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个普通修炼者十五年修炼的见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

一、大法为我生命带来了光明

我自从参加工作时就是一身病:腰以下冰冷,即使三伏天也总感觉渗凉彻骨;腹壁坚硬,胸腹膜内象充满了粘稠灼热的东西,胸部、两胁胀满、烦热,憋气上逆;头脑胀痛、昏沉,舌头、后颈、头顶发僵,造成说话气短、难以发声,严重口吃;慢性口腔炎,舌头、咽喉经常起红泡,吃得稍微凉一点、热一点都会使病情变得严重;慢性肠炎,食物稍微油腻一点、有一点刺激性都会引起不停腹痛、便频;慢性鼻炎,严重影响呼吸,甚至晚上睡觉都是张着口呼吸;夜晚盗汗,经常半夜醒来,内衣被子都是湿漉漉的,夜里睡眠自然不好,白天经常觉得疲乏,总想休息,有时为赶材料加班到半夜两点,第二天一天都是眩晕的。还有时晚上上厕所,突然失去知觉倒在厕所里。最可怕的是,经常在午休或半夜睡觉时進入梦魇,想动不能动,感到象有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和剧烈的电流在脑中通过一样,给人带来生死般的恐惧。有时大白天头脑昏沉,象喝醉了酒一样。我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思维,使自己清醒。但疾病使我恍如梦里,这个世界好象与我总有一纸之隔。我的心情抑郁。就这样熬过了十几年。

医院检查不出病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丝毫作用。中医看了,都说这病太复杂,无从下手。本地有名的中医大夫,每个人的方子都是越吃越不对劲,到后来在街上遇到我,都绕开走了。为了挣脱病魔,我十几年坚持打太极拳,练了许多种气功,坚持长跑。我遍尝了民间偏方奇方,一次为了尝试一个剧毒中药偏方,我孤注一掷,请假住在老家。吃药后,不停的腹泻,不到半天人就瘦得皮包骨头,眼睛一下凹了進去,差点没了命。第二天家人、亲戚见我这样,吓了一跳。为了病我研究了中医,把《中医学》中的常用中药及两种配伍都熬汤尝试了,去感受不同药物的药性;把《中医学》、《伤寒论》、《金匮要略》的方剂一一尝过了,以感受每个方剂在身体上所起的作用,用以研究古医学理论。“久病成良医”,几年下来,我竟能替身边的人开药方,有时治疗效果还很好,可就是对自己的病束手无策。

疾病使我追求理想的希望破灭了,我想对父母兄弟报恩的愿望也成了泡影。许多成就事业的机会眼看着就从我身边错过,面对向自己走来的姻缘媒说也不敢接受。

一九九七年《法轮功》和《转法轮》在当地书店和书摊热销,由于我练过好多种气功,知道了气功就是那么点东西,翻过好几次都没有买下。一天听人介绍说有人办法轮功学习班,就跟着去了。正赶上教功,办班的学员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和《转法轮》,说主要要看书学法。由于工作忙,那段时间经常要工作到晚上十点,没看录像、学炼功动作,只请了书回家了。晚上翻开《转法轮》看,看着看着,我完全被吸引住了。我只有一个感觉:这就是我几十年一直在找的!从《转法轮》中我知道了人在以前做坏事产生的业力才造成了有病或魔难;知道了功是修出来的,不是炼出来的,要重德,修心性,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才能好病或长功。这就是修炼。气功只是修炼低层次上的东西。一下子明白了许许多多人生的真谛。我那寻求的心,从此安定下来了,哪儿也不去了。此前我还对妻子说,我要到沿海城市去,有了稳定工作后,来接你。心中一直在寻求人生的归宿。我如饥似渴的读《转法轮》,有时照《法轮功》书上的动作学炼,每天晚上看书看到二、三点,不到一星期,就看完了一遍《转法轮》。不知不觉,头脑轻松、思维深远了,心胸开阔、全身畅通,腿脚轻快,满身的病全没了!以前我与人下象棋,走两、三步就想不通了,思维好象被挡住了,晚上看书到两、三点,第二天上班都会受到影响,现在一身轻了。此后我抽空三次去过在其它地方播放的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每次一到会场,听不到几句,就觉得十分的困,就支持不住了,就要睡过去了,但始终没睡沉过,就这样的状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大脑。从此,我走進了修炼。

