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段帮佣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我是九六年正月初九喜得大法。当时我全身是病,生孩子时得的“月子病”,二十三年来头痛不止,夏天头上仍然戴着好几层帽子,冬天更别提了,头上包的象个小“蒙古包”。无数次的求医、吃药从未见好转。多年来人们在街上从来看不到我的脸,一年四季捂的严严实实的,每天头里象刮风一样,嘎嘎直响,那难受劲别提了,什么活也干不了。我看师父讲法录像的第一天,师父说自己的苦难都是自己造下的,我就下决心按师父说的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第二天奇迹发生了,摘掉了陪伴我二十多年的“蒙古包”,但现在十六年来,数九寒天我上街再也没戴过帽子,身体轻飘飘的,干活多少也不累。

我用了五天时间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后,人们就看到了我的变化。得法前丈夫脾气暴躁,我刚生下孩子他砸了一次家,孩子生下第五天就要和我离婚,气的我跟他大吵。一直以来我们是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从未间断。得法后我按照师父说的做,真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天早上丈夫倒了尿盆,却又拿回屋里,说是要洗刷,但离锅很近。我说:“你拿到院里洗吧,把脏水溅到锅里咋办。”他二话没说端起尿盆往我身上泼,弄了我一身一脸。我没理他,心想我要按师父说的做。从那后我再没和他吵过架。

这样的事情不知发生了多少次,但我从没怨言。慢慢的丈夫被我的所作所为感动,很支持我炼功,经常把电视调成静音。在我遭受迫害期间,帮我把大法书籍藏好,免于被国保、六一零人员抄走。由于帮我做了好事,他的牛皮癣顽疾不治而愈。我天目看见,师父给他从身上取出很多很多血条子一样的脏东西。

随着大法的洪传,我地得法的人越来越多,由开始时我们五个人炼,没多长时间人传人、心传心,我镇发展到几百,甚至更多,无法统计(因我们不记名,松散管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举不胜举。

正当人们沉浸在身体健康、良知唤醒的喜悦时刻,“七二零”迫害发生了,铺天盖地打压,肆虐着中华大地。我因不放弃修炼,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来在同修的介绍下,我到一家当帮佣,照顾两老人的起居、做饭。

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忘师父的教诲,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好人。女主人有很严重的肾病,身体非常虚弱,什么活也干不了。我到他们家第二天,就将一大堆积攒很久很久的脏衣服拿出来洗,发现衣服兜里有一卷钱,我数也没数,一股脑交给了女主人,她感动的直说:“你真是好人。”我说我师父教导我们不能贪恋别人的钱财,还告诉她我得法后身体的变化,她也跟我学。

我去她家的第七天,女主人去北京检查身体,她把家里的一切都交给我,我说生活费就交给你儿媳妇吧。她说交给我最放心了。临走时她嘱咐我只把煤气罐上的油污清除干净就可以了,别的活别干了。女主人因常年有病,家里边角处的地积了很厚、很厚的污垢。我把她家从厨房到卧室、客厅多年角落的污垢全部给清除、洗净,连多少年没拆洗过的被褥全部洗净缝好。当她回来时,惊喜的说:“多少年了,我家从来没有这样清亮干净过。”

因女主人也学法炼功,我天目看到师父给她下了一个大法轮。后来按医院规定的时间,女主人又去北京复查。回来的路上她感觉好象有人给自己揉腿,非常舒服。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吃饭,他大儿子说:“妈,医院复查结果出来了,说您这简直是医学奇迹,这么短时间,这么多年的老肾病怎么会好呢?”我们都知道这是她修炼大法的结果。女主人的身体很快硬朗起来了,也能干活了。

刚去她家时,我等他们吃完饭,再把剩下的端到厨房再吃,然后洗碗。后来他们硬让我和他们一块吃饭。后来她大儿子一家、二儿子一家都过来吃饭,我每天给他们做饭、洗衣服、做家务,难得休闲。因此他们一家人(都在行政单位工作)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很支持我修炼,大儿媳还跟我学会了炼功,也和我一起学法呢!

这就是我一个法轮大法修炼弟子的一段心路历程。希望不明真相的世人,走近法轮功,了解法轮功,共同与法轮功人员维护人类共存的良知——真、善、忍,认清“无神论”对人类道德、良知的破坏。在这险象环生的今天,您选择归善还是淘汰就在于您的一念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