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生生轮转为此生 万般唯有修炼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以前总爱听别人讲修炼的故事,今天就讲讲我自己的修炼故事吧。

我从小虽然在无神论的洗脑下长大,但还是很相信修道啊、修炼的事情,小时候看神话故事和别人理解的也不一样的,象杨二郎的三只眼,其实每个人都有的,只不过随着人的看重现实越物质化的时候先天的本能越退化,也越不相信。修炼界流传的一些玄妙的事情在我身上也都体现过的,我以前就看到过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修炼界知道现在有一些名山大川有一些千年修道的人,他们的年龄很大的,我是相信的。以前有一位道家的师父,还给过我吃过丹呢,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很大的。这些以前不想跟人说,今天就讲出来作为我的故事的开头吧。

佛法真经现眼前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中旬,我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开始修炼法轮功。学了几天以后,我什么都明白了:人要想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必须得重德,顺应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个好人,才能好病,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但法轮功不是给人祛病健身的,法轮功是修炼,修炼的第一步师父要给弟子清理身体。我认识到这是一本无价的宝书,千年万年不遇的。从那时起我立志要同化真善忍,做个好人,返本归真!

我知道一个想修炼的人要想得到真经是很难的,让我不解的是这么珍贵的佛法真经怎么人人都能得到呢?九九年中共迫害以后,我明白了,不是谁都能得的。以前看神话故事讲的无字天书,其实不是没字,就是没缘份或是抱着不好的心,是看不到佛法的。但中共的打压和谎言对法轮功的抹黑使许多人失去了修炼法轮功的万古机缘。更有甚者对修炼真善忍天理的仇视,那将是逆天理而自造罪业!

父慈家门生贵女

“不進寺院不入山 上学耕种上下班 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净莲恶不沾”(《洪吟三》〈修炼形式〉)。其实有时候想想修炼是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按照“真善忍”把自己变好,有多高的思想境界就会有多大的快乐的,修炼大法的人哪个阶层都有,在哪个阶层都可以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个好人,是学生就得把学习搞好,是家长就得带好孩子,这也是大法对修炼者的基本要求。

女儿三岁时就离开了母亲,我们父女俩相依为命,且流落他乡,那时我的脾气喜怒无常,女儿经常挨打,我修炼大法以后首先受益的就是女儿,从家庭暴力中解脱出来,并用“真善忍”的理念来教育女儿。比如女儿在学校受了欺负,回来跟我诉苦,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让孩子学会忍让包容,把真善忍的理念传递给孩子,慢慢的女儿变了,和我诉苦的时候少了,而是经常的和我讲一些有趣的事了。

要想让孩子学习好,首先要保护好孩子不受污染,现在这个社会一切不正确导向充满了各个领域,别说孩子,就是许多成年人也分不清好坏的,因为衡量善恶是非的标准都发生变化了,所以有许多家长觉的现在的孩子不好管,那么我学了大法以后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人的大脑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什么游戏啊、不健康的书刊等都不能叫孩子看的,睡懒觉是不行的,但我从来没给过孩子任何学习上的压力,在二年级的时候我就鼓励孩子给远方的小表妹写信,问我咋写,我说你心里想啥就写啥,这样写几封信以后文字表达能力就训练出来了,以后老师留的写作题女儿很轻松的就完成的,三年级的时候,女儿英语全班排倒数,老师留的作业不会做急的直哭,后来去找补习班,学费太贵学不起,索性我自己买了复读机磁带利用打工的业余时间自学英语,干活的时候练习发音,逗的同事直乐,身教重于言教,我干什么女儿总要跟着学的,女儿看我学就凑到我跟前问好学吗?我说好学!你照我的办法学十天就行,成了就撵上了,不成咱也认了。女儿学了八天,开学英语再考试一下跑到前几名,女儿高兴的回来跟我说老师发的不准的音她能听出来!女儿让我帮她听写生字,我很多时候都是让她把生字背下来再写,这样既锻炼了记忆力,记的也扎实。我从没因学习而责怪孩子,都是鼓励的,帮助孩子把学习兴趣调动起来,女儿小时候很好表现的,每次考试都是表现的机会,考的越好越爱表现,就越爱学,这样我就一劳永逸了。

在我这些年因为坚持信仰大法、被中共迫害的过程中,女儿也和我吃了不少苦,颠沛流离的,但学习成绩始终很好,某公安局长到学校调查我女儿,回来跟我竖大拇指说:你姑娘品学兼优!还有一位初中班主任告诉我,在她教过的学生中,我姑娘是最优秀的一个!

