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遭迫害 宁夏孙建锋仍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宁夏中卫市三名法轮功学员常秀娥、黄玉霞、孙建锋在常秀娥家中被中卫市国保大队的恶警绑架,孙建锋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宁夏中卫市看守所,这是孙建锋第五次遭受迫害。

孙建锋,男,三十几岁,是兰州铁路局银川供电段职工。三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左右,宁夏中卫市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存善带多名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常秀娥家强行撬锁,将常秀娥及到她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黄玉霞、孙建锋三人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了常秀娥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三人随后被关押到中卫市公安局遭非法审讯。

恶警李存善给黄玉霞戴了手铐,拳脚相加毒打、扇耳光,还用酷刑“老虎凳”折磨她,同时用污言秽语诬蔑法轮功、谩骂大法师父。当晚,李存善又带领一伙人到黄玉霞家非法抄家,抢劫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中卫市公安局期间,曾被恶警带到当地的医院“检查身体”,黄玉霞因查出身体有病,不符合关押条件,三月三十一日晚间已回到家中。时隔不久,常秀娥也回到家中。孙建锋被关押到中卫市看守所至今,已超过两个月。

此前,孙建锋曾遭四次迫害。

第一次发生在一九九九年,孙建锋在家给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打了个电话,被公安监控到后,被绑架到宁夏中宁县看守所,遭扎绳子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孙建锋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半,延期半年,囚禁在灵武白土岗子劳教所,遭奴工、野蛮灌食,冷冻等折磨。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二零零二年,孙建锋张贴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不干胶,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

二零零五年,孙建锋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到期后,单位逼迫写“不炼功保证”,他严词拒绝,被单位监控迫害了近两年。那两年中,单位对他工作、生活及人身自由等进行监视、限制和干扰:凡遇中共所谓特殊日、敏感日、节假日等,单位无辜不让他调休、被限制使用单位电话、派党员和他同住一室、他要外出单位派专人跟随、他的领导在他工作的工区开批斗会,发动同班组职工和他保持距离等。 二零零六年“两会”期间,单位找借口,以不听从工作安排为由给他行政记过和下岗三月的处分(实际就是让他回家,避免在“两会“期间给单位“找麻烦”)。他曾向银川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后在兰州铁路公安处,宁夏劳动人事厅等部门的非法干涉下仲裁委员会不给仲裁结果、一推再推,最后不了了之。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二零零七年元月九日,孙建锋被单位纪委、保卫处及公安、“610”等一干人从宿舍绑架到兰州邪恶的龚家湾洗脑班。在那里,遭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冬天铐在雪地里冻、背铐在禁闭室的床头五十多天、有次上吊铐长达七十二天。

吊铐是将人吊铐在铁门栅栏上,只脚尖着地,一吊就是十天半个月,最长达三个月之久。长期吊铐,让人胳膊失去知觉,双手、双臂直至全身浮肿,痛苦不堪,恶警还往头上浇冷水、打耳光。兰州邪恶的龚家湾洗脑班曾将甘肃省法轮功学员刘植芳长期上吊铐、背铐迫害致死;罗清疏上吊铐十二昼夜,休克四次;牛万江上吊铐八十一天。

孙建锋遭吊铐迫害七十二天,放出禁闭室时,整个人像刚从深山老林出来,头发胡须一直没剪过,很长,且乱蓬蓬,精神恍惚,穿的棉袄后背下襟的面子磨没了,露出几绺褴褛的棉絮,脚、腿、膝盖都不能承重,脚趾变形,整个脚底板结了一层厚厚的硬茧,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才可勉强下地。屡遭迫害,孙建锋的手腕上如今仍留着累累伤痕。

相关责任人:(宁夏中卫市 邮编:751700)

宁夏中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存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