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山血泪——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接前文《碧山血泪——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

第三部份,安陆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安陆市医疗系统

◇黄学军,男,安陆市普爱医院药剂师 详情请见前文“遭严重迫害部份案例”

◇周大庆,男,安陆市普爱医院外科医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他遭到多次非法抄家、罚款、审讯、关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八点三十分,被六一零人员、政保科恶警和普爱医院书记施发斌、主任聂文柏等,强行将他绑架到湖北省法制中心的洗脑班迫害。

◇石世菊,女,安陆市普爱医院职工。二零零一年,被安陆六一零人员、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遭李绵楚、聂汉章、涂亚东、张某等十几人轮番围攻,侮辱,每天被逼听、看污蔑法轮功的广播、录像、文章,并遭威胁、恐吓,叫嚣要判劳教、开除工作,逼迫家人与她离婚。

◇冉新翠,女,安陆市普爱医院护士长。自迫害以来,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府城派出所,无数次到她家和她单位非法骚扰、恐吓、威逼、监控、和严厉管制。每星期来访一次、每天来电话。单位领导在巨大压力下免除了冉新翠护士长职务。二零零零年十月,冉新翠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看守所,三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冉新翠多次被恶警陈忆东和姓季的恶警等人非法提审,每次提审都是恐吓、威逼,用开除工作、逼她丈夫跟她离婚,以不让子女升学相要挟,被非法关五十六天。被勒索数千元钱,还停发她两个月的效益工资(含部份基本工资)。冉新翠到本市六一零讲法轮功真相,要求他们立即无罪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六一零向她单位和她丈夫施压。她丈夫受到单位训斥,气急败坏毒打冉新翠。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冉新翠被安陆六一零、公安局、府城派出所、单位领导施发斌、黄道庆、聂文柏(遭恶报已死)等近十人绑架到河西洗脑班。逼她们看洗脑的东西、逼着听污蔑法轮功的恶毒的鬼话,她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被勒索一千多元钱,没开发票。参与的人有李绵楚、聂汉章、政保科的涂亚东、张斌、陈光德、廖志文、张某、政府办的丁玲丽等十几人。

二零零二年,陈新运等多名恶警突然闯进冉新翠的家,逼她交出油印机,逼迫她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恶警抢走了机器,学员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半夜十一点,国保大队、安陆府城派出所一群恶警,闯到她家企图绑架,未遂。

大概是二零零四年、二零一零年七月、二零一一年七月,安陆市六一零副头目聂汉章等绑架她未遂。

◇潘德清,男,安陆府城医院医生。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进京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被绑架关押在四里看守所四十多天,又被沙洋劳教所迫害一年,牢犯王银强扒光他的衣服,强迫他跪在地上,用棒子打他,又把他拖到雪地里,用冷水从头淋到脚。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二零零零年,被犯人拳打脚踢,一高个犯人踢断他左侧第五根肋骨,用膝部捣断他胸骨,背劳教所规定,拖地板。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遭警察铁链抽打,爬壁半蹲,扫帚条抽打赤上身,烟头烫手指。劳教期满回家后,单位不安排工作,他进京上访被抓回关在四里看守所四十多天,被勒索钱财释放。

酷刑演示:烟头烫
酷刑演示:烟头烫

二零零二年七月,便衣警察骚扰,诱逼他真相资料钱是他给的,他又进京上访被关在四里看守所,三十多天的绝食抗议,生命垂危才放回。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晚,几个恶警闯入家中,杨波把他骗到公安局劫持到四里看守所关押,刘黎光指使犯人灌食迫害。

◇孙静,女,安陆市府城卫生院一名护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后,与学员进京上访,当晚被恶人破门而入把她们劫持到当地派出所遭审讯,她被送到安陆驻京办事处。安陆公安局政保科头目钟新德、涂亚东等把她们铐回安陆投入到四里看守所,一个月后看守所勒索她姐妹(妹妹孙临)俩八千元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孙静和学员又进京上访,在河南信阳火车站,乘警查出她们的身份,把她们绑架到信阳车站派出所,又被钟新德、涂亚东等人劫回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狱医杨均练恶警和男犯人强行给她打毒针,最后家人保释才放回。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安陆六一零指使府城医院副院长郭伟玲、府城办事处一男的,骗她去学习几天,她不去,那男的打电话叫来府城派出所一帮警察,将她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迫害。李绵楚,聂汉章,涂亚东,丁玲丽等强迫她看洗脑录像,听污蔑法轮功的课。她被关押二个半月,造成很大精神伤害,被单位接回,勒索生活费一千元,妹妹被六一零送到沙洋非法劳教七个月。

◇黄莉霞,女,安陆市普爱医院会计。二零零一年一天晚上,安陆政保科恶警陈新运、陈旭东等四人闯入她家抢走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一条炼功裤。她丈夫抵制恶警恶行被打。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陈新运、陈旭东等警察勾结普爱医院席立等人,以有人说出她为由要她带他们到另一处去查抄,他们抢走了她所有法轮功书籍,又将她绑架到普爱医院对门的原月亮楼城二楼非法审讯,强迫她在清单上按手印,她拒绝,恶警就威胁她,她丈夫闻讯赶来保护她,被恶警强行推出门。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十月底一天晚上十二点左右,普爱医院的席立、熊小桃伙同陈新运等人骗开她家门后,把穿着睡衣、光着脚的黄莉霞连抬带拖绑架到警车上,非法关在四里看守所一个月后,逼写保证书。六一零的李绵楚,聂汉章,医院书记施发斌将她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致使她神志不清。李绵楚,聂汉章向医院敲诈了三千元钱才放她回来,她单位就扣发她工资只发生活费。回家后,晚上醒来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出现幻觉幻听,血压升高,眼睛看不清东西。

二零一零年她单位领导、六一零、国保大队欲绑架她,被她正义抵制。安陆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她单位领导对她家多次迫害,致使她丈夫的装潢部关闭,损失十多万元。黄莉霞和家人在精神上也受到严重创伤。

◇黄佑香,女,安陆普爱医院门卫,已退休。二零零二年六月一天半夜,她与学员贴法轮功真相,被人构陷,被政保科陈新运等人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和手抄本的法轮功书,非法关了一个多月放回。

政保科唐建国提审她三次,追问真相资料来源,看守她的警察伙同犯人对她灌食迫害,使她休克一个多小时,拉到普爱医院检查,狱医杨均练给她输毒液,导致她手脚发麻,记忆衰退。灌食使她大小便不通,刘黎光让杨均练给她吃不明药物,使她血压升高,手脚麻木,家人要人,恶警敲诈二千元才放人,警察还到家经常骚扰。

邪党“十六大”,四个警察欲绑架她走错门,把那家人吓坏了。

◇秦明兰,女,安陆市普爱医院主管护师。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时,秦明兰因给一个学员打过电话,恶警黄建刚就将秦明兰绑架到府城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顺手抢走一本《转法轮》。二零零二年十月底,政保科恶警涂亚东(六一零成员)等一群人,半夜将秦明兰绑架到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

秦明兰绝食反迫害,恶所长刘黎光、恶医杨均练指使三、四个身份不明的人灌食迫害她。秦明兰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十九天。

安陆“五•七”棉纺厂

◇孔久红,女,安陆“五•七”棉纺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二月进京上访,被绑架回安陆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半月,非法罚款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进京上访,被安陆国保大队带回安陆非法关在四里看守所二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人构陷,被绑架到四里看守所五十多天,她绝食抗议二十多天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上访,天安门警察将她拖到前门派出所,拳打脚踢。第二天非法押到河北承德,打耳光,灌食,上“死人床”电棍打,送回安陆四里看守所,绝食生命垂危放回。

二零零二年三月进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天安分局,逼审问后又绑架到燕山分局,遭燕山分局所长警察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那晚九点左右,警车堵住她家门,她撬开后窗走脱,流离失所。再一次进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非法抓捕,被绑架回安陆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刘黎光,岳中贵,男犯人对她野蛮灌浓盐稀饭九十多次。

◇李爱华,女,安陆“五•七”棉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四月,一天晚上,安陆“五•七”棉纺厂保卫处处长卢云民,骗她到厂保卫处,把她非法关在一间屋里,叫人通宵监视。第二天她被国保大队钟新德等人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她在法轮功学员家看《耶稣传》,被国保大队李凌绑架到府城派出所。她们被非法关在府城派出所五十多个小时,第三天下午,被送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四十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她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府城派出所两名警察劫回安陆四里看守所关押八十多天,看守所刘黎光,岳中贵指使男犯人灌食捅破她食道,将流食灌进肺里,恶警将她送到医院抢救才活过来,狱医杨均练注射毒液,使她小便失禁几天。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邪党”十六大”府城派出所胡显峰(安陆“五•七”棉纺厂片警)与棉纺厂保卫处卢云民等几人,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安陆“五•七”棉纺厂保卫处卢云民,厂退休办人员带六一零聂汉章,府城派出所胡显峰等人踢破她家门,野蛮地绑架了她,周围居民骂他们土匪。这之后她被聂汉章劫持到湖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迫害。

◇黄晓慧,女,安陆市“五•七”棉纺厂子弟学校职工,详情请见前文“被迫害致死案例”

◇程旭丽,女,安陆“五•七”棉纺厂电话班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关在天安门公安分局铁笼子里,被安陆市公安局政保科人员铐回安陆关在四里看守所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李绵楚,聂汉章将她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五月十七日放回家。二零零四年四月被迫流离失所八个月。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在杭州市塘河新村讲真相被杭州市公安局绑架,关在杭州市西溪路拘留所,遭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笔记本电脑和法轮功真相资料等,把未修炼的女儿也绑架了,非法审讯了一夜后,她被杭州市法院冤判七年半刑,关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六监区。