因为我们的工作经常会有喝酒接待。修炼是不允许喝酒的,“喝酒会乱性”(《转法轮》),我想要是有个不喝酒的工作环境多好,少了好多麻烦。过了一个月,单位就调整我到机关工作了。我很激动,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

我一九九七年得法,不久妻子也走進大法修炼。那时女儿刚上幼儿园,每天听我们读《转法轮》,下午和我们去炼功点,看我们炼功。十五年了,我们一家三口都没有过病,也没有请过病假,医院的环境我们已经很陌生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什么“上吊”、“剖腹”、“自焚”……编造了很多谎言,我们一看都知道是无端的造谣陷害,是对广大民众的欺骗。因为这些行为和大法的要求正好是背道而驰的,师父要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走的是最正的。七.二零以后,公安、610多次对我们進行迫害,骚扰,单位被株连,领导大会小会对我施压,家人、亲戚也被施压,从而在我们面前惊恐失措。我们心里从未疑惑过。一个人知道了佛法真理,了知了人生真谛,从人生的苦难中走出来的,有什么能使他放弃呢?

二、看到我的微笑,他们再也闹不起来了

来到新的工作单位,会计、出纳、办公室要员、科室要员几乎都是些政府工作部门领导的夫人,都有特殊的身份、社会背景,这些人之间互相不服气,较劲、攀比,说话高调、话中带刺、谁都不想放下架子。来办事的人都感到这里的人脸难看,话难说,事难办,经常听到她们与来办事的人大吵。单位领导的正常工作安排、支出计划非常费劲,好象求着她们,经常被顶回去。其他人也跟着学,工作讲条件,挑挑拣拣。

我来后,好多安排不下去的工作,包括领导正常的业务开支报销等,就安排我去办理。我就在领导、会计、出纳和其他相关人员之间穿梭,协调。因为我修炼了,任何时候我都记住“真善忍”三个字,严格要求自己。我不怕脸难看、话难说、事难办。谁要说手续不齐,我就到另一个人那补上,直到符合规定、对方满意为止,顶多多跑两个来回。我对谁都是乐呵呵的,从不与人争辩。在报销我个人经手的发票时,从不虚报冒领,有些发票面值是整数,超过了实际开支,我就在发票上写上实际支出金额。单位的人很信任我,凡是我经手的支出,都感到放心。许多重要的事,涉及现金的事,都喜欢找我帮忙。慢慢的,那种同事间斗争似的关系不见了,单位的工作关系也顺了。一天,她们几个人站在院子里说话,其中一个人说:咱们这里的人咋都变得和气了呢!只有我明白,我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处理事务的,善能化解不顺的关系;修大法的人都有很强的、纯正慈悲的能量场,这个场也在归正着周围的一切。

对外来办事的人,我都诚心、热情接待,容忍对方的激动言辞,事情能不能解决,都会给说清楚。一次一群租赁单位门面房的人,因为房屋结构与租金问题,联合到单位来找,我认真的听他们一个一个说完,再给他们做解释。他们对其他人说,他们准备要把我们单位好好闹一下的,每次看到我的微笑,就再也闹不起来了。

这以后,那些拖了几年没解决的、没安排下去的事,就一个个落到我这儿了。

一个单位的工程建设项目,完工两年多了,一直没有决算。因为承包人是本单位停薪留职人员,现场施工的技术员不会预、决算,职工中私下有许多传言,其他技术人员不愿介入,不想得罪谁,也怕自己卷入是非。一天机关开全体职工会议,宣布让我完成这个决算,并给我配了助手。我让现场负责工程建设的领导和技术人员提供原始验收记录,与他们一起,到实地对照建筑物核对,最后让参加人员签名。同时认真调查了当时材料价格,认真仔细研究了定额选用,请教了技术权威,合理、公正、真实的对工程作出决算。所有工程决算的依据、核查材料详实有据。决算结果与承包人决算金额相差较大,但他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决算的开始、中途、结束,总共开了三次职工会议,让机关全体职工全程了解决算过程,职工都感到满意。随后的几年,县监察局、审计局对此工程進行过两次调查、审计,通过对决算的审查,没有违纪违规问题。

