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大法在长春(4)

第四篇 维护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接上文:《法轮大法在长春(3)》

师父在《洪吟》〈难中不乱〉一诗中写到:“正法传 难上加难 万魔拦 险中有险”。

从大法在长春传出开始,就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师父力排万难,学员们也坚定的维护大法。在师父二十年传法过程中,维护大法已成为长春大法弟子从始至终的自觉行动。

一、诬告法轮功事件

1994年,长春几个想利用法轮功发财的无赖,采用栽赃陷害、造谣污蔑等卑鄙手法,炮制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材料”。面对这种荒谬行为,长春早期得法的老学员们清醒而冷静的思考辨别,理性的排除干扰破坏,稳定学员的修炼环境,为后期得法的学员如何破除来自不同方面对大法的干扰破坏,留下了很好的参照。

老学员们针对这几个人栽赃陷害的内容,直接向气功研究会反映情况,逐条的澄清事实,并形成书面文字《揭露长春极少数人的阴谋》。长春市、吉林省两级气功协会经过深入调查,反复听取多方面的意见,最后都坚决支持法轮功,批评了肇事者的错误。这几个人的行为当时受到所有部门的抵制。

在了解一些情况又不完全清楚内幕的学员中,老学员们引导大家用大法来衡量,师父在讲法中严肃的批评拉学员到庙里去皈依、办气功治病班、动不动就伸手给人治病、想当气功师出名赚钱的行为,这些做法不符合大法的要求。

老学员叙述:当时,法轮功初期没有资金出书,好不容易借到四万元印了书,要等着第一批书售出以后还借款,还要再印第二批书。有几个人为了拉拢人心,跟着他们走,几千本书随手送人,使得两万多元的书款没有下落。当时,师父严厉的批评他们:“这笔钱你们还敢动!?”

老学员们还回忆说,这几个人是最忘恩负义的。他们是最早接触法轮功、认识师父的。胜利公园练气功那会儿,师父也是把他们的病治好的,当时他们跪地上磕头感恩哪!师父让他们做过法轮功辅导站的负责人,还特殊带他们,可是他们却利用法轮功求名求财,结果破坏大法也毁了自己。

从那时起,学员们从初期人的情感上的表面认识,逐渐的升华到对大法的理性认识,更加理解大法的真正内涵,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已经成为了自觉的意识和行为。

二、《光明日报》事件

当时主管政法委的罗干和中宣部丁关根之流为了个人捞取政治资本,授意、制造了针对法轮功的事端。1996年6月《光明日报》在一篇名为《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的评论文章中,把当时在北京位居“最畅销书”榜首的《转法轮》作为所谓“伪科学”進行批判;1996年7月24日,在中宣部授意下,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大法书籍。

看到这篇文章之后,大家知道一定要站出来说话的。用善良和平之心诉说大法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巨大好处,证实大法是于国家于人民有好处的高德大法,讲述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揭穿这篇文章的谎言。

当时好多学员是刚刚踏進大法修炼门的,身心的巨大变化使之喜悦激动,这个状态还那样真实而切近,他们提笔疾书,写下了自己最近期的修炼体会;有年岁大的找人代笔,一定要说说,什么是真的,什么是“伪”。这些老年同修在身体上的变化是最突出的,发自肺腑,实在生动又平和至善,让人心灵震撼。也有学员是直接寻找真理得到大法的,就从历史、宗教、哲学、现代科学等角度,理性的分析阐释什么是真正的科学,驳斥文章的荒谬。写信的过程中,大家互相提示、修改、阅读,俨然变成了一次大法修炼的心得交流会。

这些信件邮寄到《光明日报》、新闻出版署、中宣部及当地新闻媒体、国家体委等到各个部门,也有相当部份学员上书给吉林省、长春市气功协会、中国气功科研会,他们收到信件后为法轮功作了许多正面介绍。许多人和单位、部门收到学员们的信件,進一步从正面了解了大法,一些人从此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因为禁止发行大法书,新得法的学员暂时很难得到大法书,老学员就抄书装订成本送给新学员。师父要求大法书籍发行一律走正规的社会发行渠道,由常人有关部门、公司去做,辅导站不动钱、不存钱存物,学员们在很艰难的时期也走的很正。