她丈夫秦金平长期受安陆六一零,国保大队施压,骚扰,威胁恐吓,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精神失常,八月三十一日离世,夫妻没有见最后一面。

◇谢祖涛,男,安陆“五•七”棉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下午,被公安局绑架,安陆“五•七”棉纺厂保卫处卢云民带人到他家打劫,抢走法轮功书籍、单放机,后被安陆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砖瓦厂)三分区。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他身体不行,被安陆市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黄亚军、一名司机、安棉纺织厂一姓张的女的、三十多岁的一男职工,四人把他绑架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制教育中心,洗脑迫害未遂。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前夕,他被六一零,国保大队等人绑架到安陆六一零办,在楚跃小区金秋大道旁纪委院内秘密办的洗脑班里。

◇胡凤英,女,安陆“五•七”棉纺厂退休教师。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胡凤英在安陆火车站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遭未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安陆市四里拘留所十五天。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她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楚跃小区,金秋大道旁纪委院内的洗脑班迫害。参与迫害人员:恶警,六一零人员,犹大张海燕,云梦犹大丁星樵等。

◇余玉清,住安陆“五•七棉纺厂。二零零二年三月上旬被六一零公安局绑架关在四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沙洋劳教。

◇杨翠芳,女,安陆“五•七棉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下午,安棉一姓敏的保安、公安局陈新运一伙人强行抄她家。陈新运天天打电话骚扰,恐吓她。

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下午,安陆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陈旭东等人,将她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十多小时,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六一零”的人叫陈新运把她绑架到河西看守所,洗脑迫害一个星期。让他弟弟写了保证,勒索生活费八十多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她依法去北京上访,在途中,被警察劫持到接官乡派出所,又被恶警陈新运一伙人抓到四里看守所,迫害两个月。抢了她二百五十多块钱。刘黎光指使五个犯人对她强行灌食,勒索八百多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晚十一点多,安棉保卫科长卢云民和六一零、公安便衣一群人,骗开门,粗暴的把她抓到四里看守所迫害。狱医杨均练指使犯人对她强行灌食。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二,安陆六一零未经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她去沙洋劳教。在去沙洋的车上,小地痞们打她,刘黎光凶狠的打聋了她的一只耳朵。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刘黎光给安陆六一零打电话,他们强行把杨翠芳丢在劳教所,被迫害一年。

沙洋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杨敏,副队长汪琴,还有江琴、刘琴她们幕后指使包夹、吸毒犯、犹大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长期罚站,不准坐,弯腰蹲着,两手朝下长时间倒立,每天强迫做十几小时的奴工。还遭谩骂,毒打,灌食,强迫看十几小时诽谤法轮功的光碟,强迫写“三书”,背“监规”,背“老三篇”写思想汇报,强制洗脑。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安陆六一零经常打电话骚扰她。安棉保卫科经常偷着看她在不在家。她家电话被监控,出门有人监视。给她家人带来深重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她父亲癌症晚期,七十多岁的老人急需女儿照顾,可是女儿正关狱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从狱中回家,父亲已去世几个月了。

◇高继红,安陆“五•七”棉纺厂职工。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一日,高继红和一二十名学员一起进京上访,被恶人构陷(出租车司机打电话恶告)。公安局政保恶警陈新运等十几名恶警,对她们拳脚相加。当天晚上就把她们非法关押在当地四里拘留所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恶所长刘黎光、狱医杨均练(女)等人就指使四、五名恶人(被关押人员)给她们灌食。女恶医何小青给她们打小针(打破坏中枢神经的针,红颜色的)、打点滴(输液)。高继红的肺部出现了溃烂、疼痛、咳嗽。咳出的都是恶臭并伴有咖啡色带血的浓痰。她精神恍惚。刘黎光、杨均练等人怕高继红死在里面,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让家人把她接回去。

◇朱汉容,女,安陆“五•七”棉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二月初,朱汉容和学员去北京依法上访,遭恶警绑架。恶警还抢走了朱汉容二百元钱和随身用品,非法提审她,强迫背监规,迫害得她血压升高。他们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安陆六一零、政保科两个男恶警用手铐,将她们绑架回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

在安陆四里看守所,恶警在非法审问她时,曾想诱骗朱汉容做内奸,出卖学员,遭到朱汉容断然拒绝。朱汉容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安陆政保科恶警陈新运等向朱汉容家人勒索钱财约八百多元,强迫她和她家人在所谓“三书”上签字,才让她回家。

回家后,安陆府城派出所恶警(安棉片警)胡显峰和安棉厂保卫科人员,多次到朱汉容家骚扰、抄家,抢书,严重扰乱了她和家人的正常生活。

在六一零头目李绵楚、副头目聂汉章的指使、胁迫下,安棉强行扣发她的退休金,达两年多。每月仅发给她二百多元钱,其余部份全被掠夺,共计七千多元,至今未还。对她的经济迫害,使朱汉容原本贫寒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安陆市教育系统

◇孙贤芬,女,安陆实验初中退休老师。详情请见前文“被迫害致死案例”

◇王亚平,男,安陆市李店镇十里中学老师。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下午三点左右,李店镇十里中学校长秦峰波,六一零等绑架他,劫持到楚跃小区纪委院内的洗脑班迫害。

◇李先容,女,安陆实验中学退休教师。二零零零年八月下旬一天上午,陈新运等恶警抄她的家,抢去她所有法轮功书籍。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关了四天,不给吃喝,不准睡觉,上厕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陈新运又抄了她家。抢走法轮功真相传单一百多份,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三年三月,陈新运把她绑架到府城教育站,六一零、教委,公安局府城书记,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被陈旭东绑架到国保大队,樊建、梅德安非法录口供,陈旭东、周洪海去抄她家。

◇曾昭萍,女,安陆市凤凰小学教师。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上午十点多,安陆市六一零头目宋华明、聂汉章、国保大队、府城派出所、孝感市政法委书记、安陆府城教育学区主任郑振亚十多人,到安陆市凤凰小学绑架了优秀老师曾昭萍,非法关在楚跃小区金秋大道旁原纪委院内的洗脑班里,六一零人员还指使凤凰小学校长每天派两名教师去洗脑班做“陪教”。

◇王华山,男,安陆市第二高中教师。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多,国保大队长唐建国、副大队长周洪海指使三男、一女(陈旭东)恶警到安陆二中绑架王华山,安陆二中校长徐常耘、副校长丁峰、高中一年级政教主任吴建文协助迫害。遭恶警毒打、抢走法轮功书、音像资料等,把他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二零一零年七月,六一零毛华平,聂汉章企图绑架他到楚跃小区纪委院内的洗脑班未遂。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张慧,女,安棉子弟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张慧是安棉子弟学校的一名优秀教师。自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她曾三次遭到绑架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张慧与学员依法进京上访,被安陆公安局局长杨少荣、政保科恶警涂亚东等劫持到安陆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安陆邪恶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把张慧绑架到安陆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张慧在安陆棉纺厂内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恶告,政保科恶警陈新运带数名警察到张慧家中,把她公然绑架,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十三天,张慧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迫害两次。

◇胡定胜,府城赵河小学教师。曾被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八个月之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曾几次被六一零、公安局判三次未遂(一次判刑),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被迫害致血压出了问题。

二零零八年邪党开奥运,安陆地区各邪党单位及邪党追随者不断制造恐怖气氛。安陆府城地区教育系统相继传达黑文件,学区头头及各学校校长亲自上阵监控大法学员。安陆市府城赵河小学由校长武长宝主持召开了迫害法轮功的黑会,对该校学员胡定胜实施了恐怖威胁,致使他思想压力大出现脑出血病状,花费万元。

安陆银行系统

◇陈琳,女,原安陆农业银行职工。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国保大队梅德安、陈忆东等到单位绑架到她,撬开她家门,抢走了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倪国斌、柯继承、唐建国直接参与迫害她。关押在四里看守所。看守所指导员张文明指使男犯人对她灌食,狱医何小青指使犯人监控她。刘黎光、岳中贵叫男犯人给她上手铐脚镣。强迫家人写保证书,敲诈一千元“生活费”才放人。回家后,六一零、国保大队,强迫单位派专人监视她,并强制家人看着她,不让自由走动。参与迫害她的人还有,农业银行行长以熊俊文,人事科长徐正升,副行长陈俊德,坐班主任熊红英

◇程家贵,男,原安陆建设银行副行长;程子鹏,男,程家贵儿子,原安陆市建行职工。关于程家贵全家遭迫害案例,请见前文“遭严重迫害部份案例”部份。

◇张汉华,女,安陆农行职工,遭逼迫写不炼功“保证书”,以开除工作相威胁。

◇李洪,男,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安陆市六一零绑架,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强迫洗脑。李洪曾被安陆农行以待岗停发工资迫害。主要责任人六一零头目聂汉章、农行行长马建、政保科长张世文。

安陆市财政系统

◇唐翠红,女,原是湖北省安陆市财政局府城分局的一名出纳,详情请见前文“遭严重迫害部份案例”

◇廖焰,女,原府城财政分局会计师。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六一零、财政局局长余小林等人员把她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迫害三个月,财政局余小林又将她从府城财政局贬到棠棣乡财政所上班。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财政局局长高清平(曾经当过安陆市洑水镇接官乡邪党书记,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让财政系统内的法轮功学员表态,不上北京,要廖焰写保证,她没写。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高清平、棠棣乡财政所所长吴力军,伙同六一零人员把正在上班的廖焰绑架到湖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有一次,棠棣派出所配合六一零,国保大队窜到她棠棣财政所从楼上把她拉下来强行照相。