单位所负责的小区管理,几年来水电费、卫生费收不下去,经常停水、停电,垃圾箱都满了,没处倒垃圾,单位领导经常被上级领导点名批评。我逐户了解水电费收缴情况,解释水、电表计数原理,解决用户疑虑和问题,从新建立了水电费记录。抄表时与用户同时查看计数,每次收费都给开一个收据,有计算公式、标准、抄表数,使用户心中明白。白天没人晚上去,上班没人下班去,平时没人节假日去。以后再没出现因受水电费引起的停水停电。家属区的人都非常敬重和感激。一个原来人们都认为的为人服务、低人一等的工作,把它干成了受人尊敬的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我曾经被非法劳教迫害,这些工作又没有人干了,好多工作都瘫痪了。上级主管领导说,这个单位没有副职领导可以,但没有某某(指我)不行。被迫害回来,主管单位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你走后,你们单位半个天都塌了一样。我的工作被单位领导和同事们认可,七.二零以前,每年我都被评为单位先進工作者。

三、出淤泥而不染

由于参与了许多工作,免不了和领导一起参加一些吃请招待。大陆的腐败,在人们的观念中已经成了正当的了。工程承包,政府部门、领导机构行使正常的职能职责,公检法机关受理诉讼,单位之间的工作联系,与村镇地方政府的一些经济往来等等活动,都要吃请招待。许多工作就在吃喝玩乐中解决。而酒店都是吃喝、打牌、跳舞、坐台(嫖娼)一条龙服务。

一次,我所负责的工程建设项目的施工企业老板,在我单位领导检查工程建设進度时,设宴招待,酒足饭饱后,進入舞厅,一人一个小姐就上来了。我对走近我身边的小姐说:对不起,我不爱跳舞,就喜欢一个人呆着。他们一行5人,跳了一曲还未完,就拥着小姐分别進包厢了。许久,一个个面色苍白的从包厢出来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老板知道我的为人,他知道我炼法轮功。他说:你这样的人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这样做,就干不成了。的确,我看到的不论政府部门官员、一般工作人员,法庭庭长、司法工作人员,也不论老板、施工企业管理人员,甚至就连最基层的村委会支书、村主任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干着这些下流卑劣的勾当。每次我吃完饭、谈完工作后,就到前台大厅去了。每到这时,我就感叹:现在社会道德下滑的多可怕呀,幸亏学法轮功了,不然或许我也和他们一样了。我们系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不喝酒、不抽烟,与社会上这些不良行为是不沾边的。

然而,对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的法轮功修炼者,中共邪党却极尽一切邪恶手段,進行强制“转化”。当年在邪党政法委、“610”办的“洗脑班”上,他们安排了4倍于我们的人来“转化”我们。用教育系统抽调来的人给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宣讲邪说;从基层派出所抽调的警察,不时地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劫持在一个黑屋,用非法审讯的方法威胁、恐吓;单位领导、亲戚家人都被胁迫来施压;公安局、刑警队、“610”大小官员、喽罗,兴师动众,十余辆警车呼啸着来到“洗脑班”,全副武装,把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绑架来开所谓的“公开宣布劳教”的所谓现场会,制造恐怖。他们还举办舞会,令法轮功学员都去跳舞;安排酒宴,引诱、强逼法轮功学员喝酒。办班的费用却是从法轮功学员单位和法轮功学员个人工资收入中敲诈来的,他们的标准是:法轮功学员抽烟了、喝酒了,就说明“转化”了。多败坏、多邪恶呀,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劳教所,恶警管教也是这样说的:法轮功学员抽烟了、喝酒了,就说明“转化”了。

“洗脑班”就办在一个宾馆里,小姐淫声浪气的在这些政法委、“610”官员、警察中泡着,打情骂俏。在“洗脑班”后期,所有人都集中在一个大的宿舍里,集体休息活动,几个警察与宾馆的小姐一起打扑克,打着打着一个年轻警察竟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一身警服与小姐紧紧抱在一起,在地上来回打滚!好多人都埋过脸去,简直不堪入目!一天晚上半夜,几个黑社会的人开车到宾馆,敲诈勒索宾馆老板,宾馆老板嗷嗷直叫,老板娘连连求饶,将近两个小时,一墙之隔,睡在法轮功学员床边严密看管法轮功学员的“610”官员、警察、政府工作人员们,竟没有一个人敢于发出一点声音!还有一天晚上,就在这众多公安警察严密监控的“洗脑班”上,竟有小偷進来偷走了“洗脑班”女工作人员凉在屋外的所有内衣。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样一个邪恶的环境下坚守着自己神圣的信仰。从政府部门抽来的工作人员最后不得不承认:叫我们来“转化”你们,实际是你们快要把我们“转化”了。