三、电视台《抉择》的风波

1998年年底,吉林电视台播放了17集电视剧《抉择》。这部片子是由辽宁电视台、北京电影制片厂、北京金英马有限责任公司联合摄制的一部反腐倡廉的电视剧。剧中把腐败堕落最终自杀的反面人物强加为“法轮功弟子”,诬蔑大法和丑化大法修炼者。电视剧的第5、9、10、17集中都有涉及法轮功的画面、台词或音乐,而且剧情和画面很恶毒。

长春的学员听到这件事后,不约而同的来到吉林电视台。晚上七点半新闻联播节目之后,就是播放这部连续剧了。一定不许诬蔑大法的镜头出现,决不能让广大民众受欺骗、受伤害,也不能让电视台对大法犯罪。

当时正值隆冬季节,天上下着清雪,寒风刺骨。同修们从单位下班直接奔电视台来了,没有添加衣服,也没吃晚饭。都在电视台门前的小广场等着。几位学员代表正在楼里等待值班领导。

这时有的学员找来了《抉择》小说本,确认原作没有攻击大法的内容。有的打电话和播过此剧的北京、沈阳那里的同修联系,确认了在电视剧5、9、10、17集中有诬蔑大法的镜头。有的学员直接去找自己熟悉的主管电视台的上层领导。有更多的学员在这里静静的等待。

外面很冷,心里很急,离播放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大家陆续的進了门厅等待交涉的消息。一下進来很多人,把门厅站得满满的。里面是大屏幕,外面是玻璃门,拥挤起来会碰坏了屏幕和玻璃。修炼的人,关键时想到的是公共的利益。大家自动的拉起手,往中间聚,给屏幕和门让出距离。这一切值班的工作人员和站岗的门卫看在眼里,用不着说什么,组织什么,阻止什么。

里面的学员代表和值班领导在交谈。七点半过了,播放连续剧的时间改作了体育节目。大家松了一口气。一会儿,值班领导把学员代表送出来,握着手、含着泪。“谢谢电视台领导们,体谅法轮功学员的心情。”“谢谢各位,为电视台负责,免去了以后的麻烦。”

大家有序的出了门,在电视台的大门外留下两位同修,通知后来的学员“事情已经解决了”。后些集的电视剧没再播放。

这就是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宣传的“围攻吉林电视台”事件。

四、“四·二五”上访

“天津事件”和“四·二五”事件发生前后,长春大法弟子根据个人在法中的认识,自己选择了怎样去做。

最早得知消息的学员直接到了天津,经历了“天津事件”及“四·二五”当天去北京中南海上访的全过程,但这些学员是长春大法弟子中的极少数。更多的人是在“四·二五”前一天或当天知道此事的。

尽管那段时间经常听到当局对各地炼功者的不同程度骚扰,但四十几人被抓,更多的人被打,这让善良的大法弟子们惊愕不已,营救我们的同修刻不容缓。有的同修打出租车直奔北京,有乘飞机去的,有个年轻弟子不到20岁,自己骑着自行车去了北京,长春到北京一千公里的路程。

“四·二五”当天,长春市有两个大型法会:一个在城东, 一个在城西,参加法会的人很多,会场上大家得知了“天津事件”和到北京上访的事。

大家启程進京是下午和晚上。有学员到飞机场预订了包小型飞机的机票,还没来得及动身;从火车走的还没到沈阳,听说事情得到当时总理的妥善处理,大家下车往回返;同修们租了十几辆大客车和面包车,刚过四平五里坡就被市长截了回来,当晚就有警察去了辅导员家。

听到时任总理亲自解决了这件事:天津的学员当时就放回家,我们以后能有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我们只是提出最基本的要求,总理答应了,同修们都很高兴。

“四·二五”事件,长春去北京有多少大法弟子,无法统计。当日的火车票是找火车站内部的工作人员买的,一次就是一百张、一百五十张,一个车厢、一个车厢都是大法弟子。连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都说:“也不是年,也不是节,又不是学生假期的高峰期,怎么这么多人?都是去北京的。”连飞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奇怪,到北京的机票一下子非常紧张,包飞机的事很少见。后几天知道消息的外县市的同修还在不断的到北京去,一直持续到“五一”。