◇蔡青华,女,原安陆市国税第二分局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她给第二分局局长陈顺清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被构陷,把她举报到国税局。七月初,国税局局长潘辉、人事局长曹正耀、人教科熊艺安等,逼迫她父母、丈夫“转化”她,国税局以开除工作要挟她父母、丈夫,她被关在护国国税局宿舍楼父母家,五天不让出来,遭受打骂,恐吓,不让休息,绳子把手脚捆起来,差点掐死等。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熊艺安、陈顺清到她家口头传达工作开除了,要家人监视她,不久,国税局要把她户口迁走,没有迁成。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五日,她写了份恢复工作申请书,潘辉不同意,新上任的局长廖光明也不同意,又递了几份申诉材料,他们都不同意,说全局的政治荣誉全押在她身上了。她要自己的档案时,曹正耀说没有。参与的人还有王羲初。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国税局党小组开会开除她工作参与的人,潘辉,周继国,胡承亮,曹正耀,周远雄(已死)。

◇蔡青苹,女,安陆市国税局职工。二零零九年四二十二日上午,被湖北省国家安全厅(简称安全局)孝感市国安、安陆市国税局胡承亮等劫持到安陆市桂竹庄园关了一天一夜。恶人非法审问她,抢走她家钥匙,安陆国保大队六个便衣警察抢走了电脑主机、打印机、真相资料、现金等价值五千元的私人物品。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她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洗脑班,恶人逼她出卖学员,请了安陆两个人作陪教。四月二十三日,国税局廖光明把她父亲叫到国税局,强迫他打了五千元欠条。四十多天后她回家被孝感国安留宿一晚,她回来后单位从她工资中扣了一千元,并被孝感国安监视骚扰。

安陆市公安系统

◇孔莺莺,女,安陆公安局警员。二零零零年她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把她绑架到保定派出所,铐了三天三夜,不给饭吃,保定政法委书记勒索她家人一万元。后被安陆市公安局绑架回四里看守所。在四里看守所,杨均练叫犯人监视她,让她打扫屋子,吃烂菜。看守所逼她写保证书。公安局党组成员开会无理开除了她的工作,没有文书,并且派人到她家拿走了她的警服。参与开除她工作的人员还有安陆市政府、六一零、政法委和孝感市政法委、公安局人员。她从看守所出来后,工作没了,母亲打骂她,父亲不管,亲戚赶她走,在外流浪,饥一餐饿一餐的。二零零三年她要求公安局恢复工作,六一零李绵楚和公安局合伙要她写保证书,他们按临时工安排她工作,并且敲诈了四千元钱。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安陆六一零头目宋华明等劫持至湖北洗脑班内迫害。

◇毛翠英,女,安陆市公安局家属。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天上午,府城派出所姓陈警察和二个警察闯入她家,强迫她在诽谤法轮功及创始人的纸上签字,放弃炼功,不与法轮功学员来往。刑警大队长兼政委李厚华、刑警大队教导员杨北平、警察吴望明等人隔两天就到她家监视,骚扰。公安局对她丈夫三两天开“批斗会”,威胁降职、开除工作,要他作保证,在这种株连迫害下,她丈夫由支持她到怨恨她,迫使她放弃了炼功。二零零五年,因病痛又回到炼功中。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她在安陆市黄荆山部队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构陷,遭国保大队黄亚军、叶木洲(开车)、陈旭东绑架到国保大队,黄亚军非法审问。下午四点钟,黄亚军、陈旭东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护身符,二百多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强迫她在清单上签字。公安局局长吴晓敏、副局长刘小平、国保大队长唐建国背后操控,拘留她十五天。晚上八点多,黄亚军、叶木洲、陈旭东把她绑架到安陆拘留所关押。九点多,拘留所警察颜端超强硬捉住她的手按手印,黄爱国代她在“三书”上签字,关了二天,周福先勒索三百元钱才放回家。

◇严吉,男,安陆市公安局警员。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到安陆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

安陆市城区

◇张建英,女,家住安陆市内。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张建英去北京依法上访,被非法关到天安门派出所,又转到丰台体育场,恶警搜走她的《转法轮》,又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在北京共被关八天。查出地址后,送回安陆四里看守所。柯继承和几个外劳刑事犯对她窒息式的灌食。参与迫害的人有,柯继承、姓王的看守、陈旭东、陈新运、刘黎光、张文明、胡冬初、外牢的刑事犯。一张拘留证非法关了她半年。家人被迫交生活费三千元,罚款三千元,请客、送礼几千元,共损失一万多元。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中午,恶人陈新运、沈超、李凌、王亚民、高片警把她绑架到府城教育站非法审讯,同时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几本法轮功书、炼功带、几份真相资料和几封信。参与迫害的有柯继承、涂亚东、唐建国(幕后指挥)、六一零周耀龙。他们轮番折磨她,四天三夜不准眨眼睛皮,故意撕法轮功书刺激她。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杨春桥、周洪海、梅德安到她家非法抄家,到她上班的地方抢走了一些真相资料,她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天。

◇王凤珍,原住安陆市内。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劫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再次被关在四里看守所迫害。

◇刘春燕,女,家住安陆市内,全家在江苏省南通如皋市开店。二零零九年九月,她用手机发短信向世人讲真相,全家被如皋市公安局绑架,被审问后,家人放回,她被关在如皋市看守所半年。同年十二月,如皋市检察院把她的所谓案件打回,如皋市公安局执法犯法,违背法律程序不放人,仍将她非法关押。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南通市公安局一王姓恶警对她头、腰部等要害部位毒打,使她头部多处受伤,还有肾积水,伤势严重。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如皋市法院非法开庭审判,证据不足没有宣判。二零一零年五月,如皋市法院再次冤判她八年,被关在江苏南通女子监狱五监区。地址:南通市北濠路,邮编,226000。

◇徐祥玲,女,七十多岁,是刘春燕的母亲。她得知女儿被迫害后,千里迢迢到江苏如皋相关单位,要求释放刘春燕。遭到当地不法人员无理拒绝、推诿、被拍照、恐吓。无奈之下刘祥玲给如皋市各级执法机关,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无条件释放女儿。二零一二年二月悲愤含冤去世,死前都未见到女儿一眼。

安陆市城东区

◇余桂芝,女,家住富丽小区。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被劫持到安陆河西洗脑班迫害约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被恶警绑架到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在这之前被绑架关押在安陆老国税局宾馆,被迫害的不能行走。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侯长安(音)带一帮恶人包围了她家,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随后被劫持到江苏无锡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被非法劳教一年(镇江市句容市女子劳教所)。

◇王刚,男,家住安陆府东街。二零零一年,李店派出所把他绑架到安陆四里看守所关押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在安陆市陈店乡讲真相时被人恶意举报,陈店乡派出所绑架他后,转交给安陆市李店镇派出所,关押在四里拘留所。

◇朱大华,男,府东街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孝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他被安陆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关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严酷迫害。

二零零九年冤狱期满被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劫持到湖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迫害了三十九天。遭受不准睡觉,不准坐,不准上厕所,毒打等多种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上午,遭“六一零”指使富丽小区主任张望舟等,绑架到安陆市楚跃小区纪委院内洗脑班迫害。

◇韩玉芝,女,家住府东街。二零零四年遭安陆国保大队绑架。二零零九年,遭安陆国保大队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

◇刘阳,女,原住府东街。被安陆六一零迫害流离失所到广水市,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六日中午,刘洋在家中被广水市西城派出所警察陶志刚(手机号,13085242099)带领国保大队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安陆,之后被诬判四年,非法关押在湖北武汉女子监狱。

◇徐桂云,女,原住李店镇红石村。一九九九年冬,一天清晨,在李店镇李店乡红石村干部荣光文的带领下,李店派出所的恶警胡明武、肖汉群等一行人,来到徐桂云家门前,红石村村长荣四(小名)象土匪一样翻院墙进到徐桂云家。恶人们进屋后,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抢走她所有的法轮功书籍。二零零零年六月,一天晚上,红石村干部荣光文带领李店派出所肖汉群等七人闯入她家,逼她签字不炼功,遭拒绝。荣光文就大骂,抢走她房产证不归还。他们每隔三个月半夜骚扰她家,令全家不得安宁。

二零零一年六月,李店派出所绑架她丈夫做人质,硬把在外地打工谋生的徐桂云逼回来了。曾在安陆环卫所的工作,硬被这伙恶人给搞掉了。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店派出所胡明武等五人,把她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迫害。李绵楚,聂汉章逼她看诽谤法轮功电视新闻,弄来一男一女犹大,对学员洗脑迫害。她被关了十三天,被迫卖掉了红石村的房子。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九,她发真相资料,被人构陷。云梦公安局把她绑架到云梦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强迫她照相,非法提审,被关了十五天。

◇王桂花,女,家住李店镇。二零零一年,被李店派出所绑架,关在四里看守所,遭灌食,被注射破坏神经性药物迫害。

◇祝本明,女,李店镇人 详情请见前文“遭严重迫害案例”

◇龙向红,女,李店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陈新运、段红伟、胡明武经常带人到她家去骚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蹲坑的恶警陈新运,绑架到四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李店派出所胡明武强迫她不炼功,签不炼功的字。陈新运抄了她的家,抢走法轮功的书。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李店镇仰光辉和李店派出所一群人,把她绑架到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涂亚东逼她签不炼功的字,强迫听诽谤李大师和法轮功的课。

◇陈少芳,女,李店人。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依法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唐建国、陈新运绑架回四里看守所。李店派出所恶警胡明武,蒋文斌每天非法审问她,不准炼功,逼她放弃信仰,被关了四十五天。回家后,胡明武、蒋文斌常指使人威胁、骚扰她家。

蒋文斌唆使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到她老家、亲戚家、丈夫单位去胡闹,以这种卑鄙无耻的,下三烂手段来破坏她家庭。被众人斥责。她丈夫在家就打她。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晚,胡明武、蒋文斌将她劫持到四里看守所迫害一个月,遭野蛮灌食,打骂。过后,一群恶警抄了她家,抢了她家所有法轮功书。

