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万语道不尽 唯有精進谢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时间过的飞快,转眼走進大法修炼十多年了。回顾这十几年来的修炼历程,心中感慨很多,三件事做的不是很好,感觉自己浪费了很多宝贵时间,作为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深感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尽管如此,修炼路上,点滴体会还是要把它写下来,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一、在做三件事中修自己

这几年自己重点参与的项目就是营救同修。这可能也与自己当初的愿望有关吧。回顾这十几年的正法修炼路,本地发生过多起大法弟子群体被绑架迫害的事。由于在讲真相、组建资料点方面起步比较晚,老年同修多,年轻同修少,懂电脑技术的就更少,一直都是依赖外地大法弟子(包括流离失所呆在本地的)。前几年由于修炼的不成熟,在很多方面不注意安全(如修口、电话等),只要一发生迫害,就牵连到很大范围,严重时甚至所有大资料点的人员被抓,给本地讲真相救人带来了很大的损失。虽然我也是年轻弟子,可在修炼上确实很差劲,总想得现成的,反正有资料发就行了。

直到有一天,一件小事触动了我,才改变思想,决心组建家庭资料点。那天得到的真相小册子中,有两本打印质量不好,而且装订歪了。修炼多年,脾气还是很急躁,就说:“怎么这样啊,这么不珍惜大法资源,质量也太差了吧。”因为自己一直供钱给资料点,所以责怪别人的口气还很凶,觉得自己挺理直气壮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脸红,也亲身体会到了做资料同修的苦处、难处)亲人同修说:“你这伢怎么这样说话呀,你不知道资料点有多忙,还没人愿意承担,这次是新人做的,技术不熟悉,所以做的不好。修这么多年,你慈悲心哪去了?!”

我无语,是呀,我也是年轻弟子,为什么从没想过要去分担一些责任呢?我很想每星期抽一天去帮忙,仔细考虑下,于事无补,真正要想减轻大资料点的负担,就必须走明慧网上提议的“遍地开花”,我就得自己学会做资料,而不是依赖别人。

悟到就得做到。当时的困难也是挺大的。工作时间长,根本没时间去钻研技术。每月工资也就是400元,还找不到人教我。只好走一步看一步。把心一横,先向老板辞职。由于自己在那单位也干了五、六年,平时一直以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被视为楷模。老板很震惊,拉动全单位的人劝我,多次挽留。最后一次聊天时,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开了,这工作时间太长了,太影响我的修炼,钱也不够花。老板虽然也知道我修炼,但不很理解。我就尽我所能讲清我为什么修炼,为什么这么坚持,以及一些大法的真实情况。虽然老板答应工资给提高到800元,我还是决定放弃这份工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修炼中必然有取有舍。

我拿出几年的积蓄,决定买个笔记本电脑。考虑家庭情况不能将设备放家里,台式机虽便宜但不易携带。可是钱刚好只能买设备,上网卡的钱无着落。偶然跟一同修说起,同修说自己这正好有2000元,是另一同修托她转给资料点的,可不知该转给谁。钱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我那时对电脑也是一无所知,就找了个同修陪我去买。顺便也买了个喷墨的打印机和上网卡。同修非常热心,帮我扛着设备打车把我送到一同修家。

现在回想起来,深深感到一路上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以后遇到的一切困难师父都给我化解了,从头至尾,师父已经把修炼路给我安排好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资料点的技术人员,准备请他教我。邪恶就迫不及待的下了黑手,那一年我地大资料点全线被破坏,协调人、技术员抓的抓,走的走。剩下一两个会技术的,也是自顾自的,为了安全,也不轻易教人。这可如何是好,因为以前偏激的理解大法,家人出钱叫我去学电脑都不肯,不想沾那外星人的东西。

正一筹莫展之际,想起《明慧周刊》上说到同修跑上千里地去外地学技术的事,我何不效仿呢。现在回想起来,就连这一念都是师父的慈悲赐予。只要修炼人正念足,一切困难师父都在帮忙化解,感觉师父给我开了很多绿灯。新找的工作时间很短,就是没有休息时间。我想去外地,必须要同事给我顶班,那同事(同修)很忙,没答应,正好又来了一同修找同事,知道我要去外地,也隐约猜到我的意图,就极力说服,同事就答应给我顶两天。记得在那频繁去外地的一年时间里,单位纪律也很松散,请假只给老板说就行了,不用上报经理。等我掌握了相关所有技术后,单位马上整顿纪律,请假要经理批准,上下班严格遵时打卡。我暗自庆幸,这都是师父帮忙我才有时间学技术呀!

