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个苦命人遇到了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几次想把我得法后的收获和同修们分享,可没有勇气。今天优昙婆罗圣花在我家开了,我悟到:时间不等人啊。下面把我修炼的收获和所过的关向师父和同修汇报,希望咱们共同精進,直至圆满,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谢谢!

我这个苦命人

我出生在河北农村,从小家里很穷,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农村所有的活我都干过,很小就跟着父亲上山砍柴,十四岁那年父亲突患急性脑溢血去世,妹妹才十一岁,我从此担负起家里的重担,靠打短工维持生活。

好不容易长到该出嫁的年龄,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当兵的,我高兴极了,心想军人多神气呀,结果妈妈不同意。因为我父亲去世时欠了人家三千元的外债,妈妈说,穷当兵的每月才七元钱,连自己都养活不起,还能养媳妇吗?后来又有人介绍了一个北京农村的有地主成份没人要的小伙子,长得又黑又矮,我一看一百个不愿意。可人家给了母亲三百元离娘费,妈妈就满心欢喜的接过来说:行了,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办喜事那天,我坐了一宿,也哭了一宿。当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我一看是个女儿,我又哭了。因我没有兄弟,左邻右舍都看不起我们,我们在生产队里受尽窝囊气。所以我真想有个儿子。一年多后,我真的生了一个男孩,我心满意足了,杀猪宰羊请亲朋好友庆祝一番。我总算有了好好过日子的心。

但日子没过几年,儿子刚刚六岁,竟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症。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把我们急的到处求医问药,跑遍了北京的各大医院,医生说:这种病别治了,你们治不起。比你们有钱的人都治不起,何况你们。他想吃什买什么给他,想穿什么就给他穿什么。否则你们也是人财两空。我不死心,还到处借钱,想各种办法给他治,但效果都不明显。

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丈夫又得了骨癌,天哪!我该怎么办呀!这真是雪上加霜呀。旧债还没还,又得借新债,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已欲哭无泪。丈夫在医院里住了十个月,花了四万三千多元,也没治好,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份走了。丈夫走了,撂下我们娘仨怎么过呀?连买盐的钱都没有哇,那时我儿子的血色素只有4克,整天躺在炕上起不来。我们孤儿寡母的无依无靠且不说,家里连个壮胆的男子汉都没有,我天天处在一种莫名的恐惧中,老觉的身后跟个黑影。每天傍晚天还亮着,就進屋插上门。我们娘三不困也躺着熬时间,等孩子们入睡了,我也睡不着,心里非常渺茫,不住的流眼泪,越哭心里越觉的无路可走,真想一死了之。

就在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我村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找到我说:“你看你的命真够苦的,你和我们修炼法轮功吧?”我说:“我哪有那个心?”她说:“如果你要走上修炼的路,师父能帮助你消去一多半的业债,还能改变你的命运。”我心里一震,但又似信非信。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了好多……师父是人?是神?神在天上,能来这乱世中吗?第二天我不由自主的就去找炼功点找辅导员。到那一看,好多人在学法呢,她没工夫和我说话,晚上我又去找她,一瞅,好多人在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她还是没时间和我说话,第三次找她,她说:“这样吧,我先送你一本书,你先看看,如果你能看進去,你再来找我学功。”我说:“好吧。”

就在我请回《转法轮》的那天的晚上开始,我一点也不害怕了,黑天后,就连后院的打草棚也敢去了,心里好象轻松了好多,太神了,我心里说:师父呀,我还没修呢,您就管我了,太感激您了。一股热流从内心涌出,捧起书我就哭了,越哭越想哭,就好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

我赶紧打开《转法轮》读,当我读到:“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

噢!我明白了,我多半生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切一切都找到了答案。原来我的不幸是以前生生世世干了坏事的报应,别说生生世世,就说我这世,我也干了不少坏事呀,争呀,斗呀,碰到谁要惹着我,我能骂半天也有词儿。这些债我不还谁还?我想,我不能去死了,我要还业债,也要还今生欠下的一切债,今生就得还清,再不要有下世,我今世就要跟师父回家。

