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佛光普照到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本文真实的记录了亿万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中普通一员的修炼故事,她在青年时期得法,是大法为她指明了人生的真谛,是大法为她燃起了一盏心灯。十九年来,是大法引领着她一步一步走出黑暗,走向光明。在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年之际,谨以此文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也希望能让更多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生命的春天

几场春雨过后,万物复苏,桃红柳绿,春意盎然,又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春天,我的思绪不禁飞到了一九九三年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在求学中,对人生十分迷茫。总是在寻找着什么,却总找不到方向。那几年里我看了不少书,世界名著、气功书、佛教书籍……在这些书中始终找不到答案。对于气功界的一些现象充满好奇和幼稚的疑问,为什么有的人会有特异功能?练气功会走火入魔吗?神佛真的存在吗?那为什么坏人不遭到惩罚呢?

就在那年春天,同学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这个消息改变了我的人生。她说,东北一位大气功师来武汉办班,这位大气功师很重德,收费很低,一期班十天只收四十元,这个功法叫法轮功。对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要知道之前我们参加了××气功初级班才四五天收费可是一百多元,中、高级班就更贵了。同学告诉我说炼法轮功不能同时练别的功。

我有点犹豫,之前花了那么多钱学的功还真有点舍不得放弃。但是这个功法又特别吸引我,于是我抱着先听听课再做打算的想法去报名了。报名那天,工作人员在我的听课证上盖了一个法轮图形的印章,嘴里不停的说:“这个法轮好呀,这个法轮可好了!”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图形,仔细端详,图形里有佛家的卍字符,还有道家的太极,对他们的话我既惊奇又疑惑,心想,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吗?

就这样,我带着复杂的心情走進了学习班,出乎意料的是宽敞的大礼堂坐满了人,连楼上都坐满了,估计有千余人。这么大阵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的气功师吹的神乎其神的,办的学习班也就一百多人。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师父微笑着走上台来。那是个高大的身影,面容慈祥而威严。

师父开始讲法了,台下十分安静。一堂课两小时我聚精会神的听师父讲法,师父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打進了我的脑海,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第一天课听完,我之前对气功的所有疑问全部在师父深入浅出的讲法中找到了答案。最让我激动的是师父一语道破修炼的真谛,过去我们只注重那个炼,没有注重那个修,其实修心性才是最重要的,我心中豁然开朗:“哦,我明白了,原来修炼是这样呀!我明白了我要找的路是一条修炼的路,我明白了我要找的路是一条修炼的路呀!”听完课后,我兴奋的对同学说:我决定其它什么功都不学了,就学法轮功。尘封的记忆就是从这个时候被打开,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接下来的几天课,我都准时参加,生怕迟到,因为这法是越听越想听,越听越爱听,那种得法的喜悦无以言表。我记得师父讲天目时,我的两眉之间发紧,似乎有什么东西往里钻,但是我听法很认真,没有在意,后来师父讲:“我在讲天目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前额都会感觉到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是不是这样?”(《转法轮》)我才发现原来师父在帮我开天目呀。师父讲到下法轮时,我就明显感觉小腹部位有东西在转,正转、反转,有时快,有时慢。每天讲完课,师父都亲自教功,亲自示范,还要走到台下,从第一排走到最后一排绕场一周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既认真又严肃。

记得有一次我和同学去的很早,礼堂还没有开门,我们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在大门外停了下来,没想到师父从那辆车里下来走了進来。我和同学就傻呆呆的看着师父从我们身边走过,傻乎乎的都没有向师父问声好。

凉爽的九月,师父又一次来武汉办班的喜讯传遍了江城。我有幸又参加了两期学习班,因为是老学员,学费减半。中南财大的校园,桂花香气四溢,我们就在这甜甜的桂花香中又一次聆听大法。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一个月,是一位新老师。领导经常跟踪听课,压力应该很大,可我就没有觉的有压力。记得有一次领导通知第二天要听我的课,时间很紧,怎么办?听法我是放在第一位的,我就在下班后简单准备,然后就赶去听法。没有想到第二天的课,领导听了后很满意,提出来十一过后让我上一节公开课,邀请全校的老师来听课。

那年十一的时候我正在参加第四期学习班。有两天师父一天上午下午各讲一节课。那天上午听完师父讲法,午休时间我就在解放公园里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备课,下午又去听师父讲法。

就是那天中午备的课,让我在全校展示,一鸣惊人,得到很高的评价。一位老年教师说,我们教了几十年书才能上出这么好的课,她才来一个月就做到了。那时的我傻乎乎的,不知道自己一下子怎么就变得这么聪明能干了,其实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佛光普照到我家

