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喝”之下的猛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我是二零零零年得法的弟子,近来师父一再点化我要注重实修。我就把最近的一些修炼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师父的“棒喝”

我做学生时,学习成绩很好,“上進心”很强。八十年代出国留学,后来得了法,感到自己无比幸运,发誓一定不负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在证实法的路上,从没有松懈过,上班以外的时间几乎都用在做三件事上,觉得自己挺精進的。

近几个月来,我出现了几次消病业的状态,每次都促使我放下手头做的事情,向内找,并阅读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隐隐感到自己似乎是在机械式的做三件事。我就静下心来,找到自己的某个执着心,努力把它去掉,随即在讲真相方面,也跟着出现了重大的突破。但是往往身体好转之后,我就又忙于做事去了,把实修的事就搁在一边了。反反复复。

直到有一天,我在上班时,遭到了持枪抢劫,还惊动了警察。面对着枪口那一刻,我很震惊,不是因为我想到了生死,是因为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修炼出了天大的漏洞!我很沉重。那个抢劫犯一下子好象觉得很无聊,草草了事,脱身走了,而且很快就被警察抓住了。虽然公司没有遭受什么损失,但是我深感自己问题严重。此前师父多次借病业点化我,我司空见惯,半悟不悟。这次是师父的棒喝,是师父用重锤敲打我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弟子。

我开始认真审视自己,审视自己修炼以来的心态历程,不是都做了哪些事,而是都有哪些心。这个过程,让我很吃惊,很后怕,也很感恩。形象的说,我得法之后,曾有一种感觉,我就象井底之蛙爬上了地面:哎呀!原来宇宙是这个样子啊!现在,我又象井底之蛙爬上了地面:唉呀!原来我自己是这个样儿啊!

(二)不能不修心,不能向外找平衡

得法之后,我通过系统学习师父的所有讲法,知道了很多大法的法理,但是只知道用大法的法理去认识宇宙和他人,没有注重实修自己,没有注重向内修心。结果,常人的执着心,以及党文化的毒害,没有得到清除,渐渐的在修炼中,形成了一种自命不凡的执着心。现在回想起来,那些执着自我的一思一念,历历在目。

比如,谈到佛教在印度消失,是一次重大的历史教训,我会怎么想呢?我会想:“我那时要生在印度,我决不会让它发生。”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发表后,我想的是:“我要是个澳洲学员,我决不让师父这么操心”等等。我的这种心态,这种目空一切的“使命感”,几乎达到了一种自心生魔的程度。所以,我对身边同修的缺点不足,特别是对协调人的不足,对整体的某些倾向,极其敏感,善于分析,常常动笔提出批评指责,态度高傲,盛气凌人,认为我这是对法负责。我的这些指责,不但给同修造成了很大的魔难,也给整体带来了负面影响。后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大法弟子不是互相指责好的法理,我就克制自己,很少再指责同修。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背后隐藏着的执着心。

现在回头看来,我的这种心态是对“自我”强烈执着的表现,其中也不乏党文化中所谓“反潮流精神”的流露,更深一层的原因,是我有隐藏很深的妒嫉心。

我一直以为,出国许多年了,邪党那一套东西离我很远了,近几年读《九评共产党》、退党、讲真相,对党文化认识得相当清晰了。其实不然,我是在文革中长大的,虽然从大学时期开始到后来,一步步的对邪党的真面目有了认识,但是党文化中符合了自己执着心的那些东西,比如,这个党文化中所谓的“反潮流精神”,并没有清除掉。其实,中共所鼓吹的所谓反潮流的人物,无一不是被妒嫉心、争斗心所驱使。可是它却迎合了我的名利心,加强了我那种“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执着心。

对待同修,我潜意识中总觉得自己受教育很多年,出国很多年,高人一等,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明慧网上,有同修写文章谈到,师父在“妒嫉心”一节中,七次讲到了“心里不平衡”。我回忆起,我以往每次指责、批评同修时,都是由心里不平衡,甚至是愤愤不平开始的。后来虽然很少指责同修了,但仍然常常心里不平衡。那不就是妒嫉心吗?可悲的是,我一直自欺欺人,认为自己得天独厚,生无所求,我怎么会有妒嫉心呢?其实,觉得自己得天独厚,比别人强,看着别人不顺眼,善于分析别人的不足,就是有了妒嫉心了。可是我却看不到自己的问题。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句法,我学过多少遍,背过多少遍,却没有照着去做!这个包袱就一直这么拖着,师父点化一次,我实修一两天,见点儿成效,就又埋头做事去了。这么多年走了多大的弯路呀!

(三)不能凭感觉修炼不要证实自己

我认识到,虽然我得法十二年了,可我一直凭着感觉修炼,按着个人喜好修炼。

我除了参与整体的项目之外,从得法一开始,我就独自做一些证实法、讲真相的事情,有些是技术性较强的事情。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实修跟不上,执着心就往外冒,有了成效,沾沾自喜,做了多少资料,发了多少光盘等等,觉得自己在救人,觉得很充实,会废寝忘食,觉得自己很精進。修心呢,很痛苦,很难过,又看不到另外空间的变化有多殊胜,所以,师父不点化呢,就得过且过了。现在我认识到,其实修炼的实质就是修心。注重实修,讲真相的事才会做得更好。现在回想起来,发现我在讲真相方面,每次大的突破,都是在师父的点化下,找到或去掉某个执着心之后发生的。我想,这是因为宇宙特性在制约着,你没有那么高的心性,就不让你成就那么大的事情。可是因为我本能上信师信法不够,本能上更相信这个空间有形的东西,走了很大的弯路。

(四)指出那颗心修去那颗心

回想起这些事情,有一次我突然止不住痛哭失声,师父为了让我醒悟,不掉下去,费尽了苦心,一次次的点化。其中一次,前所未有的、相隔一周出现了两次感冒症状,我有些困惑,但还是不悟。直到面对抢劫犯的枪口──不应当在修炼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我才猛醒。

我的执着心太多了,以往我丧失的提高的机会也太多了。我下决心一定抓紧时间实修,因为我的这些执着心,特别是妒嫉心,我要是修不掉它,我的修炼前功尽弃,不得正果。不主动实修,虽然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那是常人在证实法。我开始给自己安排时间实修,其中之一,就是珍惜明慧网提供的修炼环境。我意识到,过去我上明慧网的次数,几乎就是我实修状态的晴雨表。现在我坚持每周几次上明慧网,我常常把对自己有触动,有帮助的交流文章,反复阅读或反复聆听,抓住自己的执着心,就象师父告诉的那样:“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转法轮》)。

个人层次中的体悟,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