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泄密”罪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泄密是一个很大的罪名,对于一般百姓来说,与泄密是没有关系的。能泄密的人不要说是身居要职了,最起码也应是在相当级别政府部门任职的高级别工作人员,不然的话,怎么能谈得上泄密?作为一般民众而言,能泄什么密?所以说这个罪名还真不是给咱们小老百姓准备的。可是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什么罪名都可能被按上,其中就包括所谓的泄密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有两篇文章,其中涉及“泄密”的罪名。

原石家庄炼油厂职工邱立英女士,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护理老母亲一整夜没合眼,早晨说去单位报个到就回家,结果在楼下被石家庄长安区四方派出所的警察强行带走,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四月十日,又被不法警察送到河北省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黑监狱、洗脑班)非法拘禁。邱立英家中有两台电脑,被警察抄家时抄走。警察称电脑中有关于公安的机密文件,企图以所谓的“泄密”对邱立英加重迫害。

邱立英家的电脑能有什么公安的机密?公安的机密就那么容易被一个普通妇女获得?她要这些机密干什么?一般民众可能还不太清楚,对法轮功迫害十多年来,中共警察是把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以及他们自己的电话号码都视为“机密”了。其实这些能是机密吗?实施酷刑,本身就是违法的,是应该受到舆论谴责和法律制裁的。警察把这些视为机密本身就是违法的,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才将这些看成机密。警察的电话号码更谈不上机密了。可是如果这些电话号码传到了海外,就会有世界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给警察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劝他们为自己的未来着想,为自己的家人着想,不要参与迫害。警察把电话号码也视为机密的目的就是怕接听这样的劝善电话。电脑里有这些内容能是什么公安的机密吗?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属于机密的范畴。

另一篇文章说的是,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沈阳市沈河分局伙同滨河派出所警察,将沈阳食品科研人员、法轮功学员翟晖绑架,绑架的理由竟然是“怀疑安锅(看电视)泄露国家机密”。翟晖上初二的女儿当场质问他们:“你以为国家机密是纸做的?我们小老百姓安锅看电视怎么泄露国家机密?那锅不是国家生产的吗?全世界人民都可以听看的广播、电视,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听看?”

是啊,国家机密是纸做的吗?哪有看个电视就成了泄露国家机密的呢?再者说了,要说泄密的话,也不会是咱们老百姓泄的密啊。看看电视,甭管电视上说的啥,那也是电视泄露出来的,老百姓看电视是接收者,怎么着看电视的人也成不了泄密者。从另一个角度讲,国家机密都泄露到电视上去了,全世界的人都能看,这也算不上什么泄密的问题了。真查泄密的话,应该去查给电视台泄密的人。即使是海外的电视,老百姓看也一个样,都不存在泄密的问题。

象这样的问题,一个孩子都能看出来,中共的警察真的就不知道?其实不是他们不知道,这本身就是他们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编造的借口,怎能不知道?中共警察就是这样对法轮功学员乱安罪名而进行迫害的。

这些年来,中共警察用泄密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诬判的例子有很多。可是从实质上说,这是中共的栽赃。法轮功学员看个电视都能说成是泄密,电脑中有关于公安罪行或电话号码的材料就说成是泄密,这也太霸道了吧。如果不是公安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也没必要整理这方面的东西啊。何况整理的目的是为了对警察的劝善和告诫,怎么能说是泄密呢?不过通过中共当局的栽赃,也让世人确实看清了中共的歹毒和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