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中共迫害 新疆阜康市白家四人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在新疆阜康市九运街乡有这么一对老年夫妇,白银山和李清芳,他们养育五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当法轮大法洪传到九运街乡时,他们全家都开始修炼大法,且受益良多。然而,中共迫害大法后,不断地骚扰、拘押,白银山和李清芳夫妇、大女儿和小女儿相继离世,给这个家造成巨大的伤害。

法轮功学员白万玲遗像
法轮功学员白万玲遗像

白银山和李清芳两位老人一生勤勤恳恳与世无争,遵纪守法,朴实善良。一九九八年,俩位老人开始修炼大法。修炼不久,他们精神焕发,身体健康,特别是李清芳老人一生体弱多病,常年的药篓子。修炼后不久,多年的妇科病、高血压、肺病等各种慢性病痊愈了,真是无病一身轻。白银山老人更是精神,鹤发童颜,步履轻松。儿女们也相继走入大法中修炼,一家老小不再吃一片药,一家人的生活充满了幸福和希望。受益中的他们也把这美好的大法传给了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左邻右舍,家中成立了炼功点,放师父的讲法炼功录像,很多人在大法中受益,重德行善心性得到很大提高。

但是不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的打压铺天盖地,中共禁止炼功,收大法书,污蔑大法,诽谤师父。对大法无理打压和对师父的不公正对待,人们无法理解,老人家的几个儿女们和全国法轮功学员一样,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只想和政府说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给修炼者一个修炼的环境。但他们因此而被当地派出所拘留。

二零零零年,小女儿白万玲因给世人发真相资料而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阜康市公安局、“六一零”、乡政府、乡派出所不分昼夜轮番出入他们的家中,特别是夜晚喊叫、敲门,开的慢点,恶人就翻墙入室,搅的四邻鸡犬不宁。当时,乡政府还安排了二百多名不法人员进行排班监视,每日两次上门骚扰监控,以每日三十元工资雇两名无业小青年扎住在老人家的院内,监控他们,连老人的儿子下地干活、上厕所都被跟着。吓的邻里乡亲都不敢上门来探望。两位老人在深遭迫害、承受苦难期间,还耐心的向世人包括公安、政府工作人员讲述着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巨大变化,建议身体不好的或有病的也学一学法,炼一炼功,证实着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恶人以“党员不许炼法轮功”为由,威逼白银山老人放弃修炼,老人在修炼大法与邪党之间,坚定的选择了大法,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

二女儿因迫害初期到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被非法拘留放回后,为躲避中共的非法骚扰和监控而流离失所,受到严重的经济迫害:2008年到退休年龄也无法领到养老金,59岁了还以打工为生。更荒唐的是:2001年秋中共恶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悬赏五千元在《晨报》上通缉白家二女儿,一个59岁手无寸铁体弱多病的弱女子就能颠覆得了号称“铁打的红色政权”,除非这个政权就是一个岌岌可危、摇摇欲坠的纸糊的鸟巢!

由于长期的骚扰,加之担心再次上访在外的大女儿和二女儿的安危(为了不受邪恶监控,两女儿流离失所)和日夜思念心爱的还在遭受劳教迫害的小女儿,这位六十九的母亲李清芳再也承受不住这极大的精神压力而倒下了,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含冤离开了人世,她临终也未见小女儿一面。相依相扶老伴的离世对白银山老人精神上的打击更是雪上加霜,他也支撑不住了,于次年十月也离开了人世,终年七十岁。

小女儿白万玲,曾用名白万琳。2000年,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在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被迫害的出现严重肺空洞,恶人怕承担责任,于2002年通知家人接回家,由姐姐们照顾着,由于身体伤害严重,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去世,年仅三十九岁。

多个亲人的离去,给这个家造成巨大的伤害,他们的子女们极度悲痛,大女儿在悲痛中也于二零零四年九月离世。

就这样一个善良幸福的家庭,在短短的几年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四位亲人被夺走生命。

在这些年中共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的迫害中,公检法司人员执法犯法,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绑架、拘留、跟踪、监控、扣发工资、截断退休金,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劳改。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

我们在此强烈要求新疆各级“610”、国保大队、公检法司机构停止迫害法轮功,赎回罪过,为自己选择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