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宋慧兰被迫害致残 家人申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鹤岗市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宋慧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遭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汤原县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打毒针后,导致她大脑反应迟钝,身体不听使唤,右腿变焦黑、溃烂、坏死,现在她的整个右脚烂得已完全脱落,成终身残疾。

宋慧兰的姐姐一直在为妹妹申冤,受到重重阻力,各政府部门互相推诿,不给解决问题。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姐姐去桦川县向县长申冤途中,被国保大队贾友等恶人拦截。近来,桦川县检察院贾少先以宋慧兰的姐姐没有身份证为由,刁难她,不给办理宋慧兰的案件。宋慧兰的姐姐数次去横头山镇派出所补办身份证,均遭拒绝。


宋慧兰被打毒针迫害致残
更多相关图片(图片很残酷,请慎入):1

以下是宋慧兰的姐姐叙述部份情况。

我妹妹宋慧兰曾身患多种顽疾,患有乙型肝炎、肾盂肾炎、肾结石、子宫肌瘤经常流血、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身体弱不禁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上所患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她是个急脾气,和丈夫的性格合不来,经常吵架,严重时还动手打起来。我常常为她操心。自她修炼法轮大法后,性格也变得随和了,能处处为他人着想,家里少了往日的争吵,变得祥和,宁静了。

一、多次遭绑架,折磨至生命垂危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宋慧兰曾被多次绑架。

二零零二年三月,宋慧兰遭新华农场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勇绑架。在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她被恶警李勇骗到单位绑架,随即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她再次被恶警李勇绑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她被汤原县吉祥派出所恶警绑架。为了抵制迫害,宋慧兰绝食抗议十八天,直至她生命垂危。他们才通知家人来接宋慧兰,抬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宋慧兰在左秀文家串门,被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所长王训杰,桦川县国保大队恶警董洪生、贾友等绑架到桦川县国保大队,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刘凤萍和王丹母女俩。四人被违法审讯后,劫持到桦川县看守所。

二、在汤原县看守所,被打毒针后,致残

十二月三十日,在冰天雪地里,宋慧兰穿湿透的、冰冷的裤子被劫持到汤原县看守所。

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对宋慧兰说:“宋慧兰,你又回来了,你还想象上次那样绝食出去,你死了这份心吧,没门。”东北冬日的夜晚,温度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情况下,宋慧兰睡在冰冷的地铺上,只盖着薄得透亮的被褥,每晚都被冻得瑟瑟发抖,后半夜,她常常抽搐,心脏异常的难受,呼吸困难,身体剧烈疼痛。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导致宋慧兰子宫脱垂,鲜红的肉垂下来,夹在两腿之间,非常痛苦。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李管教、穆占国、姜继武、杨丽等人,凶狠地将宋慧兰按在铺上,使其动弹不得,并给宋慧兰戴上手铐,强行、快速点滴一瓶不明药物。随即宋慧兰感到剜心地难受,满地打滚,连话都不能说,痛苦极了,生不如死。所长乔云亭看宋慧兰折磨得不行了,还过来威胁说:“给你铐地环!”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宋慧兰被注射不明药物后,感觉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僵直,不能行走,吃一口饭,马上就排泄出去,大小便失禁,身体越来越衰弱。她的大脑反应变迟钝,记忆断断续续,舌头发硬,身体不听使唤。

二月二十八日后半夜,宋慧兰心脏异常难受,她煎熬到极点,再也承受不了了。就喊管教穆占国,对他说:心难受,受不了了。穆占国说:“宋慧兰,不用你装,就是你死也给你拖监狱去。”

第二天早上三月一日,狱医张俭红上班来看到宋慧兰的右腿说:“这条腿废了。”当时宋慧兰的右腿起了大紫泡。

三月一日上午,汤原县看守所警察把宋慧兰带到两个医院检查,医生一看腿都是大紫泡,就说人都这样了,赶紧去佳木斯治,我们治不了。汤原县看守所怕宋慧兰死在看守因此承担责任,三月一日下午,看守所给我们打电话,让接人,此时,宋慧兰已奄奄一息是被看守所里的刑事犯抱出来的,当时整个人是僵直的状态,神智不清。

