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市地震台台长王锋吉的龌龊行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的酷刑和整人手段千奇百怪,什么花样都有。山东济南市地震台台长王锋吉与众不同,特别热衷于灌屎撒尿。为了升官发财,捞取政治资本,他把自己这一喜好发挥的淋漓尽致,频频用屎尿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陈爱国女士是法轮功学员,在济南地震台是一位单身女职工。在济南她举目无亲;租住的是单位条件最简陋的平房。由于陈爱国女士坚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好人,几年来,王锋吉长期跟踪盯梢、骚扰、打恐吓电话不断,他还经常偷偷的翻过墙来,喜欢在陈爱国的院子里、阳台上撒尿。到了夏天,王台长就毁坏青菜,几乎天天往青菜上撒尿“施肥”,等青菜、南瓜、黄瓜等快熟了时候,他经常偷一些带回家自己吃,这样做王锋吉觉得很是刺激、过瘾。

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王锋吉勾结济南市千佛山派出所,四、五个便衣绑架陈爱国,将陈非法关押于济南市仲宫看守所。然后,王锋吉又与千佛山派出所带人抄家,非法抄走物品有:3000元的新手机;4个MP3;移动硬盘一个;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近万元;所有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现金5000元;没有留下任何手续(私人物品被扣押至今未还)。陈爱国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在地震局善良人的帮助下(据悉被中共邪党部门无理索要了巨额保证金)才出了拘留所。

王锋吉身为地震台台长,做事老是鬼鬼祟祟。陈爱国重新上班后,王锋吉旧病复发,心有不甘、继续象以前一样实施迫害。他利用社会上的闲杂人员长期跟踪,继续实施电话骚扰、造谣诽谤等手段来骚扰、孤立陈爱国。与众不同是,这位中共官员对屎尿特别热衷,为了“关照”陈爱国,他常常趁夜间陈爱国睡觉或出门时越过墙,再爬上房子往陈爱国家里灌屎尿。有一段时间玩的腻了,王锋吉就往陈爱国的防盗门的门钥匙孔里注射一种腐蚀性的液体,半年下来,迫使陈换了三次门。王锋吉高兴的手舞足蹈,琢磨着新的害人花样。

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份,王锋吉绞尽脑汁,终于想出来一个“办法”。他往陈爱国的院子里撒农药氨水;用给病人打针的注射器偷偷从陈的窗户缝里、门缝里打、喷射屎尿水。由于陈爱国住的是平房、每个房间都有通向外面的烟筒,王锋吉就爬烟囱,从房顶的烟囱里往各个房间里灌屎尿汤,往抽油烟机通向外面的烟筒里往里灌屎尿。正常人都觉得屎尿又脏又臭,可王锋吉跟人不一样,最近几个月来越干越来劲,常常白天、夜里因为灌屎撒屎尿忙个不停,用这种特殊的方法加害善良的陈爱国女士。

在王锋吉的指使利诱下,济南地震台职工张刚、保安人员何保安,都在参与了对陈的迫害。陈爱国家中前后被他们喷射的屎尿毁坏的东西有抽烟烟机价值600-700元、空调3000元左右;自行车一辆400元,防盗铁门二个共计800元,煤气灶400元;太阳能热水器约1000元左右;晾晒衣物时被喷射的屎尿毁坏的棉被一条;床单一个,线衣线裤、内衣一套。这对本来就只拿生活费的陈爱国来说,更是雪上添霜。

这位中共官员对陈女士就是这样长年累月的骚扰、迫害。使陈的家园、生活用具被毁,精神上受到压抑、根本无法正常生活。陈爱国无亲无故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常常是流浪街头,有家难回。她曾经两次住进了附近宾馆,而陈爱国的工资自迫害以来只给最低生活费,维持生计都很勉强,实在难以维持宾馆的高额支出。陈爱国也想出去租房子住,可现在房租出奇的高,微薄的生活费根本无法维持生计。本着善念陈爱国对自己这位上司的恶行一再忍让,并多次对他劝善讲真相,但恶人们仍然一意孤行。

类似于陈爱国遭遇的情况还很多,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一篇文章报道,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陈林芬路上行走遭到恶警绑架、劳教。在福建女子劳教所“专管队”,陈林芬受到暴徒的迫害。不让她使用卫生巾、不让洗澡、不让倒马桶、如厕,目的是希望通过这样的迫害来达到迫使大法弟子的就范。在狱警的指使下,三个包夹一天二十四小时轮番的看着陈林芬。有一天,其中一个恶人余爱琼拿着陈林芬的毛巾到马桶里沾上尿液就往陈林芬的嘴里塞。到了下午,三个包夹一起上,又要用沾着尿液的毛巾堵陈林芬的嘴,陈大声叫喊,队长周容(女,四十多岁)来了,陈林芬把经过说给她听。谁知这位中共恶警蛮横的说:“这不符合逻辑啊!他们手上怎么没有沾上尿呢?”有这样恶毒的狱警撑腰,包夹们更加肆无忌惮参与迫害。

为什么这些中共暴徒对用屎尿迫害法轮功学员情有独钟?正常人谁会作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看过《九评》我们就不难理解这些个中共官员丑恶的行为。中共是最大的邪教!要求其党徒保持党性而非人性。当党性取代人性必然会显现其兽性的一面,这位地震台台长热衷于撒屎灌尿,是兽性而非人性。其心理必然阴暗、扭曲、邪恶,在魔性的驱使下干出这样肮脏的行径也就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了。