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邪党少先队仪式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我孙子从出生就跟我在大法中成长,知道精進,从小师父就给他开了天目。

我孙子上的那所学校,有些老师受中共邪党毒害很深,前二年学校里挂满了魔头像和魔头词语。由于大法弟子长期发正念,校园环境得到了改善。

这几年学校强迫小学生入邪党少先队表现还是很邪恶。每次开会前一天下午才通知并要求学生:因为入队的事,家长一律不准到学校找老师,举行仪式的那一天有任何事不准到校去谈,就这样强迫小学生整体加入邪党组织。

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孙子晚上九点多做完作业时,忽然对我说:明天他们学校有一批一年级小学生入邪党少先队,举行宣誓仪式。听孙子说完这件事我心中着急,想通知同修已来不及了。我就立刻叮嘱孙子:明天到学校就发正念心里说:“不准邪恶毒害师生,让血旗坏掉。”唱歌就唱法轮大法好,敬礼心里说给师父敬礼。

晚上我就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明天不能让入邪党少先队仪式成功。让邪党血旗坏掉,不能让邪恶毒害师生。清除对应某校另外空间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和中共邪灵和一切毒害师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第二天正巧碰到一位同修,我把这事告诉了她,我俩赶往学校,选定在学校门口路上发正念。

来到学校门口,看见学校大门顶端有字板显示:欢迎教育局和市领导光临我校指导检查工作……

快八点时,学校里的大喇叭开始广播开会,然后从校办室走出个老师带领四个学生,手里拿着邪党血旗,每个学生拉着一个角,迈着整齐步伐進入会场。

这时我俩共同加大力度向学校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这时我心中又发一念:请护法神加持我所有的法器也来除魔;我俩在马路人行道来回走。一会儿好象听不到校内喇叭声音了,过一会儿又能听到一些。发正念四十多分钟后听不到校内有声音了,我们发正念结束。

中午,小弟子放学回家,给我讲了开会的经过:在操场排队时,他就开始发正念,大喇叭里广播开始开会了。老师带领四个学生拉着血旗進入升旗台,挂好血旗后,血旗升到没有一米高时,血旗卷住了,绳子上结了一个疙瘩,说什么也解不开。喇叭里唱邪党歌曲没两句就停了。后来喇叭里唱的乱糟糟,听不清什么词什么调,断断续续唱完了,血旗绳子还没解开,又等了一会儿才解开。好不容易把血旗升上去了,叫学生唱邪党歌。结果约有五分之四的学生都没唱,东一个西一个发出零零散散的声音。那种败象就别提了。老师无奈地把红领巾发给学生,就这样散会了。

再看另外空间:那是一场激烈的正邪大战,邪党旗杆上爬着一条黑色的长着一对大红眼睛的大粗蛇,卷曲在旗杆上。上空飘来了一些象鬼魂一样的各种魔鬼,飘飘渺渺的还有的象玻璃一样透明体和叫不上样子的各种灵体。都聚在了会场上空。大法弟子发出的功是金色光条,光芒射向邪魔,邪魔成了烟灰。然后大法弟子的功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根象大烟筒一样的空心功柱,罩住了旗杆。黑蛇的身体被打成碎片,渣子从筒里往下落,又成为灰尘,上空雾气涔涔,有些其它情况看不清,宣布散会就不再看了。

这次对着学校发正念除邪魔,从发出功的情况看,不是一、二个大法弟子,而是多名大法弟子,这表明了大法弟子的整体凝聚力,是整体力量的体现,是一次神的力量对恶魔围剿的胜利。

从人这面讲:证实了强迫不能改变人心,众生在清醒,正的力量压倒邪的力量,邪恶已经失势,那些不明真相跟随邪党做的世人除了无奈只剩恐慌存在他们心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