教我技术的是一位青年男同修丁。对人要求很严格。那时的我连鼠标也掌握不好,同修说我象捉虫……我心里那个难受啊,在人中,从小到大就养成了自尊心强,上学时成绩也力争上游,不愿被人比下去,家长、老师对我都很好,何时被人嘲笑过。我那时就是强忍。根本没达到法的标准,不是法中要求的真正的忍,更别提坦然心不动。

后来种种原因吧,在外租了个简陋的房子,将放在同修那的设备全搬回了。在做资料、学技术的过程中吃了不少苦,修去了很多安逸心、执著心。从小娇生惯养,洗衣做饭都很少。现在自己一人在外面住,都得自己做,特别是洗床上用品,感觉特难。时间也很紧张,吃饭也是凑合,不是下面条就是泡方便面。有次为赶刻录真相光盘,差不多一个月没回家,就感觉自己特别想吃点米饭。冬天门窗都透风,打印资料时,满床都是纸,还得自己切割、装订,感觉自己的胸口、手心都是冰凉的,象是没穿衣服似的,寒风吹到心口里,就觉得一刻也不想呆在屋里,然而内心很明白,这都是邪恶干扰,自己不再想冷热的事了,慢慢这一关也突破了。

后来就想学会安装系统,这样才能普及技术,达到“遍地开花”。没想到同修丁不愿意教我,真是当头一棒呀。关键时刻师父再一次的帮助了我,也明白了。阴差阳错,在技术论坛上偶然联系到的外地同修主动帮助了我。只要我有问题,他就帮我解答。等要见面时,互相留联系方式时,彼此都傻了眼,我是湖北的,他是四川的,隔了几千里地,我把他当原来那位外地技术同修,他把我当自己认识的本地同修。谜底揭开时方知师父的苦心安排。由于我对重庆同修的完全信任,也直接间接鼓励了他,感觉他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好。那时也很矛盾,时间就那么多,很不愿钻研那些枯燥的电脑技术,觉得这时间用于学法多好。可都这样想也不行啊,总得有人付出啊,可以说那一年学法都不多,大部份时间用在自学安装系统的技术上了。

刚开始看着技术文章感觉头都疼,强迫自己看不懂都得看,慢慢也就灌進去了。也发生过一些神迹,略举一例,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和崇敬:一个同修笔记本电脑中毒,托另一同修找我帮忙。等我下班赶过去,已是晚上十点了。我对同修说:“能不能摆弄好,我也没底。只好依靠师父的力量了。我们一起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让机器跟我们配合好,争取搞定。”打开电脑,一连串英文字母,当时就懵了,不知从何下手,我在心里求师父:弟子实在是太笨了,只好请师尊给帮忙指点。一边在电脑键盘上漫无目地的瞎按,约过了半小时,也不知是按了哪个键,电脑闪出我熟悉的界面,我就开始装系统和软件了。同修陪我到深夜一点,我让她睡觉了。我一直弄到早上五点。回家睡了两三小时就恢复了体力。其实再碰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不会,因为当时确实是师父帮忙才搞好的,我技术上并不会。

随着看明慧网文章的增多,一方面羡慕外地同修做的好,一方面也想改变本地一盘散沙的局面。这就必须同修之间协调好,才能做好。特别每次看到同修被抓,大家除了发发正念就没了下文。几乎被抓的同修无一例外被劳教或冤判。看到外地同修请律师成功营救出同修的事迹,深受鼓舞,就想在本地也能这样该多好。

一天,得知有位同修因讲真相被绑架。准备向其家属去了解情况时,得知已有协调人去了她家,其家属胆小不配合。我就有了畏惧心,不想去了。又过了些日子,有天我妈说:听说谁谁要被邪党冤判了。我心底一惊。晚上有事去一同修家,这同修说的跟我妈一样。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怎能漠视同修的被迫害呢?

我立即离开同修家,坐车到了受迫害同修家附近。具体是哪栋房子也不清楚,我就打电话给另一同修,没想到接电话的不是她本人,说她刚出去。我心里急呀:请求慈悲伟大的师尊帮帮弟子呀,让我在这路口遇见她,让我眼睛明亮(自己视力不好)。我焦急的等待,过了几分钟,那同修真的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内,我非常高兴,也很感激师父。我说明来意,同修就带我去了受迫害同修的家。很费劲才敲开同修家的门。