◇高正加,男,李店高砦人。二零零七年三月,他在云梦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云梦恶警绑架。

安陆市南城区

◇吴祖定,男,安陆南城草庙一组人。二零零一年,无故被非法关在四里看守所。警察教唆犯人野蛮灌食,流氓犯王斌用拳猛击他胸部,打得胸部骨折,痛苦达四十多天。

◇失业女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安陆公安局恶警经常到她上班的地方骚扰,单位害怕,就辞退了她。恶警又到她家骚扰,闹得她家不得安宁。昔日的老同事到家看望她,恶警竟审问她。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前夕,公安局恶警,将她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迫害两个星期。强迫看诽谤李大师和法轮功录像,逼她写不炼功保证书,她拒绝,恶人竟代替她写保证书。

安陆市西区

◇江华,男,安陆市棠棣镇木梓乡人。二零零零年元月,江华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木梓派出所所长祝钟鸣、副所长熊宝山、警员刘飞等人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五月,他在广东佛山打工,被木梓熊宝山和木梓乡政府一人,绑架回安陆,劫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期间刘黎光和犯人迫害他。二零零四年五月,他在广东南海打工,被人构陷,广东南海公安局非法劳教他三年,关在广东三水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八月,邪党开奥运前夕,木梓恶警彭军华、刘章程等人,把他绑架到木梓乡政府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参与迫害他的人还有,乡长邱红平、副乡长冯金汉、黄爱民、杨春才、吴亚丽等人。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七日,他的老板李凡、伙同六一零、木梓乡恶警彭军华,在江华住处(老板家)绑架了他,把他劫持到安陆楚跃小区纪委院内洗脑班迫害。恶警抢走了江华的大法书、MP4、现金、真相光碟,大部份没还。在洗脑班遭受谩骂、暴打、诱骗、长时间站立、不让睡觉等迫害。

◇陈爱芳,女,安陆市棠棣镇天然乡人,原安陆市银杏香枕厂厂长。详情请见前文“遭严重迫害部份案例”。

◇何先春,男,雷公镇人。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浙江慈溪市掌起镇东埠头乌山奇乐低压电器厂打工,被掌起镇派出所骗去谈话,然后他住址被抄。之后被非法关押在慈溪市看守所。

安陆市接官乡

◇安陆市接官乡杨冲、槎山林场及周边学员遭迫害综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后,接官乡杨冲、槎山林场及周边学员,经常遭到安陆六一零、接官乡派出所的骚扰威胁,村干部登门逼写不炼功保证,杨冲村干部谢朝明的日夜监视。

一九九九年九月唐传莲、王培红(唐传莲的三儿子)、杨光秀、王艳烽、盛翠莲去北京上访,她们看到北京到处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警车,没讲理的地方就返回。第二天,接官乡派出所把王培红和王艳烽绑架到接官派出所。唐传莲去讲真相要人,也被关起来了。王培红和王艳烽分别被勒索了三千元钱放回,唐传莲没有钱,被送到安陆拘留所非法关了十五天,勒索五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月间的一天晚上,接官派出所副所长陈安、警察李金波、孙忠明和接官乡党校书记张永福等闯入唐传莲家,抢走她的法轮功书和炼功坐垫,把她和丈夫王长敏绑架到接官派出所,不准她带领法轮功学员炼功,把他们关了一夜后,唐传莲被送到四里看守所。接着这几个警察去抄了王加芬的家,抢走法轮功书、录音带、炼功带、音响。王加芬阻止他们抢东西,被李金波用手提包卡子卡她手。

听到唐传莲夫妇被抓的消息后,王加芬、邓先华、张瑞玉三人就于四月三十日到北京去上访,张瑞玉、邓先华被北京巡逻警察抓到天安门公安分局,王家芬走脱后,到天安门城楼去炼功抗议。邓先华向北京警察讲述自己学法轮功瞎眼能看见东西的情况,被北京警察拳打脚踢,抓住头发往墙上撞,之后把她们锁在屋子里。稍后王加芬也被警察抓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她们三人被劫持到孝感地区六一零驻京办关了二天,每人勒索生活费二百元。政保科陈新运将她们劫持回安陆四里看守所,恶警陈新运打王加芬嘴巴,打得直流血,肿得不能吃饭。

安陆四里看守所姓姚的男警察,逼王加芬、邓先华、张瑞玉脱光衣服检查,结果遭了报,晕倒在椅子上不能动。这期间,何正芬、杨和平去北京上访的路上,被李金波等劫持回四里看守所和她们关在一起。

政保科恶警陈新运每星期非法提审他们,要他们写不上北京的保证书,遭到拒绝后,把她们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恶警就强迫家人写保证,向他们家人勒索钱才放人,王加芬五千元、邓先华二千六百元、张瑞玉二千四百元、何正芬一千三百元(遭抓捕时被李金波搜走五百元)、唐传莲二千四元、杨和平一千八百元。

在唐传莲夫妇被关进四里看守所的当天下午,接官乡派出所和接官乡政府书记刘宗民,指使槎山村书记刘光德、杨冲村书记谢朝明和乡政府人员魏从云、张永福,鼓动两村的村民,来拆唐传莲家承包林场用的十几间房屋。正义的村民不拆,说学法轮功的是好人,江泽民瞎搞。刘宗民见没人动手,就说谁拆的料谁拿走,多拆多拿。并指使一大群人,把唐传莲家的东西全都扔到外面。唐传莲大儿子拼命阻拦,说他照看林场要住,就这样十多间屋只拆剩下两间。

接官乡政府为了阻止其他学员继续上北京,就将在家的学员绑架到接官乡党校,有张庆芳、张大敏、王培红、盛翠莲和她丈夫及十几岁的儿子王杰、王艳烽、陈得华、王秀兰、杨光秀、施礼英等。乡政府逼迫学员写保证。乡派出所警察强迫学员给党校的家属锄草、种地、中午太阳暴晒,逼迫王杰蛙跳,警察在一旁笑。把他们关了十五天,勒索钱财每人少则三百元,多则五百元。张庆芳被勒索五百元,盛翠莲、王艳烽没钱,被送到安陆拘留所关押。

二零零一年七月,唐传莲、王加芬、邓先华、唐心华、张瑞玉、杨光秀、杨和平、王艳烽、张雪芹等十二人包车去北京上访。途中在应山(广水市)陈巷,被安陆接官乡派出所绑架。当晚唐传莲、张瑞玉、唐心华、杨光秀、杨和平、王艳烽等被劫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陈新运搜走唐传莲三百五十元和另一学员的一千多元钱。王加芬、邓先华被关在接官乡派出所遭审问,接官乡治安办的张永福对她们拳打脚踢、谩骂、抓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罚站两天两夜,还抢走王加芬身上五百元钱,第三天被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四里看守所里,安陆六一零、政保科逼学员写“保证书”,他们绝食抗议。看守所恶警和犯人就灌食迫害,用钳子撬开口灌,唐心华被撬掉一颗牙,王艳烽被几个人捆得太紧,鼻子被捏死,灌休克过去了,送到医院抢救后叫丈夫接回去。杨光秀是个大个子,五个恶人跪在她身上,压得她肺发炎,吐脓吐血,有生命危险才让她回家。张雪芹、张瑞玉被打毒针,心里很难受,快要断气的感觉,约十分钟。王加芬被迫害致血压高达二百多,人晕了过去,在看守所被关了半年。其余的学员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八月中秋节,(正是十月一日前几天)唐传莲家秋收稻谷,她侄女王艳烽带着孩子回娘家,亲家母邓先华等都来帮忙,日夜监视她们的杨冲村干部构陷她们搞集会,接官派出所恶警把唐传莲、张瑞玉、何正芬、王艳烽、邓先华等绑架到安陆拘留所非法关押,并抄了她们的家。王艳峰、施礼英被六一零、政保科非法判一年劳教,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唐传莲、张瑞玉、邓先华、何正芬都拘留了十五天,每人被勒索了二百八十元生活费才回家。

邪党“十六大”期间,十月三十一日半夜三更,“六一零”、公安局、接官派出所恶人、恶警大肆绑架接官乡学员,将学员从床上拖到警车上,先绑架到接官派出所,连张瑞玉六岁的孙子也被绑架了,后又把他们劫持到四里看守所。此次遭迫害的学员有,唐传莲、邓先华、何正芬、张瑞玉、杨和平等。六一零、政保科、看守所逼迫他们写保证,遭拒绝。十一月十日,六一零、政保科恶人非法判唐传莲、何正芬、邓先华、张瑞玉、杨和平各劳教一年。由于邓先华高血压、心脏病复发,又送回看守所关了三个月,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让她儿子请了五百元吃喝才放人。杨和平被劫持到徐州劳教所,其他人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

◇盛翠莲遭迫害情况补充:二零零零年九月盛翠莲在襄樊打工,和法轮功学员发放真相资料被人构陷,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警察企图非法劳教她,她绝食反迫害,十二天后放出。

二零零一年四月,恶警非法从她家搜出真相资料、小耳朵器材等,被恶警追问资料来源,铐起来毒打她,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二次劫持到沙洋劳教又被送回,绝食反迫害共被关了一百五十天。看守所给她打高浓度盐水针,使她干渴难忍,心头象火烧,生不如死,又生皮肤病。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警察怕他们上访,把她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在河西看守所洗脑班,她被关了十天,每天安排本地犹大灌输她们邪悟的谎言。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她与王艳烽(姑妈)等三人在安陆与广水市接壤的陈巷乡发放真相资料,被陈巷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陈巷派出所。所长余炳荣又把她们劫持到广水市国保大队,又非法关在广水第一看守所。她们绝食抗议,直到生命垂危才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九四日三点左右,安陆市国保大队与广水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安陆市接官乡派出所合谋,再次将她和王艳烽绑架,非法关在广水市看守所。广水看守所所长付小东与几名刑事犯让她们坐着,刑事犯踩着她们的膝盖,揪着头发把头往后仰,然后用火钳把嘴撬开,恶所长付小东亲自来灌。盛翠莲被灌得只有喘气的份,摸不到脉搏,看守所怕她死了要承担责任,才把她送到医院抢救了十天。她每天不停地呕吐,最后吐出的是黑色苦胆液,医生说没有救了,恶人害怕于十月四日才叫家人接回家。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她家人去广水看守所要人,被恶警围追堵截,又被逼到接官派出所纠缠,唐建国欲抓她弟盛元生走脱,但非法抄了他家,抢走法轮功书。

