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劳教所等黑窝的奴工产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辽宁大连劳教所(大连矫治所)等黑窝除了利用电击、暴打、抻刑、性迫害等酷刑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外,自2001年初开始不断加大加强劳动生产强度,以超负荷的劳动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连劳教所等黑窝的恶警一方面利用生产奴工产品来消耗法轮功学员的体力,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外,另一方面用奴工来赚取钱财,满足自己谋财的私欲,同时也解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费,以便维持迫害。

大连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据明慧网报道:被关押在大连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每天5点干活,到晚上10点11点,持续干14-15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活,经常加班到12点,下半夜两点半是常有的事,第二天照样干,还经常遭到体罚等虐待,每天的睡眠最多上超过6小时,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只能睡2-3个小时。有一段时间恶警加剧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晚上干完活才让休息,让坚定信仰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背院规院纪,不背就集体罚站,一直站到天亮还照样干活。

爱尔兰法轮功学员刘锋在大连劳教所的繁重奴工劳动,使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在劳教所数次昏倒,后被释放,执行所外就医。

大连劳教所奴工牟取暴利,年榨取数百万元以上,为了榨取劳动价值,连病号也不放过。每天劳动有定额。以室为单位,完不成的全体加班。现在简单核算一下,劳教所在法轮功学员以及普教身上榨取的劳动价值,以捡豆算每天每人捡5包25元(最低平均数)一个中队56人,25元x 56=1400元,女队三个中队 1400 x 3=4200元,一个月按30天算,净产值 126000元,一年151万元(最低的平均值)。

大连劳教所有近10辆大型运输车。他们怕教养院逼迫被劳教人员做奴工赚钱的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因为国际社会一直在谴责中共的劳教所、监狱的奴工产品出口,为了欺骗世人,这些运输车用的是一个车牌号,给人的感觉大连劳教所只有一辆运输车。这些大型运输车主要是运输奴工产品出货、进货,拉被劳教人员到大连市区干苦力赚钱。开始的时候法轮功学员也被迫拉到大连市区干苦力赚钱,因法轮功学员向当地民众讲真相,揭露大连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大连劳教所惧怕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曝光,再也不敢叫法轮功学员到院外干苦力赚钱了。

大连劳教所奴工产品:

2001年

奴工产品一:绣品:床罩 枕套 桌布 抽丝 锁边 绣花 (麻布) 进货出口地区不详

奴工产品二:干花香色(香料熏蒸的干花、装色、装饰外观)。香料熏蒸的化学成份对人身体是有害的。出口韩国。

奴工产品三:钩手机套(钩织棉线、丝线手机套,浅粉、浅蓝、浅灰、绿色等) 出口韩国。

奴工产品四:织帽子(中粗毛线、各色、加工"贝雷帽") 出口韩国。

2002年、2003年

奴工产品五:捡豆(1. 红、白、黑、紫等各种花豆,此各种花豆至今在大连市场没见过,都是外销。2. 黄豆分大中小,即浆豆、油豆、菜豆。3. 绿豆分大小两种。)挑选出合格的豆出口。出口韩日美,在外包装上有中国产的字样,还有日文、韩文、英文和其它文种等。

奴工产品六:生产海带节。将长长的海带裁成细条,然后将细条海带每隔约十几厘米系一个节。然后再将节与节之间裁开,然后在市场上出售海带节,出口台湾。

奴工产品七:干裙带菜(撕成条状分成几个等级)出口韩国日本台湾。

奴工产品八:串塑料花 (公司以前在中良大厦,后搬到甘井子。各种各样的花形,花扣,还有仿水果形的几十个品种,用细银铜丝串起装袋装盒贴标签,价签是欧元标识,据说是欧盟地区用于墓地祭祀用的。此产品用的胶水有毒,许多人因此呕吐不能吃饭。)出口欧盟国。

奴工产品九:棉签(包装大小袋,回厂二次包装,根本未消毒)销售地区不详。

奴工产品十:筷子(是大连市甘井子区辛寨子的一个日本人开的筷子厂,名称不详。长年定点干此活,高中低档都有。唯一的卫生标准是防止毛发混入袋中。普教中有性病的人也干此活,用筷子挠痒)出口日本。