此同修前几年也被邪党迫害过,其家人(未修炼法轮功)很害怕担忧,但由于同修各方面做的很好,家人对大法有好感,并在同修被绑架后将家里剩余的真相资料都发出去了。对此,我们很感动。我们鼓励其家人去相关部门要人,并详详细细讲了大法洪传的盛况,为什么要对世人讲真相,从法律角度也能说明我们修炼合理合法,并侧重讲了请律师作辩护的案例。然而由于几十年恶党的镇压迫害,当今的中国人都被压迫惯了,不是一次谈话就能改变什么的。我和那位同修不厌其烦,多次谈话、沟通,一人讲另一人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因素。后来家属终于有了正念,又顾虑费用。我们就找协调人,又层层与能接触的同修说明情况,大家是有钱出钱,无钱就多发正念,还有同修想办法弄来法院的电话号码、地址邮编发往明慧网,邮寄真相信等,还有同修整理这位同修从九九年到现在受到的迫害情况,发往明慧网,并及时做成真相资料广泛散发,除少部份同修由于认识没跟上消极对待外,绝大部份同修都参与到这次营救同修、证实大法的活动中了。在营救的过程中,本地的大法弟子不知不觉就形成了整体,改变了过去一盘散沙的局面,我深知这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力所致。

这个过程中也体现着我们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过程中阻力也很大,要冲破阻力就必须修好自己、协调好整体,否则很难。刚开始接触律师也不顺利,周一律师没时间,周二说周五才能来,我就想:等你周五来,邪党部门就要休息了,这不浪费时间吗?我就恳请律师最好周四能赶来,律师说尽量,让我们周三等消息。到周三也没动静,那天全市主要协调人临时紧急召开协调会,就营救问题再次切磋商谈,整体心齐了,后面的事就顺了(事后得知的,当时不知道)。我当时挺矛盾,因为律师想见被迫害同修的亲戚,并指明有亲人同修配合更好,但不在我地。这周三也没律师的消息,我要不要打电话给那亲戚同修呢,人家还有工作呢,一时顾虑重重,后来想到:这次营救的事,师父能不知道吗?被迫害同修的正念那么强,什么事不是师父说了算吗?明天一定得让律师来,对,我坚信,我这就去打电话联系亲戚同修。后来在周五,律师顺利去看守所会见了同修,并在法院复印了卷宗。我知道当时看守所和法院的附近聚集了很多大法弟子,包括平时不怎么出来的,甚至有同修坐很长时间的车赶过来的。

由于请律师,恶党不敢象以往那样随意迫害,随便转走同修,但拖延时间,拒绝开庭,也不放人。恶党法院也知道,来自北京的正义律师一定站在正义、站在大法弟子这边,开庭的话他们一定很狼狈。我们继续发正念,定期与家属沟通,让其去法院交涉,后来恶党法院自己找个台阶下,缓判后放出了同修。

自此后,本地的修炼环境有了很大改善,有同修被迫害,只要一天的时间就能让全体大法弟子知道,而不是象从前那样被动。在这过程中,自己不知不觉就参与了协调工作。因此产生的矛盾也很多,有时没法去一一解释,有同修说的好,解释就是暴露。

因为之前的一次营救同修行动失败,造成与一位同修乙的严重隔阂。乙同修对我与另一协调人甲意见很大,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并在几位同修面前给我脸色看,言辞犀利。她与别人一提起我们,真是不屑一顾。没多久,乙同修因讲真相被邪党绑架拘留。我在网上看见消息,立马坐车赶到甲家。不多时,几位做资料参与协调的同修都来了。大家商量着怎么办,甲就对我说:“你能不能马上写一封对警察的劝善信,这有参与的警察的名字和地址。”我就问什么时候要,甲说下午五点以前。这时已是下午两点。甲又安排另两位同修帮忙转移乙的电脑设备等。他们商量事情,怕影响我写作,让我关起房门在另一间屋子里写。我感觉压力很大,时间太紧了,边静心背《转法轮》中的《论语》边调整自己,感觉思路开阔了,写好后又修改看是否妥当,完稿时三点半。调整好格式,让几位同修复制到u盘,准备打印后分头邮寄真相信。此次乙同修被绑架,从我们知道消息到邮寄真相信只不过就是一两天的时间。大家心齐念正,同修很快闯出,听说出来时还带出了几个三退名单。

只剩我与甲同修时,我就笑着说:乙最看不起我俩,如果有天她知道我们参与营救的事时,不知道对我们有什么想法。甲说:无所谓吧,我问心无愧就行了。其实到今天,乙对我俩还是看不上,也不愿配合我们,我也没放心上,也不可能去向乙解释什么。我回想当时乙同修恶狠狠的表情,现在还记忆犹新,但当时既不气也不恼,真的很平静,只是更感觉到师父度我们的艰难,我只不过因为一件事而需要与同修配合就遇到这么多困难,上亿的弟子修炼,师父得付出多少去平衡那深广的渊缘、渊怨。自此以后,我的承受力、忍耐力明显增强,也明白了是师父苦心的安排、造就。

