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政:串门、走亲戚、打招呼都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串门、走亲戚、打招呼是再正常不过的社交活动了。人活在世上,谁没有个亲朋好友,互相之间走动走动,见面招呼一声,是人之常情啊。那么如果走亲访友与打招呼都能被绑架时,你说这个社会会是什么样?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可是中共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却常常把这些日常的社会交往都当成迫害的借口。

串门被绑架

老百姓把朋友之间谁到谁家去称为串门。串门是百姓增进友谊,交流思想的重要形式。可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到同伴家串门就被绑架的事却常常发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报道的《警察绑架救人英雄 数百民众人墙阻挡》中这样记载:现住在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温馨家园小区里的法轮功学员李真,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十点左右,遭到开平分局开平派出所刘树亭等六人的非法抄家,并将李真和串门的两人强行绑架。

六月二十一日还有这样的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早晨,有朋友来敲哈尔滨市斯大林公园管理处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郝莲琴家的门。郝莲琴刚一开门,一下闯进二十几个警察,当时就把郝莲琴和来串门的朋友及郝莲琴的丈夫按倒在地,稍有反抗就连踢带打。警察象土匪一样将屋里翻了个底儿朝天,抢走电脑、打印机、光盘和几十本大法书籍,还抢走现金六千多元。

六月二十六日报道的迫害案例中有这样的一个案例,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河北定州市警察马铁柱,伙同赵村乡政府副书记彭彩芹和赵村乡派出所所长陈亚伟等十几个人,闯进赵村乡大寺头村法轮功学员张巧洁家。其中一人指着在她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刘立哲说:“这就是刘立哲吗?”随即将刘立哲双手铐上。还把正在她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王坤英、刘连卿也强行绑架。

六月二十八日的报道中还提到了这样一件事,无锡法轮功学员梁爱英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被中共绑架了。金星派出所在无任何证件下非法抄梁爱英的家,抢走了大量的私人物品。六月十九日晚上九时,邻居葛秀芸回家时看见梁爱英家的电灯亮着,就去看看,刚开门,埋伏在梁爱英家的金星派出所恶警一拥而上,绑架了葛秀芸老人,说:你来的正好,我们就在等着你们,是谁让你来的?没有任何准备的老人说:我是她的邻居,看到她家的电灯亮着,来看看的,为什么要绑架我,关心邻居也犯法吗?尽管如此,恶警们还是把老人绑架走了。

明慧网六月二十九日的报道《于学忠串门 被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迫害致死》,文中说,家住吉林市船营落马湖附近华天佳苑七号楼一单元三楼三零一室,在吉林市大润发超市发快报的法轮功学员于学忠,于五月二十九日去李文军家串门,被前来绑架李文军的吉林市高新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高新派出所。因警察不认识他,于学忠不配合不报姓名,遭警察殴打,第二天便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之间串个门就能被绑架,警察是怎么知道的呢?除了警察的蹲坑和跟踪外,利用社会上的恶人进行盯梢也是主要的一个方面。

明慧网六月二十四日有篇文章《薄熙来迫害重庆法轮功学员记录》中讲:重庆万州区高梁镇有个地痞无赖叫王永凡。当他听到邪党宣传谁要举报一个炼法轮功的能得奖两千元时,就眼红了,到处乱窜,打听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情况,专做那种伤天害理之事。当他了解到法轮功学员常光兴家里有人串门的时候,就向当地高梁镇派出所诬告陷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中午,由高梁镇派出所一行九人,根据王永凡提供的所谓“情报”,强行闯进法轮功学员常光兴家里,将到他家来耍的三个朋友和常光兴的妻子,一共五位强行绑架到高梁镇派出所进行残酷迫害。

走亲戚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有个报道,其中提到,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上午,四川什邡市法轮功学员周玉宝被绑架。下午三点什邡国保大队李勇带队,又非法撬门闯入周玉宝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当时来他家走亲戚的一位老太太看不过眼,说了两句公道话,就被绑架了。

六月二十三日报道了这样一个案例。山东潍坊高密法轮功学员仲淑兰的老伴刚刚去世。她远在青岛的弟弟仲崇增想到姐夫刚去世,特地来看望姐姐。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晚十点,因为姐姐在大厦夜市讲法轮功真相,遭到西关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同时也将她的弟弟仲崇增一并绑架投入看守所。仲崇增患脑血栓刚好,说话还不利索,怎么也没有想到来走个亲戚却会被绑架。

上面这几个案例中被绑架的人有的是法轮功学员,有的也可能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为文章没有明确地提到,我们不能妄下结论。可是无论是不是法轮功学员,串个门访个友都遭到绑架,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即使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怎么就不能串门、走亲戚?当然因为修炼的是同一部法,就象同学之间的交往一样,他们之间只是共同语言多一些而已。

打招呼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有篇报道《路上打招呼 大庆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文中说: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时许,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马喜权、王宇红夫妇准备驱车前往哈尔滨看望生病的岳父。正准备开车时,看到了途经楼下的赵荣杰、瞿艳艳母女,以及张守贤、张守善、曲辉三名年过六旬的法轮功学员。马喜权下车和他们打招呼,却被突然冲过来的龙凤分局恶警张琳和另外两名警察抓住,并当场对他进行殴打,理由是张琳认出马喜权是炼法轮功的,并认定与马喜权打招呼的几个人都是炼法轮功的,于是就逼迫这七名法轮功学员靠着墙壁站着。之后来了三辆警车把他们全部带走了。

看看这些被绑架的人的年龄与关系:有夫妻俩,有母女俩,还有三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这些人互相打个招呼有什么呀?即使是互相认识的人见面就应该互不搭理吗?绑架的理由太荒唐了,就因为一个警察认出其中有一个是法轮功修炼者,从而认定与他打招呼的也都是法轮功修炼者。这说明什么?这不是说明法轮功修炼者在大庆非常多吗?人家夫妻是看望生病的老人去的,这一绑架,人家还怎么在老人床前尽孝?再者说了,他们互相间打招呼那不是偶然碰到的吗?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之间的招呼怎么这么在意?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吗?

当一个国家的百姓连串门、走亲戚、打招呼都会遭到迫害时,造成这一切的邪恶政权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这个政权的暴虐在展示出它邪恶本性的同时,不也是将它自身的恐惧完整地展示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