要临近高考的时候,我告诉女儿结果不重要,过程中保持一颗平淡的心才是最好的。高考过后,女儿问我怎么报志愿,我说就到哈尔滨来念书吧,这样女儿就象点菜一样点了三所学校,老师对女儿这样随便的报志愿很不满意。但成绩一下来,就被一所省属重点大学录取了,女儿是他们学校那届考上最好学校的学生,还获得奖金。女儿从小很聪明只是一方面,不为人所知的是受到了佛法的恩泽,要不然是没有今天的。

无恨而忍乐百年

我原来的性格是属于喜怒无常的那种人,即使是带着孩子跑盲流也时常的和人打,但学了大法以后性格大变。我就想听师父的话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比如说在常人之中,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转法轮》)。我就这样向着这个目标努力。九九年春天,因为生产上的关系,和功友的父亲有了来往,忘了因为啥惹怒了老人,老人家接连好几天都骂我,不依不饶的,骂的很难听。开始的时候真的有些受不了,碍于面子强忍,后来有一次在骂我的时候我突然间没有了气恨,那种修炼升华后的美妙感觉真好!到秋天的时候,老人看不惯我干的活,让我听他的,我不听,他又骂我,我就笑,从那以后我好象很少再和人发生摩擦了,那位老人家现在还健在,我们相处的一直很好,每次去他家都给我拿好吃的招待,与世无争快乐悠哉!

“看来法轮功还是不错的”

我是九三年离开家乡的,靠打工为生,自从修炼以后,不管在哪从来不贪不占,累活脏活抢着干,安全的地方留给别人,危险的地方自己上,有一年秋天我给一大户人家干活,天已经黑了,收割机误在了地里,用拖拉机拖出来后需要有人钻進收割机底下去把牵引绳摘下来,大伙都着急回家,但没人愿意去,我钻進车底去摘铁丝绳,我感到很危险,因为我就趴在收割机的轱辘前,头顶上是收割机的割台,我的活动空间很小,车一动我就危险,由于钢丝绳拽的很紧,铁销拔不下来,我让外面的人喊前面的拖拉机司机向后倒车,机器的轰鸣声很大,司机没听清,以为钢丝绳摘下来了,挂上档就加油往前走,我快速的窜上油缸(支撑割台的液压装置)的空隙里,外面的人吓坏了,大声的喊叫着司机停车,车停以后我出来才知道后怕,当时动作要是慢一点就会被车压死。

还有一年冬天给人装粮,驾驶室里只能坐下四个人,我们有五个装卸工,每次都是我坐在外面,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到家后有一次往车上装轮胎,因为冻得手脚有些不听使唤,没把握好平衡,从三米来高的车上掉了下来,老板吓的够呛说:这要摔坏了可咋整!我心里说摔坏了也不会讹你的。同事把我扶起来活动活动,没事!现在这个世道哪都腐败,卖粮的也有掺假的,买粮的找机会也坑秤,装卸工帮着干,坑秤多得来的钱老板和装卸工分成,经常有的事,每次分钱,多余的钱我坚决不要,就要我应该得的那一份,后来一位旁观者说:看来法轮功还是不错的!有一年夏天我给一大户人家铲地,有一过路人冲老板要水喝,老板不但没给他水喝还指使他帮他往车上抬水桶又帮忙给他卸到地里,随后那人把手一伸大声说道:拿钱!老板不给,他转身就去砸水桶,老板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我从背后扑过去一把抱住那人,好言相劝,我说朋友你不能砸呀,这么多人没有水喝这大热天咋干活呀?再说这么多人要是真打起来你还不得吃亏呀?退一步海阔天空啊!那人转过身双手抱拳高声说道:谢了、朋友!转身走了。

那人走了,干活的有个女人不干了,对我张口大骂,还要给我两个嘴巴子,说我虎,说这两天电视正在通缉逃犯,那人要是逃犯拿出刀来给你捅了咋办?你的孩子谁给你养?

我想我维护的是公众的利益,并不是真的傻,我发现许多人很愿意和我这个“傻子”来往的,有好事都来找我的。中共开始打压的时候,整年整月的对法轮功進行妖魔化的抹黑宣传,有的人见了我吓的两眼发直,直往后退,有一个搞计划生育的在路上找到我要计划生育证明,我说我都这样了老婆都没了还计划什么生育啊?她说不行的,这是当地的政策,你得回你原籍开计划生育证明,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她一听,跨上摩托车一溜烟儿没了。有一次出去找活干,人家一听是炼功的就不敢用了。但后来随着大法弟子不断的讲清真相,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环境也越来越好,就有专门要找炼功的人干活的。

当年离开家乡的时候,我有三十亩地,那时候粮食不值钱,土地也不值钱,我把地转包给了一位朋友,当时口头协议我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归还我。后来粮食值钱了,种地又有补贴,有人说我那地要回来能卖不少钱,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动心机,我现在不想回去,地就得还给朋友种,别说是土地,就是金地我也不动心的,我就尽力的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的人不理解,有的人说我傻,有的人不平,金钱是动不了真正的修炼人的。

“法轮”修出开心果

二零零四年我又被绑架了。我心里明白自己没犯罪,法律只惩罚犯罪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而不能惩罚思想,信仰无罪,散发传单写标语也属于言论自由范畴的。不构成犯罪。听律师说就是把“天灭中共”的标语挂在天安门城楼都不是犯罪,最多只不过算是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但邪党对法轮功妖魔化的宣传真的挑起了一部份人的仇恨,那天给我送到看守所被看守狠命的打呀,打懵了,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不炼了,随后又补上一句:那是不可能的!看守犯人都哈哈笑起来。恐惧!折磨!度日如年!

