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警察明真相 天降甘露解旱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一大早,四位大法弟子如往常一样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只是今天她们带上的是真相条幅,选中的悬挂地点是镇政府通往县里不远的公路两侧。正在她们挂的很用心、很投入的时候,被坐在车里准备去镇政府上班的镇邪党委书记、镇长等人看见,车开到跟前停下后,邪党委书记下来就给镇政府、派出所打电话。没多久,四五辆载着所长和警员的车就赶到了现场,随后又赶来了一些镇政府官员,他们让四个大法弟子上车,并问她们家在哪儿住。这四个老年大法弟子都说:在哪儿住无可奉告,我们没犯法,也不能上车,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因为正值农忙时节,铲地的、耕地的、喷药的百姓都来围观,几位大法弟子一看这个讲真相的机会真是太好了,平时要这样的环境还不好找呢,世人这不是都来听真相了吗,那就开始给他们讲吧。接着出现了这样一幕:大法弟子每讲完一段真相,就会有人提出一个新的问题。于是她们就从共产恶党的一次次政治运动,诸如文化大革命不知迫害了多少好人;接着讲到六四屠杀青年学生;再讲到邪党把上亿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又讲到中共为了给迫害找借口,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从历史预言讲到了天灭中共警示于人的藏字石;讲到关键时候,还给他们高唱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古怪歌》……

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在场所有的政府官员、警察和围观世人都在静静的听着。其间就听有的人感慨道:“讲的真好”,有的还说:“你看人家这么大岁数,这歌唱的还挺好听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位政府官员见状说,在这儿讲太影响交通了,还是让她们上车吧。一个老年大法弟子说,我们哪也不去,怕影响交通,我们可以去路边讲。他们有的想拉扯四个老年大法弟子上车,有个大法弟子就说:“你们别强拉扯我们,我们是修炼大法了身体的疾病都痊愈了,你们硬拉扯我们再把我们拽犯病了,你们担当的起吗?”政府人员实在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村书记,让书记来认认是不是本村的。

村长、书记三个人一会儿就都赶来了,一看就说这都是我们村的。政府官员与村长书记低声交谈了一下,明白真相的村长跟镇领导和派出所所长说:“这四个老太太你们可不能拘留啊,万一给拘留了,可就不止这四个老太太的事了,都要上北京就麻烦了。”政府官员不知道是害怕了还是认同,就没说什么。然后书记对老太太说你们先跟他们上车去派出所核实一下,就把你们放了,我保证你们没事。四个老年大法弟子心想镇政府及派出所人员包括所长都是新调来的,正好是一个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她们就上车去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之后,把四个老太太每人放一屋,询问她们这横幅哪来的?四个老年大法弟子有的说是自己写的,有的说无可奉告,接着又继续讲真相。那里每个屋的人都静静的听着,只有一个警察不听真相的,非要给四个大法弟子锁在屋里,明白真相的警察坚决不同意。他们叫大法弟子按手印,大法弟子不配合,一个警察就拽着大法弟子的手去按,大法弟子说你们不能这样,对你不好,心里想不能让他们按上,结果他们就真的按不上。一个警察说是因为手上有汗,可是他们给擦过后,还是按不上。一个警察说:她们(指大法弟子)的手真的不是人手了,你看咋按也按不上。一个警察还不服气,拽着一个大法弟子的手非要按,结果大法弟子的手缩回来了,警察把自己的手印按在了上面。他苦笑着说:“你看看,这是怎么搞的?你的手印没按上,反倒把我的手印给按上了,还把我的腰累的直不起来了。”

后来一位大法弟子通过熟人把消息传到了村里,当地大法弟子闻讯后,有的来到派出所附近发正念;有的来派出所要人的同时,也在给他们讲真相;有的集体在家发正念。由于所长去县里开会了,大家等到三点左右,来了一位书记,其中一个大法弟子给邪党书记讲真相,并让书记给所长打个电话,好尽快放大法弟子回家。书记说这个所长名叫某某,才调来三天,我还不认识呢?这位大法弟子一听,这个所长名字正好与天气有关,就对书记说:遇到这个所长这可不是偶然的,咱这不是干旱了吗?地里玉米都缺苗了,这次你要把这四个老太太领回去,咱这明天就会下雨的。书记对大法弟子笑了笑说:“善心感动天和地呀!”大法弟子说对呀!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左右,所长回来又把村长书记叫来给她们做担保。就这样四个老太太顺利回家了。第二天之后,当地真的连续下起雨来,久旱的青苗吮吸着甘露,旱情解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