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记着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迷途的我脱离了大法,二零零四年末又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在几年讲真相、救众生的实践中,随着心性的提高,我由一个中晚期的癌症患者,在恩师的慈悲救度中变得无病一身轻,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由一个不幸之人成为了最幸运的人。虽然我快七十岁了,却越来越健康、善良、快乐和幸福。我知道伟大的恩师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师父的大恩大德是我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出来的,我只有信师信法、坚定实修,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这才是师尊所要的。

认真学法,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零四年我刚回到修炼不久,开始改《转法轮》书中的字。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去改字就会心跳,手也直哆嗦,改不了字。我悟到我还不是师父的真正弟子,必须多学法,提高自己的心性,按照大法弟子标准要求自己才是真正的修炼人。我就出去找集体学法点,白天参加集体学法,晚上自己学。后来成立了六人学法小组,轮流在各家学,虽然有的同修家较远,但无论严寒酷暑、风雨交加都不影响我去学法。有时时间来不及了,就不吃饭了,从来不迟到。后来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通过集体学法和同修切磋等,更加坚定了信念,决心跟师父修炼到底。

我每天学法一、两讲,但感觉有时思想不集中,常常溜号,学法不入心,收获不大。后来开始背《洪吟》,背师父的新经文。从二零零九年开始背《转法轮》。背法是我从来都不敢想的,毕竟快七十岁了,难度大、记不住,就停止下来了。但还是想背,就想: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超常的人、决不承认年龄大记忆力差,就向师父表态:无论多忙、多难我一定背下来《转法轮》,请师父加持我。我每天坚持通读一讲,然后抽空就背法,每天还学新经文。用了一年多时间到去年四月份终于背完一遍法。背法觉得大不一样了,受益匪浅,有时做一件事情做不好,就能用师父法理去归正自己,不断向内找,圆容大法,总计着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要做自己该做的,用心学法,为维护法、证实法付出我的所能。

抓紧一切机缘救度众生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我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宗旨,就开始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

开始给自己家人、亲属讲,后来给同乡、同学、同事讲,零七年开始走上街头面对面和陌生人讲,在班车、站点、车站、菜市场、商场讲。按照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法去讲。在坐车时或人来家里修理电器或办事时,我都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办“三退”。有时突然想起一个人,为什么总也看不见他(她)?我得救他啊,过不多久突然就会碰到他(她)。这都是师父把有缘人送来得救来了。看上去我们在救人,实际上全都是师父在做。每年学生中考、高考时,学校门口都会有很多家长,还有四月份的那三天的庙会,亲属家办喜事,我都带上真相材料、光盘等去讲真相,有时一次就能劝退几十人,讲完后给他们真相光盘、护身符。

为了方便,零八年我也建立了一个小资料点,这样,随时都能有资料带走。

我外出讲真相不分天气好坏。今年三月的一天,风雪交加,雪边下边化。我在班车点上见人就劝退,一口气退了二十七人,回到家中羽绒服都冻成冰了,可我心里暖烘烘的。

在讲真相中也时常碰到警察或政府工作人员,也照讲不误。今年我退了好几个公安,不但让他们自己得救,还让他们劝他们的同事不要迫害法轮功,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不要将来遭报。他们都答应了。

有时会碰到不明真相的人要对我進行构陷。去年九月在市医院门口贴不干胶,被一个小伙子告诉了医院公安科。七、八个人把我叫進屋去翻我的东西,说要扣押我。我心想:叫他们什么也看不见。果然,我东西在后边口袋里放着,他们什么也没翻到。今年三月十六日我和另一个同修出去讲真相,和另一组两名同修相遇。我们边走边讲,不知我们已被公安跟踪。到医院门口,我俩進医院里去讲,另两人在外边讲,公安给他们的头目打电话,说跟了四个人,但丢了两个,是否动手。得到上面的答复后就非法劫持了那两位同修,至今还在劳教所非法关押着。据说公安在门口堵我们半个多小时才走。

今年六月份,我在一个小超市买笔,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他跳出柜台一边把我拽住,一边给110打电话。当时我念很正,我告诉他我是在救你,你举报我你有罪,将来会遭报应的。说完我一甩手就走脱了,我出来后看见110车正飞速的开过来,和我擦肩而过。我发着正念就过去了。

这几次都是有惊无险,我知道师父总在我身边呵护着我们。有时真是感激师尊太辛苦了,每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也更進一步理解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法理。

坚持发正念

我修炼后一直坚持发正念,每天四个整点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我也参加当地晚上七、八、九点的发正念,有时也到公安局、法院等地近距离发正念。通过发正念我感觉到自己的正念越来越足了,尤其是我原来胆子特别小,晚间不敢自己出门,从学法以后不多天,我就出去发《九评共产党》。开始时心里慌极了,我就坐下来向我要去的地方发正念,同时通过清理自己,感到自己空间场也更加纯净,周围环境也非常静。这些年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时,心里很稳。特别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在我们同一楼有一个人跳楼了,当时就被摔死了,我回来正好碰上了,当时好多人都在围观,死人刚被拉走,满地一滩一滩的血,我的心突突的跳。后来几天晚上总看见哪都是血,不敢出屋。那些小册子没发,不敢出屋怎么行呀?我意识到这也是一种迫害和干扰,我想我做的是最正、最好、最大的事,什么邪恶也阻挡不了大法弟子,我们的功法“一正压百邪”。我就是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这一关终于闯过,过去一走到那就想起那件血淋淋的事,后来烟消云散了,我照样出去发资料,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个很大突破。

几年来,我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师父给予的太多了,我自己和我家里的几位亲人都得到了师父的洪恩,全家都认同大法,感谢师父。今后我要抓紧救度更多的世人,完成自己的史前洪愿,不辜负伟大师父的厚望和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家。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