◇杨和平等遭迫害情况补充:杨和平、夏海、吴学斌和曾慧四人在广东打工,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八月三十日,他们先后被广东东莞凤岗镇雁田派出所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他们都被广东东莞市第三法院非法判刑。

◇吴学斌被非法判刑八年六月,非法关押在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阳江监狱。

◇曾慧被非法判刑八年六月。

◇杨庸(杨和平)被非法判刑八年九月,非法关押在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阳江监狱。
夏海被判刑九年刑,关在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阳江监狱(十四监区,四管区)

◇施礼英遭迫害情况补充:施礼英是赵棚镇务丰村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她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赵棚镇,万冲村干部邓季安发现,被他打,后被接官乡派出所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关了八至九个月,全身流脓才放回,政保科向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

◇何正芬遭迫害情况补充:二零零一年十月,何正芬到孝感市儿子家带小孙子,被人构陷说她在孝感孝昌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安陆市公安局,接官派出所,孝感市公安局跑到孝感她儿子家非法抓捕她,迫害她。

◇王加芬、王秀兰遭迫害情况补充: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王加芬、王秀兰在安陆市赵棚镇涂畈讲法轮功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涂文全构陷,被赵棚镇派出所邓新明(所长)、谢朝文(副所长)一共五名恶警非法抓捕,王加芬当时给他们讲真相,遭到邓新明、谢朝文的毒打,棉袄被撕破,当场就倒在地上,王秀兰也遭到了恶警沈涛的毒打。二月三日被转到安陆市拘留所十五天。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中午十二点钟,在安陆六一零办人员的指使下,唐畈村书记唐克定和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王秀兰,他们骗她家人说去“去住宾馆”,“学习一下”,“两三天就回”,结果被绑架到安陆楚跃小区纪委院内六一零办的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里遭迫害。

◇王艳烽,女,安陆市接官乡人,二零零八年被迫害致死,详情请见前文“被迫害致死案例”。

◇艾得英,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她与三位学员在安陆与广水市接壤的陈巷乡发放真相资料,被陈巷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陈巷派出所。所长余炳荣又把她们劫持到广水市国保大队,又非法关在广水第一看守所。她们绝食抗议,直到生命垂危才放回家。

安陆市洑水镇

◇盛元生,男,洑水镇人,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公安局绑架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勒索七千多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天晚上,他被政保科陈新运,倪国斌骗到公安局,当晚就被关到四里看守所。看守所李道新和十个犯人给他灌食。把他按在地上,用长起子,钳子把门牙撬坏。使他全身疼痛,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元月,他被六一零政保科劫持到沙洋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恶人利用各种手段想转化他,逼迫他做奴工。令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他。他绝食抗议,被拉到劳教所医院用开口器把口顶死,灌水混饭。副院长故意用铁匙塞到他的咽喉里搅,让他咳,使米饭吸入气管。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他和几名学员被拉到“严管队”,恶警用电棍电击他、“背宝剑”(两手臂一上一下用铐子反背在后臂)不一会上身麻木,疼得撕心裂肺。大热天恶警叫四个犯人一人拉一只手臂快速跑步,跑得两腿发软,无力地倒在地上,膝盖摔破两大块皮。警察见达不到目的,又用竹条抽打。有时被恶人用小板凳打后背。关进小屋内做下流动作,几个小时坐很小的板凳,屁股尖全紫了,有的学员屁股坐烂,几个月不能好,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言论和乱七八糟的东西。

二零零一年八月,盛元生被恶警迫害得昏死了一次。十月至十一月他的双脚被迫害废了。脚外虽看不出伤痕,但不能走路,晚上睡觉很痛,被迫害得只有六七十斤,到医院检查血液带紫色,他们认为这人完了,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一零指使北城派出所夏海波、小袁、小朱把他劫持到北城派出所,非法关了十五天,被脚镣手铐。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由于王艳烽在广水被迫害致死,姐姐盛翠莲迫害致生命垂危,村干部威胁他,不准去广水看守所要人,他家房前屋后都有人监视。九月二十六日他和家人去广水看守所要人,路上警车围追堵截,他们乘坐的车刚到应山(广水市)就被劫持到广水公安局,被警察包围。安陆国保大队唐建国、洑水派出所所长张武、府城书记(车号52908)赶到,不准他们见盛翠莲,并要抓盛元生。唐建国说就是来抓他的,无奈他和家人又乘车回家,路上被劫持到接官派出所,由于家人在场,绑架未遂。回家时被警车夹持、监控,他被迫流离失所,唐建国指使恶警抄了他家,抄走法轮功书。

◇严仁明,男,洑水镇双路乡徐岗村人。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他去北京依法上访,被恶警关在天安门派出所,遭暴打。又被恶警拉到另一地方,审问出地址后,送到安陆驻京办关了三天。被恶警陈新运、洑水镇长熊某、洑水派出所朱警察、徐岗村书记等人劫持到安陆公安局政保科。倪国斌强迫签不炼功的字,严仁明拒绝,陈新运扇了他一耳光。被朱警察劫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他被犯人打青眼睛,恶警孔凡东对他拳打脚踢。抢劫犯高翔,孙祥威经常对他大打出手。政保科钟新德、陈新运、陈旭东、李凌和看守所恶警多次非法提审他。还诱骗他儿子写劝爸爸不炼功的纸条。高翔、孙祥威把他打的吐了大半盆血痰。钟新德、陈新运、陈旭东、李凌向家人勒索一千元才放人。

洑水镇派出所谢立刚对他经常骚扰、蹲坑、监控。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晚十二点左右,谢立刚骗开门后,十几个恶警绑架他到四里看守所迫害。谢立刚强抢他家法轮功书、真相资料。他被关了两个多月,精神紧张,人晕晕沉沉的。看守所刘黎光、张文明、胡问平、岳中贵等人强迫他照相、签字、按手印。

洑水派出所长张武让政保科查问他家资料来源。陈新运、陈旭东、李凌强迫他在取保候审单上签字按手印。他回家时迷路了,由他母亲带回家。

◇阚海峰,男,洑水镇牌楼乡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去北京上访,被安陆公安劫持到四里看守所,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夏天,他到朋友家,被监视朋友的恶警绑架,遭恶警野蛮殴打。现场的民众劝警察放人。恶警却把他推倒在警车驾驶室。他腰部被高温的发动机外壳烫伤(一个多月才好)恶警把他关在四里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晚上,邪党”十六大”前,被恶警私闯民宅,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陈永俊,男,安陆市洑水镇人。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前二十天,被非法抓捕,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迫害。

◇盛永清,安陆市洑水镇人。二零零五年三月,因写歌颂大法的对联被安陆市公安政保恶警绑架到湖北沙洋劳教所折磨和迫害。

◇法轮功新学员万建华,女,四十九岁,安陆市洑水镇人,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份在武汉汉阳曾遭绑架、勒索、抄家。三月十五日,万建华被恶警强行绑架到武汉东西湖第一看守所。恶警强迫她签字,遭到拒绝后,将她非法拘留十天。

万建华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曾给她寄了六百元钱,她只花了十八元。剩下的钱在她回家时,看守所恶人不但不退给她,还逼迫她交了一百一十元“生活费”,并且还要她签字,“财物已领”。

在万建华被非法关押期间,汉阳分局(翠微路)一个姓金的副所长带人抄了她的租住房,恶人把她家里的大法书、大法资料、真相不干胶、DVD光碟,还有电器全部抢走了。姓金的副所长向万建华的家人勒索了二千元钱,另外又敲诈了六百元钱去餐馆吃喝。

安陆市护国村

◇程平,女,原住安陆护国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恶警绑架。恶警对程平强行拍照,并上电视诬蔑诽谤她炼功不管家。在安陆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安陆公安局勒索程平家人几千元(具体数目不详),还勒索程平丈夫单位(安陆市八建公司)三千元。程平回家后,恶警陈新运、北城派出所(一个年轻人)、街道办事处一个女的多次来她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夏天的一天,安陆公安局几个人把程平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两、三天,强迫她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

二零零一年五月,“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等胁迫程平丈夫单位领导,一起将程平绑架到河西洗脑班迫害,柯继承和涂亚东抢走了她的七本大法书籍。洗脑班里到处挂着诽谤、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标语,程平与学员一起扯下来烧毁了,遭一个恶警(年龄较大,瘦长个)毒打,程平绝食抗议九天后才放回家。

约三、四个月的时间里,遭恶警陈新运在程平家长期蹲坑、骚扰、监控。

二零零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安陆北城派出所恶警诱骗程平丈夫找到程平,绑架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在看守所,刘黎光指使恶警、外牢犯迫害程平。她遭暴打、辱骂、睡死人床、灌毒药、灌浓盐水、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刘黎光还指使犯人穿着皮鞋在程平腿上踩、碾。刘黎光、杨均练打毒针迫害她,使她头疼,眼睛朦朦胧胧看不清,耳鸣、身体难受。

一个月里程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被所谓“取保候审”放回家,并勒索程平家人几千元钱(不详)。

几天后,程平有事出门,被恶警涂亚东、唐建国,姚明佳(音)跟踪。再次将她劫持到安陆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约三个月。