二、修出慈悲心,放下情,用正念对待同修。

因为与一位男同修丙的感情纠葛,自己在零四、零五那两年狠狠的摔了一跤。从新走回来后,彻底明白了自己来世的目地和生命的意义。自己在那两年的迷失中,离开大法后生命的绝望无助、痛苦彷徨无法言表,我暗暗发誓:以后在修炼中,一定要尽我所能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同修,唤醒迷失中的他们,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先是去找一位九九年迫害后就放弃的同学。她正在患病期间,整夜整夜的咳嗽,去医院打针吃药也不好使。我先给她三退了,又给她真相资料,并告诉她大法修炼机缘的珍贵。她很快同意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只是炼功动作全忘了。记得师父以前讲过,大意是不修炼的人就会抹去大法的内容。我把大法书送给她,她一看师父示范动作的画面就全想起了,我知道是师父看她又想修炼了,把抹去的记忆又给恢复了。

受此鼓舞,我信心大增,拿着《九评》的书又去找一位亲戚,也是一位九九年迫害后就放弃的昔日同修。由于过去就是邪党党校的校长,中毒很深,虽然退党了,但还是没有转变观念,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有抵触,认为是搞政治。我不动心,三番五次切磋,又找来九九年以后发表的所有师父的讲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几个月后这位亲戚同修又从新开始修炼了。

经过几年的实修,感觉自己各方面都很稳定了。感觉名利心、好胜心都修去了不少,之前的情关没过好,从新修炼还得过。同修丙几年前就流离失所了,我们几年未谋面。

一天他在邮箱内要求见面,几乎要忘却的记忆又从新涌了回来。我一时心情澎湃,想起他从前对我的伤害,无法原谅。怨恨、委屈、心酸五味杂陈,无法平静,这时想起师父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的讲法,我马上调整情绪,答应见面。几年未见,没想到丙境况很差,身体病业严重,又没有工作,又没有电脑设备,更失去了集体的联系。这时才明白,这次见面就是师父安排我帮助他呀。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修炼中不管大小事,只有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克服人心,才是走了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我思考了一晚上:要不要把笔记本送给他,因为自己经济上也并不宽裕。后来想到师父说不能随便落下一个人,他又失去了整体的环境,如果再不能上明慧网,那怎么修炼呀,怎么跟的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呀,就决定送给他,我审视自己的内心:你是因为喜欢他才给他笔记本,还是真正站在法上慈悲同修帮助他,我很明确是按师父的法作指导而做出的决定。同时给他钱买打印机,又给了点生活费,买了一套衣服送他。

每次见面后,我就给他写信指出我看见的问题,哪些方面不符合大法,要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后来丙提高很大,身体也恢复了,心性也上来了,环境就变好了,也与当地大法弟子联系上了,还顺利找到工作。这都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呀。我也功成身退了,没再与他联系了,不能让男女之情耽误了正法修炼的宝贵时光。

那时有两年没见当初手把手教我技术的同修丁了。一天得知其状态很糟糕,由于同修之间的间隔严重,那边同修很排斥丁,孤立无援的大法弟子最容易遭邪恶迫害。

丁也不愿见其他同修,外地同修托话给我,让我帮助他,因为他们觉得丁对我很好,平时少言寡语,对我就有很多话讲。其实之前师父就点化给我了,知道过去世两人是夫妻缘,我喜欢别人不喜欢他,他苦追我后,迫于某种原因答应了他,但对他很坏。听到丁状态不好的消息,我的眼泪就下来了:为什么当初外地同修众多,偏偏安排丁教我,一定是师父早就知道丁后面的魔难。所以不见其他同修,因缘所致只愿见我,就安排我向他学技术结缘认识从而帮助他,同时也了结过去的恩怨。确实在帮助丁的过程中,修去了我的爱面子心、急躁心,增强了包容心,说是帮他,其实就是修自己。我经常对着丁同修的空间场发正念:彻底清除造成外地同修间隔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溶化坚冰,清除一切干扰丁信师信法、同化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整整三个月,打莲花手印时,一股透骨的寒气在指尖散发,这就说明大法弟子纯正的正念确实能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寒气消失后,我找机会又去了外地一趟,与丁再一次长谈切磋,并提前请两名同修为此发正念清场。告诉他过去世的因缘,目地是希望他能珍惜正法修炼的机缘,由于心念纯,收到的效果很好,告诉我他不会放弃修大法。

现在我们还时有联系,虽然没能完全归正他,但我坚信,总有一天会看到精進实修的同修丁。

十六年的修炼路,苦中有乐,在每次看似陷入绝境时,按大法去做,总能找到师父给我们安排好的一条路,写此文时,《精進要旨二》〈路〉中的一段法又闪现了出来:“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

谨以此文与同修共勉,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千言万语道不尽,唯有精進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