儿子得救了,我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我学会功法后一个月,我的胃溃疡病、还有做完绝育手术后不敢直腰的毛病,都不翼而飞。哎呀!这功怎么这么神,一下子我的精神头来了,天天都学法炼功,我和儿子说:“你的业力真不小,这么小岁数你就得这不治之症,要想活命,你也炼功吧,上医院治咱没钱,欠人家那么多钱,还不知拿什么还呢,你炼不炼?”儿子说:“怕学不会,我试试吧。”

一开始因他身体没劲,就在炕上炼打坐,过了十多天就下地靠着炕沿炼动功,又过了二十多天后,有一天,儿子说:“妈,我玩去了。”我一听,天哪,我儿子身体有劲了。激动的我一下子抱着儿子想哈哈大笑,可没笑出来,却大哭起来。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的师父,我太感谢您了!我心里有说不完的话,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精進!

大约一年多,我儿子的病痊愈了,一切正常。现在他已娶妻生子,还当上了老板。

这些都是大法给的,没有大法就没有儿子的今天,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们要用师父慈悲救度我们、给了我们全家的新的生命毫无保留的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勇猛精進。再次感谢师父苦度,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那么多,我真的不知道我该对师尊说什么才能表达我的感恩啊!

师父帮我还清外债

一天在炼功点上炼完功回家,路上,一个念头从我脑中闪过:如果我要做点烧饼卖,慢慢也能还点账(正好家里有个小烤箱,还有麦子),可不会做烧饼怎么办?就请教了两个面点师傅,把他们各自的精华合在一起,我的烧饼一下做成功了!我出摊那时,我村还没一份早点摊,我第一个出来卖烧饼。第一天站在那不好意思,离烧饼摊老远。有人问我,你在这儿干嘛呢?我赶紧说:“没事、没事。”可脸一下红了,又有人问“你真早!这是什么?”随手翻开笸箩上的小棉垫一看,嘿!烧饼,随手拿了一个,咬一口说:“真不错,来两个,多少钱?”我说:“我还不知道卖多少钱,你拿去吃吧。”他说:“那哪行,你多不容易,给一元钱吧,城里都卖五角钱一个,比这小,你这烧饼大,也卖五角钱吧。”我说:“好吧,就这样定吧。”别人一看他拿烧饼一边走一边吃,问他:哪儿的?他用手一指我。接着陆陆续续的也来拿,十多分钟三十个烧饼没了,当时我心里甜滋滋的,心想做少了,第二天做五十个,不一会也没了,第三天做八十个,又没了。我心里那个美啊,美极了。后来一个烤箱忙不过来,又买了一个烤箱,还是忙不过来,真是供不应求,再买个大烤箱,每天要做七百多个烧饼,早上九点多就收摊了,也误不了学法炼功、太好了。

有一次我刚打坐完,又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早上九点多收摊了。白天要能做点各种点心出售,那不帐还的更快吗?点心怎么做呢?忽然想起外地叔叔家的闺女就是做点心出身。第二天我立刻动身,到了那说明来意,妹妹说:别人来花多少学费我都不教,你要学没得说,把真实配方都给你,用不了半个月就能学会。在这半个月里,妹妹把各种点心都做了一遍,我心里有底了。返回后,开始忙起来,人手不够,就找两个帮手,早上做烧饼,白天做点心,八月十五打月饼,因为我丈夫在世的时候承包了三十亩麦地,我不用买面粉,就用自家的麦子换面粉。这样不到一年,就连本带利把四万多元外债还清了。这是得法后天大的变化!