自从九三年修炼法轮功以来,我的性格变的活泼开朗,人也变的自信了,不再争强好胜,不再为一点小事暴跳如雷。以前跟弟弟妹妹的关系总是搞的很紧张,修炼后总是能笑眯眯的面对弟弟妹妹的责难。

记得有一次洪法后回到家,爸爸对我横竖看不顺眼,弟弟妹妹趁机找我的碴。我一边找自己的不足,一边乐呵呵给他们做饭。他们一边吃着我做的饭,一边说一点也不好吃,还数落着我的不是。我还是笑容满面,一点都不计较。最后,他们终于说我修炼大法后脾气变好了,不再跟我较劲了。这要换在以前,我不跟他们把家里闹个底朝天才怪呢。

大法的佛光普照到我家,我的家人身心也悄悄发生着变化。修炼一两年后,我发现过去在家说一不二、爱发脾气、喜欢斤斤计较的妈妈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遇到不顺心的事她不再大发雷霆,有时刚一发脾气就突然收住了。她心胸变的开阔了,心地变的善良了,不再像以前小肚鸡肠,说话也不像以前爱带刺了,连爸爸(常受她的气)都说妈妈变化真是大。

妈妈早就相信大法好,对师父很敬佩,哪怕是在迫害最严重的时期也从来没有反对我修炼。几年前妈妈也做了三退。前不久,弟弟说妈妈身体不舒服(胆结石症状),要我送妈妈去医院看病。妈妈不愿意去医院,她说,这段时间一忙就忘了默念大法好了,现在赶紧默念呢,要是明天还是不好再去。结果第二天中午就打来电话说她早晨一起床就全好了。现在妈妈每天忙里忙外,红光满面,人精神着呢。她还经常告诉身边的人,法轮大法真的很好!

妹妹的公公是近七十岁的老人,一天突然腰疼的厉害,晚上都疼的睡不着觉。上医院打吊瓶,扎针灸不见好转。后来妹妹记起我送给她的神韵碟子,就放给她公公看。她公公看了高兴的说,这些演员真是漂亮,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节目,你们师父真是了不起。第二天,她公公的腰疼好了一大半,随后妹妹劝他退出了邪恶组织,抹去了兽印。不久他的腰全好了,几年了都没有再犯过。

乐乐全好了

前几天妹妹打来电话,“姐,乐乐全好了,再也没有咯咯的喉鸣了。”听的出电话那头的妹妹很高兴,很激动,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乐乐是妹妹的儿子,今年七岁多。从四岁开始就不由自主的挤眉弄眼、扭脖子,开始大人都没有在意,以为是小孩子调皮闹着玩。后来发展到嘴里不由自主的说些莫名其妙的字眼,我们才开始警觉,都提醒他控制自己,可他控制不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了,有时还会更厉害。更严重的是他在学校经常发出“咯咯”的喉鸣,影响老师上课同学听讲,还遭到同学们的嘲笑和辱骂,搞的孩子也挺自卑的。老师为这事跟妹妹沟通了几回。

妹妹夫妻俩都很着急,强制的要孩子控制,但是孩子又无法控制。他们上网查了查,发现这种病要靠药物维持,但是药物会有很大的副作用,甚至会让孩子智力下降,有的还会终生不愈。现在一家都只有一个孩子,谁舍得让自己的孩子不健康呢?怎么办?夫妻俩左右为难,妹妹不知为这哭了多少回,我也挺替他们难过的。

一次,乐乐放学后来我家,我告诉他,心里要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还告诉他,心里要想着那个让他发出怪叫声的不是自己,不要它,要它离开,请师父帮帮他。那段时间,妹妹总提醒乐乐默念大法好,乐乐坚持默念。没过多久,妹妹就打来电话告诉我乐乐好了。乐乐有两个晚上睡着了说胡话,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就这样闹了两晚上,喉鸣就奇迹般的消失了。妹妹说那两个晚上是师父在帮乐乐清理身体。现在小乐乐每晚要妈妈放师父讲法录音给他听,他还说他的额头有个小电视机,只要他想看就能看到金龙,他还盼着参加集体学法呢。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象这样的奇迹在我家出现过很多。我的家人也很感激师父,感激大法。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因为这些奇迹就发生在他们身边。

最美丽的文字,最精妙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这些修炼中的实践者和我们的家人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情。唯有借助文字写出真相,让更多世人得知真相,不受邪党谎言的欺骗。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故事就是最好的见证。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