大约二零零二年底的一天晚上,六一零指使安陆市公、检、法对程平非法开庭,判她七年徒刑。刘黎光、恶医杨均练、还有另一个恶警,偷偷将程平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一路上刘黎光用铁链子恶狠狠的毒打程平的头,直到气喘吁吁,打累了为止。

在武汉女子监狱,恶警指使三个犯人把她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以此侮辱、羞辱她的人格。一个女恶警威逼程平念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这句话。恶警指使犹大软硬兼施诱骗程平写所谓“转化书”,安排两个犯人包夹程平。做任何事都要向他们打报告,包括上厕所,连洗澡都有人监督着,还被奴役劳动。程平丈夫为了找人给她减刑,白花了很多钱也没有结果。

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恶人恶警不仅在身体上残酷迫害程平,还在经济上迫害她的家人。她家人被勒索数以万计的钱财,使程平和丈夫在经济上严重受损。

◇刘国朝,男,安陆市护国村人。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遭到安陆市国保大队、烟店镇派出所等警察绑架至安陆烟店派出所。在烟店派出所里,国保大队陈新运对他大打出手,打嘴巴,两个巴掌一起打,并几次企图用皮带抽打他。之后被投进安陆市四里拘留所里。

◇张雪芹,女,护国村人。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和毛翠莲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非法抓捕劫持到孝感驻京办。第二天被安陆市公安局劫回关在四里看守所,九月份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她和王加芬等包车去北京,在应山陈巷被接官乡派出所姓唐、姓李的警察绑架回安陆四里看守所,在看守所被灌食、打毒针后,全身麻木,心脏特别难受,晕死过去,扔到厕所里几个小时不管,生命垂危才叫老伴接回家,老伴、街坊质问警察,他们谎说用错药了。

二零零二年,她依法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到一个新建的劳教所,被狱警扒光衣服、搜身、抢钱。三男一女把她推倒在地上,从她喉管中抠小法轮章,扯下她的头发一大片,昏死过去扔到停尸房,醒后强行按手、脚印。她看见狱警向她们吃的面条中倒药,不小心撒了一地,她们拒吃面条,被安陆市公安局劫回四里看守所关押,警察在饭菜中下毒药,她绝食,被迫害得没有脉搏才放人。

去北京上访她还遭受过水牢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晚上十点多,邪党开“十六大”,政保科陈旭东、李凌、沈超、陈新运、梅德安、黄亚军五男一女骗开她家门,强行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公安局非法判她二年劳教,检查血压二百四,沙洋劳教所拒收,四里看守所狱医杨均练,岳中贵用钱买通医院、劳教所,沙洋劳教所违法收下她,被关在沙洋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参与迫害的有劳教所大队长杨某、副大队长庞某,她遭受小刘警察电击,吸毒犯打骂、监控、站军姿、头抵墙、身体站直不许动,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一站几天几夜,她心里难受,呕吐不止。犹大逼迫她转化、签字。犹大袁怡珍(音,四川人,嫁到黄石市)利用假亲情代她签字。警察逼背劳教所规章,背邪党的东西,不背就罚站,站军姿,跑步,不让睡,奴役,扒花生,挖树坑,挖荒地等,不完成任务不让吃饭。一晚只睡四五小时,回家后,她视物不清耳朵听不见,头脑昏沉。

二零零七年四月,公安局几个警察入宅抢劫法轮功书、真相光碟,强行让她按手印。为了正常生活下去,她和老伴搬了几次家。

◇潘菊英,女,原安陆华荣商场职工,安陆市护国村人,详情请见前文“遭严重迫害部份案例”

◇雷大英,女,护国村人。一九九九年十月,她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遭警察打骂,又被劫持到丰台体育馆,后被劫持到安陆驻京办。两天后,她被公安局陈新运、陈旭东、涂亚东等绑架回安陆,非法关在四里第一看守所,看守所指导员张文明见她炼功就吼叫,用皮鞋踢她,拳打,把她抓起摔到床边。她被关了二个月,安陆六一零、公安局敲诈了四千多元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正月的一天晚上,她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安陆烟店镇派出所绑架。恶警把她和未炼功的丈夫绑架到烟店派出所。他们把她丈夫打得流鼻血,又把她丈夫挟持到家中抄家,抢走了几个MP3、录音机、炼功带、十多本法轮功书和一些钱。第二天,警察把他们夫妇非法关押到四里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打骂,打得她不能走路。刘黎光指使犯人给她灌食。政保科陈旭东让她放弃信仰。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政保科陈新运、唐建国,看守所刘黎光等直接把她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监狱一看人已奄奄一息,拒收,他们这帮恶人把她强行丢那儿就走了。武汉女子监狱每天派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她,天天逼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写“三书”,她拒绝,强迫做奴工,每天十小时,完不成任务做到半夜。

二零零七年九月,雷大英冤狱期满。家人去了,安陆六一零、公安局、解放社区的四恶人却提前到监狱把雷大英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又迫害了一个多星期。

◇毛翠莲,女,原住在北城派出所。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她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遭北京警察打脸,脚踢腰和小腹,抓住头撞墙,暴打后劫持到安陆驻京办,被劫持回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她丈夫承受不住压力与她离婚了。当时儿子一岁多。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一零、公安局把她绑架到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迫害。绝食八天,聂汉章、涂亚东、李明楚、几个帮教和几个医生强行灌食,直到脉搏微弱,输液抢救,才让她父亲和村里人接她回去。

二零零一年,她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柯继承把她绑架到府城派出所。之后又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关押。柯继承、刘黎光、杨均练叫男犯牢头和外牢犯人十几人灌食,男犯牢头扯下她一大把头发。把她迫害得不能走路,上厕所由男犯人扶着。直到奄奄一息,请私人医生输液,灌食迫害,家人要人才放人。回家不到一个月,政保科又到她娘家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送到劳教所检查不合格拒收。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她被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岳中贵指使十多名男犯对她强行灌食,多次野蛮灌食,使她不能走路,看守所让犯人把她拖出去,让家人接回。

二零零六年六月,国保大队杨春桥、梅德安、陈爱清闯进她的代销部乱翻一通,她叫喊被梅德安打嘴巴,她向外跑被司机陈爱清强拉进警车,他们又把找她进货的祝本明推进车里,抢走了她的法轮功书。她们被绑架到府城派出所,被陈爱清关进铁笼子里,后又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关押。她被迫害得胃和心脏出现严重问题,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才放人。

◇刘顺珍,女,护国村人。一九九九年腊月,安陆北城派出所所长陈用林带着四五个人闯到她家不许她炼功。后又经常骚扰她家。

二零零一年腊月,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遭搜身,抢走了小法轮章,被强制按手印后,警察又把她铐到北京云岗(音)派出所,警察把她脱得只剩下内衣。刘振华把她双手吊铐在栏杆上三个小时,又铐在椅子上,逼问出地址后被安陆警察带回家。

回家几天后,刘顺珍在安陆护国菜场散发法轮真相传单被北城派出所姓郭的警察等几个人绑架,送到安陆市拘留所关了十五天,勒索二百八十元生活费。

二零零二年,邪党开“十六大”北城派出所警察吴自祥等几个警察去绑架她,看到法轮功学员黄晓慧在就打电话叫来几辆警车,把她们绑架到北城派出所,抄了她家。陈新运要她去检查身体遭拒绝,就把她关在四里看守所四十多天,在看守所里被强迫听邪党歌曲,灌食,勒索了一千六百元。回家后,北城派出所监视她家,经常到她儿子单位骚扰,要她儿子监控她,不让出门,最后被她儿子识破阴谋,删除了所有的他们的手机号码。

◇张艾英,女,安陆市护国村人。二零零零年六月,她进京上访,在孝感火车站被警察劫回安陆非法关在四里看守所一个多月,在看守所里她长了一身疥疮。恶警向家人索要五百至六百元生活费,非法罚款数百元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她被政保科绑架到公安局二天二夜不让睡觉,家被他们抄了。沈超、李凌、陈旭东、陈新运四人轮班看守,之后劫持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刘黎光让犯人给她灌食。一个月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才放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她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抓到天安门分局,恶警将她双手吊铐在铁栏杆上,不行了放下来,又吊铐反复多次直到奄奄一息才送到医院抢救。她又吐又泻,钱物被警察抢走,关了二天一夜后带到别处审讯。恶警强脱下她棉衣,向她身上倒脏水,用针扎额头,用皮鞋踩脚趾,叫骂。之后被安陆政保科劫回四里看守所,狱医杨均练见她不行了,就强行打针,使她浑身颤抖,警察把她扔到街上跑了。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她在学员家投宿,学员家被抄,她也被绑架,非法关在拘留所五天。

◇王立东(王三),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清晨在家中遭安陆六一零、公安局等不法人员非法绑架到安陆拘留所。王三及其母亲家均遭不法人员抢劫,恶警抢走了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

外地在安陆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应城市法轮功学员严三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安陆市巡店街上发真相资料,被安陆市巡店派出所野蛮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安陆市拘留所遭受迫害十多天。为反迫害,严三明绝食抗议。

◇陈德生,男,家住应城市古城台熊湾,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陈德生被湖北省安陆市公安局恶警绑架,被安陆国保大队非法关押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恶警们为了逼他说出姓名和地址,国保大队队长唐建国亲自指使恶警用各种手段折磨他。开始恶警们逼他下跪,他不配合,就坐在地上,恶警就抓住他的头发往上提,然后用拖把凶狠地打他的膝盖、脚踝处,用皮鞋使劲踩他的脚,将他双手在背后背宝剑式的绑着,后来又用一大摞不干胶打他的脸,把他打得口吐鲜血,恶警说,“吐血不算,我们要你屙血。”最后用十人看着他不让他睡觉。十一月二十九日他被劫持到安陆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所长刘黎光用脚踢他,恶警岳中贵谩骂他。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日,恶警到陈德生家里非法抄了家,同时诱骗他妻子替他写了“保证”。在安陆四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被非法处以劳教一年,因劳教所拒收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回到家中,安陆看守所勒索二百元生活费。在非法关押过程中,他的身体、精神受到严重摧残,回家时仍伤痕累累,骨瘦如柴。在非法关押期间,陈德生曾亲耳听到恶警岳中贵炫耀其恶行,曾对一安陆学员灌食迫害时,将老虎钳磨成快口,塞进该学员的口中,绞出一块肉来,以迫使其放弃绝食。

