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恶性脑瘤患者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

我叫春波,今年三十五岁,家住哈尔滨市阿城区红星乡,是一个普通农民。我是二零零七年腊月因患重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在我三十岁那年在外面打工时,突然有一天头疼的不能动,要动就吐,不敢翻身,经哈医大确诊为恶性脑瘤。医生说肿瘤长在大脑和小脑之间的脑干上,如果做手术恐怕下不了手术台,而且术后最多也就能活三至五个月。

因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明知手术治不了也不能眼看着我就这么死去。父母和亲友商量,只要有一钱希望也不能放弃。这么点岁数,还有两个孩子,要真有个好歹,这家可咋过呀,不完了吗!母亲哭的跟泪人似的。亲属们也都唉声叹气,于是家里把房子、地、车、牛都卖了,给我做手术,花了五、六万元,术后每天还要吃六十多元钱的药。

手术后的我五官严重变形,嘴歪到腮帮子上,牙齿上下错位,右眼珠灰蒙蒙的,白眼仁通红,瘪瘪瞎瞎的陷進去,淌着脓一样的血水,很吓人的,只好戴个眼罩。右侧太阳穴也塌下一个大坑,四肢神经不灵敏,冷热也不知道,没感觉。说话根本吐字不清,全身还不停的颤抖,瘫痪在床,完全不能自理,全靠妻子家人伺候。

为了谋生全家搬到了阿城区阿什河乡周边的农村投奔三姨家。三姨家开厂子,父母在厂里打工,妻子照顾我,并租好了房子准备在这生活下去。不久我吃的药快没有了,家人又去长春老大夫那取药,大夫就说:别吃药了,没用,白花钱。全家人万念俱灰。

我三姨的妯娌是法轮功学员,曾得过两次绝症,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都奇迹般的好了。三姨亲眼见证大法的神奇,想让她教我炼功,并说:春波的病太重了,我们也不指望他能好,只是觉得他太年轻,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求你们教他炼功吧,不好也不怨你们。三姨的妯娌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就这样她开始手把手的教我,打坐时把我靠墙,两边得用人把着,前边人把手教,有时扶不住身体还往两边倒。

后来村里另外两个炼功人也来了,她们三个起早贪黑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教,领我一起念《转法轮》。开始炼功身体哆嗦脑袋晃,念书吐字不清,经常念错行,有时书拿不住就掉了,可她们从不嫌弃我,我被她们的善心深深的感动,也坚定了我修炼下去的决心和勇气。

以前有病期间我曾想:我这么点岁数咋能得这绝症病呢?人为什么会生老病死呢?直到学法我才明白,原来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才遭这个罪呀!

炼功没两天,老家的叔叔、大爷等所有亲属都受电视上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谎言毒害,相信电视上“天安门自焚”的歪曲、造谣等,叔叔大爷开始打电话阻止,后来又上家来阻止,说啥也不让我炼,埋怨父母为了省钱舍不得给儿子看病,这么重的病大医院花了那么多钱都没治好,炼法轮功就能好病?可别没治好病再炼走火入魔了。父母说:“我自己的儿子,难道我们还能往火坑里推他吗,法轮功根本不象你说的那样。”我自己心里明白这决不是一般的功法,是让人重德向善、修心性的高德大法,这功我炼定了,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第二天同修来教我炼功时,叔叔当着她们的面说:“你们要把我侄这么重的病炼好了,我跪地下给你们磕几个头。”

也许是我的诚心和对大法的正念感动了上苍,炼功十多天奇迹就出现了,塌陷瘪瘪的右眼有知觉了,把眼罩摘掉后通红的白眼仁不红了,捂着左眼,右眼睛能看见人了,血水子不淌了,僵硬的舌头软乎了,再后来能说话了,吐字越来越清晰了,吃饭也不往外喷饭粒了。随着学法炼功的不断深入,几个月后,我的视力完全恢复正常了,嘴也不歪了,塌陷的太阳穴也长平了,生活不用人伺候,完全能自理了。现在我还能帮妈妈洗衣、洗被,中午给孩子热饭,擦地干活了。

当年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我,已经炼功五年了,而且没吃药好成这样,后来亲属见到曾经给我看病的那位主治医生,听说我还活着十分惊讶!连称真是奇迹,太神奇了,大不可思议了。

妈妈看到我的身心变化高兴的逢人就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我儿子捡回了一条命。”红星老家的叔叔大爷都听说我炼功好了,再也不相信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造谣的那一套了。不久前大爷因患严重心脏病,也炼起了法轮功。后来叔叔因患肾结石,腰疼干不了活,就到我家说要炼功,他对三个教我炼功的同修说:“你们也教教我吧,我侄有那么重的病都炼好了,我这病算啥呀。”现在叔叔大爷在家炼的可来劲了,经常给我打电话联系。

通过我的神奇经历,希望那些受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人赶快都来了解法轮功吧!别再受电视的假相蒙蔽,希望你们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