三、右脚掉下,终身残废

宋慧兰回家后,身体僵直、眼神发呆、不会说话,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象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和知觉,右腿以下,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淌血水,摸上去硬邦邦的,象铁板一样,一敲砰砰响。她的腿一天比一天恶化,越来越黑,越来越硬。一动弹,顺着腿淌血水。

我和她的女儿日夜守护着她,她不仅仅是腿疼痛,心脏还异常难受,五分钟都躺不下,她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我和她的女儿轮流将她抱在怀中,生怕她就这样离去。看到她分分秒秒都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我的心都碎了,泪水不知流了多少。

五月二十五日,妹妹宋慧兰的右脚掉下来了。看着被迫害致残的妹妹,我真是欲哭无泪,心如刀绞。

四、为妹妹申冤,阻力重重

我妹妹宋慧兰被汤原县桦川县看守所迫害的失去了右脚。我们控告了汤原县看守所、检察院,同时也控告了桦川县看守所。控告到了桦川检察院,去取调查结果。桦川县检察院贾少先说:“必须拿身份证,否则不给办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我的第一代身份证被当地派出所搜去了,去要几次也没给。无奈之下,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与朋友去横头山镇派出所补办第二代身份证,一位女士接到我们说:“电脑不好使,坏了,办不了”。

过几天,我们又去办身份证,这次见到了户籍员于沐春。我们说明来意,于沐春说:“炼法轮功的不给办,上边有令。”我们说:“你有文件吗?拿出来我们看看。哪条哪款说不给办。”于说:“文件不能拿出来。”我说:“既然有,为什么不能拿出来呢。”我们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不听。而且他拿出手机要往县公安局打电话,企图对我们采取行动。于沐春还说:“你们不能告吗?那你们愿哪告就哪告吧。”并说:“你让国保大队的董洪生给我们打个电话,或写个条都可以,没有他们的令,我们是不给办。”

过了几天,我们又去横头山镇找于沐春说明来意,还是不行。他说:“没有国保大队的指令,我们不敢。”又说:“你们去找所长吧。”我们又去找了所长王训杰,说明来意。王训杰说:“你属于国保大队的人,是法轮功的重要分子,没他们指示,我们不能办。”我们说:“国保大队不管这事。”他当时给国保大队打电话没人接。并说:“你们先回去吧,有消息,告诉你们。”

就这样我们又等了几天,再去,没见到所长。这时来了几个人,于沐春立即跑过来说:“这老太太,天天来要身份证,怎么办。”来人说:“办身份证上公安局。”我说:“公安局的人说不管这事,是当地派出所的事。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法律给予我的权利,你们为什么不给办身份证。现在办房照、存钱、买火车票都要身份证,每走一步都要身份证,你们不给我办,就是侵犯我人身权利。法轮功在全世界都是合法的。”

他们自知理亏,恶狠狠地说:“你说完没”。转身上车,溜走了。我问于沐春:“那两个人是哪的?”于说:“是县公安局的”。

现在我记不清为办身份证的事,跑了多少次了,横头山镇派出所就是不给办。

我是一个六十五岁的老年人,本是在家里享受儿孙之福的时候。每当看到妹妹残疾的身体,我心如刀割,痛苦万分。为了给她申冤,我终日奔波,我找到汤原县看守所,所长乔云亭心虚,威胁我们,开脱罪责。我又找到汤原县检察院监所科闫显德,要求立案,他说:政法委插手这事,他没权去调查。紧接着,我去“六一零”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说:我们是行政单位,不是侦查部门,你还是去监所科。他们这样互相推诿,不给解决问题。

这期间,我找到了汤原县人大信访办和妇联、纪检等都没有明确答复,他们都说我们不是办事单位,只能给你往上反映,不能解决问题。

我又去佳市检察院,控申科的一位华姓女士接待我们,我们把控告信递上,她说你这事归汤原管,我们不管,你找汤原吧。

我又将控告信递交给桦川县的政法委、妇联、人大,消息如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的回复。

虽然申冤的路如此艰难,阻力重重,我仍旧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不会让行凶者逍遥法外,等待他们的必定是法律的严惩。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请给予此事多些关注,伸出您正义的援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