奴工产品十一:雪糕棍(普教用机械压 ,然后包装)出口非洲。

奴工产品十二:咖啡棍(普教用机械压 ,然后包装) 销售地区不详。

奴工产品十三:缝羊绒大衣(双层绒,开发区外贸服装厂标签韩日)出口韩国日本。

奴工产品十四:钉扣子(哺乳服 、睡衣)出口日本。

奴工产品十五:生产砖。大连劳教所一大队,砖窑烧砖、出砖。

奴工产品十六:制作衣服夹。将塑料衣服夹套上弹簧。

2003-2005年

奴工产品十七:拣牙签。 将粗加工生产的牙签挑选出合格的牙签。供货、销货地区不详。

奴工产品十八:搓二极管 。用皮板将弯曲的二极管的两端搓直。二极管每根约七、八厘米长,从电镀池中捞出,经清洗后也是粘有化学物质,对法轮功学员有损伤。供货、销货地区不详。

大连劳教所原五大队是新收人员大队,所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和普教第一个月都被强制关押在五大队,被迫接受大连劳教所“兽营式”的封闭式的强化迫害性的训练。

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和普教做奴工捡豆时,没有任何劳动保护。为了最大限度的榨取劳动价值,赚更多的钱,干活的时候,警察和"牢头"( "牢头"都是多次被判刑、劳教人员,因心狠手辣被警察重用)不让上厕所,三伏天不给水喝,午休和吃饭时间20分钟左右。不让洗脸、洗脚、刷牙、洗澡、没有毛巾,没有换洗衣物,法轮功学员亲人送来的衣服,被扣押。晚上睡大通铺,三四个人盖一条被子。满身长满了虱子,干活的时候都能看到虱子在身上、工作桌上爬。个人的卫生都不合格,产品不符合卫生法的规定。2003年8月,一个普教被怀疑是肺结核患者,一直被迫捡豆。

大连劳教所原八大队(现在的二大队)拣牙签、搓二极管,八大队是专门迫害非法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因大连劳教所的卫生条件极其恶劣,很多法轮功学员、普教患有严重的疥疮,手上、身体上长满了疥疮,身上流着脓血,有的溃烂的露出了骨头,就是这样警察还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拣牙签、搓二极管。

牙签的木屑、搓二极管的粉尘对人身体是有害的,患有严重的疥疮的人员拣牙签、搓二极管对产品也有污染,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大连劳教所警察提出抗议,但他们置之上理,法轮功学员们一边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一边受着大连劳教所警察和"牢头"的迫害,几乎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做奴工时被拉出去,关在小号里遭酷刑迫害的。

大连看守所奴工产品

生产月饼盒。

大连戒毒所奴工产品

据明慧网曝光:大连戒毒所,位置在大连市甘井子区金家街,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在此。据一位被非法拘留过的法轮功学员说,在里面,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劳动,时间6:30-22:30(早中晚饭分别30分钟)。产品大多出口。其中有公司:FloraBase  www.florabase.nl

以下是这位法轮功学员记录下的大连戒毒所做过的产品,因都是出口的,所以没有中文的标识:

1、包装箱(大纸箱)

标识如下:  Item #HB4200
WHITE HOT DOG PAPER TRAY
800 PIECES 4/200

2、小纸盒

3、其它包装:各类手工艺品(彩链、假宝石、彩带……)全部出口。

金州区看守所奴工产品

据明慧网报道:金州区看守所的邪恶之徒们为了赚黑心钱,强迫法轮功学员奴工生产,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折磨,强迫生产各种各样的产品,非常累人。

大连南关岭监狱

明慧网报道:大连南关岭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每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进行超体力劳动,作服装,遭奴工折磨,并且被强迫洗脑。

据法轮功学员回忆:

马三家劳教所的奴工有扒大蒜、工艺品、还有玻璃碴做的工艺品,市场上有出售的。

大连劳教所奴工产品有牙签、方便筷子、看守所 出口日本的扁牙签、往牛仔裤上缝花、方便筷子。

大连劳教所有捡豆子、捡南瓜子、串珠子、撕出口枕套的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