易芳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穿号服,野蛮灌食,易芳英被几个男的拖走,摁倒在地,插胃管,将鼻子和嘴都封起来,差点被搞得窒息而死。易芳英被关在看守所十天后,怀化来人将她接回后,被关在怀化看守所二个月,没有任何手续,非法劳教一年,二十四小时监控,强迫听、看对法轮功造假录像。

二零零六年九月初五(农历),易芳英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在乡里讲真相,被黄茅园镇政府的列忠、刘先平、韩林海、唐忠勇、唐荣占等人,强行拖进车里,三岁的儿子被弄倒在地,吓得孩子哇哇直哭,随即易芳英被劫持到龙潭派出所。易芳英被关了一天一夜不给饭吃,这次被行政拘留,交生活费不记账,回家时又被强迫交生活费。

三、丁坤元遭非法抄家等迫害

丁坤元,女,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得大法,湖南溆浦县龙潭镇人,二零零零年五月,丁坤元与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当地公园炼功。当地的派出所指导员张道康(已得绝症死亡)拿走了炼功的录音机,并唤来县政保科人员抢下法轮功学员们胸前的法轮章,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并高价收取法轮功学员们每天三十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一年五月,当地派出所张道康随同县“六一零”樊高阁等十几恶警闯入丁坤元家,非法搜家,对丁坤元第二次拘留迫害。将丁坤元列为重点迫害对像,每到“四二五”“七二零”就派人暗中监控。

四、雷细英遭酷刑、洗脑迫害

雷细英,女,近五十岁,湖南麻阳县人,一九九九年,雷细英带着不到一岁的女儿去北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被劫持回本县,非法关押了三、四个月。

二零零三年,雷细英发了两张传单,被劳教一年,一年期满后不转化,直接被关进麻阳县看守所,恶警毒打她,用烟头烧乳头,五花大绑上刑床,睡死人床,戴二十几斤重的脚铐,双脚磨烂流血。

二零零五年,雷细英的丈夫给他人讲清真相,被六一零绑架,雷细英去要人,被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十月,雷细英被绑架至怀化洗脑班迫害。

五、向金兰被勒索

向金兰,女,七十岁,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向金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同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刚到天安门就被警察盘问,随即六位法轮功学员被全部绑架上了警车,警察动手打她们,李秀英的脸被打得通红。怀化洪江市的易少东、易忠贤、李建安等恶警将法轮功学员们铐在回怀化的火车上。回到洪江后,又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女恶警抢走了向金兰短裙里的一千多元现金,向金兰被关在看守所三十天迫害。恶警禹岳军、易忠贤到家中饭店摄像,非法抄家,恐吓向金兰的丈夫和女儿。

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向金兰被敲诈五千元。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被敲诈五千元。向金兰无法经营,只好回乡下,没几天,乡政府派出所段其文又到家里骚扰。

二零零九年八月,向金兰与法轮功学员在乡下发真相资料,被行政拘留十天。

六、蒋咏梅遭非法劳教等迫害

蒋咏梅,女,四十三岁,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因去北京上访,被洪江市公安局恶警易少东、易忠贤、杨会安、向庆华、曾庆文、禹岳军等劫持到公安局逼供,并敲诈二千元现金。二零零零年五月,因在家集体看师尊的讲法录像,被恶警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天,并索要三千二百元生活费。在看守所,蒋咏梅坚持背法,炼功、被恶警张某和唐某辱骂和威胁。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蒋咏梅因散发真相资料,被关押进看守所迫害四十天。蒋咏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对蒋咏梅进行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摧残,强制军训、剥夺睡眠、罚站、强行坐小板凳,强行灌输给法轮功造假谎言,二十四小时监控。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蒋咏梅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绝食抗议七天才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一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送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蒋咏梅被洪江恶警易忠贤、易海清(六一零)、李品崇(六一零)、禹岳军(六一零)、向庆华(政法委)劫持到怀化洗脑班迫害,被二十四小时监控,剥夺人身自由。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洪江六一零闯到蒋咏梅家,蒋咏梅走脱,被迫离职,再度失业了。