◇龚华涛,男,随州市曾都区文峰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与妻子王丽被绑架到安陆关押迫害,后非法重判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监狱。

◇周婆,随州市学员,在安陆学员代亚明家做客时,与代亚明同时遭到绑架。关押地点不详。

◇季大友,云梦人,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湖北省云梦县七十一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季大友(音)讲真相时,被人诬告后被湖北省安陆市辛榨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安陆拘留所十五天

第四部份,安陆市恶人榜及恶报警示录

安陆市电话区号,0712
湖北安陆邮编,432600

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单位

1、安陆市邪恶政法委、六一零组织(安陆市政府办公楼六楼)

2、安陆市政府(安陆碧涢路210号)及各乡、镇政府部门

3、安陆市公安局(安陆德安北路35号)、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安陆市公安局办公楼三楼)

4、安陆公安局下属十六个派出所,府城派出所(5255110,安陆府东张家巷72号)、东城派出所5264110、南城派出所5254856、洑水派出所5862577、接官派出所5892006、赵棚派出所5515391、陈店派出所5592028、李店派出所5562110、棠棣派出所5662007、木梓派出所5692018、巡店派出所5612035、辛榨派出所5632015、烟店派出所5812012、孛畈派出所5842008、雷公派出所5712704、王义贞派出所5762110

5、安陆市第一看守所(5223856,原址位于安陆市南城四里,现搬至安陆北城)、第二看守所、安陆市拘留所(5237056,安陆市南城四里)

6、安陆市检察院(安陆解放大道36号)、法院(安陆建设路10号)、司法局(安陆碧涢路88号)

7、安陆市部份街道办、社区、村委会、企事业党政机构

安陆市六一零办,0712-5237610湖北安陆市委办公室,0712-5222629市人大办公室5222384 市政协办5222160 市纪委5222562 市邪党党校5222175市工会5222196 市团委5222232
市信访办5231224市财政局5223529国税局5260555 政府办0712-52222612
政府主任室,0712-5223307政法委办,0712-5222424公安局,0712-5222525
安陆驻京办 010-63963539 检察院5253346法院5260349司法局5252375

二、迫害责任人信息,

李绵楚(13971945556),安陆市原六一零头目,二零一零年调至安陆市政协。安陆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此人十余年来紧跟邪党,不遗余力的迫害安陆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安陆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他直接参与或幕后指使的。此人在网络上发表多篇文章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从法轮功书籍中断章取义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肆意歪曲、谩骂、攻击、诋毁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已被国际追查组织通告追查。

聂汉章(13871856881),安陆市六一零副头目,安陆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不遗余力的迫害安陆市法轮功学员,安陆市法轮功学员的遭迫害都是此人直接参与或幕后指使。此人在网络上发表多篇文章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从法轮功书籍中断章取义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肆意歪曲、谩骂、攻击、诋毁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已被国际追查组织通告追查。

唐建国(13871904898),原安陆市国保大队头目,安陆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直接参与、指挥二零零一年三月、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对安陆法轮功学员的两次非法大抓捕,及其它所有迫害案例,王艳烽被迫害致死,唐建国难逃其罪。

吴晓敏,任职期间,安陆多人次遭迫害。 手机,13907293022

'吴晓敏'
吴晓敏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安陆市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零一一年十月,安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安陆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今,安陆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市长。

吴方成,在安陆任职期间,安陆成为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零零三年八月,安陆市委副书记、市长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零零三年十月,安陆市长、市委书记

'吴方成'
吴方成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零零四年一月,安陆市委书记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零零七年一月,安陆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周先来'
周先来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零零六年二月, 安陆市委副书记、市政府代市长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零零六年十月——安陆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零零七年一月,安陆市委书记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零一一年九月,安陆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郝章新'
郝章新

郝章新,安陆市委书记二零零六年十月——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安陆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零一一年九月,安陆市委副书记、市长  二零一一年九月——现在安陆市委书记


栾春海, 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初曾任安陆市市委书记

'吴波荣13097299565'
吴波荣13097299565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零一一年十月,安陆市公安局政委(副县级);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安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今,安陆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公安局局长

'胡茂书'
胡茂书

胡茂书,安陆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二年底刚上任,就在安陆市非法抓捕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多人被判刑、劳教。直接参与了对程家贵、潘菊英的迫害。
安陆市历任市委书记,栾春海 吴方成 周先来 郝章新
安陆市历任市长,阎春文吴方成 蔡国斌 周先来 郝章新 刘敏
安陆市历任政法委书记,王东明(13807296828)胡茂书(13607296926) 刘建明、
吴晓敏 胡分洪(13702796788)

安陆市六一零头目,李绵楚、宋华明13508696600
“六一零”副主头目,聂汉章0712-52255839(宅)13871856881
安陆市六一零副头目,毛华平13995865293
周耀龙,13508636415
“六一零”成员,丁玲丽

安陆历任公安局局长,杨少荣 吴晓敏(13907293022)、吴波荣13097299565
历任副局长,柯继承13807296569 李刚13807296876 刘小平13907296666 宋清泉0712-5224312,手机,13307296959李厚华15307296009
公安局历任政保科(国保大队)头目,李可国、钟心德、唐建国138719048985228335(宅)、沈问波1330729329913907296599
新任国保大队教导员,邹朝阳,13907296993;0712-5236953(住宅)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陈艳龙13507296815
中队长,周洪海13508696991 18995705710
梅德安 13971976110 宅0712--5228833
黄亚军,15807297706 叶木洲13508636755
涂亚东,13971976500
陈旭东(女),18995705711住址,富丽小区国税家属楼南栋二单元六楼(新)
樊建,13507296299
陈新运,安陆市原政保科副科长13871904859;宅电,0712-5232480
陈爱清,国保大队司机
安陆市法院院长黄世华0712-5223458、副院长途发彩0712-5224986、副院长侯华明 0712-5224586
审判长,陈小涛
审判员,毛翠娥、沈华雄
书记员,孙小波
安陆市法院,王洁、范建华

安陆市检察院,胡国想、王新志、刘培建

安陆看守所所长胡冬初、刘黎光0712-5223846、13508636567 张文明13607296048
看守所恶警岳忠贵07125254182 看守所恶医,何小青13886365007 杨均练

安陆市洑水镇接官乡唐畈村支书,唐克定
安陆富丽小区社区主任,张望舟13807296299
安陆李店镇十里中学校长,秦峰波13197397976
安陆李店镇党委书记、镇长,明一先
安陆普爱医院院长,赵国声13886355799书记,徐大念13907296367(办)0712-5275669
副院长,邓有法
辛榨派出所所长王远辉 0712-5632015、13507296110黄文13797155518 熊飞13707296093
吴元玉 13607296923邓昶13907296167

派出所恶警,
盛勇0712-5256746 13871936484杨波13396182998祝钟鸣13907296059段红伟13508636999
谢立刚13349815810胡明武13507296857李金波13871907995
犹大张海凤,15571261405犹大丁星樵,13027170581犹大何大勇,15994218469
犹大张海燕 云梦犹大彭汉泽,13972991466

二、安陆市恶报警示录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十三年来,安陆市不法人员因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事例层出不穷。整理部份恶报事例如下,

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行非法抓捕 途中车祸受伤

湖北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柯继承,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迫害安陆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在他任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曾让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庭濒临绝境,强抢法轮功学员的法轮功书籍、资料,以及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不计其数。
二零零零年十月,柯继承带队,到北京去抓捕上访的安陆法轮功学员,途中出车祸,多名警察受伤,他本人头面部受伤,玻璃深插进脸部,手骨折,痛苦不堪。

安陆市公安局恶警杨琴撞油罐车烧死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安陆市公安局法制科恶警杨琴及她的丈夫安陆市公安局府城派出所指导员甘晓林,还有一名府城派出所的司机沈爱明,带着她的小孩去武汉为小孩看病,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辆大油罐车。杨琴与司机沈爱明卡在车里不能动弹,被活活烧死。她的小孩被甩在车外,她的丈夫甘晓林被烧成重伤,鼻子、耳朵都烧掉了,四肢烧了三肢,其状惨不忍睹。在经历了十几天的生不如死的折磨后,也随杨琴去了,留下五岁的小孩,孤苦伶仃,实在是可悲可怜!

