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锤炼 正念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

一、初得法 疾病消

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身体不好,满身是病,偏头疼、胃出血、牙痛、颈椎腰椎坐骨神经痛,全身严重性类风湿等等十几种病,折磨的没办法,天天以泪洗面。有位法轮功学员告诉我去炼法轮功。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看到《论语》中:““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心里为之一震,原来这是一本修佛的书啊!这是我生命中遇到的最最珍贵的一本宝书。我一口气把《九讲》都看完了,每天都这样接着看,我看的放不下了。以前,总是觉得自己命苦,怨天怨地。现在我知道吃苦是好事,是还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大法教我做好人,做一个超常的好人。我懂得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遇到了伟大慈悲的师尊救了我,我想我一定要坚修到底。

我家住在郊区,离炼功点很远,开始是每天下午四点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后来改为凌晨三点。凌晨三点呀,路上没有路灯,行人也没有,本来就是出了名的胆小,晚上从来没出过门,想想心里都打冷战,怎么办?转念也一想,不是要吃苦吗?想到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当我凌晨三点出门时,外面很亮,前面有盏灯照着我走路,马路上的坑坑洼洼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呵护弟子。我的心真是激动万分,眼泪夺眶而出。

炼功不到三个月,全身的病不翼而飞,什么时候好的都不知道,走路一身轻。家里两大抽屉的药全送别人了。邻居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太好了。二十几户人家都要炼,要我教他们,结果就在我家成立了一个炼功点。

我住的单位属于部队,领导干部都是现役军人,都在看《转法轮》。大炼功时,我们大家都往炼功场跑,路上行人都说:今天是好人集体大炼功,法轮功真好。

二、反迫害 证实法

九九年七月十五日,军分区接到通知:军人、家属都不准炼法轮功。我们地区辅导员也听说法轮功会被“取缔”。当时我心里很难受,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会被“取缔”?这个功法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对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怎么国家领导人会这么糊涂呀?我越想越想不通。

七月二十日,全国乌云压顶,大有天塌之势,抓人,抄家,那天我正和一同修在家学法,突然十几个公安派出所的警察及单位的人闯入我家,当时我手里还拿着《转法轮》,我心里跟师父说:这本宝书不能让坏人拿走。我把书往沙发旁边一放。坏人在我家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拿到。其实,站在我前面的人都能看到这本宝书,坏人就是看不到。弟子只要心在法上,师父时时就在身边。

他们走时威胁我不准出门半步,我心想我听我师父的。他们一走,我们就赶快拿出《转法轮》来学,但是学不進去,心乱如麻,怎么办?这个炼功点只剩下三个人了。我跑到城里找同修切磋,认识到一定要去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讨个公道。

单位派了六个人监视我们三人,大门口有岗哨,怎么办?我跟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要去北京上访,不准任何人发现我。于是,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我和城里的同修去了北京。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很顺利到达,住旅店也很顺利。旅店老板告诉我们说,每天都抓了很多法轮功,叫我们要多加小心。我们到天安门广场时,发现广场被几十辆警车全包围了,我们去找信访办,一个警察跑过来说:“你们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已经抓了很多法轮功,到这里解决不了问题,回去再想办法吧,不能被他们抓去。”回来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又不知道怎么办?望着师父的法像眼泪流个不停。

有一天,我看《精進要旨》,师父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我问自己是不是真修弟子?是真修弟子就应该走出去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于是,我三人批发来几十丈黄绸布、红漆,做成横幅和条幅,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我们求师父加持,不准任何人发现我们,每天進出都很顺利。城里、城外、公路旁、马路旁,树上、电线杆上到处挂满了。恶人害怕的要命,但又不知道是谁挂的。

后来城里的同修拿来真相小册子,我们就到农村小镇上去找复印店,每次复印一百多份带回来。店老板看了真相资料说:法轮功这么好,政府当权者太糊涂了。他有两个儿子是教师,他们说都想炼法轮功,要我帮他们找书,教功。老板对我们很好,印资料少收我们的钱。一切都是师父慈悲的安排,他家得法了。