七、薛宝玉遭非法劳教、判刑、勒索等迫害

薛宝玉,女,四十九岁,洪江市档案局公务员,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薛宝玉被洪江市“六一零”办非法敲诈一千元,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洪江市档案局非法敲诈三千元,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六日,被洪江六一零办敲诈一千元,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被洪江六一零办敲诈三千元。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洪江市“六一零”办的段建周、向庆华、国保的易忠贤、鲍丽娜等一伙人闯进薛宝玉办公室绑架,薛宝玉被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洪江看守所,薛宝玉绝食抗议,单位和“六一零”办的搞假释放,于同年八月一日下午四时,薛宝玉又被送到劳教所。劳教所强行坐小板凳、侮骂做奴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六一零”办的黄智光、国保大队的段学桃一伙不法徒又闯进薛宝玉办公室绑架,强行砸家里的门,抢走师尊的法像,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装订机二个、切纸机、大法书、光碟等真相资料,直接经济损失一万多元,薛宝玉非法关押在洪江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一天,薛宝玉又转到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薛宝玉被洪江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被停发工资,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薛宝玉被开除工职,现生活无着落。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薛宝玉从监狱回家才三个月,洪江市“六一零”办国保大队,安江镇派出所禹岳军、韩佩志、黄智光等十几人,三次到薛宝玉家企图绑架,逼迫薛宝玉再次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八、段有英被迫害,有家不能回

段有英,女,五十三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四月,段有英在自己开的饭店,给顾客讲真相,被洪江市国保大队易忠贤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炼功带、录音机一台,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三月,国保大队带一伙恶警闯进段有英家抄走大法书,师尊法像,炼功带,录音机,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天,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六日,易忠贤、向庆华将段有英非法劳教一年,当天回洪江,他们又把段有英关在看守所,勒索一千元才放回家。恶人经常来家骚扰,段有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九、向施全,男,二十八岁,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五年三月,向施全在洪江开饭店,在门上贴一副对联,对联内容是《洪吟二》中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法正乾坤”被人恶意举报,洪江市国保大队易忠贤、向庆华等四人闯进饭店,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炼功带、录音机一台,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四月,易忠贤等十个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炼功带、录音机、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问。

十、杨英德老人遭受的迫害

杨英德,男,七十岁,一九九六年十月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杨英德患重症肝炎,得法修炼两个星期,身体恢复健康,面色红润,全身有使不完的劲,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从此与医院、药永别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晚,杨英德睡在家里,被公安局一副局长带三个恶警伙同城中派出所所长闯入家,杨英德被关进拘留所二个月。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杨英德与法轮功学员去讲真相、挂横幅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三-八年,另有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敲诈一点五万元,杨英德被送常德监狱,酷刑迫害,恶警指使犯人任意打骂,经常拳打脚踢,寒冷的冬天只有冰冷的水洗澡,伙食极差,头顶的头发和汗毛几乎全脱光,剩下的少部份由黑变白,只剩下三颗牙,走路都困难。十年中,恶警骚扰不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六一零”伙同单位绑架杨英德到军分区后门一学校的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在七公司洗脑班迫害一周,单位派人监控杨英德。十年来,杨英德经济损失五万元以上,身体一直未恢复。

十一、徐戴秀、易桂连、丁香桂、易冬红遭受的迫害

徐戴秀、易桂连、丁香桂、易冬红,女,家住怀化市溆清县黄元镇,他们于一九九八年冬季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都好了。二零零一年四月,她们被绑架到溆浦县看守所迫害,徐戴秀被非法劳教二年,易桂连二年,丁香桂、易冬红被非法劳教一年。后,丁香桂、易冬红被拖回溆浦看守所,关押一个月,敲诈一千元。回家后,她们被村干部监控,六十八岁的易桂连二零零八年被敲诈二百七十元,被多次关押在拘留所,关押期间不给食物,使年迈的老人家身体遭到严重摧残。

十二、周云霞被迫害精神失常

周云霞,女,六十二岁,湖南宁乡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周云霞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三千元。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非法拘留十五天。怀化“六一零”将其接回后,又判拘留十五天,罚款二万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五月,周云霞被怀化“六一零”非法关押九十多天。二零零一年十月,周云霞被湖南宁乡县公安恶警周有良,唐建明等人来怀化绑架至宁乡,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四年,在长沙女子监狱,周云霞被强行打针,被迫害的理智不清,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出监后,周云霞被宁乡县“六一零”强行送精神病院迫害四个月,并威胁家属出钱,否则送去监狱判五年,用费二万元。回家后,周云霞精神失常,经常说有人要害她,到处乱跑二零零六年,周云霞走到武汉,二零零七年走到江西,有一次走到贵州,儿子接几次,用去几千元。二零一零年三月出走至今未归,生死未明。一个好好的人被恶党人员迫害得理智不清,精神失常。

十三、曾广斌老人被迫害妻离子散

曾广斌,男,六十八岁,湖南七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五月,去北京上访被拘留十五天,被怀化接回后,与妻子周云霞一样又被拘留十五天,回家二天后又拘留十五天,共四十五天,敲诈三千元。二零零一年十月,曾广斌被宁乡县恶警来怀化绑架去宁乡,周云霞和曾广斌夫妻双双被判刑,曾广斌被判三年,儿子无法上高中,流落他乡,大儿子无业,媳妇离婚,妻离子散。

