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三十一年后左眼重见光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作为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十六年的我,对师尊的慈悲救度,我无以回报,在此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告诉读者:能有缘修炼法轮大法是多么幸运的事。

我今年六十二岁,是一个身体健康、性情平和、乐观开朗、善待他人的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我可不是这样,那时的我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贫血、胃病、严重的膀胱炎、四、五腰椎骨质增生、压迫性坐骨神经等等疾病。疾病使我半身不遂,病痛折磨得我站不得、坐不得、睡不得、走不得,整天以泪洗面,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躺在床上半年不能上班,八方投医,也见效甚微。百病缠身的我,脾气急躁,特别是有一只眼失明几十年了,使我心里也没有光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只因舍不下可爱的女儿,才在苦痛中忍受着,期盼着能在有生之年能遇上我生命中的救星,改变我的命运。

终于在一九九六年一月八日,我遇到生命中等待已久的得救的机缘。在一位亲人的帮助下,我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知道了人生的苦难和幸福,都是因为生命在轮回中的业力轮报所致;也知道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衡量好人、坏人的唯一标准。师父在《转法轮》讲道:“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我要做好人,做个真修的人。从此,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我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后不久,身体上的病痛很快减轻直至消失,真是身心愉悦,从此健康伴随我至今。我逢人就说“法轮大法救了我,李洪志师父救了我。”更为奇特的是,我那只失明了近三十一年的眼睛,却在炼功两年零三个月后重见光明。

这事要追述到我十七岁那年了:一九六七年九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钟,我母亲要把几块织好的毛衣片用大针连成一件成品衣服,我出于好奇,坐在母亲身旁,想学母亲是怎样缝制的。母亲刚一抽针,此时我也正低头往下看,两股力相撞,针尖正巧刺入我左眼瞳孔,当时我痛得一声惨叫“哎哟!”,眼泪就开始不停的流。母亲已吓得六神无主,只听父亲说:“赶快上医院。”谁知,那正是“文化大革命”,中国大陆全民都在搞“武斗”,各大医院没人上班,医生都躲命去了,我们根本没见到医生的影子。沮丧的母亲和我回到了家。我的左眼就痛苦一直流泪到天明。到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抱着希望又到唯一开门行医的重庆西南医院(部队医院)。大夫看了后说:“眼球是一包水,流完了,也就瞎了。”这就是告诉我们这只眼睛没法治了,这是权威医院下的定论。

这一沉重的打击使母亲失声痛哭,但无奈也只得认命。这时母亲向我讲述了一位道人的预言。在我二、三岁的时候,一位过路的道人对母亲说:“大嫂子,给你女儿抽一支签吧!”母亲说:“女娃子,抽什么呀?”在道士再三劝说下,母亲就叫我去抽吧。我拿着竹筒摇了几下,出来一支签。道士看签,解答道:“你这女儿不管长到多大,必须要破相,否则难定终身。”从此以后,母亲小心谨慎,生怕我出差错。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快满十七周岁的时候,应了道士先生的预言。母亲讲完了,无助的望着我说:“女儿啊,看来你命中有这一难了。”是啊!命中有难,谁能躲得过?从此以后,左眼失明,学习生活全靠右眼承担着视力的重担。在花季的少年,落下这残疾,可想带给我的痛苦是远多于快乐。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一九九六年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才有彻底改变。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饭时,我看见丈夫非常痛苦,饭菜难以下咽。我关切的问:怎么了?他说:“单位主任当他的面叫几个人去吃饭(用单位的公款),不叫我,分明是有意给我过不去。可能是女儿结婚没有请他参加而记恨我。”我说:“老头子,你肠胃不好,去了要喝酒,吃外面不干净的食物回来,身体又不对劲,何苦呢?再说工人知道你们这些干部用他们的血汗钱吃喝,对你们也不满。没叫你去,还不好吗?”我开导他的话不但没起作用,反而迎来丈夫重重的一拳,正落在我的那只失明的左眼上,真是雪上加霜。

我丈夫是搞武术的,那一拳打得可是够狠的,他把对主任的怨气全发泄到了我身上。当时我的左眼就肿了,一会儿整个眼变成紫色,成了“熊猫眼”。我想到他没有修炼,是个常人,遇到这些事真难过去,哪里忍得下呢?所以一点也没怨他。我跑到师父的法像面前说:师父,我是您的弟子,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我相信左眼不会再有事的。我非常坦然的回到饭桌上,平静的说:“老头子,你别难受了,我不会恨你的,吃饭吧!”这事要在没修炼前,我可做不到这样冷静、宽容:我好心劝你,却招来拳头,要么以牙还牙对他,要么和他离婚。但我因为已经修炼了法轮大法,知道修炼人不能按常人的理——以牙还牙、以恶制恶去对人对事;遇事要用指导我们修炼的超常的理:“真、善、忍”要求自己,以德报怨、善解冤怨。所以,当自己受到伤害时,才真的能做到坦然而忍。我照样象往常一样对他,并更加珍惜这份缘。每天在吃饭时,主动与他边吃边拉家常,自己在魔难中,还要去关心他、安慰他。说也奇怪,偏偏在吃饭时,眼泪就象三十年前那样,不停的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考验我,对自己受到的委屈、伤害能不能真的放得下。

我这次受到伤害后,表现出的宽容和发自内心的无怨无恨,与以前我急躁和得理不饶人的性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丈夫被感动了,深感愧疚。四天过去了,晚上我睡着了,他叫醒我问:“老婆,你这几天是怎么想的?”我说:“我没想什么呀?”他又问:“难道没想过离婚呀?”(过去他惹到我,我就跟他吵,用离婚来威胁他)我说:“没想。”他不解的问:“为什么?”我就把师父的讲法背给他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他坐在我床前,静静的听我背师父的法,我看见他被师父的法理所感动,眼圈发红,泪水在眼里打转,强忍着。他又说:“你再背一遍。”我又背一遍给他听。他说:“我不知道怎样来弥补对你的伤害,我买了一张膏药给你。”我安慰他:“不用了,我很快会好的。”

第六天晚上,我去炼功点的路上,无意中不自觉的用手去蒙右眼,突然发现左眼能看见房子、树叶……,我急忙举起手中的宝书《转法轮》,“转法轮”三个字清清楚楚的闪现在我的眼前。师父啊!我失明了三十一年的眼睛,就在今天重见光明了!!弟子只因提高了一点心性,按您对弟子的要求做了,您就给我消去了我命中该有的劫难,改变了我苦难的命运,弟子该怎样来报答您的恩德呢?在此,弟子叩谢恩师!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这时,我对师父的法有了更深的体会:“所以往往有些人他自己有了什么魔难,有了不好的事情的时候,都是在业力轮报中还他的业。”(《转法轮》)“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惊叹大法的神奇:要使失明了三十一年的眼睛复明,就是在当今发达的现代医学中也是不可能的事,而在我身上,出现了奇迹。只因为我按修炼人的要求做了。

师父在书中还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可以给你改变人生道路,也唯有修炼才能改变的。”(《转法轮》)。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急速的往炼功点走去。与同修们分享了重见光明的喜悦,我们认识到师父的法理真是千真万确的,正如师父在《论语》中所说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今天,大法已洪传遍及世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象我这样在修炼中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的大法弟子有千千万万,我们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人;我们不求世间的一切,包括金钱、权力,我们只求有更多的众生也和我们一样在大法中受益,希望把这救度世人的真法、真道传播给更多的有缘人。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