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车祸没要肇事者一分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一年前,我有幸走進大法来。我在走進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关节炎,风湿脊柱炎,坐骨神经痛,胃炎,肩周炎等,疼痛得有时不敢动弹,行走伸屈受限,有时甚至不能自理,还需妻子帮忙(妻子是大法弟子) 。妻子介绍大法如何美好,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机不可失,千万年难遇。

去年三月的一次车祸改变了我的人生。那天下午我去街上办事,我骑车刚出家门十几丈远,被后面一个骑摩托的把我连人带车撞翻,当时我人事不省,街坊赶紧叫来我妻子,后来我苏醒了,邻居们把我扶起来说送我去医院治疗,妻子让我站一下,能站起来走路就不去医院看,不用别人的钱,人家挣钱也不容易。我站起来走了几步,只觉得脚踝骨关节和小腿肚有点痛,妻子对那人说,没大问题就算了,不去医院花你的钱了,现在的医院惹不起。我们家是修炼法轮功的,我们学的是真善忍,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们回去炼功就会好的。邻居说撞了当时不痛过后痛,最好是照个片看一下。我们坚持说,能站起来走就没大问题,于是我们回了家。

两小时后,我的脚肿的很大,痛得不能着地,到了晚上睡觉都痛得睡不着,不但踝关节骨,小腿骨受伤,而且肋骨膀背都不同程度受伤,起居、饮食、行动都要妻子帮忙。妻子说,明天早上就开始炼功,我很乐意,就答应了。

我们早上三点多钟起来炼功,说来也怪,开始连站都站不起,一说要炼功,马上就站的起了,炼了一小时动功,又炼了一小时静功,炼下来人就轻松了许多。第二天我还是照样做我的生意去了。

这样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一个多月下来,我不仅伤全好了,而且肩周炎和关节都不痛了,活动运转自如,这期间我没去吃一片药打一针,全凭学法炼功好的,我亲身体悟大法太神奇,我感谢师尊慈悲苦度,大法太伟大,太美好了,修炼大法真幸福。

这次车祸后几个月的一天下午,我又骑车在街上办事,我又被银行的运钞车(逆行,责任完全属他)把我撞个正着。当时,我见他逆行开来,我赶紧急刹减速两丈多远,由于他没减速,我连人带车撞在他车前保险杠上,我一抬头,鲜血直往外喷,我赶紧用手按住头顶,这时我第一念就喊师父救我,真神啊,血马上止住没外喷了。司机见状马上跳下车来说,赶紧上医院,我按着头到医院,医生消好毒,把头发剪掉,现出2寸多长一道大口子,医生说要缝8至9针,我说你别缝,以后好了都要现针印子,你给我把毒消好,贴块油砂布,外面再贴块纱布挡着就行了,其它啥都别做。医生说不缝这么大口子长不拢,司机也说要缝才行,我说没关系,照我说的做,完全能长好。医生只好按我说的办,包扎好后下楼,医生叫我打破伤风针和拿药,我说不用那些,我们家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有大法在,什么事都没有,伤自然会好的。 在我们的坚持下,医生和副院长没办法,只好叫我们在处方上签字(以免以后有问题我找他们麻烦)。

司机也怕有三长两短出问题,也劝我要打针吃药。我说小伙子,你就是撞到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没问题,要是撞到别的什么人,恐怕人早就不行了,你正撞到脑顶盖上,这是“总指挥”呀,如果不進太平间、也到市医院去抢救去了,哪还能站到这个小医院里跟你说话啊?我和妻子在医院里当众就洪法,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返本归真,提高道德水平。现在这个世道,世风日下,有的人你没撞到他,他也要赖你十万八万的,何况我被你撞那么长一条口子,流了那么多血,不要你一分一厘,法轮功究竟是好是坏你们今天见证了。江泽民一伙对那些烧杀抢掠,嫖娼赌博,贪官污吏不整,专整炼法轮功的好人,他们还自编自导天安门自焚事件,造谣诬陷,煽动仇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你们说这是什么世道啊!我对司机小伙子说,你放心工作,我没事儿,你还年轻,凡事你要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别人,我不能为这点小事把你饭碗砸了,单位把你解雇了,我这心里反而落不下去。

在场的医生和观众都很感动,说法轮功就是好,撞的那么老火,一分钱不要,还去安慰撞他的人,这种事情哪里找哦!换了别人少说也要个三五万,还得去市医院住上一年半载的,还要银行赔偿各种损失和补助,银行有的是钱。司机把单位地址、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抄给我说,有事找他,他是工作时间出的事,单位必须负责的。我们说用不着,我们有师父有大法在心中,不会有事,你放心好了。

从医院出来到现场,我叫司机把车倒一点,把我的摩托取出来,我们推车准备离开,有些围观者问我找他要了多少钱?我说一分钱没拿。“不能让他走,撞了白撞了?没那么便宜的事,你那么傻呀!银行的钱不要白不要,又不是敲他的钱。”我说让他走,不影响他工作,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我站的起来走得路没事了,我们师父教我们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不能为个人的名利你争我夺,我们修炼人吃点亏,吃点苦没什么。我以我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围观群众对法轮功的赞誉和敬佩。

回到家,我的头还是有点痛,我就坐在椅子上听师父讲法,由于在这次车祸中,我的心性高,正念强,我听师父讲法不到五分钟,我的头就一点不痛了,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更神奇的是,我头上的伤一夜之间就完全愈合了,我把纱布扯下来甩了,第二天我到街上办事,他们看到说,你怎么不缠绷带了?我说伤口都长好了还要那东西做什么呀!他们谁都不相信,我说不信你们可以看呀,头发剪掉那么大一片,看的清清楚楚的,他们都非常惊奇的说,真是太神了!一夜就长好了,难怪你们要坚持修炼法轮功啊!

我几个月之内两次被车撞伤都没打针吃药,没花别人一分钱的事街坊邻居都感到不同凡响,过去那些听到法轮功几个字就反感的人,现在他们议论纷纷说学法轮功的是真正的好人,这样的事换个人怎么也是做不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