其实,“四·二五”之前,罗干、何祚庥一伙的肇事已经不断升级,邻省的辽宁出现了多次冲击学员晨炼、抢夺抄走学员财物等违法行为。长春市区的炼功点多了监视的眼睛,学法小组也出现了不是学员的陌生面孔。但是大家心里很平静,师父教给弟子始终以“真、善、忍”为言行的准则,那就敞开磊落的胸怀包容一切,让走進修炼人身边的有缘人听听看看:这是一群从人生迷茫中苏醒过来的人,是懂得了自身生命意义的觉悟者;而这种觉悟、理性和大善大忍精神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才能完成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 ——震惊中外的“四·二五”和平上访。

法轮功学员石采东
法轮功学员石采东

被时任总理带進中南海反映情况的三位法轮功学员之一石采东,是九六年——九八年在长春念硕士的时候开始修炼大法的,九八年到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读博士。石采东说:“当一个人真正知道了真理,能辨别对与错,善与恶,他的选择就不应因为压力和利益而改变。其实当初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选择,那样的情况,那样的境界,自然就会那样去做,去上访是自觉、自愿、自然而然的。如果让我重新选择,当真理受到诋毁的时候,我还会站出来维护真理,为所有人争取一个做好人的权利。”这也代表了长春法轮大法弟子们的心声。

“四·二五”之后,李洪志师父于1999年6月2日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一点感想》的文章,文章说:

“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的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其实,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在我个人与“法轮功”弟子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时,都充份的表现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怀,给政府充份的时间来了解我们,无声的忍受着。但这种容忍绝不是我和“法轮功”的学员惧怕什么。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

“四·二五”,宇宙正法史上、人类历史上将永远记住这灿烂的一页。

五、“七•二零”正邪大战拉开序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长春辅导站的站长们和一些炼功点的辅导员被公安抓走的消息,迅速的传到全市和省内外市县的学员。省委、省信访办门前,法轮功学员提出一个基本要求:无条件放人!

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天色朦朦,长春以省委为中心开始戒严。从高层楼上往下看,全副武装的武警,秘密的,单排队,像一条长长的黑蛇,蜿蜒着,将这市区的中心地带盘起来。带着阴气,邪气,森森煞气,将恐怖的魔爪伸向了这佛法初传的圣地。一辆辆大客车把被警察强行抓上车的学员拉到零公里警校、体育场和几所小学。

七月二十二日,来的学员比头一天又多了许多,天朦朦亮时才看清,人民大街从胜利公园到人民广场这段两侧的人行道上坐满了人,与人民大街交叉的市政府旁边的北安路和重庆路也到处都是学员,从东西向到南北向一眼都望不到头。虽然人山人海,但环境却是静悄悄的。中午时分,人民大街上出现了高压水车,大家意识到事态的恶劣发展,但还是静静的坐着。空气中弥漫着罕见的气氛,威严、凝重、肃杀……。

下午三点,开始播报新闻。一些想象不出来的诬陷与嫁祸……一时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历经五十年邪党的统治,更多的学员明白了,定性、构陷来自于北京,在长春坚持起不到作用了。下午四点钟以后,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离开了这里,有的直接奔火车站,有的回家取来钱,从此踏上了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的护法之路。

早在“四·二五”当天上午,一位长春学员看到了这样一幕:宇宙的护法神在天上与恶魔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大法弟子们向师尊承诺:“愿为宇宙真理而献出生命!”这是一个生命久远的承诺,是向师尊兑现的誓约。

吉林省省委

吉林省省委

不用和谁商量,也不用谁来组织,这完全是一个生命自我的决定与选择。放下一切,“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中共自窃国后,没有成功反抗其暴政的先例,大家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路应该怎样走。但是,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正信,凭着本性发出的真念,凭着伟大使命的责任意识,凭着大法修炼出的金刚意志,凭着正法必成的信心,法轮功学员们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在宇宙真理与红魔面前、在正义与邪恶面前,法轮功学员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七•二零”在宇宙正法的大舞台上,正邪大战在人间拉开了惊天动地的序幕。师尊的慈悲与威严,大法的坚不可摧,大觉者诞生前的壮举,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展开了。