我记的有一年麦秋,别人家的麦子是口粮田,先割,我家这三十亩地是责任田,最后再割。当别人家的麦子都割完了,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天下起了小雨,两台收割机来到我家地边时已经是乌云压顶,伸手不见五指,狂风突然刮起,把麦子刮的东倒西歪,紧接着就是玉米粒大的冰雹打在我们的头上。司机说:“完了,这片地保不住了。”急的我直转圈。忽然我想起了师父,我心里就跟师父说:“师父呀,能不能先别下,这麦子还等着还账呢,弟子求师父了。”当这念头一出,随着就刮起一阵西风,把这片黑云刮走了,雨不下了。司机说:“快,拿袋子,两台机器冲向麦地,割完后麦粒运回家,把袋子码成垛,用塑料布盖好,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两名司机和四名帮忙人洗完手脸刚要吃饭,黑云又回来了,连风带雨加冰雹下了起来,院里马上积水半尺多深、司机说:“你的命运真好,本想这块地完了,没想到真保住了!”我什么也没说,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的经济状况翻过身来了,工作量也加大了,但我不误学法炼功,早上赶不上炼功时间,就提前先把功炼完,晚上赶不上学法时间就加班到深夜,把师父的《洪吟》每一首抄在我车间的墙上,每天背一首,一天背不会两天、直到背会为止。

有一天早四点左右,该起床做早点了,我醒了但还没睁眼,就看见我家院子里一大法轮在转,开始是土色的,越转越快,又变成五颜六色,非常漂亮好看,我高兴极了,猛一坐起来,睁大眼睛一看,院里什么也没有了。当时我悟到,让你看到法轮是对你的鼓励,让你精進用的。但你不能有欢喜心、这是执著,得去。师父,弟子记住了。

大法使我变的慈悲善良

在没做糕点前,我村有个光棍老头八十六岁,是五保户,以捡破烂为生,一次骑自行车不小心把腿摔断了。大队找个人去伺候,人家都嫌脏,贵贱找不着人,后来大队领导找到我问我去不去?我想我是修炼人,就说:“那我就去吧。”一進他屋门,屋里简直没有下脚的地方,还臭不可闻,老人躺在炕上只看见两只眼睛上下翻动,看不见皮肤,真是无从下手。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要做一个超常人,第一步先给老头擦澡,先擦上身,看见皮肤了,有了模样了,再擦下身,老头不让,我说:“大爷,您这把年纪,比我爸爸年龄都大,您别多心,我就和您亲闺女一样。”说着给他擦洗下身,擦完后,又用热水烫烫脚。老头哭了:“我这么大岁数还真没人伺候过我,你叫我说啥好呢?”我说:“你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头点点头。这样过了两年零三个月,我们的缘份尽了,大爷临走时说:“下辈子我转只小鸡给你下蛋也要报答你的恩情。”我哭了……。

再有一次,那是个腊月的一天,我回娘家。走到火车站,看见好多人围着看什么,走近一瞧,是一个七十岁左右的一个老头,在地上坐着动不了,冻的直哆嗦,说不出话来。当时我想先别回家了,救人要紧。我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来,打了一辆车拉回家,把他放在热炕上,做了一碗热汤面先暖暖身子,给他换上我丈夫的剩衣服。两个孩子直闹气,这么脏,您干吗把他拉家来?我说:“救人命要紧,这是行善积德做好人,妈不是修炼了吗?等他明白过来就把他送走。如妈要出门遇上这事,没人管冻饿死了,你们两个怎么办,他家里也有妻儿老小,能不管吗?这是好事,别生气了……”原来他是河北赤城县后城人,身上带了二十元钱到西三旗找他烧锅炉的儿子,没找着,钱也花光了,困在半路上,到第三天,老头恢复了原状,我把他送到延庆汽车站,坐上回后城的班车,又送他三十元零花钱。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大法弟子。”

暴风雨来了

就在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的时候,共产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无端的迫害,到处抓人、关押,比文化大革命还凶。开始把我吓坏了,我不知道哪儿错了?没钱看病,锻炼身体怎么啦?做好人有错吗?我心里想不开,哭了,到北京信访办反映情况,哪知只要是反映法轮功情况一概不接待,去的人就限制自由不让说话,都让去南墙根面向墙壁站着。我傻了,心里怀疑这是人民政府吗?怎么不让老百姓说话呢?一会警车把我们所有学员都分别送回当地派出所。下车后,一警察抬手就打我。