十四、丁理昌遭受的迫害

丁理昌,男,湖南怀化洪江湾溪乡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农历)晚上湾溪乡派出所长李朝民、杨仲国为首十几人非法闯入家中,抢走了大法书、录音机等物品,将丁理昌、杨四妹(妻)、廖青梅、唐丽英、丁芳珍、杨秀华非法拘留十五天,每人敲诈八百元。在拘留所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打丁理昌,如不打,就加他们的刑期。二零零零年,丁理昌进北京上访,随身带的钱物被恶人易少东(六一零)、李朝民、杨仲国等到全部搜走,杨英芳、唐求,丁芳珍、杨四妹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二-三个月,每人敲诈七千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湾溪乡肖卫(书记)、周刚(政法委书记)为首十几人非法闯入家中,把丁理昌绑架到派出所,搜走大法书,资料,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强迫交生活费。

二零零九年秋收时,丁理昌被派出所所长蒋名农、杨龙贵为首十几人半夜用枪破门而入,抄走大法书、师尊法像、资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把丁理昌和杨英芳非法送劳教一年。劳教所对他们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不准睡觉、冷冻、坐小板凳、开始二个监控、后来增到四-六个,剥夺说话权利,不让购物,卫生纸也不给买,强迫奴役劳动,停止与家人相见,有的公开说就是要迫害好人。

十五、易运翠曾被非法拘留

易运翠,女,怀化溆浦县黄毛元镇人,二零零六年农历九月初五,本镇恶警刘钟、唐中勇、唐永占、张小安等绑架易运翠,拉的拉、推的推、打的打,易运翠的手被打肿了,衣服被扯破了,镇政府的韩林海、王秀满进行非法审问,下午送到龙潭镇政府,非法关一天一夜不给饭吃。第二天下午,易运翠被非法拘留十三天,逼交一百三十元生活费,没有收据。

十六、唐德金被非法劳教一年

唐德金,男,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二月,溆浦黄毛元镇政府的韩林海等四人到唐德金家,将其绑架到镇政府,当天将唐德金送龙潭关了二十四天。有一次,唐德金在乡下讲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坏人经常打他。后唐德金又判劳教一年,恶警指使人打唐德金一年。

十七、杨英芳、丁芳珍夫妇遭受的迫害

杨英芳,男,六十二岁,丁芳珍,女,五十八岁,夫妻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晚,邪党村,乡干部十多人,派出所所长李长明、司法干部杨宏清、恶党书记杨忠国、村支书杨宏沅,从家里绑架了丁芳珍、廖青梅、杨秀华、唐立英、丁理昌、杨四妹夫妻,留下五岁的小孩无人照顾,他们将丁芳珍、丁理昌戴手铐,关在楼梯下面,将丁芳珍、丁理昌、廖青梅、唐立英、杨四妹送拘留所十五天,每人敲诈八千元才放人。杨英芳当时不在家,回到家,被派出所关了三天。

二零零六年,进京上访、找不到信访办,法轮功学员们就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抢走《转法轮》、四百元现金,接回怀化,被关进拘留所三个月,每人罚款七千元才放人,丁理昌被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晚上,恶警将丁理昌、韩方清、杨红云、丁琼芳、唐建国、杨英芳等六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乡政府,第二天非法关拘留十五天,韩方清因年老受不了恐吓,回家又被多次骚扰,不久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晚,在法轮功学员家学法,被恶人杨龙贤举报,乡政府雪峰派出所、洪江“六一零”几十个人包围,绑架丁绍丙、丁坤昌、丁理昌、杨英芳,关在派出所一天,将丁绍丙、丁坤昌关押在拘留十五天,杨英芳、丁理昌被送看守所一个月被非法劳教,劳教所对他们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不准接见、打电话、家里送的物品不准收,每天做奴工,恶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如李付军被迫害成残废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村书记杨枚英、乡干部“六一零”派出所几十人白天黑夜绑架法轮功学员,闯入家中骚扰十多次,连续两个月,将刘桂香、丁和爱、唐长春、丁绍丙送怀化洗脑班迫害。

十八、 姜吉仙遭受的迫害

姜吉仙,女,六十三岁,怀化市鹤城区日杂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五月,姜吉仙上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带回怀化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敲诈二千元(从工资中扣去的)。

二零零二年五月,姜吉仙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非法扣去工资九个月(三千六百元)。

二零一一年六月,姜吉仙被鹤城区六一零,伙同国保恶警,从大街上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十一天,姜吉仙的母亲八十六岁在家有病无人照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