六、我永远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

东北师范大学,是全国重点院校,修炼的人数众多。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东北师大党委召开所有修炼大法的党员开会,要所谓揭批大法,当场表态。五六十人,会场不好说话,大家目光相视那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坚定,鼓励,支持。

大圆桌的前边,党委书记机械的念着报纸,媒体不知播报多少遍的“通知”,整个会场气氛沉重而压抑。接下来是让学员们揭批表态,会场上哑然无声。

“我郑重的宣布: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要坚修到底!”一个年轻的男同修站起来,表情有些激动了。“哗哗哗”一阵掌声,大家振奋了。

有一位女同修站起来,“李洪志师父永远是我的师父,我永远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又是一阵掌声,好多同修落泪了。

党委书记高声了,“记住,这是揭批会,不是法轮功的法会!”没人理会他。

一位年轻的柔弱的女同修满面泪痕,她抽泣着。“我是一个听话的女孩儿,爸爸妈妈压力很大,我从未违背过他们的意愿,可我今天得说:我要修炼到底!”掌声伴着泪水,那是相互的鼓励。

接下来又是几位同修激动的近于颤抖的表态,一些不敢说话的都在下面不住的哭泣。

党委的一位领导拍着桌子厉声道:“让你们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厉害!”那一瞬间,恐怖的气氛充满全场。片刻的宁静。

东北师范大学办公大楼
东北师范大学办公大楼

一位中年教师换了一个角度向他们提出问题,希望领导们解答。“为什么在祛病健身这方面有如此奇效?”“为什么国内外有这么多人来学?”“为什么……”会场很静,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前面,等待他们解答。领导们特别尴尬,站起来,“会开到这儿。散会!”

这个所谓“揭批会”给正过来了。当晚这件事就传到了北京,很多长春同修都在那儿上访,和各地的同修住在一起,各地同修又把消息传给了当地,一时间全国好多同修都知道了。之后,长春一些单位组织开揭批会,同修们也都给正过来了。

七、走上天安门广场

长春大法弟子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长春大法弟子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很多长春大法弟子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宇宙大法被邪恶玷污的时候,当魔鬼要破坏创世主正法的时候,当迷蒙的众生抵阻神佛救度而无知造孽的时候,一个在大法修炼中觉悟了的生命,一个宇宙真理的捍卫者,一个随师正法的大法徒,走向北京,走上天安门广场,在宇宙正法史上留下了瞬间的记忆,永恒的震撼,不灭的画面。那是正法神神威的展现,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辉煌。从“七•二零”当天,一直持续到2001年年末,大批的大法弟子前赴后继,一批一批,天安门广场留下了一个个镜头见证了这一切。

《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这首歌中唱到:

“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
多少弟子,为大法来过?
天上的白云,你看得最清,
面对着邪恶,他们是慈悲祥和。

……

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
多少横幅,被高高举过?
微微的清风,你听得最清,
法轮大法好!依然在空中回荡着。……”

◇ 一位六十七岁的老同修说:这一天是星期六,天安门广场人很多,便衣、特务也很多,大法弟子也很多。在这世界瞩目的天安门广场上,整个一上午大法弟子利用各种形式证实着大法。大法弟子有撒传单的,有放气球的,有打横幅的,大法弟子这些伟大壮举,令一切邪恶胆寒。广场上警察、便衣和特务乱作一团,有抓大法弟子的,有抢人们手中传单的,有抢气球的,有很多功友被恶警打的面目皆非,都无法辨认出是谁。我在上午11点左右,在天安门金水桥旁打出了“法正人心”的横幅,喊出了长期压在我心中的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兑现我的史前誓约,在我喊出大法好的那一刻,路上的行人都惊呆了,停住了脚步观看,我做完这一切,此刻的心情无以言表,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威,大法的威力震撼着苍宇。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的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 一路上师尊给我灌顶、加持我鼓励我。到北京后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十二月的北京天气很冷,游客稀少,便衣、特务很多,我们决定中午人多时再打横幅,我们分头走开。十一时三十分,同修来找我着急的说:我被便衣特务跟上了,赶快打横幅吧,否则来不及了(来时约定,到时候我先打,他们马上跟着打)。我们快步来到金水桥,这里人很多,又来了一群外宾,时机已到,我走到桥的最高点,拿出横幅高高举过头顶,使出全身的力气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压在心底的心里话瞬间迸发出来。在那一瞬间,时间凝固了,那种玄妙、殊胜,强大的能量场把我定在那里。