四、大法给我开启智慧 领导说要向我学习

这几年单位工程设计任务繁多、时间很紧。内容涉及水利、房屋建筑、公路等多个专业,经常遇到新的技术难题。一般技术人员都是会什么就做些什么,不会、不熟悉、没搞过的,就直接推了。单位领导压力很大。我是法轮功修炼者,面对解决技术难题是我份内的事,我不会也不能推脱。安排给我的,我从来不提任何条件,就是默默的去做,而且总会按时完成、完成的很完美。这样,我就成了技术骨干,遇到复杂的设计,就安排给我,甚至单位的公文、报告的撰写,都由我来处理了。为了完成设计任务,我不断的学习、研究所需要的不同行业的专业技术、规范、标准、预算造价方法,有关经济知识,查阅了很多资料,虚心向有丰富经验的技术人员请教。为了跟上现代办公技能,我熟悉掌握了计算机办公软件使用、电脑制图、预算软件。上班时间不够用,就利用下班、节假日更多休息时间。经常为赶任务,通宵加班,但是从没有感到疲倦。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我每天都要学习《转法轮》、炼功,始终都感到精力充沛,学习、研究、设计,智慧源源不断而来,对我来说,缺的只是时间。

经常遇到一个难题,感觉没有出路了,往往在这时,就会有一个电话、或遇到一个人,反正是有一个什么途径,使我找到相关技术资料,或跟别人学到想要的东西。我知道的东西,谁要问我,我都毫不保留的教给别人。他们都觉得,我怎么那么能学,什么都会,什么都难不倒。是因为我把工作中遇到的一切都当作修炼,不计名、不图报,不讲条件,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在这其中我经常经历到和体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那种美好感觉。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直到我被非法劳教迫害到现在,几任领导都不敢给我评先進了。年底单位职工在一起过年聚餐,现任领导给大家敬酒,到我跟前就会说:我尊重你的信仰,好好干!他在好多场合都称赞我的工作成绩,由于他能正确的评价和对待我的修炼和工作,没有象前几任领导那样惧怕邪党,这就给自己摆正了一个好的位置,使这位领导在任期间,运气很好,工程项目很多,但工作進展很顺。即使遇到难题,也能逢凶化吉、因祸得福。

我工作中的踏实努力,人人都是看得到的。一次在本系统在对晋升专业技术职称的技术人员评审时,评审的领导说:你们在座的专业技术人员,都要向某某(指我)学习,他不会接受对方的馈赠,为保证工程质量,在冬天他能连续在搅拌机旁站三天三夜,你们谁能做的到?有些人被对方的老板几杯酒就灌得和人家伙到一块去了,什么质量也不管了;某某(指我)拿出的设计、规划,哪一个不漂亮?我每次到他们单位都看到他在那忙着写算,下班都是最后走的,有几个人能象他一样安心坐下来?

一年公司开表彰会。事前几个领导把我叫去,安排我在会上作先進工作者代表发言。我有点迟疑,心想,那种邪党文化、高调的发言我才不讲呢。领导好象知道了我的想法,其中一个副职领导说:不管你是什么动力,只要能起到带动职工的作用就行!于是我在会上说:“我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在单位就要做一个好的职工、一个优秀技术工作者,领导安排的工作,不讲条件,认真的想办法做好;在家里要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在社会各方面都要做好、做得更好。和同事相处,多向别人请教,多为别人着想,有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善以待人。”几个领导都给我高度的评价,一个副职领导甚至说:某某的境界,我觉得我有好多方面都要向他学习,好多方面我都做不到。

我没有想到要和其他人比,我只是按照师父对大法修炼弟子的要求去做,不断的做好、做好。我所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大家在各自的社会环境中、工作岗位上,都是这样做的。我想,因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责任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