零三年,我就买了一台复印机。后来由于学法少,出了干事心、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零四年六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我天天背法,发正念,我想大法弟子到哪都只有一颗助师正法的心,只准众生听真相,不准反对。警察叫我时,我先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黑手、烂鬼,让她听我的。有个周警察,听我讲真相后说“我也知道法轮功好,我妈以前也是炼法轮功的。”还有一个长期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官,开始对我很凶,后来接触了几次,她说我人很好,法学的好,后来经常找我谈心,她说跟我说话很开心。我说我师父伟大慈悲谁都救,不分贫贱富贵,不管什么部门,都能做一个好人,都能修炼。她说“我会做好。”

零五年十月,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劳教所调来两个女魔头,说是来选择它要的人,它叫大法弟子站一排,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女魔不敢看我,把我同房间的一个同修叫过去。我看见它在同修脸上一摸,这个同修马上变成青面獠牙。我立即喊师父救弟子,师父就出现了,把女魔抛出去很远,我叫所有的同修快跑,跑到马路上,有一辆大红色的汽车在路上等着,我叫大家快上车,司机问去哪,我们说回家,就醒了。

第二天,劳教所真的调来两个女警察,说是迫害法轮功有功,升了官。我看着她们不停的发正念,不准迫害所有的同修,她一眼都不敢看我。她每天逼大法学员看邪书、邪电视,写心得体会,给学员洗脑。我不写,她不敢讲我,她天天找学员谈话,逼学员说不好的话。后来有一天,她叫到我,我马上发正念,不允许问我什么,只许听我讲真相。她说你怎么炼的法轮功?我说身体不好,我就告诉说我有什么病,怎样炼好的。最后她不得不说:这个功真的好,你的类风湿这么严重都好了?

零六年四月五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地区的辅导员来接我回家。结果第三天,劳教所来了两个所外执行的指标,我和另一个同修各一个。就这样,我提前闯出了劳教所。

三、放下人心 救世人

回来后,我抓紧时间学法,我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师父看弟子的心,看你这颗心就处处帮弟子,加持我,每天只睡一两小时也不困,儿子、儿媳都支持我,不要我做家务。我儿媳把藏在娘家的所有大法书和资料全部拿回来给我。我手捧宝书,望着师父眼泪不停的流,师父啊,弟子只有勇猛精進,才能报答伟大慈悲的恩师。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一文中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于是六月底,我买来一体复印机,在家里印资料。我印的资料供不应求,四面八方的同修都来我家拿资料,我没有单线联系,我不认识同修家,我也没有时间送。来我家拿了资料的同修,我帮助她们发正念,不允许邪恶干扰,每份资料都要起到救度的作用。我也告诉她们自己发正念,多学法。学好法才能做好大法的事。我每天要学两讲法,还看师父的经文。我住的环境很恶劣,紧靠着马路,过往行人很多,复印机的声音外面听的清楚,窗户低矮,从外面看里面也很清楚,同时大门不好关上,所以印资料时,我大门都是开着的。来我家的同修都说我家不能做资料点,不安全。

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发出坚定的一念,不准任何黑手、烂鬼、恶党邪灵来我家干扰!大法弟子是这个宇宙中的主角,任何生命只有配合大地弟子助师正法,决不许干扰。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

我凭着这颗信师信法的坚定的心,在师父的呵护下,硬闯了这么多年。直到二零一零年底搬家了,现在由其他同修供应资料,我转入面对面讲真相和发资料了。

以前我总觉的修炼太苦太难。师父说:“其实我觉的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转法轮》)

现在我觉的修的轻轻松松,快快乐乐。我虽然看不到什么,我知道师父时时在弟子身边,呵护着弟子,为了弟子的提高操碎了心。按照法的标准,我还差的很远,还有很多执著心,我想只要多学法,学好法。祝所有的同修都能在大法的熔炉里熔炼成真金,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