◇ 到北京天安门,我们没有马上去广场,在广场周边我们遇上了很多全国各地来的同修,有海南的、山东的、九江的,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素不相识,但大家的心贴的很近,是大法把我们紧紧的凝聚在了一起。我们简单的切磋一会,大家陆陆续续的在不同的时间去天安门证实法。我们三个老太太走到广场中间,面对着天安门,席地而坐,开始炼第五套功法,那一刻,我在心里反复的说:师父,我来天安门证实法来了!师父,我证实法来了!这一念一出,瞬间,我就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带动着急速的旋转,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来的玄妙啊。当时有一对年轻人可能受到感动,拿起照相机就照,结果警察上来连他们也抓上了警车。

◇ 我们来到了离挂血旗的旗杆很近的地方(那里人多),迅速打开横幅,用洪亮的声音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还我师父清白!”当时四周很静,阳光明媚,天空也出现了彩虹,非常漂亮,我感到我们的声音惊天动地,我的心情也特别舒畅。而后我象电影电视中的慢镜头一样,边喊边漫步行走。……

◇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登载了一篇文章,记述了一位无法正常行走的二级残疾人進京护法的故事:

戢景昌这样叙述了自己的经历:2001年7月21晚,简单的准备后,老伴送我上车站,14个月没出过门的我,光着脚一点一点的向楼梯移动。我家住五楼,我信心十足,一阶梯一阶梯靠臀部挪到楼下,用了大约一个小时,又慢慢向马路移动。家人叫来出租车,和邻居一起把我抬上车,到了车站,下车后离售票室大约100米远,又用了2个多小时。这时回过头来,能清晰地看到一行血印,而且血也越淌越多,我心中默念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我这次進京有三个目地:1、心存正念助师正法;2、喊法轮大法好,挂大法条幅;3、克服自身残障(在家進食進水、大小便均由我老伴照顾)。

到了北京车站,天亮时开始往出移动,因整个身体靠两臂支撑和腰部扭动才能行动,每走一步都揪心的疼痛。在北京站穿的布鞋,十个脚趾都露出来了,再加上血肉模糊,是挺吓人的。出租车把我放到了天安门前人行道上,我打算自己爬过去。不长时间来了一辆警车,离我三、四十米停下,几个恶警拉我上车,我拒绝,并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法轮大法好”,简直是气冲霄汉,头脑一片空白,到无我之境地,邪恶之徒显得那么渺小。黑暗中,这些恶警有抓衣服,有抬脚,有抓头发的,把我扔上警车,我发现车窗开着,就又开始大喊:“法轮大法好!”两个恶警找来方木棍要横着抬我,被我严词拒绝,我说你们敢这么折磨我,我要到残联告你们分局,他们才收敛了。

这二人把我抬到天安门反方向,扔在马路上,马路上雨水有两寸多深,我两脚的血在水中扩散,脚却显得干净。我在雨水中慢慢向天安门方向移动,最后有几十阶楼梯,因我不能坐着,就下到人行道,找了一个关门的商店雨搭下躺下,我还有一个心愿未了,就是打横幅,……我一定要用最纯净的心,堂堂正正地把横幅挂在天安门上。这时有很多人進入广场,还有很多等车的行人,我马上开始挂横幅,靠着护栏把横幅四脚用刀切了小口,用塑料袋系好,把横幅挂了起来,看看还挺正,行人,机动车都能看见,才慢慢离去。等我再回头看时,有很多人围着看,横幅距离停警车处只有50多米,我丝毫也不怕,因为下雨,我又几乎是爬行,竟没有被发现。我的血一直在流,由于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所以并不觉得很疼,……我全身在广场时已湿透,在水中慢慢地移动,血在水中浮起红晕。想想师父,泪水不止,这时雨水、泪水、血水融成一片,……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 一位长春大法弟子的正法历程》

一曲《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

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为了讲明真相,为了你,为了你,他们承受折磨。……为了珍贵的中国人,为了你,为了你,他们再没回来过。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


(待续)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