政府不让人民说话,我到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儿子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没错。我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一会警察就把我们塞到大轿车里送到当地看守所。在那里更受到了非常野蛮的迫害,如:把衣服脱光,让犯人用洗脸盆往头上浇水、让我们坐在地上,用水桶往地上泼水,炎热的夏天,让我们光着脚在院里跑圈,从十二点跑到两点,不让我们背法,用臭袜子堵嘴,吃的窝头面都发霉了,菜帮子、老黄瓜一点油都没有。家里送的方便面都让犯人吃了,晚上犯人睡觉,让我们坐着,还让犯人管我们,真是颠倒黑白。

有一天,我被叫出去,警察说:“你写份不炼了的保证书,就让你回去,你外甥救你来了(外甥是警察)。”我说:“外甥救我,我谢谢他,但是我不能说亏心话,法轮大法就是好,我能不炼吗?我的命就是师父给的,还给我延长了寿命,以前有三个算命先生都说我只能活五十五岁,今年我六十岁了,从一九九六年到现在一颗药没吃过,身体哪儿都正常,你小伙子能做的到吗?”警察愣了,说:“你这老太太,愿意在这儿呆着。”我说:“我有一双孝顺的儿女,温暖的家,谁愿在这儿呆着,是你们把我拉来的。”

在号里有件事使我刻骨铭心。有个女大法弟子,大约三十多岁,在看守所里三个多月没说出自己的名字、住址,被叫做女八号,她受尽了折磨,恶警用电棍电她不管用,用什么招儿都无济于事。她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恶警常给她调号。有一天调到和我一起,她一進门就给犯人讲真相,有个牢头儿当时就说:“我和你们炼。”女八号刚一教她打坐,我就看见牢头儿全身转动,她当时就得到法轮了,她的缘份真大。我也天天跟犯人洪法,却没看到这样的效果,太惭愧了。

在看守所里呆了二十二天,我们十九名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加持下闯出了魔窟。

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来

初炼法轮功时,有一次我牙疼的特别厉害,白天没法干活,晚上不能入睡,十多天也不好,疼的我抱着头在炕上直打滚,我实在受不了啦,就去问辅导员,牙疼算不算消业?她说:“只要身体哪儿不舒服,都是消业的一种形式。”我明白了,心想,只要是消业,疼死了我也不吃药。就这一念,过了几天,忽然想起我的牙什么时候不疼了呢?记不清了。

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夜里三点左右,我突然觉的自己不行了,天也转、地也转,想方便一下,但是起不来,浑身动不了,心里憋得慌,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我觉的不好,想给儿子打电话,赶紧摸手机,想不清手机放哪去了,好不容易摸着了,但是眼睛睁不开,打了半个钟头才打出去。儿子问:“妈,你怎么啦?”我说不出话来,使尽全身力气说:“快、快。”我儿子开车到门口没熄火,進门上床就抱我,他肯定往医院拉我,我心里明白,双手抱住床头,死不撒手,心想:“师父啊,我不能这样走,左邻右舍都知道我学大法,我这样走了,那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不走,谁安排的我都不要,我就走李洪志师父您给我安排的路。请师父加持我。”瞬间,我的眼睛慢慢睁开了,心里知道,但说不出话来。接着我闺女带了四位同修也赶到了,就听着他们一起背着师父的《洪吟》:“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连背三遍。接着,一同修上床大声喊我:“大婶,起来,没事!”并把我抱着坐起来,我突然能说话了。

这是我修炼以来最大的一次病业关。谢谢伟大的师尊,把我从旧势力死神手里拽回来。

这就是我修大法以来的人生变化——身心的健康、家庭的美好、生命的延续和永存。谢谢师尊的苦心呵护,弟子决心做好三件事,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