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从负债的农村家庭妇女到收入百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喜得大法的。修炼之前我患有心脏病、胃病、关节炎、血压低、痔疮等多种疾病。修炼后仅一个月,我身上所有疾病全部消失。不仅如此,修炼前,我和丈夫吵得不可开交,多次闹离婚。我得法的半个月后,丈夫也走入修炼,原本将要破裂的家庭得以和睦相处。在“真善忍”的指导下,一家人从未有过的和睦相处,亲朋都说是大法挽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处处为人着想 时时留下善念

记得二零零三年,中共迫害我们家,我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出了黑窝。丈夫同修被迫流离失所,不能上班,失去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我当时的生意收入微薄。亲人们受邪党的毒害,指责我们并逼我们放弃修炼,让丈夫回去工作。我和丈夫不为所动,无论他们怎么软硬兼施都不配合。就这样丈夫只能在外地,我继续做我的生意。当时还有四万多元的外债。

如果作为一个常人,一个农村家庭妇女是很难面对这样的打击和压力的。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认这些迫害。我想起师尊的法“万古事 为法来”(《洪吟二》<戏一台>)我想今天世上的一切都是因为大法而存在的,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做主导,怎么会没有钱没有福份呢?更主要的是救度众生不能没有钱。师父一定会给我安排最好的,我要证实给世人看善有善报的理。

就这样没有杂念,没有人的困难的那种心态,过程中我明显的感觉到师父在帮我做。那段时间真是心想事成。想办厂很快办成了,想找工人还没等我去做,师尊已经安排有缘人来找我了,想设计一个新的产品,瞬间在脑海里就形成了,想卖货还没等我去找市场,订货电话就打来了。远的在千里,近的在身边。没做广告,不用宣传,一切就如同神在做一样。

在我的带动下,本镇先后有几家做起了这个行业,以前本地区很大范围内都没有这个行业。我无偿为他们提供指导技术,提供信息,有时候还帮他们卖货。一次县妇联来采访我,让我介绍创业的经过,谈谈如何带领妇女致富的,想让我在县妇联的一个会议上作报告。我如实的介绍了,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不能杀生才走入到现在的行业,创业也没有困难之处,就是符合了“真善忍”,一切都好做。至于帮助同镇的同行也是为了符合“真善忍”。那个县妇联主席说:你不学也可以这样做呀。我说那办不到,人人都有私心,按“真善忍”的标准才使我做到无私无我。她们再没说什么就走了,自然也不会让我去做报告。因为我证实的是大法。

在生意场上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严格按照法的标准去做,讲诚信,处处为别人着想,时时留下善念,这也是我否定旧势力经济上迫害的一个心得。现在周围很多人都说我学大法得了福报。因为在同行中我的生意效益最好,不但还上了外债,这些年总收入近一百万,在本地是很少有的。

挽救被遗弃的小生命 世人明白真相

二零零二年的农历五月初十那天,有人在村子外面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刚出生几天的女婴,正赶上那天村子里有演杂技的,发现的人用广播告诉了大家。有几户人家没有女儿的争着抢着去抱,到那里一看,没有人再争着要了,因那个女婴脑袋上有个大包,脸蜡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健康的孩子。

弟弟回来后和我说了此事,我说赶紧去找妈妈把她抱回来,妈妈是医生。这时候妈妈也回来了,说拿听诊器听听是不是有心脏病,我说我们是学大法的,只要没死就得救,见死不救修的是什么善呢。妈妈说对呀。就这样把孩子抱回来了。

我家屋里屋外挤满了围观的人,当时就有人说:“学法轮功的不害人,要害人就不用救这孩子了,那不省事了。”那个时候,我们这里邪党正造谣说法轮功投毒,很多人丢失的食物都没人敢拣,学校不让学生喝井水,要自己带水,怕投毒。通过这件事情,有的家长就明白了。说这些都是造谣,学法轮功的都做好事。

后来我们把那个孩子治好了。其实虽说妈妈是医生,但那孩子病的确实很重,这是人力所不能及的。是我们求了师父才好的,是师父慈悲。孩子的父母听说孩子好了就来认领了。原来他们是在医院听医生说这孩子好的希望不大,又没钱治,就把孩子活扔了。那家人来接孩子那天,村里的男女老少差不多都来看热闹,有的愤愤不平让我们向他们要钱。我们说,我们是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才救的这孩子,也不是为了钱,我们不要。

那之后,我们又救了一个患有精神病将要冻坏了的女孩,和一个摔在路边没人理睬的中年聋哑人。在邪党灌输下的中国人哪里还敢救人,都怕反过来被讹上。只有大法弟子才会这样做的。通过这些事。知道的人都知道大法好。

坚信大法显奇迹 村民都说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我家盖厂房。在施工的时候,一个亲戚被高压线放射的电压吸了起来,身子直挺挺的、冒着蓝烟、发着糊焦味儿,眼看就要粘到高压线的时候,只见他突然头向下摔到了屋顶上,然后又直挺挺的顺着屋顶滑了下去。人们慌乱的喊着,只见被电击的人的嘴里吐着血沫,脸色紫青,浑身抽搐,瞳孔已经散了,当时的景象谁看见了都认为人已经不行了。

弟弟在一旁喊:“赶紧念法轮大法好啊!”我跪在地上求师父,心中坚信师父一定能做到。在场的还有一个同修也发正念。妈妈在一旁喊着:“求师父救命。”围观的人说:这老太太吓糊涂了,人已经不行了,还喊他们师父,喊谁都活不来了。

但只几分钟时间,只见被电击的人清醒了,散了的瞳孔回来了,被电击的突出的眼睛恢复了正常,人能开口说话了。

过了一个小时,县里的救护车来了,我们送他到医院检查。救护车走后,村里的人们都议论这人肯定不行了。有个邻居为我们担心,打电话给电站询问这种情况被电的人能好吗?回答是不能好了。

医院给伤者做了各项检查,检查完已经晚上十点了,结果是没有任何电击迹象,医院也不留住院,我们找内科内科不留住院,到外科外科不留,都说没事用什么药啊,好不容易商量才住了一个晚上。

回来后,乡亲们来看望、打听,一听说是这样的结果,都为我们高兴。有人当场就说:“好好信(大法)吧,不白信呐。”有人说:“是你们师父给救活的。”有个村民对我说:“通过这件事啊,以前反对大法的人现在不反对了,不信的人现在也相信了,信的人就更相信了。”在这里我叩谢师尊:谢谢师尊给予弟子的一切!

在我们十多年的修炼经历中,大法显现的奇迹实在是太多太多。是师尊慈悲给弟子开创了救人的环境,呈现佛法威严和伟大之处。今天弟子把它写出来,留给世人作为见证。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