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轮功学员葛一君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市静安区法轮功学员葛一君失踪二个多月,现在得知在四月份被上海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目前正在绝食,被劫持到了上海周浦监狱医院。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晚上,葛一君下班回家后,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路派出所警察叫他到警所去所谓“谈话”,随后一直下落不明。骗走葛一君的两个恶警工号是030440和030206。

葛一君,大学生,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刚刚工作三个月,静安区曹家渡街道姚西小区片警顾翔与六一零警察朱英以奥运安保为名,到葛一君所在单位,迫使单位将葛解雇。八月二十八日,葛一君被六一零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被劫持至上海第三劳教所五大队专管中队迫害。

在劳教所,恶警安排的包夹犯杨振平(民管)故意克扣法轮功学员的饭、菜,还强迫葛一君给他洗裤子。包夹犯李建民(音,浦东人), 把方凳翻过来,逼迫葛一君只能坐在方凳的横杠上进行迫害,吸毒犯张清要葛一君坐在小凳子上,身体笔直不许动一下。由于葛一君一直坚持修炼大法,不所谓“转化”,恶警就换了吸毒犯蔡胜年、刘桢、黄文斌加重对葛一君的迫害,逼迫葛一君从早上五点坐到凌晨一点半,这一切都是在恶警马某(警号:3130540)的指使下进行的。

上海监狱总医院就在上海市周浦监狱内部,对于大法弟子在绝食方面有非常系统的对待:

在押与被判刑的送入医院里,不管是绝食和被殴打致伤的大法弟子都全收,虚伪的做一下身体测试后押入医院,如果是绝食的就用五根粗绳一样的布绳把手与脚还有胸部给死死捆绑。监狱医院为了给外界宣传他们虽然面对特殊人员但还是非常注重人性管理的,现有规定被捆绑在床一个星期的,就要放下一次然后要给清洗,让被捆人员能活动活动后再次捆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虽然有成文的规定,如没有暴力行为的虽然绝食也不捆绑。但我们现知道规定是规定,可在实际操作上又是怎样的?不说远的就说说在上海提篮桥已被非法关押多年的大法弟子杜梃,他现在的情况无论被送到监狱医院还是在上海提篮桥的监狱中都是被捆绑在床上的,虽然离杜梃回家的日子不远,可他现在的处境仍然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一直被捆绑在床上。这是监狱医院在对待已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

对没有被判刑、没有被劳教的大法弟子来讲,医院是这样对待的:那里的看护是真正犯罪的人员,可是他们对待大法弟子是有系统安排的,一开始还比较客气,如果大法弟子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来行事的时候,那捆绑的绳子会被收的很紧,而且也不会有人来看管你的拉撒问题,更不用说早晨醒来的洗漱等等;大法弟子再继续走自己的路的时候,那些看护犯就会到警察与医生那里去建议如何来对待弟子,如胃管的粗细,观察到大法弟子的个性后给警察参考便于监狱中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

还有不断的恐吓在绝食以后会造成的后果,软硬兼施,最主要的是用打其他犯人后所遭受的痛苦给大法弟子看,用恐怖的气氛来恐吓大法弟子,从而达到邪恶所要的目的。监狱医院的医生也会积极配合恶党对大法弟子,他们不断会劝说绝食给身体带来的伤害,还会对大法弟子做所谓的思想工作,只要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医院担保让大法弟子可获得保外就医,就从这一点来讲,监狱医院是绝对有对保外就医的权力,只不过是需要看对象而已。也就是讲,监狱医院更重要的角色是积极配合共产恶党来迫害在押人员。

上海监狱医院这些年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案例,有很多没有渠道传出而不得知,有更多的用欺骗而被掩盖着,但就从以上的这些性质来看,上海周浦监狱总院所犯下的罪行是不可宽恕的,所有的一切罪行都要得到相应的恶报,无论是谁无论是主动与被动的,只要参与迫害就是有罪,如果想为自己辩护,声称是法律规定而照办的,如果讲不知道自己在犯罪,那一定是在装傻。你们今天的行为是明天的罪证,你们现在的行为是以后历史的见证,你们今天所有的迫害行为与举动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让世 世代代记住你们对信仰“真、善、忍”大法之人的犯罪。

普陀区相关部门的地址与电话
普陀区看守所地址 柳园路555号 电话 52916834
普陀区公安局地址 大渡河路1895号 电话 52809966
普陀区法院地址 铜川路1433号 电话62656265
普陀区检察院地址 普雄路35号 电话62562000 62443619
北石路609号 电话52564588
普陀区司法局 普雄路29号 四号楼 电话62443118
大渡河路1688号 1号楼 3楼 330室 电话 52656672
上海监狱总院电话:8621-68189955×4300(行政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