恶警杨琴生前受邪党毒害,一直敌视法轮功、仇恨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她就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邪党公安局培养的对象。当时她在府城派出所上班,她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时,态度非常恶劣,她把厕所门堵住,不准女学员上厕所。

特别是二零零七年,安陆市邪恶六一零、公安局,在各城乡中、小学举办所谓的“法制宣传教育活动”中,杨琴是公安局法制科的得力干将,由她主讲,攻击、诽谤法轮功,毒害大量无辜青少年学生及教职员工。

沈爱民在府城派出所当司机十多年,多次参与非法抓捕大法学员,恶行累累,二零零一年夏天,法轮功学员阚海峰被安陆府城派出所恶警绑架,遭殴打后,被沈爱明凶残的推倒在警车驾驶室里,致使他的腰部被夏天高温的发动机外壳烫伤,月余才好。

恶警甘晓林,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导员后,也多次参与、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

他们的死应验了善恶必报的天理。

安陆市公安局警察胡显峰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杀妻后跳楼自杀

胡显峰原是安陆府城派出所的一名警察,也是安陆“五•七””棉纺厂片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开”十六大”之前,他每天在安陆市“五•七””棉纺厂蹲坑,跟踪法轮功,致使法轮功学员黄晓慧、李爱华、杨翠芳、余玉清四人被非法抓捕、劳教。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安棉纺织厂保卫处卢云民、厂退休办人员带着安陆六一零副头目聂汉章、府城派出所胡显峰等一帮人再次对李爱华进行绑架。李爱华拒不开门,坚决抵制,两个多小时后,胡显峰当时魔性大发,用猛力将门踹破,恶人们一拥而入,一群大男人抬胳膊、抬腿野蛮地将李爱华拖到楼下,硬塞进车里。二零零五年,胡显峰遭了报应,残忍的将自己的妻子用哑铃打死,自己畏罪跳楼自杀,跌断了双腿,被判十七年徒刑。

胡显峰听从上级指挥迫害法轮功,引祸上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成了邪党的牺牲品。

原安陆市公安局政委李厚荣迫害法轮功 恶报殃及其女

原安陆市公安局政委李厚荣,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亲自坐镇指挥,使多名安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甚至非法劳教和判刑。李厚荣的恶行殃及其女。二零零八年,李厚荣年仅十九岁的女儿李哲妮患肝癌而死。小孩患肝癌在医学上实属罕见。

安陆市府城办事处副主任患肺癌死亡

曹社春是原安陆市府城办事处副主任,所谓“分管法轮功”,多次积极主动带队绑架其辖区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跟他讲真相他不听,反而想从迫害法轮功上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终遭天惩。他于二零零八年患肺癌,在二零一二年清明节前夕死亡,年仅四十四岁。

安陆市原市委书记吴方成受贿遭逮捕

吴方成自一九九九年初至二零零七年初在安陆先后任安陆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在吴方成的操纵、指挥下,安陆市也一直是湖北地区迫害法轮功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善恶有报终有时。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吴方成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二月十日被逮捕。吴方成在安陆八年的任职,被老百姓称为,彻底的演绎了“为官一任,祸害一方”。

湖北省安陆市农行原行长熊俊文、副行长陈俊德等四人相继遭恶报

原安陆市农行行长熊俊文,副行长陈俊德,人事科长徐正升,坐班主任熊红英,积极配合公安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琳和张汉华,强迫威逼两人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否则开除工作。熊俊文私自开车到武汉会情人,出车祸撞死人,赔款十万元,后来他喉咙又长瘤住院开刀;陈俊德因经济案件受牵连被免职;熊红英因经济案件受牵连被开除,后又得脑溢血住院;徐正升用买断工龄的钱和别人合伙做生意,血本无归。

安陆市原教育局局长邓庭祥毒害青少年患病身亡

邓庭祥任安陆教育局局长职期间,在教育系统开展了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活动,散发了大量诋毁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资料、书籍,还将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作为污点记入个人档案,还在学生中搞签名污蔑法轮功。邓庭祥约在二零零二年离任退休后身患恶疾,万分痛苦,折腾了很长时间,终因医治无效去世。

安陆国税局局长迫害法轮功遭报撤职

安陆市国税局局长潘辉、国税局第二分局局长陈顺清迫害其单位法轮功学员蔡青华,威逼蔡青华的父亲看管、“转化”蔡青华(她的父亲是国税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七月,蔡青华被关在国税局住宅楼她父母家里五天,国税局人教科的人每天打两次电话询问“转化”结果,并以开除工作相威逼。蔡青华的家人被逼无奈,把蔡青华的手脚用绳子捆起来,不让休息,对她进行恐吓、威逼、打骂,她三次几乎被她丈夫掐死。
蔡青华坚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国税局局长潘辉强行开除了她的工作。后来,陈顺清因挪用公款,遭查处,潘辉遭撤职处分,作恶终遭恶报。

安陆市普爱医院人员迫害法轮功遭报

安陆市普爱医院原院长聂文柏、邪党女书记熊小桃曾多次配合安陆政保科恶警陈新运等人骚扰迫害其单位法轮功学员黄莉霞等人,后来聂文柏遭恶报死亡,熊小桃遭报摔伤致腿瘸。

安陆市府东街一位老太太撕毁真相资料发疯死亡

安陆市府东街的一位老太太是土地局干部黄春福的母亲,她见到法轮功真相就撕,看到她家门前有法轮功学员散发的真相资料就骂。二零零五年八月她突然疯了,当年腊月跑出去,死在李店乡下的农田里,十多天没人收尸。

湖北省安陆市接官乡杨冲村村民王长松撕毁真相资料暴死

王长松原本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人,后来他不知得了什么病,看了好几个医院也没看好。最后,他的病越来越重,于二零零四年二月暴死在床上。死后的第二天,他湾里的人才对法轮功学员说,“他没病之前常用镰刀刮电线杆上的真相标语,刮不掉的他又回家拿水润着刮。我当时看到后在想,标语上写着谁撕了谁得报!我看他撕了究竟报不报?结果他真的得了报应了。我现在相信了你们说的话是真的!”

安陆市接官乡拆除炼功点的村民双腿瘫痪

九九年七月,江罗邪恶集团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继续炼功,二零零零年五月初,接官乡党委和派出所恶人亲自上阵,命令杨冲村和槎山村两个村的村民拆毁“林场炼功点”。乡邪党书记刘宗民蛮横霸道,命令村民动手,可是谁也不愿动。刘宗民看没有人动手,就说,“材料谁拆谁得”。杨冲村民谢其水在其诱惑下马上动手,事后不长时间,谢其水的双腿瘫痪了。

安陆市易湾村主任易治友癌症死亡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易治友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曾配合邪恶六一零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将本村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市看守所和洗脑班非法关押,还曾带警察到浙江抓捕本村在外地打工的法轮功学员徐锦洲。二零零三年一月,易治友患食道癌,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不治身亡。

安陆犹大金萍莉遭现世现报

金萍莉,女,现年四十多岁,现居住在浙江。二零零一年遭安陆恶警迫害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后,不到一月后就转化,而且成为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大约有一年多,积极参与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她从沙洋劳教所出来后,本地当地法轮功学员劝其走回来,但她一直不听善言相劝。还经常窜到其它省市做“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与其他犹大经常沟通,不思悔改。

二零零八年春,她得了乳腺癌,同年六月份开刀做手术,骨瘦如柴,头发掉光,现自认为现世现报。

望其他犹大引以为戒,不要步其后尘,佛法无边,回头是岸。

安陆第一看守所原所长胡冬初遭报 狱医杨均练作恶殃及家人

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原所长胡冬初与恶医杨均练,对众多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残酷迫害,都遭恶报,胡冬初得股骨坏死;恶医杨均练作恶殃及她的丈夫,得脑溢血暴死。

原安陆市洑水镇镇委书记陈强遭报应,被判刑

陈强,原安陆市洑水镇镇委书记,每次开会都要提该镇两位法轮功学员盛元生、阚海峰的名字,使学员的家人承受很大的压力。结果遭报应,被判刑。

整理出安陆因迫害法轮功而使自己及家人遭报的这么多事例,并非幸灾乐祸,法轮功学员以修心向善为根本,只希望这些触目惊心的恶报事例,能警醒安陆市仍受中共蒙骗、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冲破偏见,走出中共谎言的漩涡,找回迷失的自我,冷静了解洪传世界的法轮功真相,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为自己与家人赎回未来。

结语

自古以来,安陆就是修炼人寻仙问道的好去处。白兆山曾经是道教圣地之一。相传真武神(道教祖师爷)到处寻找修炼之所,他不远千里来到安陆白兆山时,被这里秀丽山水所吸引,就在白兆山上建了修炼的道场。《安陆县志》(清道光二十三年)载,(白兆山)山顶有庙宇,是当地百姓祭祀真武神的地方。真武神亦即玄武神。传说他为古代净乐国太子,生而神猛,越东海来游,遇天神授以宝剑,自安陆白兆山入湖北武当山修炼,经四十二年而功成,白日飞升,威镇北方,号玄武君。

可是在当今中共强权下,在青翠的碧山之下,却这样发生了亘古未有的迫害修炼人的罪恶。令涢水变色,碧山蒙羞。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中共邪党的十三年的迫害,时间之长,被害人数之多,迫害手段之隐蔽,阴毒与凶残,对法轮功学员身体的残害,精神上折磨,经济上的掠夺,家庭的破坏,都是骇人听闻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友的超乎想象的承受都是善良的人们不知道的,甚至于不相信在现代文明的社会竟有这样罪恶发生。这种对真、善、忍的迫害,败坏了社会风气,人人等于都在受害。

这些被中共迫害的安陆市法轮功学员,都是正直、善良的公民。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向周围的民众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真相,坚持不懈的向民众揭穿中共炮制的各种谎言,比如中共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等。他们只是在行使最基本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也是在维护其他公民的知情权,可是他们却遭受了如此惨烈的迫害。

以上所披露的只是中共邪党迫害安陆市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还有众多的迫害事实鲜为人知,有待我们进一步揭露。

现行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早已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及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江泽民,罗干等几十个迫害元凶,已在国际几十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安陆市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政府各部门人员,你们能逃脱吗?!王立军、薄熙来的下场是对所有紧跟中共作恶人员的警告。

如果你们还对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与未来负责,赶快停止迫害,全力弥补将功补过,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多,十一月二十九日清晨三点多,安陆上空冬雷阵阵,正是上天对安陆市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的再次警示!

如今,法轮功已洪传全世界,将大法福音撒遍人世间,至二零一二年五月底,已有超过一亿一千六百万人,选择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安陆父老乡亲们,让我们的良知、善念复苏吧,共同起来谴责、制止这场迫害。让正义在安陆升起,还碧山一片祥和的蓝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