后来送到监狱,问认不认罪?不认罪!打!后来押到小黑屋戴上手捧脚镣锁在地环儿上,再用电棍电,再打,不给衣服穿冻着,快冻死了,问悔不悔过?不悔!最后放了。不怕死了,不怕死的时候活着是很轻松的。再后来好象没有内外的感觉,没修炼以前我是个很自私的人,修炼以后私心越来越少,在哪儿都是为别人好的。所以整天乐呵呵的,有个犯人说:这个“法轮儿”修的真好啊!整天乐呵呵的。

笑对挨打尔可怜

有一次一个犯人头儿找我替警察询问事项,问我家里还有什么亲属,我说有是有,但好些年不联系了。这个犯人一听就火了。对我拳打脚踢,我不怕,不气不恨,也不痛。我就憋不住的想乐,但又怕他产生误会,认为我精神都不正常就坏了。

其实不是我没有亲情,我和女儿流落他乡很苦的,饱受人情的冷眼。那时我是憎恨这个世界的,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也许我活不到今天,也许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的。修炼以后没有了仇恨,没有了敌人。其实我心里装着很多很多人的。只是人受谎言蒙蔽理解不了修炼人的境界,甚至有的人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的。

“法轮儿”啊一定要坚持

在监狱认识了一位犯人,他听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时,对我们非常理解,有一次他看我打完坐,迫不及待的告诉我说,刚才你炼功时我看见在你胸前有一朵粉红色的莲花,非常漂亮!我告诉他这是好事,是因为你对大法有了正念才看到的,你将来会有福报的,后来他就被调走了,临走时嘱咐我说:“法轮儿”一定要坚持到底啊!后来还有一位犯人了解了真相后也开始修法轮大法。

正念发出电视灭

有一次监狱把我们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一起要给我们洗脑,去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专题片,我不去,狱警高声的恐吓着要亲自动手,那次我很怕的,那是真打的,我认识的一位叫张立田的同修就是被活活打死的,还有三位也是被监狱害死的。这都是我认识的。但我就是坚持不动,后来狱警叫来两个大个犯人抬我去,那个场面他们两个也吓的发抖,颤抖的跟我说老兄啊对不起了,我们也是没办法,慌张中把我抬到长廊另一头,狱警高声的叫喊着又抬回来说把我放在电视跟前,我两眼紧闭,不听不看,集中强大的思想念头,想了一个“灭”字!不一会儿,电视刷—灭了!狱警慌忙的找人查毛病说电闸跳了,接上以后一推闸又掉了,鼓捣了好大一阵子,再一推闸,电视演完了。

好事成双喜连连

我有一位朋友,他看事有远见也挺准的,几年前我们闲谈,他说以后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的时候,年轻人找对象都愿意找法轮功的,象你这种单身的以后会碰上的,而且是条件非常好的!当然朋友是想提醒我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潮流下要把握好自己。

几年以后,我真的让朋友言中。成了家,买了楼。有人说不知是我几世积来的福份,其实我是借了大法的光,妻子说她相信大法,大法能把坏人变成好人。有这个机缘,正好也能破除谎言,其实炼了法轮功不是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管了,不同的是在物质上有和没有都没有怨和恨,坦然的心情是多么轻松。

我从小到大半生穷苦,寄人篱下,有时能在梦中哭醒。人世的辛酸我品透了,看透了。在迷蒙中,都是在祈求和渴望中可怜巴巴的挣扎着求生,但修炼大法以后不知不觉中我已不再自卑,因为我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所理悟出的理和能力,足以让我在这一生快乐无忧的生活了。而且我的功友亲人遍布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我还有世界上最伟大的师父!况且我对任何人都是无所求的,但不管任何人和我接触,我都尽可能的给人带去方便的,尽管人感受到和感受不到。但我也有许多没做好和没修好的,也给人造成了一定的误解。

有许多人不能理解法轮功修炼者的坚持和付出的代价,其实法轮功学员的承受,实际上是在支撑着完全被中共邪党彻底摧毁的道德体系,人们只知道这个生态体系给人提供了生存空间,然而却忽视了道德体系才是人类生存的关键,几十年来中共邪教喋喋不休的给国人灌输无神论和斗争哲学,加上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彻底摧毁了中国人道德体系,许多人已没有了善恶是非的衡量标准,人类社会在茫茫天宇中就象人体的一个细胞一样,不好了、腐败变坏了,就会在新陈代谢中被排泄掉,大面积的人群败坏了,就会出现大量的天灾人祸,当年古罗马暴君尼禄对基督徒的残酷镇压后来导致几次瘟疫,是强大的古罗马帝国毁灭,今天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真的是历史的翻版,对中共暴行的态度也正在叩问着每个人的道德和良知,也是能否走入未来的关键,愿我的故事能够唤醒每个人生命深处那封尘已久的记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