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帮我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我五二年出生就寄养在舅舅家,舅妈脾气很暴躁,加上所谓的“成份”不好,舅舅、舅妈经常被弄去批斗,挂黑牌,我自然成了黑五类子女。舅妈在外面不敢言、不敢怒,回家就打我骂我来出气。后来舅舅四十多岁就去世了,剩下外婆、舅妈,在农村没有男劳力,其中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真是度日如年。结婚后,丈夫虽然对我很好,但家里弟妹多,负担太重,累得我一身病,真不知道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处处都愤愤不平。

谢天谢地谢师父!九八年我喜得大法,很快一身病都好了。虽然对大法的高深法理理解不深,只觉得师父太正,太伟大,知道了一切都是业力轮报,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生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抓住一切机会弘扬大法,把大法的美好介绍给身边的每一个人,还在家里成立了学法点,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过得很充实,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诽谤师父,那时真的感觉好象天都塌了一样,唯一的办法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自己的信念。无论电视如何宣传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始终坚信学真、善、忍没错,师父教导我们信仰真、善、忍更没错,一定是政府不了解搞错了。我和同修们去上访,讲真相,到达北京时,因天刚亮,广场上游客很少,到处都是警察、警车,我想自己应该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就走到纪念碑下盘腿炼静功,一会儿几个警察扑过来,把我拉上警车,拉去关在一个铁丝网的屋里。全国各地的同修都有,那几天我市就唯独我一人,几天后我被当地接回非法关在看守所一个月。同年九月由于我人心重,没有好好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迫害一年,在监狱里受尽折磨。从劳教所回家后,没有好好学法,怕心重、情也重,家里老人病重,女儿结婚生子,儿子结婚,我整天围着家事转,完全混同常人。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安排同修送来了师父的后期讲法和《明慧周刊》。通过大量学法和同修切磋文章,才明白了旧势力为什么用邪党来检验大法弟子,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做三件事救众生,明白这些后才后悔自己失去了很多宝贵时间。在学好法,安排好家务的同时,每天安排半天的时间出门讲真相、救众生,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家庭环境开创的比较好,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炼,娘、婆两家上下几十个人基本明白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

二零零六年夏天,邪党不法人员想上门骚扰,被我拒之门外,安排他们在房外路边坐下,我求师父给我智慧,堂堂正正的向他们表明修炼的决心,同时认真的讲了大法的真相,从此以后再没人找过麻烦,有时在路上碰着还打招呼。

老伴的战友大多都是邪党的党员,这些人大都是邪党的既得利益者,有的人一讲就退,也有的多次讲都不退。有个战友是检察院的科长,我送给他神韵晚会碟子,但没讲真相,今年六月得知他突发心脏病几分钟去世的消息时,感到自己严重失责,我才重视对这部份人讲真相。有个关系很好的战友是司法局科长,以前对其讲过几次他都不信,那天丈夫把他请到家来吃饭,我先求师父加持,清除操控他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真诚的表示对过世战友的惋惜,再给他讲真相,没想到这次他很快就同意了,用真名退出中共邪党,并表示退休后把邪党关系转出扔掉,彻底脱离邪党组织,我真为他的选择高兴。还有个战友是纪委书记,我也把他劝退了。

有个同修大姐很精進,对我促進很大,我俩经常配合发资料,劝三退,我们经常把真相不干胶贴遍县城的大街小巷和楼道,极大的震撼了邪恶。

去年六月,同修的妹妹来到我地,同修就通知我去她家说有要事。我就约了几个同修一起去了。刚進屋,同修就拿出一些资料来,让我们抓紧时间读了一起切磋切磋,我顺便问她是什么资料这么重要,她说是刚从国外传来的,并没有经过明慧网,我说没有经过明慧网发表的东西不能看,更不能信,师父说过重大问题得看明慧网的态度,我们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以明慧网为准。同修当时很着急的说了很多明显邪悟的话。

当时我本想离开,但一想到既然让我遇到此事,就说明不是偶然的,决定留下来弄个明白,一定要帮助两位同修正悟回来,切磋中同修的妹妹说她很反感《九评》和明慧网,不愿发正念,更不愿讲真相。于是,我就耐心的说:“我们的师父是最伟大的,我们一定要信师信法,多学法,特别是后期讲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只有学好法,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又找其他同修和他们切磋了几次,现在姐妹俩都正悟回来了,同修也开始讲真相了,这是师父的加持和我们整体提高是分不开的。

在修炼的路上,处处都感受到师父的呵护和加持,我知道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我只有加倍弥补,勇猛精進,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